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五】全员追星五条悟 #五右 #夏五 #伏五 #甚五 #建五 #宿五 #悠五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溪Sfa

 

*如题,偶像5t5,全员向,什么都沾点。

*写5t5直播的时候满脑子都是王雷(x)

 

1.

 

虎杖悠仁走进教室时,看见钉崎座位边上围了一圈人,便好奇地凑了上去。

 

“你们在干什么?”

 

“嘘——五条悟在直播!”三轮小声地提醒道。

 

“五条悟是谁啊?”

 

他这话一说出口,所有人都齐刷刷地望向他。

 

“认真的?”钉崎问。见他一脸真诚,她耸耸肩膀,“算了,先过来看看再说。伏黑呢?”

 

跟在虎杖后面的伏黑惠只探头看了一眼,就转身回自己座位上了。

 

“我没什么兴趣。”

 

“好吧。”

 

钉崎也看出来了,就没继续劝说他,只是把虎杖拉到了身边。

 

2.

 

“夏油杰为什么没一起直播?杰感冒了哦,现在还在睡觉呢。”

 

“把镜头调高点,这个角度有点死亡…好过分!我哪有不帅的角度嘛。”

 

“什么时候发新专辑?保密哦。不过可以透露一下,我和杰都会参与作词作曲的。”

 

“美瞳是什么牌子…都说了是天生的!还有什么假发睫毛膏润唇膏,再问这些宰了你哦——这也不能说?又不是脏话,伊地知你太紧张啦。”

 

“他真的好帅…”三轮感叹着,眼珠子都快掉到屏幕上了。

 

钉崎拿起手机,在弹幕区发了句:[说声“嗨,老婆”吧]

 

五条悟正盯着弹幕,显然是看到了她发的,咧嘴一笑,举起手作打招呼状,照着说道:“嗨,老婆。”

 

弹幕区和屏幕外边的人一下子全炸了。看着他们鬼哭狼嚎的样子,伏黑惠暗暗叹了口气。

 

而屏幕里,五条悟对着满屏滚动的[啊啊啊啊],突然捕捉到了一条特别的弹幕。

 

“也考虑考虑男粉吧,说声‘嗨,老公’…诶,这个嘛…”

 

见一旁的伊地知连连摇头,五条悟了然地比了个ok。伊地知以为他终于愿意听一次话了,刚要露出欣慰的笑容,就听见他说:

 

“我的经纪人先生同意啦,所以,嗨,老公?”

 

3.

 

弹幕区沉寂了几秒,骤然爆发了新一轮更热烈的呼号。

 

“天哪,他竟然真的说了…声音好好听…”

 

三轮捧着脸,又开始自言自语地吹起了彩虹屁。大家对此习以为常,都没在意她,而是转头看向新入坑的虎杖悠仁。

 

“怎么样,帅不帅?”钉崎用胳膊肘捅了捅他。

 

“嗯,确实很帅啦。”虎杖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突然睁圆了眼睛,指着屏幕问,“这人又是谁啊?”

 

钉崎一看,“啊,这就是夏油杰啊,他俩一个组合的。”

 

“杰你醒啦?”

 

五条悟笑嘻嘻地招呼他,却见他一脸阴沉。

 

“怎么了,还不舒服吗?”

 

“你刚才叫谁老公呢?”

 

“…诶?”

 

五条悟和他大眼瞪小眼。

 

“我只是在直播哦,而且现在还没退出直播间…”

 

4.

 

伊地知看着热搜词条,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昏厥过去。

 

1.#夏油杰 五条悟#

2.#你刚才叫谁老公呢#

3.#夏五吃油条#

4.#五条悟直播#

5.#夏油杰吃醋#

……

 

“没什么关系吧,上面那群家伙不是说热度和话题最重要吗?”五条悟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我只是正常营业诶,要怪就怪杰太爱吃醋了…哎你快看这个分析你微表情的帖子好好笑哦。”

 

夏油杰扫了两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当我那会脑子烧糊涂了。”

 

“可是杰真的生气了吧,表情好吓人的说。”

 

“咳,所以啊…”伊地知清清嗓子,觉得必须要拿出点作为经纪人的威严了。

 

“你们打算怎么办?明天下午有个采访,结果今天你们就给我整了这一出,到时候主持人肯定会为难你们的。”

 

“哇,她们都在说,夏油杰不会真的喜欢五条悟吧。”

 

“怎,怎么可能,别看猴子瞎写的东西。”

 

“你看这个人的ID叫我是五条悟老公请夏油杰不要暗鲨我。”

 

“求求你别看了!”

 

伊地知插不进话,本想尝试再度开口,最终还是识趣地默默走掉了。

 

“今天也是没人听我说话的一天呢…”

 

5.

 

“最先抵达的是6号波多野!紧随其后的…”

 

“看来又赌输了呢。”

 

“嘁。”伏黑甚尔捏紧票子,忿忿地咬了咬牙。

 

“你要是愿意回家,钱这种东西不是要多少有多少。”禅院直哉摊手,“我真是搞不懂甚尔君。”

 

甚尔紧皱着眉,没有理会他。

 

他并不是特别缺钱,只是缺一张五条悟演唱会前排的门票而已。准确的说,其实还是缺钱。

 

因为实在是太贵了。一想到那个数字,他就一阵一阵地肉疼。

 

说实话,之前直哉告诉他自己用钞能力去后台见到了五条悟时,他确实有点心动。可后来发现直哉只是想以此诱骗他回禅院家,他就义正辞严地拒绝了。

 

“甚尔君,你看到了吗?”

 

直哉刷着手机,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看到什么?”

 

“五条悟好像在跟他的队友传绯闻。”

 

甚尔一愣,“那个夏油杰?”

 

见直哉点点头,他的心和脸色都直往下沉。

 

“虽然还没有实锤,不过我觉得你们俩是没有可能的,所以甚尔君还是和我一起回…”

 

“不。”

 

“…行吧。”

 

6.

 

放学回家的路上,伏黑惠发现虎杖悠仁一直魂不守舍的。

 

不过钉崎和三轮在他耳边安利了一下午,他会变得像被下了蛊一样倒也正常。

 

“伏黑了解五条悟吗?”

 

“不了解,”伏黑惠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追星。”

 

“是吗。我也没有追过,但我好像有点动摇了。”

 

“我劝你别追他。”

 

“诶?为什么?”

 

“嗯,就是…”伏黑惠摸了摸鼻子,“你今天不是看他直播了吗,你不觉得他性格很恶劣吗?”

 

“不啊,挺可爱的啊。”

 

“哪里可爱了啊!而且他跟那个夏油杰一直不清不楚的你不也看到了吗?”

 

“那就只是句玩笑话而已吧!等等,你不是说不了解他吗?”

 

伏黑惠一顿,心虚地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我确实不了解他。我的意思是,这种明星都是包装出来的,他私底下根本不是这样。”

 

“可我觉得他还挺真实的哎,而且你也没见过他私下的样子,怎么能得出这种结论呢?真不像是你会说的话…”

 

伏黑惠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

 

“你说得对,我确实没见过他私下的样子…”

 

7.

 

“我要退出,我不参与你们的计划了。”

 

没想到宿傩难得主动提出要见面,开场白竟然是这样一句话,把漏瑚气得当场火山喷发。

 

“身为诅咒之王,怎么能出尔反尔!”

 

“吼,你还知道我是谁?”宿傩一把捏住他的火山头,“知道我是谁,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头部被提拉的恐惧让漏瑚稍微怂了下来,他解释道:“我只是想要一个理由…”

 

宿傩冷哼一声,松开了手,“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人类也还挺有趣的。”

 

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把漏瑚吓得不轻。

 

“是什么样的人类竟然…”

 

他话还没说完,宿傩就不耐烦地指了指身边一个路人的手机。漏瑚连忙凑过去看。

 

“猫的话,确实被很多人说过像猫啦,不过…嗯?有粉丝说想看我学猫吗?好奇怪啊,你们为什么总有这么多奇怪的要求啊喵。”

 

“听到了吗,悟说你们奇…诶?刚才那算是学过了吗?”

 

“是的,已经学完了哦。”

 

“啧,娘们儿脸,真做作,人类果然就是低级趣味。”

 

漏瑚鄙夷地评价道,结果一转头看见宿傩笑得一脸宠溺,吓得他立刻闭上了嘴。

 

这真的是宿傩吗?该不会是冒牌货吧?但他不敢问,万一是真的,那他铁定就没命了。

 

趁宿傩还沉浸在人类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他连忙躲到一边联系真人和花御:“我看还是别拉宿傩入伙了,他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8.

 

七海建人走进常光顾的那家面包店,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想买的那款。

 

只剩一个了。他刚准备去拿,就有人先他一步伸出了手去。

 

这是个个子非常高的男人,穿一身黑,大晚上还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看着有点奇怪。

 

像…抢劫的…

 

不过他再仔细看了两眼,就觉得这人鼻子到嘴巴的轮廓很是眼熟,再加上他露在帽子外面的白色头发,七海建人好像在哪见过他。

 

“五…”

 

“嘘——”

 

五条悟作出噤声的手势,往下拉了拉墨镜,露出一双蓝眼睛来。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七海的内心还真波动了一下。

 

突然就有点理解他那些狂热粉丝了…

 

“这个面包让给我好不好?”

 

他用气音轻轻说道,有点像在撒娇,但一点也不让人反感,七海不由自主地就点了头。

 

第二天他把这件事告诉灰原,结果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

 

“娜娜明真是木头,竟然连要个签名都不会!”他唉声叹气了好一番,“真羡慕,要是哪天我能遇到夏油杰就好了。”

 

9.

 

伏黑惠听到开门声,半梦班醒地从沙发上爬起来。

 

“睡着了?”

 

“嗯…”

 

“津美纪呢?”

 

“姐姐今晚去朋友家住了。”

 

“这样啊。话说都没见惠去别人家住过呢,在学校有好好交朋友吗?”

 

“当然有了,能不能不要像长辈一样讲话?”

 

“不说了不说了,我要困死了,惠也早点睡吧。”

 

五条悟走进卫生间,放水准备刷牙,却发现伏黑惠还站在那里。

 

“你知道么,班上的大家都特别喜欢你。”

 

五条悟怔了怔,笑道:“这是在吃醋吗?”

 

伏黑惠斜了他一眼,没吱声。五条悟晃晃脑袋,叹息道:“一个两个醋劲都这么大,我真的好难办啊。”

 

他累极了,说话有点不过脑子,说完才发现这话说坏了,果然见伏黑惠更加郁闷地垂下了头。

 

“你真跟他在一起了?”

 

“…没有哦,惠怎么也相信这种小道消息了?”

 

伏黑惠脸一红,支支吾吾了半天,扔下一句“我去睡了”便匆匆离开。

 

等五条悟洗漱完,去伏黑惠的房间看他时,他已经睡熟了。

 

“等过段时间行程少点就会多陪陪惠的,”五条悟帮他拉好被子,“晚安。”

 

10.

 

次日采访前。

 

伊地知:“不管他怎么问,你们都要一口咬定只是在开玩笑明白吗?然后夏油杰是因为生病所以脸色才不好的,听懂没有?”

 

夏五:“明白了!懂了!”(点头)

 

采访时。

 

“就像大家说得一样啊,杰就是在吃醋啦。”

 

“不要听他乱说,我只是想八卦而已。”

 

“全国人民都看到你那个样子了,还想狡辩。”

 

“他就是故意抹黑我,大家都知道我们已经不合很久了对吧。”

 

“这倒是真的,从上次他偷吃我喜久福我们就已经决裂了。”

 

“…那本来就是我买的好吗?”

 

采访后。

 

“硝子你能来一下吗,伊地知好像快不行了。”

 

乙骨忧太从国外赶回来看五条悟的演唱会,目前还在隔离中。

all】我一回家就看见在装死 # # # # # #宿 #棘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宿//棘 *很怪,很不合理,ooc警告   油杰   油杰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倒在玄关口的凄惨画面。   血从他的额头流...
all】突然被称为husband后的反应 # # # # # # #宿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宿 *这篇之前写完忘记发了,好怪。   油杰   油杰手一抖,一截铅笔芯啪的就断掉了。   “你刚叫我什么?”   “我没叫你...
all】当突然伸出手 # # # # # #瑚
  七海人揉揉眉心,无奈地笑道:   “灰原果然又说漏嘴了吧…”   他从车座边拎起一个礼品袋。   “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的。”   尔   尔把爆米花桶递给,见他没有接,又递...
all不小心群发了表白 # # # #忧 # #宿 #
,还好没买。   5.   七海回到寝室时,发现房间门口挤满了人。虎杖仁率先和他打了招呼,虽然哭丧着脸。   “娜娜明不会也收到了吧?”   七海点点头。   “肯定是群发的。”黑惠面无表情地...
all】当他们误会吃醋闹别扭 # # # # # #直 # #忧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忧/直 *当我找不到人迫害的时候会把顺平拉进高专玩(#大暑24H    油杰   “不好意思,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东西我也不...
all】当他们收到发来的○照 # # # # # #忧 #直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是5t5搞yellow的恶作剧。 *cp包含////忧/直(自己瞎脑补的相处模式,ooc警告)/宿(假的)   油杰   最后一节课,油杰正偷偷玩...
【咒术回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 #油杰 #家入硝子 #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油杰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被...
【咒术回战乙女GB向】你们的清晨● 油杰● 两面宿傩● 黑惠● 七海人● 虎杖仁● 同人
原作者:饴糖   ABO世界观 妹A男O 内含/油杰/两面宿傩/七海人/黑惠/虎杖仁 看个乐子就好 ooc           “老师——”         周末他总是被你温柔...
【咒回乙女】世界总裁也想拯救世界● 油杰● 黑惠● 虎杖仁● 七海人● 同人● gb
辣。 虎杖仁:她好温柔,好像大姐姐。 黑惠:她看起来好柔弱,应该要被保护。 妹:可恶,三个崽崽在脑补什么。 :我想来一场惊骇世俗的师·生恋。 油杰:好有意思的学生,话说为什么叫我狐狸老婆...
【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 #油杰 #尔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面无表情的看着尔。      “为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吗?”尔恶劣的笑了一下,然后将你扯到身前,极其嚣张的抱住。      【怒气:110%】   【油杰怒气:110...
【咒术回战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 #乙骨忧太 #油杰 #黑惠 #虎杖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咒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咒力。   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仁...
【咒术乙女】猫猫生活大放送! #男神×你 #咒术回战乙女向 # #油杰 #七海人 #虎杖仁 #两面宿
by/ Zoey(停更)   △ooc △第二人称 △当他是猫猫,因为是猫猫所以思考什么的都很猫猫 小学生文笔,老梗 因为明天要去撸猫猫所以摸一篇短篇 本章含有猫,油猫,七海猫,虎杖猫,宿傩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