【太芥】不配 下 #文豪野犬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这是后续,但是可以单独看。上一篇内容基本就是芥川得了花吐症,然后昏迷之前被太宰碰到了。

全文5k,我流太芥。我不会写文,没有校对。如果觉得我写的不好,不要骂我,左上角退出就好

我查的茉莉的花语是胆小……我也不清楚话语这个东西是怎么搞得(躺

 

正文:

 

一朵,两朵,三朵。

 

鲜艳的花从腹中成长,汲取着血液的养分,顺着喉咙爬出,最后掉落在纯白的床单上。躺在榻榻米上的少年是那样的苍白,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成花瓣然后消失殆尽。有些破旧的楼里,阳光从半掩的窗户中悄悄洒进来,尘埃在浅金色的光辉里浮动。

 

脆弱。

 

这是太宰治脑海里想到的词。他必定不会告诉自己的小部下“脆弱”这两个字,因为他确信芥川听到这个词之后,肯定会气不打一处来,然后血洗半个横滨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太宰拂去芥川额前的碎发,指尖碰到的温度却冷得像冰。

 

冷,太冷了。

 

从来没有人教给芥川如何在这个凉薄的世界里取暖。或许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取暖是一件再不过平常的事。可是对于芥川却不一样。他从小就活在阴暗中,向野犬一样为自己的生命奔波。明明自己也并不强大,却拼尽全力保护身后的妹妹。可是谁来保护他呢?

 

太宰不过是教给芥川生存的本领,告诉他如何杀敌,如何在暴乱中活下来。他坚信他的方法没错,因为身处黑暗,只有杀敌无数,心脏坚如磐石,才能站在死尸堆上活下去。没错,一点错都没有。非要说太宰治做错了什么——

 

他压根就没想过芥川会活在阳光下。

 

芥川只能生活在阴影中,生活在厮杀的战场里,当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可是黑手党也是人,那些微不足道的、为上层卖命的无名之辈都希望拥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或者至少有一个可以出生入死的兄弟。说白了,黑手党只不过是从事杀人职业的一般人罢了。

 

芥川天生就缺失一部分东西:情感。悲伤也好快乐也罢,似乎从来都没有人见过芥川除了平静和愤怒之外的其他情感。可芥川也是凡人,那些情感只不过是埋在心里的种子,没有人浇水施肥,没有人精心呵护。就算凭着自己顽强的生命力破土而出,想要去拥有正常人的情感,却在刚刚发芽的时候就被刀无情的割去,再也没能长出来。

 

太宰治就是那其中的一把刀。

 

在床上的少年微微皱眉,刺眼的光照入他深不见底的漆黑瞳孔中。芥川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似乎自己是要去执行任务,然后在完成任务的瞬间晕倒了?可是现在的周遭环境怎么看也不像自己的家,那是谁救了我呢。

 

“芥川君,你醒了啊。”

 

耳边响起了不真实的声音,芥川扭头看到了那个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场景下的人——自己曾今的老师,花吐症的罪魁祸首。

 

芥川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该说什么。自己脆弱的一面被老师看到是其次,紧要是太宰治有没有发现自己得了花吐症这件事。他怎么想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但是又不能让空气继续沉默下去,刚刚开口就被一连串的咳嗽打断。

 

太宰惊呼着,说芥川你怎么又生病了,随即起身去倒水。芥川庆幸太宰治的离开,因为喉咙里的异物感太过于明显。花瓣争先恐后的从喉咙里涌出,像是血色瀑布一般散落在床单上。芥川感到一阵眩晕,几天没有食欲,加上这个要命的病症,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晕过去。太宰治端了水过来,一只手扶住芥川不让他摔倒,又把水递给他。

 

猩红的花瓣是那么不和谐。

 

太宰看着床上的花,笑着开口,“芥川呀,之前不知道你这么有情趣,你现在怎么都开始买花了啊?是送给我的吗?”

 

“唔,在下……”芥川咽下一口水,喉咙稍微好受了一点。他狐疑的看着太宰治,却对上了自家老师带笑的眼眸。那双眼睛似乎在告诉他,嘘,别说。

 

“嗯,”芥川垂下眼帘,“是买给银的。她最近觉得这种花很好看。”

 

他明白了太宰的意思。太宰治聪明过人,自然明白床单上的花代表着什么。就算没想到芥川喜欢的人是他,也能明白这是花吐症。然而他选择了闭口不谈,逃避这个问题。若是太宰治想装睡,那谁也叫不醒他。芥川不明白为什么太宰治这么做,但至少不用和太宰治坦白这个病症了。

 

心底的石头落下,却砸疼了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等在下情况好转一点就会回家,不会过多麻烦太宰先生。但是无论如何,感谢您的出手相助。”

 

“嗯,没关系哟,芥川君可以先在这里休息,批准~”

 

得到太宰治同意之后,芥川心里长舒一口气。就算这份感情永远传达不到,那至少,至少让我多和您呆一会儿吧。

 

太宰治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脸上的表情这才消失。他靠着墙慢慢滑下,坐在地上,手指插入发丝里。他的心脏在痛,不是那种死去活来的痛感,而是微小细麻的感觉。他清楚,他再清楚不过芥川根本不是一时兴起去买花,他得了花吐症。而对象几乎不用猜测,基本上可以肯定就是自己。

 

可是他不敢面对。

 

太宰治圆滑处事了半辈子,什么突发情况都能解决,可唯独现在措手无策。他打心底里不讨厌芥川,他明白芥川只是一个不会和世人相处的孩子。情感这方面他笨拙又不开窍,却比谁都真诚。太宰治不是没有想过去接受芥川,比如说找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把芥川约出来,告诉他自己真的很欣赏他。太宰治厌烦黏糊腻歪的关系,这种寡淡日常的关系意外的能带给太宰治安全感。无论世人怎么看我,至少我还有你。

 

可是他太胆小了。

 

他不敢直面面对芥川的感情。这份感情太沉重,包含了太多东西。而他一个胆小鬼,从来都只是缩在虚伪的壳子中对待别人,面对这样一份感情,不知如何是好。他做了太多伤害芥川的事情,他就算用一辈子,下辈子,他都无法弥补他的过失。所以芥川喜欢上别人也好,那样最好。因为那样的话,太宰就可以远远看着芥川,看着他幸福,心中的罪恶感也会减轻很多。

 

为什么一定是自己呢。

 

外面传来了动静,似乎是芥川从榻榻米上起身,准备套上外套回家。芥川的脚步声靠近,然后停止在太宰的房间前。芥川敲敲门,和太宰道谢,说自己已经并无大碍,现在可以回家了。太宰把脑袋埋在膝间,闷闷的回应了一声。他不想出门,更准确地说,他不敢出去。他不敢面对芥川,不敢面对一个正在死亡的人。

 

太过于沉重了。

 

芥川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本来以为太宰治会出来和他告别,可是里面的人似乎没什么动静。芥川叹了一口气,转身朝玄关走去。

 

连见我一下都不愿意吗。

 

此后的日子便是平淡无奇。太宰治依旧是懒洋洋去上班打卡,笑嘻嘻的躲避着国木田的训斥;芥川认真冷漠的执行任务,在不见天日的阴暗角落里杀人。只是偶尔,太宰治会出现在港口黑手党,一脸欠揍的骚扰中原中也。当芥川等人出来劝架的时候,太宰治看到瘦弱、却和往常别无二致的芥川时,心中庆幸到,还好,他还有一段时间。

 

直到那次,太宰治如同往常一样,用他独特的方式去黑手党确认芥川的状况时,出来劝架的人却没有了芥川。中原中也在那天显得格外的不耐烦,没有对太宰治拳脚相向,只是咒骂了几句,让他赶紧滚开。太宰隐隐察觉到有些不对,表面上却还是风轻云淡。

 

“诶,这次怎么见不到小笨蛋君了啊~?中也,你是不是把他藏到了矮人国了呀?”

 

中原中也原本已经走远,听到这话之后再也沉不住气,扭头大跨步走回来,一把抓起太宰治的领子,将他整个人扔到了路边。中原中也居高临下的看着太宰治,逆着光的中也此刻的表情无法看清。

 

“太宰治,你别装了。”

 

“你是真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芥川已经……没剩下多少时间和你玩游戏了。”

 

中原中也的语气中有一些不可察觉的悲哀。他不是人类,他只是一个荒霸吐的安全装置。但是他却比谁都像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芥川和太宰了——一个不敢说,一个不敢面对。明明是他妈两情相悦,却根本得不到皆大欢喜的结局。中原中也明白为什么芥川和太宰会选择这么做,但是这不代表他觉得这么做是对的。

 

“你啊……”声音中带着叹息,“放下那些无所谓的执念吧。”

 

夜深人静,芥川的病房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时候,太宰治悄悄地溜进房间。秒针漫不经心地走着,冰冷的仪器中是他正在凋零的学生。他划开芥川的手机,在上面留下了一条后天见面的讯息。太宰治轻飘飘的走到芥川床前,把一束茉莉放在了芥川的床边。

 

我在努力啊,芥川君。

 

太宰的表情像是要哭出来了一样。

 

马上,马上,我就可以从胆小中挣脱出来。

 

等到那个时候,我一定拉着你的手,把你带到阳光下,补上我一直欠你的一吻。

 

两天后,芥川如约来到了和太宰治约定的地点。那是一个很偏僻的公园,樱花盛开却空无一人。芥川来的时候,太宰已经到了。他坐在长椅上,看着远处的天际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太宰先生。”

 

芥川打破了他的思绪。太宰扭过头去,“啊,芥川君来了啊,”然后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坐到这里来吧?”

 

芥川点头,听话地坐在太宰旁边。这么多年过去了,芥川似乎以然没有变——他还是那个服从太宰命令的部下,还是那个一言不发的无心之犬。但似乎又有什么变了,他的眼神中不再充满憎恨和迷惑,不再充满炽热了。

 

平静,如一潭死水。和当年的太宰治如出一辙。

 

“芥川君,我今天叫你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嗯……”

 

太宰治想打自己一巴掌。为什么都到了现在,他还是没办法直接和芥川说出来,你做的真的很好,我知道你得了花吐症,让我来帮你吧。舌头就像是打结了一样,断断续续什么有意义的话都说不出来。芥川看出了太宰的难堪,他垂下眼帘,摘下了口罩。

 

“太宰先生,如果有来生的话,您会希望是什么样子的呢?”

 

“诶?”太宰治对突如其来的转移话题一头雾水,但是却思考了起来,“来生?我也不知道啊……这辈子活的太无聊了,我也不知道来生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以做。芥川君呢?”

 

“在下吗?”芥川仰头看着青空,“在下想做一个普通人,想要试着为自己活一次。”

 

“执行完任务,往回走的时候,在下偶尔会碰到放学回家的学生。他们穿着一样的制服,背着书包,聊着一些在下不理解的东西。在下听到他们讲‘我想去游戏厅玩个通宵’,或者‘我想去和花子谈恋爱’这种话,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仔细思考过后,无论他们说的是什么,都是以‘我想’作为前提的。”

 

“在下几乎没有这种经历,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似乎从在下有记忆开始,不是为了活着而战,就是服从上级命令。”

 

“太宰先生有什么想要自己做的事情吗?”

 

太宰愣住了。他似乎才意识到芥川也是人类,也想尝试同其他人一样,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但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该怎么做,反而自己还去打压他,让他对自己完全丧失信心。可是芥川的迷茫,又曾不是太宰的迷茫呢。要么在黑暗的角落里杀人,要么在光明的世界里救人。

 

那他为什么而活着呢。

 

芥川见他没有说话,自顾自讲了下去,“在下并不清楚太宰先生的往事。似乎有很多事情发生了,但是在下一件也从无得知。在下只知道太宰先生抛弃了黑手党的一切,跑到救人的那边去了。可是在下想不明白,为什么‘救身边的人’不算救人呢?”

 

“太宰先生……”芥川的睫毛不可察觉的颤抖着,却没有看着太宰,像是在害怕,像是在逃避,“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希望能和您做平起平坐的朋友。在普通的学校里,在盛世太平的世界里。”

 

“或许那个时候,我们都可以放下那些无所谓的执念,也不需要到救人的那一方去。”

 

“在下会帮您清除他人的恶意…到那时,就没有东西需要逃避了。”

 

芥川说完这些话,重新带上口罩,以身体不适的原因,和太宰告辞,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太宰还没有从芥川的那些话中缓过神来,坐在长椅上好一段时间。他算什么老师啊,他根本没有给芥川带来救赎。反而是他这个将死的弟子,还在尝试为他清除障碍,消除他的不安。

 

芥川君看懂了那束茉莉啊。

 

太宰治直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了。他蜷起腿,把头深深埋在膝间,就像和刚刚得知芥川花吐症的那天一样,止不住的颤抖。樱花瓣轻轻落在他的发间,晚风温柔的吹过。可是他知道,回不来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没有机会补救了。

 

残阳似血。

 

芥川的死讯在那之后的一周之内传来。那天太宰治不在侦探社,当中岛敦知道芥川的消息之后整个人愣在了一旁,用了很久去消化这个事实。他回过神来,意识到太宰不在这里,刚想要去太宰的住处告诉他这个噩耗,却被江户川乱步拦了下来。

 

“不要去。”深绿色的瞳孔严肃的看着敦。

 

“他应该已经知道了。”

 

芥川的葬礼在三天后举行。零零星星来了几个黑手党的人,其中包括芥川的部下和他的同事。侦探社来了镜花和敦,黑手党的人只是看了他们一眼,默许了他们的出现。银和樋口哭的很伤心。

 

中原中也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出来,屏幕上显示着“青花鱼”的讯息。他划开,看到了简短的两句话。

 

「之前炸掉你的车真是抱歉啦。原谅我吧。」

 

中原中也回头,看到不远处刚刚离开的茶色背影。明白这条消息背后意思的中也叹了一口气,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青空,湛蓝的眼睛里满是疲惫。

 

阳光刺眼。

 

一周后,侦探社传出了太宰治的死讯。

 

社员发现他的时候,太宰治躺在他的卧室里。没有血渍,屋里干净的不像太宰治的屋子。似乎他没有崩溃挣扎,没有歇斯底里。

 

太宰治躺在床上沉睡,只是没有了呼吸。旁边放着某高校的男生校服,椅子上还挂着背包。他睡得很安静,眉头微皱,但是嘴角却是笑着的。似乎像一个高中生,抱怨着清晨来临的不满,却又期待着崭新的一天。

 

手边带血的鲜花红的刺眼。

不配 (上) #文豪
恶作剧技术很高超吗?”   “……啊?”为什么是宰那逼玩意儿?   “对不起,是在没有解释清楚……”果然是要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好解释一下才行,川想。“昨天晚上,在咳嗽的时候吐出了一些花瓣,是罂粟...
文豪乙女向】全员兔化 ●宰治●中原中也●川龙之介●中岛敦● 男神×你
直勾勾的盯着你怀里的敦兔,眼冒绿光还流口水了....... 啊,果然还是不要做危险的事呢。   (小剧场) 第二天,某草被横滨F4堵墙角了,当某草想反抗一下的时候宰先生拍了拍她说不要挣扎了,然后...
【奇迹/文乙女向】如果他做了有颜色的梦 #黑子的篮球bg #赤司征十郎 #青峰大辉 #文豪 #男神x你 #中原中也 #川龙之介
可能继续了,那就向始作俑者要一些补偿吧。   文豪   [中原中也]:无言   “日安,中原干部~”   你对这位无时无刻都在散发成熟靠谱的男人魅力的上司很是仰慕。   “嗯。”   中原中也有意的...
[综乙女]我在雪里埋一颗太阳.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乙女向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维德 文豪川龙之介/江户川乱步 鬼灭之刃:灶门祢豆子 食物语:北京烤鸭/剁椒鱼头   ✧小情侣的冬天。   ✧ooc&渣文笔,慎入...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文豪乙女向●江户川乱步●中原中也●宰治●国木田独步●中岛敦●川龙之介●福泽谕吉● 男神×你
原作者:离岛   【文乙女】当你偷吃他们喜欢的食物被发现后 #内含江/中//国/敦/泉//福/与/织/宫/森 #文豪×你 #女主消耗型异能,十分容易饿,大胃王设定 #渣渣文笔预警 #ooc预警...
中】恋人答题十问02 #文豪 #双黑
原作者:終桃   #文豪 #双黑 #中 #宰治 #中原中也 奇怪的产物,无聊的小甜饼,短短短 前文:01      今日特邀嘉宾:港口黑手党川龙之介!    11   喜欢对方的什么部位...
[双黑/中]我愿成为你深陷其中的幻梦 #文豪 #双黑 #
原作者:逢夜   文豪 宰治/中原中也   ——   “下午过去了一半——而我不得不向你道别,一如既往。一种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苦,让我意识到自己已经爱上了你。”(1)     一支点燃的烟在冬日...
文豪乙女向】假如你是他们的师父(/中/) #男神x你
原作者:阿潇潇   设定上你是修仙文中他们的师父,古风✔ 第一次写文豪乙女,多担待,如有撞梗致歉 #宰 #中也 #川   宰   说实话,你对这个徒弟毫无办法,尽管他长得人畜无害一张翩翩少年的...
文豪乙女向】你的眼睛很好看啊 ● 宰治● 中原中也● 川龙之介● 中岛敦● 男神×你
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掩盖不了耳尖的红晕。 ~~~ 川 或许是你没有想到能在执行任务时看到川吧,他总是独来独往的,很孤独,对宰先生又有很深的执念,你叹了口气,脚一个没注意就踩空了,意外的你并没有...
文豪乙女向】莫名其妙的情敌 #内含横滨F4/森/陀
可爱,看起来脸很好rua。”她一脸认真地和我说。   【宰治有点想掐死十六岁的自己。】     Ver.川龙之介   自从发现银是女孩子后,她就很黏着银。   “小银,早上好!”   在看着她扑到...
【综乙女】同/床/共/枕● 文豪乙女向● 阴阳怪气● 恋与制作人● 凹凸世界● 全职高手bg
手:叶修 包含人物较多,如果不了解可以跳过 这只是一篇日常向的甜饼啊! 最后OOC预警   文豪 Ver.宰治   你们同居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睡在两个房间,没有同/床/共/枕。   虽然宰治...
[综乙女]偷吻月亮 #凹凸世界 #鬼灭之刃 #文豪 #食物语 #乙女向 #bg #男神x你
原作者:何事晚来秋   ✧内含 凹凸世界:京弥(学院pa) 鬼灭之刃:时透无一郎/灶门炭治郎 文豪川龙之介/西格玛 食物语:太白鸭 已交往设定。 ✧一点甜度,五分欢喜。 ✧ooc&渣文笔,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