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依】逃 #咒术回战 #禅院姐妹 #禅院真希 #禅院真依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溪Sfa

 

*像那什么反家暴骨科百合文学。

*短打,当个脑洞看好了。

 

1.

 

夜晚,我和真希锁上房门,躲在积灰的床底下。父亲在门外叫骂着,发疯似的不停地砸门。

 

“别怕,真依…”真希搂着我,握住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我发抖地往她怀里靠了靠。

 

很快——我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恶魔竟破门而入了。他像疯狗一样伸进手来,想要把我们揪出去。真希推了我一把,让我快从边上逃走,可我钻出床底,他就冲了过来,抄起皮带狠狠抽在了我的脑袋上。

 

我惊叫着捂住头,等待那根高高扬起的皮带再次落下。可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出现,迎接我的是姐姐的怀抱。我看见他抬脚踹在了姐姐的背上,我们一同摔倒在地。

 

“再敢把我锁在门外,我就杀了你们!”

 

他叫嚣着,皮带一下一下甩来,姐姐死死抱着我,几乎替我挨下了全部的打。我吓得一直哭,想让她放开我,可到嘴边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只是含糊不清地叫着姐姐,姐姐。

 

2.

 

“别哭,再哭就不要你了。”

 

真希扫了我一眼,继续给自己上药。她身上那些青的紫的似乎从来就没有消过,旧的还没好,新的又添上了。

 

听了这话,我是不敢哭了,生怕她真不要我。可一想到她不要我了,我的眼泪又止不住流得更凶。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最后急得我竟哇哇大哭起来。

 

“不是吧,怎么还越哭越起劲了?”

 

真希一脸无奈,只好放在下手里的东西过来哄我。我心满意足钻进她的怀里,慢慢平静了下来,却还是止不住小声抽噎。

 

“姐姐,为什么妈妈不保护我们?”

 

她没有回答,只是默默轻抚着我的背。我便又说:“她也想帮我们,只是帮不了,因为她也害怕爸爸,对不对?”

 

真希注视着我片刻,叹了口气。

 

“不,她宁愿牺牲我们,也要维护自己神经病一样的婚姻,她就是这种人罢了。”

 

3.

 

姐姐说的话都是对的,但这次,我却不愿相信了。

 

我去卫生间洗漱完出来,看见妈妈站在客厅窗边。我走过去,她也转身看我,脸上带着平和的笑。

 

她总是这样一副表情,就好像她一切都令她满意,一切又都使她可怜。

 

“妈妈,为什么爸爸总是打我们?”

 

她抬手摸了摸我的头,那副古怪的神情并没有松动。

 

“爸爸只是偶尔心情不好。”她说,“你要更努力,更听话,让爸爸开心,这样他就不会打你了。”

 

4.

 

夜里,我率先关了灯躺下,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什么乖巧,听话,我看都是骗术。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真希留了盏床头灯,正背对着我整理衣柜。

 

她只穿了条吊带睡裙,在昏暗的灯光下,已经发育完备的身体曲线几乎一览无余。我看着她,心跳竟越来越乱。

 

这种情况持续很久了,这种超乎寻常的悸动。

 

这正常吗,我感到疑虑。女生看女生大概不算什么需要羞耻的事,但我怎么这么不自在,甚至有点…可以说是心虚。

 

“还不睡吗,在看什么呢?”真希合上衣柜门,狐疑地盯着我。我下意识否认,“不不,没什么。”

 

她爬上床来,跪在我身边看了我一会。她领口落得很低,我连忙闭上了眼。

 

真见鬼,我到底在害羞什么啊!

 

“…睡吧。”她轻轻地说。随后我听见灭灯,以及她躺下时细细簌簌的声音,才又重新睁眼。

 

她身上好香,明明是一样的沐浴露、洗发水的味道,在她身上就特别好闻。我往她那边挪了挪,把额头抵在她的背上。夜里很静,我砰砰的心跳声却吵得要命。

 

“那个…”

 

“嗯?”

 

“姐姐有喜欢的人吗?”

 

她低低笑了两声,”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想,等你以后结婚了,我们就不能住在一起了。”

 

”我不结婚。”她翻了个身面对着我,“我一辈子就陪着你,放心了吧?”

 

“…真的?”我将信将疑。她上前亲了亲我的额头,说:“真的。快睡吧。”

 

5.

 

我把真希的允诺深深埋在心里。可有一天,我却在阁楼里发现了她的行李箱。

 

那个方形的盒子掩藏在一堆灰扑扑的纸壳、烂布和瓶罐下,针扎般刺痛了我的眼睛。

 

“你要一个人走吗?”

 

夜里,她背对我躺着,我在关灯前问了她。她沉默半晌,话语才幽幽传来:“我现在没法照顾好你,等我…”

 

“我才不管!你就是要丢下我了…”

 

我情绪有些激动,猛地扳过她的身体,可她不看我。

 

“我不想再待下去了,真依。”

 

“……”

 

我当然明白,这个家里连空气都像融合了诅咒的铁链,早晚把我们活活勒死。但如果不能一起逃走,我倒希望她留下来陪着我受苦……

 

好过分啊我。

 

我咬了咬指甲,凝视着她映着橙色灯光的脸。她的嘴唇薄薄的,抿着时,周围现出些许细小的直纹。

 

我该承认,我们早就不同从前了。我们读不同的学校,交不同的朋友,她是有她自己的生活的。也许她也有了喜欢的人,而我只不过是一个缠人的讨厌鬼罢了。

 

我说不来是怎么回事,短短几秒内愤怒就骤然冲破了顶峰。也许我和父亲是一样,都是受情绪支配的蠢货。但如果她迟早会抛下我……

 

我破罐破摔地想着,按住她的肩膀吻了下去。

 

我触到了那温和的柔软。心脏像是发了疯,简直要撞破我的胸膛才好。但大脑竟奇迹般地渐渐平静了下来,唤起了我很多美好的记忆。

 

真希,她僵住了,既不推开我,也不予回应,像是死去一般。直到我松开她,开始为自己的冲动而忏悔时,她才眨眨眼,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

 

“我…不知道…我以为…”

 

她平日里的伶牙俐齿似是走丢了,又或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搂着我,再次与我纠缠在一起。

 

她从未向我说起,但我猜她只是无法直面我,她对我们之间的事感到不知所措了。虽然我很想再多看到她脆弱的地方,但心意相通的事实让她很快又恢复了我熟悉的样子。

 

“我会创造出能让你安生的归处的。”她如此向我承诺。

 

6.

 

我们隐密地恋爱着,直到那个夏日。

 

那天我没带伞,被半路下起的雨淋了个透湿。一进家门我就脱掉潮湿的鞋袜,想进浴室冲个凉,可路过餐厅时,那诡异的气氛牵扯住了我的脚步。

 

真希和父亲站在那边,不知我来之前说了些什么,但空气是饱和的,停滞的,像个已鼓胀到极限、一扎就会爆破的透明气球。

 

父亲没有看我,拿起盛满开水的热水壶,直直朝真希身上泼去。

 

她的发丝变得像我一样了,湿嗒嗒地垂着,晃着。我看见她的嘴角向下撇去,双眼像是将要眦裂般一眨不眨,这是她隐忍时惯有的表情。

 

我开始陷入没完没了的噩梦。我想,如果那时我让她走了,是不是这些都不会发生。

 

她坐在病床上,看着我,而我看着她脸上的伤疤。

 

“傻子,我又不会真走。”

 

可这种话不能给我任何安慰。

 

“我们逃吧。”我说,“我不要你照顾,也不会给你添麻烦…还有,也不用等创造出什么归处了,你就是我的归处。”

 

7.

 

街道上人来人往。我慢慢停下奔跑的脚步,气喘吁吁地仰起头。太阳很大,刺得眩目。

 

“他们还没追上来。”

 

真希笑着拍了拍我的背,她体能一向比我好得多,小时候赛跑我从来赢不过她。

 

“累了?”

 

我用力摇了摇头,拉起她的手继续向前跑去。

 

今天,是出院的日子,也是我们的远行之日。

 

“见人了也不知道打招呼,叔父没教过你们吗?”

 

一进家门,我们便看见直哉坐在沙发上,吊儿郎当地架着腿,从茶几盘子里拿起一个苹果,只咬一口就扔了回去。

 

“你来干什么?”真希冷声问他。

 

“当然是来看望你啊,我可是好心。”

 

他笑着,却满脸恶意。

 

“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连唯一能算上优点的脸也毁了,这可怎么办才好?我劝你还是学学怎么伺候男人吧,可别落得没人要的下场。”

 

真希漠然地看着他,他又把话头转向了我。

 

而我…

 

“我是不是又做了很冲动的事。”

 

车身晃悠悠地前行,穿过恬静的广阔原野。我抱着背包,靠在真希的肩膀上。那里面有证件,还有攒下来的钱,在医院照顾她时我就带着它了。

 

我弄不清我都干了些什么了。那时等神志清醒过来,那个玻璃杯早已从我手中飞出。但我记得直哉额头上流下的那道血,还有他错愕得像是到了世界末日的表情。

 

接着,在里屋谈事的大人们闻声赶来,真希拉着我夺门而出…

 

“把他们都忘了吧。”

 

真希收回望向窗外的目光,搂住我,像小时候她无数次做过的那样。

 

“我们选择的未来里,可不会再有他们了。”

 

班车驶过跨河的大桥,流水上船只来往,对岸楼顶上童话般的角塔被刷成白色、金色和蓝色,在骄阳下闪着浅色的光。

 

我握住真希的手。头顶有鸟儿伸展翅膀,随我们直往远方飞去。

直哉x你】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女猫猫在一起吗?(前篇) #乙女向
原作者:ミカドド   -直哉x你 -太子爷反穿,152被妈捅心脏濒死前穿到了现实世界,变成了一只猫然后被你捡了家 -女主是个甚推+梦女 -有后续(。)   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女猫猫在...
直哉x你】甚尔推能和同担拒否的厌女猫猫在一起吗?(后篇) #乙女向
客厅,他还是懒散地叠着腿,从头到尾摆着那张臭脸,直到听到了你说,“三层准备要把家在御三家中除名。”他的表情才稍稍有了些变动。   你细细给他解释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还有关于这本漫画的事...
乙女向】你们家都盛产耙耳朵吗? #直哉
心不在焉地应声,他接过你捧着的情书目不斜视地到垃圾桶前面丢掉。   “过分啊,直哉君。”   “哈?你不要告诉我你会看吧?”   “会啊。”   和你并肩走着的直哉停下了脚步,你疑惑头,看见他...
直哉X你】 婚姻故事 #乙女向 #男神x你
说:“我和直哉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我和直哉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我是被他选中的。家族对于力和美有着近乎扭曲的严苛,混乱的血脉下是令人作呕的臭气,我们都是通过代代筛选过后得到的,先天...
【伏黑甚尔X你】 富婆奇遇记 #乙女向 #男神x你 #甚尔 #BG
。     我拖着二十几斤的凤冠霞帔颤颤巍巍地在宫门内道龟速前进,文武百官跪伏于两侧,鸦雀无声。     我总疑心脚下的青砖缝之间有未曾冲洗干净的血,毕竟半个月之前发生了一场宫变,直系被屠戮殆尽...
耳垂、耳骨、耳钉 #直哉 #甚直 #伏黑甚尔
失落,直哉永远记得他父亲看向他那失望的一眼,不知道这所谓的父亲又有什么好失望的,就连他自己也没有继承传说中能和五条家对抗的式,又有什么资格要求直哉呢?   幼年的夏日漫长无聊,直哉不怎么...
乙女向】欢迎光临乐园
工作。   熊猫身边的女孩子是,虽然看着有点不近人情但若有事要找她请直接唤她的名字,别被外表骗了去,这是一个直性子容易害羞的好孩子。另外,这天下的武/器几乎就没有她不会的,所以啊,还请千万理性...
乙女】最后再拜托你一件事好吗 #乙女向 #男神×你 #狗卷棘
起身,也似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啊——?棘这家伙,居然开溜……!”“嘁”了一声,握紧了拳头。   我看了看手中的刀,最终还是将它放在了桌前,然后对着鞠了一躬:“那么,我也先告辞了...
乙女】向导● 乙女向● 五条悟● 伏黑惠● 虎杖悠仁● 狗卷棘● gb● 第四爱● 女攻男受
熊猫的耳朵。    总之,就是力争要染上你的精神气味。       4.    正好要和胖达出任务,你只能单独约谈狗卷棘。    高领拉链遮挡住了狗卷的半边脸,你只能看着他飘忽不定的眼神...
乙女】来聊天吧 #男神x你 #乙女向
消音化处理)   :放心,我和已经揍了他一顿了。   萝卜吃兔子:好耶   萝卜吃兔子:不兴男德,国将不国   家入硝子:可以哦   萝卜吃兔子:!   萝卜吃兔子:硝子姐姐爱我!   家入...
乙女向】退役师杀手会梦到jk老婆吗 #伏黑甚尔x你
。   “惠的爸爸好强啊……那么强的灵居然一击就杀死了。” “那个人和我一样都没有力,是我向往的目标,”回过头,“我要成为那样的强者,然后成为家的家主,狠狠地打那些老顽固的脸。说起来老师...
乙女向】回响 #伏黑甚尔x你
一般。   男人却只用那双突兀染黑的眼睛仅仅给你一瞥,随即夺过手上的特级具。   那一眼把你带在眼泪里干涸的少女时代,带那些年岁流转里死去的旧日时光,你思绪混乱都是些无关的画面,你想起那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