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五条猫猫,横空出世! #五条悟 #咒术回战 #夏油杰

sodasinei 2021-07-24

原作者:向北

 

甜的,he

越写越觉得ooc。不想校对了,写到最后觉得自己写到狗血。

ooc是我的,人物是jjxx的

前提:夏油杰转世,有上辈子记忆。

 

正文:

五条猫猫,横空出世!

 

五条猫猫是在一阵烟雨中幻化出来的。它和别的猫猫可不一样哦,它是“咒灵”。寻常的人们看不见它,甚至猫猫们也看不见它。只有偶尔有咒力的人看到它,觉得它可爱,蹲下来逗它。然而他们也不会觉得这个猫猫有任何不一样之处——因为它长得太可爱了。

 

咒灵的模样千奇百怪,有的恐怖,有的死板,但是从来没有一个像五条猫猫一样洁白无暇。它浑身没有一点杂色,眼睛也是毫无杂质的蓝。像天空一样。现在蓝色的天空已经很少啦,只剩下重工业污染过后的灰白色的苍穹。

 

五条猫猫是可以变成人形的,但是需要很大的能量。而且它也不想变成人形,当只猫猫多好呀,又没有烦恼,肆无忌惮。它似乎真的和咒灵们不太一样:别的咒灵是因为人们的怨念而生成,五条猫猫却不是。它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它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咒灵有那么多怨念。

 

你们看!我超快乐的!为什么你们不能像我一样快乐呢?五条猫猫向咒灵们说,想要让他们抛弃烦脑。可是那些家伙居然不领情,还冲着五条猫猫冲过来!它原本只是想躲开那些咒灵,但是他们似乎认为五条猫猫好欺负,一直穷追不舍。

 

五条猫猫生气啦!

 

它停下躲闪,冲着咒灵就跑过去,撕裂了那些不开心的咒灵,其他咒灵看到了都吓得停住。猫猫将咒灵划成碎片,滚成了小球。虽然对付不了特别强的咒灵,但是对付这些渣滓还是绰绰有余。其他的咒灵吓得跑掉了,只留下了五条猫猫和咒灵球。

 

五条猫试探性地咬了一口咒灵球,呸呸呸!好难吃!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东西!五条猫猫把咒灵球踢到了一边。咒灵的味道,和快乐的味道比起来,太难吃了。

 

所以五条猫猫怎么补充能量呢?是通过吃掉人类快乐的产物呀。人类的快乐,人们的正面情绪,五条猫猫都看得到。看到喜欢的人的时候,人类会掉出粉色的小球;和朋友玩的时候,小球又会变成明艳的橙色;自己一个人闭目养神的时候,小球又会变成平静的绿色。

 

当猫猫触碰到这些小球的时候,他们就都会化为白色,然后就变成了五条猫猫的食物。

 

嗯,好吃。

 

五条猫猫要小心行动,因为偶尔它也会被人类的情绪影响。冬天,周围都是刺骨的寒风,只要踏出空调房一步就会立刻浑身发抖。虽说五条猫猫不会感受到寒冷,但是如果它不小心触碰到正在抱怨寒冷的人,它也会感受到同等的寒冷。

 

但是五条猫猫足够灵活,基本上不会被碰到。

 

冬天的时候,五条猫猫喜欢钻进人类地家里。因为冬季有很多节日,圣诞节,元旦,春节,这些都是家人、或者朋友团聚的日子,所以大家的正面情绪会很多。这就是五条猫猫最开心的时候:它可以敞开肚皮食用人类的快乐情绪。

 

圣诞节那天,五条猫猫挨家挨户地逛。大家情绪高涨,只有一家例外。那是一栋很小地独栋房,看起来像是一个人住。不同于其他家的灯火通明,这家离着市中心很远,并且基本上没有开灯,似乎只有零星地灯光亮着。五条猫猫好奇地抬头看了看,门牌上写着“夏油”。它溜进屋子,左顾右盼,瞄见了有一个人坐在餐桌旁边,独自一人吃饭。

 

他穿着学校的制服……国中生?高中生?果然是高中生吧,大概。五条猫猫歪头,思考着。它跳到椅子上,伸出小爪子,肉垫触碰到男生的后背。

 

好孤独呀。

 

猫猫没有感知到特别大的情绪波动,什么血海深仇,只有孤独。像隔绝了世间,一个人独自在彼岸看着世人,或者说,有点像宇宙深处一颗星辰一样孤寂。平时触碰到这种情绪,猫猫都会赶紧躲开,它才不想被负面情绪影响到。但是今天,它却想陪着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度过原本只有一个人的圣诞。

 

唔,虽说是从未谋面,但是总有一种熟悉感。

 

忽然男生转过头,漆黑的瞳对上了猫猫无辜的大眼睛。猫猫吓了一跳,从椅背掉到地上。男生赶紧起身,想检查一下这只突然出现在家里的猫猫是否无恙。

 

好痛好痛……猫猫从地上爬起来,甩甩身体。原来他能看到自己呀。男生察觉到这只猫猫的不寻常,仔细一看居然是“咒灵”。它是因为什么怨念产生的?男生思考着。

 

你能听懂我说话吗?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猫猫点头。

 

这样啊。男生想,要不要自我介绍一下呢?对着一只猫自我介绍也过于搞笑了,但是他还是决定做出这个荒唐地举动。他伸出手,猫猫柔软的爪子应声放在他的手上。

 

“我叫夏油杰。请多指教啦。”

 

夏油杰觉得‘请多指教’有点过于多余,毕竟这只猫也许过了今天就又跑到别的地方了。然而原本和他有一定距离的猫猫,在听到他自我介绍之后楞了一秒钟,然后飞扑到夏油杰的怀里,小小的脑袋蹭着他的胸膛。

 

夏油杰,夏油杰。

 

这个名字好熟悉呀,五条猫猫想。它有的时候会觉得有些人类比较熟悉,比如前段时间遇到的海胆头小孩,或者一位正在抽烟的黑发高中女生。或许我之前认识他们?因为五条猫猫都会对他们产生莫名其妙的熟悉感,想去亲近一下。但是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冲过去。

 

唔,也许他是我很重要的人吧。

 

夏油杰揉揉怀里的小猫,内心的空洞似乎被填补了一些。原本以为,今年的圣诞节也是一个人过,但是突然冲出来了一只小猫,还是只不寻常的小猫。他抱着猫猫坐到沙发上,看着它忽闪的蓝眼睛。

 

和他好像。

 

上一辈子的挚友。

 

夏油杰是带着记忆,又一次降生到这个世界的。他睁开眼睛,再次看到这个一成不变的世界时他有那么一瞬间想要直接了结自己。不是吧,他在心里想着,又要经历一次吗?

或许是上天的惩罚,亦或是上天给予他拯救的机会。如果让他带着记忆重生一次,或许是什么必要事件。天命难违,所以就这样活下去罢。

 

带着记忆的夏油杰自是比上辈子强了不止一倍。他还记着如何完美地操控咒灵,如何找准敌方的弱点。但这也同样意味着,他还记着人们丑恶的嘴脸,朋友一个个死去的痛苦,以及——

 

五条悟。

 

再次经历从0岁成长到17岁的他有了很多额外的时间去思考,去思考救人的意义,去思考众生的喜怒哀乐。他的思想也没有那么极端了,但是终究还有一部分隐藏在心底的黑暗是无法褪去的。或许再次遇到五条悟就好了。这次他一定做出改变,至少……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只要找到五条悟就好了。

 

然而他用了17年都没有找到。五条家还是存在,但是没有了六眼。所有的事情都和他预想的一样,唯独没有了五条悟。他去问夜蛾,你认识五条悟吗?他去问硝子,你知道五条悟吗?然而所有人的回答都是疑惑地看着他,以为他得了什么癔病。

 

“这个世界上没有五条悟。”

 

五条悟……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没有五条悟的世界,夏油杰理所当然成为了‘最强’。他有咒灵操使的能力,有足够成熟的战局判断,敏捷的思维,慈悲的态度。渐渐的,大家开始视他为神明,叫他‘夏油大人’。他身上背负的责任越来越重,每日吞下的咒灵也越来越多。

 

愤怒,悲伤,嫉妒……各种情绪在他的身体里堆积,冲撞着他摇摇欲坠的精神。

 

“夏油大人,全靠您了。”

 

“夏油杰,你要变得更强。”

 

“夏油杰,只有你能处理这个问题。”

 

“夏油……”

 

别说了,别说了。

 

不要再……把这些责任和痛苦施加于我。

 

“喵?”五条猫猫感受到夏油杰逐渐没有动作,抬头就看到他有些落寞的表情。猫猫扒着他的胸脯,摇着尾巴,想要让夏油杰稍微开心一点。但是这样似乎没用,五条猫猫意识到。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它缩在夏油杰怀里想着。啊,可以不可以把我之前找到的快乐球分享给夏油杰呢?

 

圣诞节,家人朋友团聚,五条猫猫捕捉到最多的就是橘红色球。如果拿出来一个橘红球,夏油杰会不会高兴一点呢?橘红球代表着朋友呀。五条猫猫这样想,然后努足力气,“扑通”一声,一个橘红色的小球掉落了出来。

 

?夏油杰看到眼前的猫突然变出了一个球,满头疑惑。

 

五条猫猫咬住橘红球,将它怼在夏油杰胸前。球居然在碰到夏油杰的一瞬间就化开,撒发出温暖的光。这是什么神奇的能力?橘色的球?和咒灵球是一样的原理吗?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么多,铺天盖地的快乐和喜悦向他涌来,让他目不暇接,没来由地感到开心和满足。他仔细回味着猫猫和橘红球带给他的这份快乐,对比着自己平生的喜怒哀乐,然后他得出一个结论——

 

这种感觉,就像朋友一样。

 

就像身边突然多了很多人,有的在做蛋糕,有的在聊天说笑,闲聊之余还不忘带上夏油杰一起。明明家里空荡荡的,但是似乎只要闭上眼,就能够感觉到“朋友们”给他带来的喜悦和平和。

 

夏油杰静静地闭眼,感受着猫猫带给他的新奇体验。五条猫猫看到夏油杰眉眼之间的阴霾终于消散,开心地摇了摇尾巴,乖乖趴在夏油杰的胸口。

 

窗外大雪纷飞。

 

此后夏油杰身边多了一只猫。普通路人看不到它,咒术师却可以。他带着五条猫猫去上课的时候,家入硝子一副‘你没病吧’的表情。夜蛾也不解,一向与远离世俗的夏油杰,家里连植物都不养,怎么突然性情大变养了只猫?而且时时刻刻带着?但是两人逐渐发现,不是夏油杰带着猫,而是猫粘着夏油杰。偶尔猫猫想要自己玩的时候,他们就看到夏油杰一个人来上课。家入想问问关于这只猫的事情,夏油杰只是闭口不谈,然而脸上却挂着微笑。

 

……算了。家入放弃了这个想法。青春期的男生我搞不懂。

 

家入偶尔会对五条猫猫感兴趣。雪白的毛发,眼睛是清澈的蓝,一定是稀有品种。而且这只猫猫在夏油身边的时候很乖,乖到没有猫的样子。家入刚想学着夏油撸猫,结果被五条猫猫狠狠地咬了一口。

 

……它还睁着无辜地大眼睛看着家入。

 

鸡掰猫。家入面无表情地想。

 

五条猫猫大多时候会跟着夏油杰,但是也会用一部分时间来做自己的本职,也就是寻找别人的快乐。它会大发慈悲地把快乐球送给伤心的人,让他们终止负能情绪,中断咒灵的形成。某种意义上从根源解决了咒灵的问题。

 

夏油杰有一次在出门购物的时候碰到了自己四处乱逛的猫。它停在一对吵架的情侣前,一动不动地听着他们争执。它跑到那种地方做什么?夏油不清楚。自从他转世后,由于世间一切都是按照上个世界的模式运转,夏油早就对所有事情失去了原本的兴趣。反正看漫画也知道结局,看股市也知道哪一支股票会涨价,也知道下一任总统是谁。总是兴致缺缺的他,突然对五条猫猫产生了久违的好奇心。

 

要不就,看看这只奇怪猫猫要做什么吧。

 

夏油找了一个不会挡住人们通行的位置,远远看着五条猫猫。它似乎看到了夏油杰,扭头朝着他喵了一下。这家伙,夏油杰在心里笑,原来早就看到自己了吗?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那对情侣越吵越凶,马上就要到大打出手的地步。周围人都慌了,不知道要不要去劝架。突然,夏油看到五条猫猫努力扭动着身子,然后,扑通!两颗粉红色的小球掉了出来。它叼着两颗球,分别放到了两个人的腿边。粉球触碰到他们的瞬间就化开,融入到他们的身体里。那对情侣像是哑了火一样,情绪渐渐地平复下来,原本身后黑色的怨气也消散如烟。

 

居然可以这样。

 

这样的能力若是被好好利用,完全可以阻止新咒灵的产生。如果没有负面情绪,那咒术师就不会死亡。但是,夏油杰低下头,他私心不想把五条猫猫交给高层。上辈子的经历告诉他,不仅非术师,连高层都是一群猴子。如果把猫猫交给他们,它还会像现在这般自由快乐吗?

 

不,夏油杰苦笑着想。自己想把它据为己有,根本不是出于“不想让猫猫的能力被滥用”这种高尚理由。

 

只是私欲罢了。

 

猫猫处理完,开心地跑到夏油杰身边,蹭着他的腿。夏油抱起猫猫,看到了它一副“快夸我!”的模样,不禁笑出了声。嗯,或许该给它买个礼物奖励一下。夏油带着猫猫来到了日用品店,鬼使神差地买了一副小墨镜回家。

 

到家后,夏油放下书包和其他东西,拿出了小墨镜给猫猫戴上。五条猫猫似乎很得意的样子,认为这个墨镜就是它的奖杯。夏油看着奇怪小猫戴着奇怪小墨镜,昂首挺胸地在家里踱步,恍惚间看到了自己多年前的挚友,戴着墨镜玩世不恭的样子。

 

“喵喵喵!”

 

五条猫猫不满夏油杰的走神,要他自己观赏自己这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夏油蹲下身,伸出手和猫猫玩。五条猫猫在地上滚啊滚,开心地摇着尾巴。它突然站起来,掉出好几个五颜六色的球。它叼着球,大眼睛被墨镜遮住一半,自豪地看着夏油杰。

 

我给你带回来快乐了!夏油杰似乎读懂了它地意思。

 

他把猫猫抱在怀里,脸埋进了蓬松的毛中。

 

要是一直这样就好了。

 

要是时间能够停止就好了。

 

然而时间只会冷漠地,不停地往前走。

 

就如夏油杰预料的一样,他接到了天内理子的任务。

 

也如他预料的一样,任务失败了。

 

那天下着大雨,夏油没有带伞。他没死,在最后关头,他用虹龙把伏黑甚尔轰出了一个洞。所有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活着。他平躺在地上,几米远是已经失去呼吸的甚而。雨淅淅沥沥落在夏油的脸上,身上,可他却丝毫没有避雨的意思。

 

他麻木地站了起来,给夜蛾发了“任务失败”,然后摇摇晃晃地向海边走去。雨水冲刷掉了一部分血渍,融化掉脏污。

 

可是雨再大,也无法将世间的污秽冲洗干净。

 

一尘不染的世界是不会存在的。

 

夏油杰走啊走啊,脱着近乎残废的胳膊,一瘸一拐地走到了海边。雾雨模糊了天际线,灰蓝色的天海连接,像一座无法逃出的牢笼。夏油脱力地坐在海边,任由海水冲刷着他的伤口。

 

……好疼。

 

可是疼又能怎么样呢。17年,他已经用17年证明了,这个世界根本不会改变。该死去的人还是会死去,还是会变成一座座冷冰冰的墓碑。十七年间,噩梦不断侵蚀着他的神经,一遍遍地上演悲剧,几百遍,几千遍地折磨着夏油杰。

 

直到今天,噩梦终于成真了。

 

而这只是个开始。

 

天内理子死了。接下来灰原雄会死,甚至七海健人也会死。夏油杰看着那些鲜活的生命,从欢声笑语到寂静无声。

 

该死的是我啊。

 

重蹈覆辙上个世界吗?叛逃,然后去实现所谓的大义吗?不可能的。夏油杰苦笑,用双手捂住眼睛。叛逃又能怎么样呢?上个世界自己的尸体被偷走,然后接连导致了各种咒术师的死亡,还有原本清白术师的死刑。

 

难道还要来一遍吗?

 

他真的承受不住了。

 

要是五条悟在就好了。夏油杰看着朦胧的海面,喃喃自语。

 

要是五条悟在就好了。

 

如果他在,或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了。

 

但是没有如果。

 

天地间所有的痛苦,怨念,只能由他一个人承担。

 

或许死了就能解脱了。

 

夏油杰缓缓起身,向前走去。海水没过了他的脚踝,小腿,大腿。或许再往前,就能够解脱了。

 

“喵!”

 

不和谐的声音划破了浓稠的空气。

 

夏油杰回头,看到原本应该在家里的五条猫猫正瑟瑟发抖地站在沙滩上。它现在难道不该在东京吗?为什么,大老远跑到冲绳来。

 

连你也不让我解脱吗。

 

猫猫似乎很怕冷的样子,不停地颤抖着。但是它看到向深渊走去的夏油时,不顾寒冷地向他跑了过去。

 

五条猫猫看过生离死别,看过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没了呼吸,看过一跃而下的年轻人。它觉得可惜,可是区区正能量球是无法把人类从死神中拽回来的。死是他们的命运,或者他们自己的选择,猫猫总是这样想。

 

但是唯独夏油杰不行。

 

五条猫猫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阻止夏油杰去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应该无权干预才对。但是它就是不许。

 

五条猫猫有点怕水。当爪子碰到冰凉的海水的瞬间,它害怕地停顿一下。但是它看了看前面的夏油杰,眼一闭心一横,踏着水冲了过去,一口咬住夏油的裤脚,拼了命地往回拽。

 

夏油杰感受到阻力,低头去看。五条猫猫看到夏油杰回头,用尽毕生地力气,把所有攒到的快乐都变了出来,五颜六色的小球在灰色的海水中沉浮。直到最后一颗球掉出来,猫猫有点脱力地松开了原本咬住裤脚地嘴。

 

怎么办啊,猫的体型太小了。无论怎么拽,都无法把夏油杰拽回来。

变成人消耗的能力太多了,五条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释放了所有能量之后,还能不能做到。但是他已经不管结果如何了。如果没拉住他,就和他一起死。

 

五条知道自己面前的人叫做杰。

 

五条知道他很温柔。五条知道他很痛苦。

 

五条知道,如果这次拉不住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细雨渐渐停止,乌云开始消散,阳光从破碎地云层中穿过,洒在地面。

 

拜托了,五条有些绝望地想——

 

让我拯救他一次吧。

 

“杰——!!”

 

五条悟站在鲜艳的海洋里,白发凌乱在风中。他近乎哀求地看着夏油杰。

 

我只有这么多了。

 

但是只要我能够拥有的,我全给你。所以,你不要走好不好?

 

阳光冲破云层,洒落在五颜六色的海面上,似乎有一瞬间,世间的丑恶都不曾存在过。夏油杰如梦初醒,看到在海水中瑟瑟发抖的猫猫。刚刚一瞬间的人形已经用尽了它所有的力气,现在只能维持猫的形态。他俯下身,将猫猫捞起来,抱在怀里。他感受着怀中的温度,有些自嘲地想,如果刚刚他死了,有什么用呢?他死了,恶人依然会当道,甚至死的人会更多。

 

齿轮还会转动,咒术师还会前仆后继地死亡。命运无法改变,像是悬在他们头上地达特茅斯之剑,随时会掉下来。他和五条只不过是两个不合规格的齿轮罢了。

 

无论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世界终究会回归正轨。

 

可是至少他应该能够用尽全力去改变命运的细枝末节,去减少遗憾。至少,把上辈子后悔的事情,一一弥补回来。

 

况且,原来悟一直都在他身边。

 

“如果我再死一次,你会来救我吗?”

 

怀中的猫恶狠狠地点头。

 

“无论多少次?”

 

点头。

 

还真是败给你了。夏油杰无奈地想。然而心底一直空缺地地方似乎被慢慢填满了,原本孑然一身地他不再是一个人。

 

“那就只能一起活下去了。”

 

你的选择都有意义。有你在的人间,我才能够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小剧场:

夏油杰抱着猫:给我变!

五条猫:?

乙女】生活大放送! #男神×你 #乙女向 # # #七海建人 #虎杖悠仁 #两面宿傩
by/ Zoey(停更)   △ooc △第二人称 △当他是,因为是所以思考什么的都很 小学生文笔,老梗 因为明天要去撸所以摸一篇短篇 本章含有,七海,虎杖,宿傩...
耳它会自己长出来吗 #乙女向 # #虎杖悠仁 #伏黑惠 #
by/ 简小栖   *含5/虎/惠/。 *短打文学/Ooc预警。   Ver.   “噫,酱酱你长出了耳朵呢。”   一脸神奇的盯着你,准确的来说他是在盯着你脑袋上凭空出现的耳朵...
】被守护灵缠上了怎么办? # # #
方是正在露着标准反派脸暴揍灵的最强。   他甚至都没给自己出手的机会来证明一下自己的存在。   第一个认出他的人是硝子,而时隔半年后才给他出手的机会来让对方能够见到自己。   在这半...
乙女向】老师和老师的聊天记录 # #
:那个孩子今天对我说了“最喜欢老师了”这样的话,少女直白的爱意真是让老师招架不住啊   的亲生父亲:虽然不知道师会不会得臆想症,但你还是去找硝子看看吧   的亲生父亲:是吗,那她有...
乙女向】当同居后他们知道你的恶劣习惯 #伏黑惠 # # #两面宿傩 #虎杖悠仁
。   ……自己这都泡了个什么玩意儿回家? 疑惑,要不是六眼不会看错他真的会以为你是潜伏在他身边的贪吃灵。   但是害怕归害怕,再屑也会宠着你让你吃,顶多吃完了坐床上等着你过来然后阴阳怪气...
乙女向】与他们一起的夏日烟火祭●
认真地对他们说:“你们距离学姐这么近是不是不太好?”   像是一只被人被踩到了尾巴的,整个人炸起毛:“怎么?关你什么事?”   倒是好脾气地向学弟解释:“我们是她的男朋友,你又是谁...
乙女向】糖果小姐的浪漫史 #伏黑甚尔 # #
死。     迟来援救者破开了帐。     “啊呀?”略微惊讶,充满遗憾的对你说“看来只能下次再来了。”     他把你扔向准备发动力的,将背后的刀拔出来,趁着你扰乱的招式逃了出去...
乙女向】小孩子不要乱!说!话! #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 #同人
原作者:缪斯不在   ooc我的 沙雕短打小甜饼 关于婚后娃对你们私生活的爆料 今日心动男嘉宾 5/2/7/   Ver.    ★爸爸肩膀上经常有被抓伤的痕迹,他说那是只不听话的小野猫挠的...
乙女】戒断反应 #乙女向 #狗卷棘 # #虎杖悠仁 # #乙骨忧太
原作者:伊莎莎莎莎莎莎   ★内含//乙骨忧太/虎杖悠仁/狗卷棘 ★ooc有。每个你都是不同个体,欢迎自行代入。 ★在学校玩不到手机产生的小脑洞。短,一发完 ★越到后面越跑题()   戒...
乙女】当你写作业的时候● ● 伏黑惠● 两面宿傩● 七海建人● 男神x你
原作者:饴糖   内含//两面宿傩/七海建人/伏黑惠 ooc有   dk         “呜呜呜,,救救我啦!这个数学真的好难啊。”         你手里握着签字笔,看着那行...
】拒绝代餐从做起。 # # #
不清节目组都不管首先给准备东西呢?   62L   是啊,吃喝玩乐就差把自己装进去了。   63L   还是节目组死死拦着才没让一起塞进去带走。   64L   节目组:口抢人...
我那超喜欢大惊小怪的哥哥● 乙女向● 男神×你 #→我←
,便跟着伏黑甚尔离开了一下。     结果谈完话一出门便看到偷听的三只小。     是了,能和玩一块的能有多省心?     总之,事情都处理完了,虽然甚尔狠狠宰了我一顿,但总归结果还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