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五】好感度 #五右 #甚五 #宿五 #伏五 #夏五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溪Sfa

 

*就是从0到100%的那个东西。暂时写了甚/宿/伏/夏。各种私设,ooc警告⚠。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的好感度了草。

 

伏黑甚尔

 

0%

 

在校门口涌出的一群高中生里,我一眼就看到了五条悟。他显然也看到了我,大摇大摆地向我走来。

 

“你就是新来的对吧?”

 

他上下打量我一番,毫无礼貌可言。

 

“看在你帅的份上,第一天就不找你麻烦了。直接送我回家吧。”

 

25%

 

按理来说,我的工作只是负责他外出时的安全,可实际情况跟我想的不太一样。

 

陪他看鬼片倒没什么,听他一惊一乍地鬼叫也还能忍受,问题是他非要抱着我而且手还不安分。 

 

“我是因为害怕才这样的,绝对不是想趁机摸你的腹肌。”

 

而且他说这种鬼话我还不能反驳。

 

不过除此之外他还算听话,至少不会随便离开我的视线让我担心。这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毕竟那么高的工资可容不得我挑三拣四…

 

50%

 

“晚上我要跟朋友一起喝酒,所以你一秒钟也不能离开,因为我喝了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以为这只是他一贯的夸张讲话方式,直到他死命推拒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

 

“我不认识你,快点放开我!”这是他扇我的第三巴掌,“等会我就让伏黑来揍扁你这个臭流氓。”

 

“我就是伏黑,少爷…”

 

“骗子!我是不会跟你上车的!”

 

我们僵持了差不多半个钟头,他终于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迷离地望着我。

 

“你真是伏黑甚尔?”

 

“真的是我。”

 

“嗯…”他眯起眼睛,像是在思考我话的可信度。

 

我真的没有耐心了,哭笑不得地再次尝试把他拉起来。这次他没再挣扎,身子一歪就靠在了我身上。

 

“我跟你说哦,我要是被骗走了,伏黑找不到我会很着急的…”

 

75%

 

这天他因为一件小事和我吵架了,犟着不肯跟我回去。我只好不远不近地跟在他后面,随他到处乱走。

 

当我们绕到学校附近时,一个穿黑色连帽衫的人突然撞到了我。他走得很急,擦肩而过的一瞬,我注意到他袖子下藏着的刀片反光。

 

身体先脑子一步行动,我上前拉住五条悟就往怀里一带。他还一脸茫然,刀子已经捅到了我的背上。

 

所幸那家伙刀法很烂,我伤得不算严重。但五条悟似乎有点内疚,觉得那时乖乖跟我走就不会有事了。

 

“我补偿你吧?”他趴在床边,时不时伸手碰碰我的绷带。

 

“我只喜欢钱,要不你把你家最贵的东西送我?”

 

我是开玩笑的,但他却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

 

“我家最贵的东西…那不就是我吗?!”他瞬间瞪圆了眼,“你不会是想跟我结唔…”

 

我连忙捂住他的嘴,抱歉地朝一旁的护士笑笑。

 

100%

 

“怎么说呢,那天我确实只是开玩笑,但这段时间我也真好好想过了。”

 

“…想过什么?”

 

“虽然我们身份有别吧,但你一直对我很好,还因为我受了伤,可见你非常非常喜欢我,所以我绝不能辜负你的心意。”

 

“嗯…这只是我的工作罢了。而且我好像没说过我喜…”

 

“不不不,你不必掩饰,我已经说过我不会辜负你的心意的。我,完完全全接受你,明白吗?”

 

“……”

 

他一脸认真,让我几乎无言以对了。

 

“少爷,像你这样高高在上拐弯抹角的表白,大概也就只有我会答应了…”

 

宿傩

 

0%

 

夜里安静得诡秘。

 

旷地中央是一个古老的祭台。如同往年,傍晚时村民们已举行完祈祷仪式,并供上人类孩子作为祭品。可现已时至午夜,这个孩子既没有被诅咒蚕食,也没有进野兽的肚子。这十分反常。

 

我确信他拥有非凡的咒力,而这力量可以为我所用。

 

“你没有别处可去了吧,要不要跟着我?”

 

我一抬手,捆绑他的铁链便哗啦一声碎裂开来。

 

20%

 

“他们把我关在小屋子里,每天都打我骂我,说我这种怪胎就应该去死。”

 

他拉开腰带,露出伤痕累累的身体来。我伸手轻碰,他就疼得直打哆嗦。

 

“那是你独有的力量,他们太愚蠢了。”

 

我握住他细弱的腰,沿着那些血痕缓缓舔舐。他有点不自在,但看到变得无暇如玉的皮肤后,麻木的神情里不由流露出几分惊讶。

 

“只有我才能帮助你,明白吗?”

 

他看着我,沉默片刻,才犹疑地点了点头。

 

“你可以叫我悟。”

 

他重新用衣服裹住身体,淡淡地说。

 

40%

 

几千年来我见过无数的人类,却只在他身上看到了神子般的灵性与美。

 

群山环绕下,他裸身在幽碧的湖水里沉沉浮浮,像一副浑然天成的画。

 

“能不能别偷看啦?”

 

他坏心眼地朝我泼了几捧水,但都被我躲开了。这些日子他开朗了很多,眼里的神采都光亮了几分。

 

“你有什么可看的?”

 

我笑笑,故作不屑地反问他。他答不上来,说句“反正你就是在看”,又自顾自地嬉水去了。

 

60%

 

“你知道吗,我的眼睛很特别,可以看穿很多东西。”

 

“所以?”

 

“我知道一开始你只是想利用我。”

 

“嗯。”

 

“但你现在为我去杀人了。”

 

“…我是个诅咒,诅咒杀人不需要理由。就算有,那也不可能是为了区区一个人类。”

 

“你是想帮我报复他们,对吗?”

 

“我说过了,我杀人不需要理由。”

 

他放弃同我争论了,但仍凝视着我的眼睛,固执得让我有些懊恼。

 

80%

 

作为半人半诅咒的存在,小鬼确实天赋异禀。此时他正忙着逗弄一只小野兔,因为已经学会如何掩藏诅咒气息,小动物便都不再怕他。

 

总有一天他会成为比我更强大的存在,我想。

 

“要我说,还是作为人的生活更有意思些。”他一下一下顺着小兔的毛,“我们一起去新的村庄生活好不好,反正一般人也看不出你是诅咒。就算被发现了,我们再换个地方就是。”

 

“…你是想让我屈尊假扮人类?”

 

我大概说了不合时宜的话,他看起来不太高兴。

 

“你能不能别在意这种事情了啊,我是很认真的…算了,你这种老诅咒除了干坏事什么都不懂…”

 

100%

 

我很清楚,如果他选择站在人类立场,就总有一天会以仇恨的目光面对身为诅咒的我。我想我无力接受那样的结局,便生平第一次有了不安的情绪。

 

“我还以为只有人会做噩梦呢。”

 

感受到怀里人类的体温,我睁开眼,对上那双在黑夜中露着光的眼睛。他从未和我如此亲昵过。

 

“你在害怕吗?”他抱紧我,声音轻得像是怕惊扰到什么,“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伤害你、背叛你的,我保证。”

 

我揉了揉他的头发,“你不必为了安慰我而说这种话,小鬼。”

 

他使劲摇摇头,捧住我的脸,给了我一个极轻、短促、而又纯粹的吻。

 

“我爱你,是因为爱你才这样说的。”

 

伏黑惠

 

20%

 

没有人会愿意领养一个不苟言笑的孤僻小孩,这是我很早就明白的道理,也是我思想中的常识。

 

所以我不该得到他的关注的。可他就那样靠在门边,目光一刻也不曾从我身上离开。

 

这是个苍白到过分的男人,但白这一要素似乎在他身上找到了完美的平衡,非但不显病态,反而生出了一种诡异的美感。

 

“我可以和那个孩子聊聊吗?”我听见他这样问道。

 

40%

 

“我叫五条悟,惠随意称呼我就好了。”

 

五条先生牵我走进屋里,明明是夏天,他的手却很凉。屋里的光线也暗沉沉的,说实话不太舒服,但我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心安。

 

毕竟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像是感受到了我的情绪,他屈膝蹲下,平视着我问:“惠喜欢我吗?”

 

我感到为难。从没被直接问过这种问题,所以有点羞于启齿。

 

但我只是点点头,他就笑得很开心了。

 

60%

 

五条先生对我很好,从未亏待过我,我说的每一件事都被放在了心上。

 

但我能为他做的事却少得可怜。他大部分时间不是出门在外,就是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我不知道他喜欢什么,也不知道做什么能让他开心。

 

这天我做了饭,忍不住去敲他的房门,想问他要不要一起吃晚餐。很快房门就打开了,但下一秒我就被拖了进去,云里雾里地摔在了床上。

 

“抱歉,惠。”脖颈出传来被舔舐的湿润,“不会有事的,很快就好…”

 

“什么?”

 

我对接下来的事还毫无自觉,尖牙穿破皮肤的疼痛就刺得我一激灵。我推拒两下,但痛觉很快就消失了,我像被麻醉一般渐渐安静了下来。

 

80%

 

“所以五条先生是因为需要吸血才带我回家的吗?”

 

我摸摸脖子上的齿痕,迟疑地问。他正用手指抹掉嘴角残留的血,因为我的话而顿了一下。

 

“不,我是真的很喜欢惠哦。”他笑笑,露出两尚未收起的尖牙,“抱歉,也许我不应该对你做这种事。”

 

“不用对我道歉,”我偏过头,视线随意地落在一块木地板上,“倒不如说,我还希望你能多向我索取些什么…”

 

100%

 

我原以为我们的感情会止步于这种各取所需的状态,可这晚我睡下后,他却摸黑溜进了我的房间里。

 

灵活的舌照常覆上颈窝的皮肤,随后却一路向上蔓延到我的嘴唇。我等待的刺痛感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唇舌间的一股腥甜——他刚刚一定喝了那种用于替代真血的、形似血浆的饮料。

 

“你还要装睡到什么时候?”他轻拍我的脸颊,结束了这个血腥味的吻。

 

“我以为你只是想吸血…”

 

他用食指盖在我的唇上,平日里蓝宝石般的眼睛泛着一层殷红。

 

“不,今晚我想做一些更有趣的事。”

 

夏油杰

 

0%

 

我被他撂倒在有些扎人的草地上。抓住他的脚踝,可踩在我肩膀上的力道反而加重了几分。

 

但也许我该庆幸,至少遭受鞋底碾压的不是我的脸。

 

“我赢了,转校生。”

 

他移开脚,俯视着我,得意洋洋地宣布。而我只是默不作声地站起来,象征性地拍了拍身上的灰。

 

虽说很久没打过架了,但放在以前估计我也只能和他堪堪打个平手。只能说是心服口服。

 

20%

 

他叫五条悟,是我在新学校的后桌。

 

起初我被添油加醋的流言误导了,以为他像个顽劣的恶魔,可事实上对我他只有小打小闹,还远远够不上要避而远之的程度。

 

“夏油杰,我想吃雪糕。”

 

“等我从小店回来就化了。”

 

“我电瓶车借你。”

 

“……”

 

我对他的懒散百般无奈,伸手接过他扔来的校园卡和车钥匙。走到教室门口,另一个总跟他厮混的男生拦住了我。

 

“也帮我带点吃的呗。”

 

我还没来得及拒绝,五条悟就砸了个橡皮过来,正中他的脑袋。

 

“去你的,他只能给我一个人跑腿。”

 

他单手拖住脸,脸颊的肉被挤压变形,不爽的样子倒还有点可爱。

 

我看了他一会,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我竟然在想他的脸捏起来应该会很软。

 

40%

 

我们踩在发烫的跑道上,被太阳晒得就快要蔫掉。体育老师激情洋溢地说完一大段废话后,终于清清嗓子,冲着队伍末尾喊道:“个子最高的那两个,去搬五个仰卧起坐的垫子来。”

 

五条悟吹了声口哨,对我眨眨眼,“跟我走吧。”

 

他熟门熟路地带我来到了器材室,这里很阴凉,比在烈日下站着舒适多了。

 

“小心点,别绊到了。”

 

他指着地上几根钢管,满脸写着“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好心”。

 

我点点头表示知晓,准备绕过去,可莫名其妙的还是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前胸贴后背地就撞上了他。

 

我的鼻尖掠过他侧面蓬松的发尾,他偏过头来,长长的睫毛在我皮肤上扇动。

 

“我都提醒过你了,”他戏谑地说,“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感到尴尬,连忙退开两步,可他仍看着我笑。

 

60%

 

课间我感到乏困,便趴在桌上小憩。半梦半醒之间,一件校服蒙住了我的头。

 

我睁眼,见五条悟趴在我同桌的桌子上,和我面对面一起被罩在衣服里。

 

“干什么?”我迷迷糊糊地问。

 

他不答话,只把一只手按在我肩上,紧紧抓着,好似滚烫的铅块。他愈发靠近的喘息昭示了他想要吻我的事实。那样轻佻,那样出格,可事实如此。

 

我彻底清醒了,可身体却如同沉睡般僵硬,动弹不得。

 

我确信只差分毫,我就会感受到他嘴唇的温度,可他却猛然战栗了一下,似乎有谁在外面敲了他的脑袋。

 

“又在欺负同学?”

 

听到夜蛾的声音,他腾地坐起来,像只炸毛的猫,校服被连带着挂在脖子上。

 

“怎么会,我跟他玩呢。”

 

夜蛾看看神情复杂的我,又看看心虚的五条悟,将信将疑地走开了。

 

80%

 

那大概只是他一时兴起的捉弄。之后他再没干过类似的事,最多的举动就是踢踢我的凳子,要是我还不回头听他讲话,就扯我的衣服或者戳我的背。

 

这天放学我被他拽去打架了。嘴上说着要我帮忙,但他们两拨人打起来,其实根本就没我的事。

 

我不想像傻子一样干站着,就去附近小店里买了两瓶冰镇汽水,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着等他。

 

“临阵脱逃!”

 

我喝汽水喝得好好的,他一巴掌拍在背上,害我差点喷出来。

 

“根本就不需要我吧。”

 

我把那罐没开的递给他。他在我身边坐下,掰开易拉环,发出“呲——”的声音。

 

夕阳映在沁着汗水的脸上,他一捋额前的头发,仰头喝了一口,皱起眉咂咂嘴,“这个味好怪,我想喝你那个。”

 

“这个牌子的味道不是都差不多吗?”

 

“那是你喝不出来。”

 

他不由分说地从我手里抢过,咕咚咕咚灌了几大口。我只好拿起他的那罐,抹了把冰凉铝壳上液化的水。

 

“跟小孩一样,别人的就要好喝点…”

 

他没理我,舔舔嘴巴,像是在攫取残留的甜味。湿漉漉的红润,让我又无端想起那个未遂的吻来。

 

竟觉得有些遗憾。

 

100%

 

暑假到了。我原本计划做很多事,可现在却瘫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一面又无聊得紧。

 

我很多天没有见到五条悟了,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翻来覆去熬到中午,终于还是忍不住拨通了电话。

 

“喂——”

 

听到他懒懒的声音,我坐起身,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怎么不说话,我还以为你难得主动找我玩一次呢。”

 

“我…嗯,是找你玩啊…”

 

“去哪?”

 

我不常出门,思索半天无果,便脑子一热让他来我家里。电话挂断之后又后悔不迭,赶紧下床收拾屋子。

 

平时家里再乱也没觉得难受,今天却看哪都不整洁。在我即将第七次整理书架时,门铃响了。一开门,五条悟就扑过来,险些把我撞翻在地。

 

“想我啦?”

 

他整个挂在我身上,我想扶住他,手又不知该往哪放。好在他很快就放开我,四周看了一圈,就径直往我房间走去。

 

就如我所料,我们果然还是毫无新意地打起了游戏。他穿了条很宽松的短裤,曲腿坐在我床上时,裤脚几乎落到腿根,害得我心猿意马,很快就输掉了第一盘。

 

“你也太菜了吧?”

 

他毫不掩饰地嘲笑我,却注意到了我忽闪的目光。

 

瓷白的肌肤在阳光下润泽发亮。他收敛笑容,显得有些局促。

 

“杰…”

 

他吞咽了一下,犹豫地牵过我的手,轻轻滑上他大腿的内侧。我不敢轻易抚摸,谨慎地探看他的表情。可事实上他比我还要心急,热切地拥我入怀,嘴压住我的嘴。我也抱住他,手从衣服下摆钻进去,一点点攀上他脊背的凹陷。

 

“在想什么?”他气喘吁吁地问我。我摇了摇头,再次含住他像云般柔软的唇。

 

我们断断续续地缠绵着。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喜欢。他说那在一起吧,我说好。

 

直到夜里我们才依依不舍分别。我送他下了楼。

 

月光游动在朦朦胧胧的天际,黑暗中,他却像白雪一样清晰分明。

 

“明天见。”

 

“嗯,明天见。”

all】突然被称为husband后的反应 # # # # #建 #悠 #宿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建/悠/宿 *这篇之前写完忘记发了,好怪。   油杰   油杰手一抖,一截铅笔芯啪的就断掉了。   “你刚叫我什么?”   “我没叫你...
all】我一回家就看见条悟在装死 # # # # #建 #宿 #棘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建/宿/悠/棘 *很怪,很不合理,ooc警告   油杰   油杰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条悟倒在玄关口的凄惨画面。   血从他的额头流...
all】全员追星条悟 # # # # #建 #宿 #悠
。”   “嘁。”尔捏紧票子,忿忿地咬了咬牙。   “你要是愿意回家,钱这种东西不是要多少有多少。”禅院直哉摊手,“我真是搞不懂尔君。”   尔紧皱着眉,没有理会他。   他并不是特别缺钱,只是缺一张...
all】当他们收到条悟发来的○照 # # # # #建 #忧 #直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是5t5搞yellow的恶作剧。 *cp包含///建/忧/直(自己瞎脑补的相处模式,ooc警告)/宿(假的)   油杰   最后一节课,油杰正偷偷玩...
all】当他们误会吃醋闹别扭 # # # # #建 #直 #悠 #忧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建/悠/忧/直 *当我找不到人迫害的时候会把顺平拉进高专玩(#大暑24H    油杰   “不好意思,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东西我也不...
all】当条悟突然伸出手 # # # #建 #悠 #瑚
  七海建人揉揉眉心,无奈地笑道:   “灰原果然又说漏嘴了吧…”   他从车座边拎起一个礼品袋。   “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的。”   尔   尔把爆米花桶递给条悟,见他没有接,又递...
all条悟不小心群发了表白 # # # #忧 #悠 #宿 #建
,还好没买。   5.   七海回到寝室时,发现条悟房间门口挤满了人。虎杖悠仁率先和他打了招呼,虽然哭丧着脸。   “娜娜明不会也收到了吧?”   七海点点头。   “肯定是群发的。”黑惠面无表情地...
【咒术回战乙女向】快跑,大型双标现场 #黑惠 #条悟 #男神×我 #两面宿傩 #尔 #乙骨忧太 #油杰
原作者:金を生 */乙/惠/虎//直/宿   油ver.     某不知名白毛男子有天一时兴起扯下了他的皮筋,试图给他扎头发     结果是从地里冒出的咒灵把对方差点踩进地里,两人直接打了...
【咒术回战乙女向】情商太低怎么办? #条悟 #油杰 #尔 #两面宿傩 #家入硝子 #庵歌姬
。”条悟面无表情的看着尔。      “为什么?你是她什么人吗?”尔恶劣的笑了一下,然后将你扯到身前,极其嚣张的抱住。      【条悟怒气条:110%】   【油杰怒气条:110...
【咒术回战乙女向】你哭着干翻了他们 #条悟 #油杰 #家入硝子 #尔 #all
。     笑死,无下限也挡不住。       油杰第一次见你,你昨晚刚因为一部电影里的主人公的狗死了而哭完。于是他看见你红肿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然后对他们做自我介绍。   他把你归为弱者,条悟被...
all虎】我看谁不打巅峰赛 #咒术回战 #悠 #虎 #宿虎 #
by/ 点点句   ★那什么王者x耀游戏主播虎 ★宿→虎 ★短打,问就是打游戏输了一天,卡稿放松产物 有很多捏造(包括游戏方面巅峰那啥不能开全部聊天   虎杖悠仁,目前咒鱼爆红游戏主播...
【咒术回战乙女向】同床共枕是不是容易发生事故?(内含///宿/乙/棘/惠/虎/里香/野蔷薇)
原作者:斯托克公爵 内含///宿/乙/棘/惠/虎/里香/野蔷薇 小甜饼,部分角色出现轻微有se情节,毕竟小情侣同床共枕(懂的都懂) OOC预警   Ver.条悟   你是睡姿很安分的那一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