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存粮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

【左马一】不得到吻就会死 #催眠麦克风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奇奇怪怪违法麦

放飞自我左马一

已决裂背景下的ooc有病-吵架复合甜文

 

【其实不像决裂背景,总之开心就好】

 

现在是傍晚七点十五分,距离被违法麦克风攻击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尽管山田一郎再不愿意相信那人毫无韵律的攻击下会拥有能力,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脏开始了从未有过的隐隐作痛。

 

他打开房门,看见二郎和三郎正坐在餐桌旁一脸认真盯着笔记本的屏幕,二人难得和睦地靠在一起。

 

“不好意思,我已经看懂了哦,你的效率未免太慢了,低能。”

 

“你给我等着!这道菜我也看明白了!”

 

诶……在看烹饪视频吗?山田一郎揉了把二人的脑袋,勾起嘴角地听他们抬头喊着哥哥,然后说自己要出门一趟。

 

去趟横滨,山田一郎说。

 

拒绝了担心的陪同请求,他不急不慢地换上鞋,步入了茫茫夜色之中。

 

他知道左马刻的家在哪里,因为早就偷偷调查过了。

 

抵达左马刻家门口前,因为犹豫所以特意绕了圈子,距离被违法麦攻击已过去五个小时,有头晕和眼前发黑的症状出现。

 

敲门的时候,山田一郎甚至在心里做了祈祷,左马刻如果不在家就多好,不然他真的……

 

山田一郎猛地伸出手抵住只开了一条缝就要关上的门。

 

“靠,你他妈有病吧?!”

 

差点就夹到了手。幸好碧棺左马刻反应及时,就算再脾气好都要气得张口就骂。

 

“山田一郎,你来我的地盘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自己找上门来是什么意思?!”

 

“打扰了。”

 

山田一郎望着碧棺左马刻半晌,不管不顾地低头绕过他横在门边的手,闯入别人宅中的动作自然极了。

 

“你这算什么?”碧棺左马刻跟了过来,皱眉道:“来找死的吗?”

 

“左马刻,我没带麦克风。”

 

正襟危坐在沙发上的山田一郎闭着眼答,说出的话让刚想要拿出麦克风攻击的碧棺左马刻僵住了。

 

男人很快反应过来,把麦克风放到桌上。

 

“所以你是来找茬架的啊!那就来——等等,混蛋,给我加上敬语啊!”

 

“你这个人……”山田一郎平静地问道:“为什么总是要纠结敬语呢?”

 

“哈?你脑子没问题吧?”

 

话音落下,山田一郎就抢着道:“好了、好了。”

 

“让我说一会,几句而已。”

 

与此同时,山田一郎振振有词地出手夺过碧棺左马刻嘴里的烟和打火机,后者被他大胆的行为惊住了。

 

“左马刻,以后还是少生点气少抽些烟吧。虽然我要先走一步,但还真是……一眼也不想再看见你了。”

 

说着,山田一郎把抢来的烟点燃,刚要递到嘴边,碧棺左马刻眼疾手快地捏住了他的下巴。

 

“你他妈……”碧棺左马刻不知道山田一郎今天是发了什么疯,他根本拿眼前这个、至今没有表情波动说着怪话的小鬼没辙:“你敢抽烟试试。”

 

山田一郎挑眉:“你管得着吗?”

 

碧棺左马刻啧了一声:“就凭你如今是在我家。”

 

“反正我想说的只有这些罢了,告辞。”

 

刚迈出几步,山田一郎的步子就踉跄了一下,碧棺左马刻看出他身体真的不对劲,立刻跟了上来。

 

“你跟着我干什么?”

 

“老子怕明天得到你倒在横滨街头的新闻。”

 

“哦。”

 

虽然说正有此意,但山田一郎理智尚存,不会做出这种事。他回头瞥了一眼烦躁地把手插进裤兜的大爷,突然叹了口气。

 

“你不要这样。”

 

“啊?”

 

“我是说……”山田一郎停下脚步,一把抓住身后人的衣领,低声道:“左马刻,别跟着我,你滚回去吧。”

 

“……”

 

没有回应。

 

二人之间的对视就是场冰冷的对决,好像谁移开视线就输得彻底。

 

良久,终于有人出了声。

 

“臭小鬼,你还想抓到什么时候?”

 

碧棺左马刻咬了咬后槽牙,不爽地握住山田一郎的手腕撇开了自己的衣领,做完这件事后他并没有松开手。

 

“……赶紧的。”碧棺左马刻看着表情隐于阴影之下的山田一郎,做出了自己的妥协:“给本大爷说清楚你今天怎么回事。”

 

山田一郎挣了一下被扼住的手,见没有成功便放弃了。

 

“听不懂人话?”

 

他抬头显着那双异色的眸子冷声道,借着月光,碧棺左马刻看清山田一郎泛红的眼尾后微微发了怔。

 

“快点滚啊,看见你想吐。”

 

碧棺左马刻冷笑了一下,拿出手机拨号的同时朝山田一郎轻描淡写地点了点头:“行,随便你吐出来,就在这里吐,我不介意。”

 

然后他对手机里在池袋的手下接着道:“给你三分钟,调查一下山田一郎今天的行程。”

 

“——违法麦?”

 

碧棺左马刻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山田一郎突然剧烈地开始挣扎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竟然挣开了。

 

他举着手机望向撒腿就跑的山田一郎愣了一秒,迈开脚步追了上去。

 

“混蛋!你给我站住!!”

 

“站住就有鬼了!”山田一郎头也不回道:“不关你的事!你回去!”

 

或许是冷风刺得脸生疼,碧棺左马刻忍无可忍地大喊:

 

“你当老子傻啊!不关我的事,你来个屁的横滨!”

 

“你就是傻!”

 

“哈啊?!!”

 

路过街边公共的长椅,山田一郎果断停住坐了上去,边大口喘着气边宣布长跑比赛结束:“不跑了,太蠢了!”

 

“你知道就好。”碧棺左马刻凉凉地出声。

 

“已经够了,还剩几分钟。”山田一郎看了看时间,解释道:“那个违法麦的能力是超过六个小时不完成一件事,我就会死。”

 

“真的假的……”碧棺左马刻无语凝噎:“你这么冷静,可不像快死的样子。”

 

“因为抉择的人又不是我。”

 

山田一郎这时候才笑了起来,路灯与月色照耀下的笑颜好看得简直要命。

 

黑发青年朝银发男人伸了只手指,示意道:“傻瓜,过来。”

 

“靠,你再骂我我就动手了。”碧棺左马刻不情不愿地动了几步,山田一郎见状叹了口气。

 

“我给过你机会了,你明明可以不用管我的。”

 

“不管违法麦会不会真的让我死,反正我只剩几分钟了,左马刻。”

 

“再不加上敬语我现在就走。”

 

“好啦——左马刻大人,左马刻先生!”

 

毫无尊敬之意。

 

碧棺左马刻不想跟神经病一般见识:“完成什么东西,快点说。”

 

——得到所爱之人的吻。

 

山田一郎偏头望向别处,言简意赅地道:

 

“亲我一口。”

 

“……啊?”

 

碧棺左马刻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做出选择的时候到了,看着我死也好,亲也好,随你的愿。”

 

山田一郎支着下巴满意地看着碧棺左马刻呆呆的目光,提醒着时间即将临终。

 

“山田一郎,你果然是个伪善者……”

 

见碧棺左马刻摆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这回轮到山田一郎愣住了。

 

“是,我就是伪善。那你怎么还不滚远点?”

 

“因为……”

 

未尽的话语后有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下一秒,碧棺左马刻按住山田一郎的肩膀倾身靠近,直至离眼前人的唇只差几厘米,他压低嗓子不爽道: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啊,混蛋一郎。”

 

一触便分。

 

“……”

 

举起手臂挡住脸。山田一郎伸出另一只手准确地扯住了碧棺左马刻的衣角。

 

“哈?还有什么事啊?!”

 

成年人不耐烦地回头,看见了小孩怎么也遮不住的通红的脸。

 

“怎、怎么可以亲完就跑呢……!”

 

小孩悄悄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狠狠瞪着他道。

 

碧棺左马刻就这样和山田一郎相视,沉默了许久。

 

直到山田一郎也示意到了自己的得寸进尺,刚要走就被碧棺左马刻抓住了手腕。

 

“……没事的话我就走了,”山田一郎只好如是说明道:“今天谢谢你,欠你一个——”

 

听到这里,碧棺左马刻飞快打断了他。

 

“肯定有事啊,你他妈的眼睛有问题吗?看不见老子已经ying了?!”

 

“哦,ying了……啊?你这人是变(咳)态吗?!”

 

“闭嘴,我刚刚可是救了你。”

 

碧棺左马刻拉着山田一郎往回走。

 

“干嘛,我还要回家。”

 

“你今天回不去了,心里有点数。”

 

第二天还是上了新闻。

 

#街头手牵手回家的小情侣竟是……#

/我所珍惜的时光(5)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个弟弟们。 “据寂雷医生说,很可能是受某种催眠麦克风的能力影响,是被什么人袭击了?”山田郎合理地提出猜想。 “哈?本大爷怎么可能被袭击?”碧棺脸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望了过来。山田郎...
】后遗症 #催眠麦克风
执政党正在努力完善催眠麦克风,建立新的秩序。 伴随着言叶党的垮台,终于浮出水面的真相充当了粘合剂——可能并太牢靠,将许多人支离破碎的关系重新拼凑在了一起,这其中包括了碧棺刻和山田郎。 山田郎伤...
」习惯 #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无关吗。 他去想,他当然为与一个伪善的背叛者分道扬镳而悲伤。 山田郎,比赛的事情勉强算我对住你,但那又怎么样呢,是你先背叛了我,是你先教唆了合欢。 刻把一切收好,习惯性地压在心...
】我所珍惜的时光(6)(完结篇)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by/ 梧忘   终于摸完了!!!! 摸到最后我都知道自己在写啥了…… 管他的,反正复婚,快乐完事儿了!!! 以后可能定期更新点复婚后的日常吧,生活已经如此艰苦,应该多嗑点糖...
」关于结婚 # #催眠麦克风
回过神,已经在条小巷里粗烈地上了。刻拽着他的衣领,他掐着刻的手臂。他们没有理由,同样也计后果。 郎料想嘲笑他像个女高中生,但刻没有,他说,“行。” 郎错愕,还没回应他,听见...
】奇妙的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郎 #碧棺
?”   山田郎升高了音调,十分不满:“今天可是五月二十号,521的谐音懂懂啊?要是在这天没有性生活未免也太可怜了吧?”   说着,还把自己本松松垮垮的衣领打开,露出锁骨处斑驳的痕给碧棺刻...
】关于我和死对头街头battle最后只剩条裤衩这件事 #山田郎 #碧棺刻 #催眠麦克风
郎……”山田郎感动地握紧了手中的麦克风,“我一定让你们失望的!” 而刻那边,几个黑衣人迅速推开人群,为首的一个光头双手捧着麦克风恭敬地献上:“刻大哥!我们来迟了!” “哼!”刻接...
】 点击看小情侣线上调情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
提醒音跟炸了一样,而且连末尾的标点符号都没有了。   郎:烦了,好想拉黑你个傻逼。   刻:那拉黑吧,你眼见为净,是说要去玩游戏吗?   郎:说得倒他妈轻巧,我准备打游戏的良好心态已经被...
】闹剧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
滚回去!”   碧棺刻拿出麦克风要攻击的下秒,被物理阻止扼住了嘴。   “谁要跟你打?”白发男人手下施力间,感到好笑地问道:“重点是我吧?”   “我都要当着你的面抢走他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我所珍惜的时光(4) #催眠麦克风 #刻 #山田
?” “嗯?你在说什么胡话……!” 入间铳兔脸想起来你给我的表情瞪着碧棺刻,这家伙脑子哪根筋搭错了?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混蛋警察!”碧棺脸不屑地大声说。 “嗯……?你再骂?”入间铳...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碧棺刻 #山田郎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让他说。   “对,他去抢银行!”簓高声道:“他来抢刻!”   ?   纸口袋人与郎再次面面相觑。   直到刻寻声过来,见他们都堵在这,当即大骂:“烦了!你们要去抢银行快滚啊!堵老子...
」生日 # #催眠麦克风
剩自己过生日了啊,正好我没什么事,一起?” 郎眨眨眼,小心问他,“您,您没事吗,那刚刚为什么突然唱了啊,这样老板生气吗?” “哈,簓那家伙,他敢生老子的气?”刻摆摆手,“没事,小鬼别瞎...
賢首禪苑 漢文大藏經 CBETA 線上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