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五】当他们误会吃醋闹别扭 #五右 #夏五 #伏五 #甚五 #建五 #直五 #悠五 #忧五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溪Sfa

 

*all五段子向,cp包含夏/伏/甚/建/悠/忧/直

*当我找不到人迫害的时候会把顺平拉进高专玩(#五右大暑24H 

 

夏油杰

 

“不好意思,我不能接受你的表白。东西我也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可是…”

 

五条悟还想回话,这时夏油杰突然冲出来,直直挡在了他前面,“可是什么可是,他说得还不够清楚吗?”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把人拉走了。

 

“你看不上他就直说,扯那么多有的没的干什么?”

 

回到寝室,夏油杰砰一声关上门。他像吃了火药一样怒气冲冲,五条悟忍不住笑。

 

“你一天到晚说我没礼貌,态度不好,结果我好好跟人家说话了你又不高兴,自己还变得咄咄逼人的。”

 

夏油杰这才想起自己给他立的规矩。他走到床边坐下,思考后更正道:“那除了遇到咒灵不用讲礼貌以外,再加一条,拒绝表白的时候也不用。”

 

“哦。”五条悟也挨着他坐过去,“那如果是你跟我表白呢?”

 

“我跟你…我跟你表白你不应该答应吗?”

 

见五条悟若有所思地撇开眼,夏油杰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对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来,扔下一句“我们先去吃中饭吧”就想逃跑。夏油杰当然不同意,一把把他拽回来,箍在怀里不放他走。

 

“你先说清楚。”

 

五条悟被他勒得快喘不过气,想笑又笑不出来,只好承认:“我开玩笑的,我肯定答应你啊。”

 

“真的?”

 

“真的。而且硝子不都说了吗,我们两个这样表不表白好像已经无所谓了…”

 

伏黑惠

 

伏黑惠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见地上横着双并不属于五条悟的皮鞋。客厅里传来其他男人的笑声,他脸色一沉,轻手轻脚地挪到了墙边。

 

他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十几年来他从不知道五条悟身边还有这样一个人。而且五条悟似乎和他非常熟悉,勾肩搭背的亲昵至极,丝毫没有面对外人时的那种分寸感。

 

伏黑惠越看越气,径直走到了那人身边。

 

“这位先生,麻烦你离别人的男友远点好吗?”

 

他突然闯进来,本在聊天的两人面面相觑。

 

“对哦。”五条悟一拍掌,“我都还没带惠见过家那边的人呢。”

 

“什么?”

 

“其实这位是五条家的人啦。”

 

见那人起身朝自己鞠了一躬,伏黑惠尴尬极了,也连忙回了个礼。

 

“不好意思,你们接着聊吧…”

 

他故作镇定地走进房间,假装没有听见五条悟打趣的笑。

 

伏黑甚尔

 

顺平很想集中注意听五条老师说话,可身后伏黑甚尔的目光实在让他如芒在背。

 

他们一个是新来的学生,一个是新来的老师,顺平实在不知道自己怎么惹到他了。

 

“喂,你一天能找他十几次,就不能去问问别的老师吗?”

 

顺平转过身,“因为虎杖君说和五条老师最熟,所以我也…”

 

他是很认真地在解释,所以不明白为什么听到虎杖的名字后,伏黑甚尔的脸色好像变得更难看了。

 

“别管他,他有毛病。”这时五条悟揽过他的肩膀,“走吧,去帮我搬点东西。”

 

不久后,五条悟一个人回来了。他把一只大箱子放在地上,一边拆一边说:“伏黑,过来帮忙。”却只得到对方一句淡淡的“怎么不去找你的学生了”。

 

“…伏黑甚尔,有完没完?”

 

五条悟走过去,一把掐住他的脸,“我是介绍你来当老师的,不是让你一天到晚乱吃学生的醋的。”

 

可伏黑甚尔睨着他,一副要跟他僵持到底的样子,他只好先服了软。

 

“好啦好啦,别这么小气嘛。你好好干,我月底让夜蛾给你加工资,行吧?”

 

七海建人

 

七海建人知道,五条悟根本不喜欢他。

 

五条悟这种人是不懂爱的,他所有的撩拨和示好都只是因为有趣,又或者只是需要一个傻子,在他想偷懒的时候心甘情愿地顶上他的工作。

 

就比如现在,他以为自己是被五条悟邀请来共进晚餐的,可事实上他只是个用来挡酒的工具人而已。

 

“象征性喝点就好了嘛,怎么给自己灌得这么醉…”

 

五条悟扶着七海,艰难地把他拖到了车子边。

 

“钥匙给我吧,我来开车。”

 

他从七海的口袋里摸出钥匙,开门后把他塞进了副驾座。正当他准备退出去,七海借着酒劲一拉,他就以半边身子还在车外的姿势摔进了他怀里。

 

“七海?”

 

就算是对于五条悟,这样的亲密接触也还是猝不及防了些。七海收紧了手臂,把脸埋到他的肩膀上。

 

“混蛋,就知道戏弄我…”

 

“你现在这样才让人更想戏弄你吧。”附近没人,五条悟干脆就趴在了他身上,“再说我哪有戏弄你?”

 

“你明明不喜欢我还吊着我,这还不算戏弄?”

 

他这一控诉就给五条悟控诉懵了,瞬间直起身子,“谁说我不喜欢你的?我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你还没回应,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

 

“你那也叫明显…”

 

七海平时从不和他计较,这会喝醉了,倒是一点点跟他算起账来。两人争了半天,他才醉醺醺地抓住重点。

 

“你是说,你也喜欢我?”

 

“对啊。”

 

看他一脸迷茫的样子,五条悟叹了口气。

 

“等你酒醒了我们再说,好吧?”

 

虎杖悠仁

 

五条悟感到奇怪,以前天天跟在自己后面起哄捧场的小孩,怎么在一起之后反而变得冷淡了。

 

“悠仁没有受伤吧?”

 

“嗯,没有。”

 

就像这样。五条悟抽抽鼻子,实在想不通自己最近做错了什么。

 

“悠仁这几天,为什么要这么和我说话啊。”

 

见他纳闷地垮下嘴角,虎杖悠仁瞳孔微缩,腾一下站了起来,手忙脚乱地在他面前比划。

 

“我,我的语气很糟糕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老师你别生气…”

 

五条悟冲他摆摆手,但还是一脸委屈。虎杖犹豫再三,还是和他说明了原由。

 

“原来是这样呀。”五条悟干笑几声,手已经撰成了拳,“等我逮到造谣的人就把他鲨掉好了。”

 

“诶?所以那只是谣言对吧?”虎杖迫不及待地向他确认。

 

“当然了,难道悠仁觉得我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不,不是的!”虎杖连忙摆手否认,“我只是,只是有点不安吧…毕竟老师那么好,喜欢老师的肯定不止我一个,说不定还是比我优秀几百倍的人…”

 

“可悠仁就是我第一个,并且是唯一一个男朋友哦,”五条悟点点他的脑袋,“不许听别人胡说八道,我最喜欢悠仁了。”

 

虎杖眨巴眨巴眼睛,用力地点点头。

 

“嗯!我也最喜欢老师了!”

 

乙骨忧太

 

忧太回国的时候,没空去机场接机;忧太过生日的时候,也有任务在身;这次作为补偿主动提出来见他,结果又有事迟到了…

 

事不过三。五条悟少有地羞愧起来,心虚地敲了敲门。

 

“是老师吗?”

 

很快乙骨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后,但他脸上没有多少喜悦的神色,只是不咸不淡地说:“我还以为老师又来不了了。”

 

五条悟自知理亏,沉默地弯腰换鞋。

 

忧太一定是生气了。他在脑子里搜寻关于男友生气时的应对方法,却发现并没有相关数据——这还是第一次。

 

“有时候我会想,老师是不是并没有在享受这段关系…”

 

五条悟刚刚站稳,就被乙骨用力抵在了墙上。他这才发现当初那个胆小的孩子,现在身高已经直逼自己了。

 

“我们真的很久没见面了吧。是老师一点也不想我,还是说…有其他人在陪着老师?”

 

五条悟从没听过他这种生硬的语气,也不知道他产生了这样的误会,脑子像生锈似的卡了一下才重新得以运作。

 

“没有那回事的,忧太。我只是太忙了,我一有空不都会想办法和你联系的吗?”

 

他语气里是难得的认真,乙骨的脸色也渐渐缓和下来,握起他的手轻轻摩挲着。

 

“可老师从没和我说过那些事,不是吗?明明我可以帮忙分担,你的压力和疲惫也可以向我倾诉,可你总是把我当小孩,什么都不告诉我。”

 

“我…”

 

五条悟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乙骨的吻给堵了回去。

 

“我希望老师可以多依靠我一点。”

 

禅院直哉

 

五条悟刚塞了半个喜久福进嘴,办公室门就被粗鲁地踢开了。

 

“我才刚下课诶,好歹让人休息一下吧?”

 

他没抬眼,继续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可对方显然比他急躁得多,三两步就冲到他面前。

 

“有人看到你去了加茂家。”禅院直哉直奔主题。

 

“有人?”五条悟嗤笑,“你还派人监视我?”

 

“啧,别岔开话题,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五条悟当然知道,但他仍一脸懵懂,摆明了是要装傻,直哉只好拉下脸问:“你不会真打算跟他们家联姻吧?”

 

五条悟笑而不语,害得他更坐立不安了,“说话啊?”

 

“我现在才不想结婚呢。”五条悟舔舔嘴角的奶油,“看给你急的。”

 

直哉也意识到自己太过急切,掩饰地清清嗓子,但还是忍不住暗示道:“既然你不跟他们家联,那不如考虑考虑…”

 

“你听不懂人话?我都说了现在不想结婚了。”五条悟站起来,绕过直哉就往外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啦。”

 

“不是,现在不结,那迟早也要结的吧?”

 

“你好封建啊,谁说必须要结婚的?”五条悟嫌弃地撇撇嘴,但随即又促狭一笑,“不过你表现好的话,也许我想结婚了会考虑考虑你的。”

 

“喂…”

 

直哉还想说什么,可五条悟早已不见了踪影。

 

本来想带大爷玩但是大爷到底会因为什么原因吃醋呢比如打瑚宝的时候展开了领域但是打他的时候没有这样的吗(什

all他们收到条悟发来的○照 # # # # # # #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是5t5搞yellow的恶作剧。 *cp包含/////(自己瞎脑补的相处模式,ooc警告)/宿(假的)   油杰   最后一节课,油杰正偷偷玩...
all条悟突然伸出手 # # # # # #瑚
  七海人揉揉眉心,无奈地笑道:   “灰原果然又说漏嘴了吧…”   他从车座边拎起一个礼品袋。   “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来的。”   尔   尔把爆米花桶递给条悟,见他没有接,又递...
all】全员追星条悟 # # # # # #宿 #
重要吗?”条悟看热闹不嫌事大,“而且我只是正常营业诶,要怪就怪杰太爱吃醋了…哎你快看这个分析你微表情的帖子好好笑哦。”   油杰扫了两眼,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就我那会脑子烧糊涂了...
all】突然被称为husband后的反应 # # # # # # #宿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宿 *这篇之前写完忘记发了,好怪。   油杰   油杰手一抖,一截铅笔芯啪的就断掉了。   “你刚叫我什么?”   “我没叫你...
all条悟不小心群发了表白 # # # # # #宿 #
,还好没买。   5.   七海回到寝室时,发现条悟房间门口挤满了人。虎杖仁率先和他打了招呼,虽然哭丧着脸。   “娜娜明不会也收到了吧?”   七海点点头。   “肯定是群发的。”黑惠面无表情地...
all】我一回家就看见条悟在装死 # # # # # #宿 #棘
原作者:溪Sfa   *all段子向,cp包含////宿//棘 *很怪,很不合理,ooc警告   油杰   油杰一进门,映入眼帘的就是条悟倒在玄关口的凄惨画面。   血从他的额头流...
【咒术回战乙女向】关于我一觉醒来大家都性转了这件事 #条悟 #乙骨太 #油杰 #黑惠 #虎杖
,某一日误食了特级咒物成为了两面宿傩的容器。 被宣布了死亡的少女不知道什么原因复活,目前为了躲避上层的耳目在地下室练习如何控制咒力。   条悟喊你过来的原因很简单,你是完全的近战派,适合指导虎杖仁...
【咒术回战乙女向】误会他们搞基!#黑惠 #条悟 #油杰
原作者:Karma   内含: //虎/惠/棘/骨 三p修罗场文学 误会他们是一对然而他们都喜欢你 乙女向拆CP预警不能接受勿入!!! ……但是万一很香呢? ooc有   油杰&条悟...
【咒术回战乙女向】让他堕落吧 #梦女 #黑惠 #男神×我 #条悟 #油杰 #虎杖仁 #乙骨
我杀了他们吧,太。”   黑惠     0%     他知道你和条还有乙骨的混乱关系,从来不说什么,只是会淡淡地避开你     你他是守规矩的好孩子,你更喜欢坏孩子,最好是由好变坏的坏孩子...
【咒术回战乙女向】是的,你们是有个孩子 #黑惠 #男神×我 #梦女 #条悟 #乙骨太 #虎杖仁 #油杰 #
原作者:金を生 */乙/惠/虎/宿/   油ver.     很有慈父的气质     但每次见到心灵手巧给他梳辫子的儿子总有些头疼,你们的孩子比起去公园和同龄人玩皮球显然更喜欢打理他...
【咒回乙女】世界总裁也想拯救世界● 油杰● 条悟● 黑惠● 虎杖仁● 七海人● 同人● gb
辣。 虎杖仁:她好温柔,好像大姐姐。 黑惠:她看起来好柔弱,应该要被保护。 妹:可恶,三个崽崽在脑补什么。 条悟:我想来一场惊骇世俗的师·生恋。 油杰:好有意思的学生,话说为什么叫我狐狸老婆...
all】好感度 # # #宿 # #
原作者:溪Sfa   *就是从0到100%的那个东西。暂时写了/宿//。各种私设,ooc警告⚠。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的好感度了草。   尔   0%   在校门口涌出的一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