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马一】红裤衩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波罗夷空却 #白胶木簓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校pa前提的新生MCD和幼驯染pa

*有病//很怪

*标题暴露了我在写的是什么玩意

 

☆一句话概括:大家都不愿意穿红裤衩

☆今天也是幼驯染秀恩爱的一天

☆沙雕文

 

“空却,听说今年好像是你的本命年,请收到这个吧!”

 

空却接下看了一眼,反手就把装着所谓礼物的袋子扔回一郎身上。

 

“你想让拙僧因为社死被迫逃离地球吗?”

 

“还有这个听说。”空却撩起袖子:“是谁放的屁,拙僧这就去干掉他。”

 

一郎道:“簓。”

 

空却当场释然。

 

“突然觉得好像也不是不能忍了。”

 

于是一郎再次把袋子递给空却,虽然动作郑重,但是空却并不想接。

 

袋子停在二人之间的半空,气氛难得尴尬了起来。

 

“一郎,你买什么不好,为什么非要买一条深红色的裤衩?”

 

一郎叛逆地回答:“你管我?”

 

空却不爽道:“他妈的,谁管你了!”

 

“给你的幼驯染去!别找拙僧!”

 

闻言,一郎冷冷地笑了。直把空却吓得愣神,然而没想到他说出来的话更恐怖:

 

“我第一个给的人就是左马刻,因此他已经人间蒸发一整天了,敢躲我,哈哈。”

 

“第二个给的簓也是,都在躲我、都在躲我……敢跟左马刻一起躲着抽烟的话,就用这裤子勒死他们吧……空却,你体验过被勒死的窒息感吗?”

 

“……”

 

不得了,命案前的凶手发言出现了。

 

空却悄悄战术后仰,在心里计算现在跑能逃掉的可能性,最后得出五五开,不如等死。

 

打不过就加入。

 

“放心吧,兄弟!”空却认真地拍拍一郎的肩膀:“拙僧帮你把他们抓出来对峙!”

 

一郎幽幽地质问:“你也不想要它吗?”

 

“当然没有!但你其实是打算送给左马刻的吧?有拙僧在,一定让你送给他!”

 

“是么,麻烦你了啊空却!”

 

一郎顿时回归了正常的样子:“不过不要跟着他们一起躲我哦,我会很难过的。”

 

空却保证道:“不可能躲你的!”

 

——不是不可能。

 

在学校后墙的背面找到的二人,空却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烟味,想起一郎的表情,笃定道:“你们完了。”

 

“哟,一来就宣布死刑?”

 

坐在草地上支起一条腿搭手的白发少年叼着烟不屑一笑,动作决绝地朝空却伸出了另一只手。

 

“干什么?”空却问:“打劫?”

 

一旁的簓眯着眼面无表情地肃然道:“他问你带刀没。”

 

空却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要刀干嘛,难不成你们为了不被抓到要杀拙僧灭口?”

 

左马刻淡声解释:“本大爷要自杀。”

 

“……”

 

“簓!”空却痛心疾首地大喊:“怎么办!呼吸好像开始困难了!拙僧嗑的CP要be了!!”

 

“唉,您这话可错了。”

 

簓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几乎要站不稳的空却,后者像绝症患者想活命一样握着医生的手,充满希翼地问:“错了好!快说说哪错了?”

 

“不仅CP要be,咱们的命也要be了。”

 

“……”

 

空却安祥地闭上了眼睛。

 

簓摇头感慨:“本来你没找过来前,还是不会be的。”

 

“此话怎讲?”空却起死回生。

 

左马刻接下了话头反问道:“你以为这次一郎还会上当吗?”

 

“这次?”

 

“簓也用了打不过就加入的方法,说要抓本大爷才逃了出来。”

 

空却震惊地瞪大眼睛,怒不可遏地举手就打簓。

 

“不要在这种时候展现出奇怪的默契啊!!”

 

簓抱头四处乱窜:“咱怎么知道会这么巧嘛?!”

 

——所以已经被簓骗过一次的一郎,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答应放空却出来找人的呢?

 

“放长线钓大鱼啊。”簓叹道。

 

这时,听见声响的左马刻仰头望向眼前这面墙的顶处,只见那里先是突然搭上来一只手,然后冒出一个乌黑头发的脑袋——爬墙途中的少年一抬头便与他对视上了。

 

“要接一下吗?”左马刻仰望着少年,轻轻笑了:“跟踪人的小混蛋。”

 

已经动作利落得坐到墙上的一郎冲他摆了摆手,也笑了起来:“省省吧,一身难闻的烟味,别碰我。”

 

左马刻听罢起身,摘下烟扔到地上用鞋不耐地碾了碾。

 

“等着,本大爷还偏要碰你了。”

 

“选一个吧,直接抱还是公主抱?”

 

一郎开始找借口:“我挺重的,跳下去你接不住。”

 

左马刻伸起手示意:“又不是没被你骑过。”

 

“啊这。”簓后退数步,小声问空却:“咱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不好?拙僧觉得好极了,很正常啊。

 

空却想着,又打他:“住海边的啊管这么宽?!夫妻的事情你少管!”

 

然后对一郎道:“你玩跟踪,辜负了拙僧的信任!速度下来打一架!”

 

“……啥?”簓猛推了他一下:“你也少打扰夫妻行不行?!咱还等着看公主抱呢!”

 

空却被推得感觉力道颇为熟悉,回过味后立刻又和簓打了起来。

 

“你他妈是JK妹妹吗?!胆敢学习十四行为,拙僧这就手刃了你!”

 

“草!对JK有ptsd就去治啊?!”

 

与此同时,看到一郎衣服下鼓鼓囊囊的肚子,左马刻预感不妙地调侃道:“怀了?”

 

“嗯,怀了。”一郎坦然地说:“孩子不是你的。”

 

不等左马刻变脸,一郎就伸手放进衣服里,把放在那处的东西拿了出来。

 

看见那东西的真面目,左马刻下意识地打算转身就跑,想到什么似的放弃了。

 

“——那么现在,有人想洗个头吗?”

 

占据有利地形的高位,坐在墙顶的一郎举起刚掏出的玩具水枪,将枪口对准了下方的簓,弯眸笑道:“先从骗我的第一个倒霉蛋开始吧?”

 

簓吓得疯狂摇手:“一郎!有话好好说!”

 

“没什么好说的。”一郎晃了晃弹药充足的水枪,神色平静道:“今天只要把你们淋湿,就会有人不得不换上我买的红裤衩了。”

 

“……?”

 

簓理解不了地侧头问空却:“好几把怪,请问这是碳基生物能说出来的话吗?”

 

话音刚落,簓的脸就被报复性的水迎面击中,连带他身边的空却手足无措地也被水溅了半张脸。一时只有左马刻在旁叫好,真他妈精准,不愧是幼稚园水枪比赛的冠军选手。

 

“吵死了。”一郎威胁性地把水枪对向了左马刻:“你只是被我缓刑了而已,别太得意忘形。”

 

“是吗?”

 

然后左马刻又冲他笑了,逼得一郎气呼呼地冲他竖了个中指只得移开视线。

 

“动情就是你的不对了!”空却当即脱下制服外套挡在头上试图避雨:“一郎!给拙僧射他!开枪!!”

 

于是一郎十分听话地冲空却下方开了枪,淋中裤腿以示警告:“你管我?”

 

“太双标了。”躲在空却的外套下,簓感激地出主意道:“咱们又不是关系户,还是麻溜地跑吧?”

 

“不行。”空却深知其中利害:“其实让他这会儿玩开心我们就没事了……另外还有一件屁事,拙僧想说很久了。”

 

“可不可以不要说?”

 

正抱着空却的腰,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的簓抬起头,诚挚地发问道。

 

“你他妈用自己的外套挡啊?!”

 

空却低头大怒:“滚蛋!拙僧本来没湿的地方都被你搞湿了!”

 

“有什么关系嘛。”簓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自然而然地往空却身上擦:“大家一起分享,咱对你够不错吧?好兄弟。”

 

“嗯,好兄弟。”

 

空却举起了拳头:“去死吧。”

 

他们互相斗殴间,全然忽视了外套已经掉到地上,脑子里仅仅只有让对方更湿一点好证明“你比我更狼狈”的这种想法。

 

有活靶子可以尽情开枪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至少持有水枪的一郎这么觉得。

 

两个落汤鸡旁若无人的打架场面并不多见,左马刻看够了便对水枪弹药所剩无几的一郎又伸出了手,催促道:“快跳。”

 

一郎抗拒地挪了挪位置。

 

“这一跳,就要麻烦落汤鸡给我们去医院挂号了。”

 

少瞧不起落汤鸡!头发湿透了的簓边躲闪边插嘴道:等不及了好想看公主抱你俩倒是快点啊!

 

你看个屁的公主抱赶紧受死吧!空却愤怒地对簓使出了一记友情破颜拳。

 

“那好吧……左马刻,你接得住吗?”

 

被问的白发少年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望着他,认认真真地唤道:“一郎。”

 

站在墙顶的黑发少年愣了愣,然后毫无征兆地向前一踏,倒向虚空,直直倾往左马刻所在的方向。

 

就这样坠落,带着毫不犹豫的一腔孤勇。

 

所幸的是,左马刻稳稳地把一郎抱了个满怀。

 

虽然被冲击撞得向后踉跄了几步,但是结果很完美就是了,一郎从左马刻怀里冒起头时,发亮的异色眸中充满了兴奋:“好刺激!”

 

“……本大爷的手脱臼了。”

 

一郎顿时紧张:“我靠!真的假的?!”

 

幼驯染在怀,心情不错的左马刻悠哉悠哉地勾起嘴角。

 

“假的~”

 

群聊

簓提问【为什么买红色的裤衩呢?】

一郎:因、因为发现是我的应援色……鬼使神差就买了,然而自己不想穿,也不想去弟弟们面前丢脸。

左马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zhytfvbjrw

空却:上面脸滚键盘的这位,一定是因为无情嘲笑被某人摁在手机上制裁了吧。

簓:真好玩,下次举办一场水枪大赛怎么样?

空却:那你别想活着结束比赛。

簓:收回前言。

————

:“我有点怕你一时想不开去跳崖了。”

:“为什么?”

:“你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实在太果断,本大爷望着你坠落的样子,差点要被恐惧感淹没了。”

:“这不还是怕的嘛,问你接不接得住的时候,干嘛只看着我。”

:“我喊了你名字。”

:“你不该喊的,那一声给了我太多的勇气了。”

:“危险行为,没有下次!”

:“喔喔!”

】保护未成年人人有责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胶木
原作者:池袋散步中   *新生MCD沙雕文,19出没 *很无厘头和ooc,不知所言   “不行、不行。”   走右走,还是决定实行开始想出来的计划。   “拙僧一定要杀了...
】臆想症状出现人传人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胶木 #
问题。”   对自己没有捧哏这点感到十分寂寞,于是顶着“你有病啊”的骂声撩起袖子冲过去把逮了回来。   返回的面无表情道:“没错,全世界都知道山田图谋不轨。”   问...
】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山田二郎 #山田 #胶木 #
:私。   :敢私试试?   :笑死,怎么就不敢了?   :本大爷看到那种东西就浑身不舒服想杀人。   :?   :#这是谁#   三哥?   :你要这么认为,那我可就...
】关于毛的讨论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把手机放到面前。   “好,现在有请司仪也就是我发言了。”却说:“请问先生,您是否愿意和山田先生解除矛盾呢?”   电话那头的莫名其妙地啊了声,问道:“本大爷听了半天也...
段伪异地恋聊天记录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决定待会以屏蔽为前提晒到社交软件上,虽然可能又会被小窗骂顿天天他妈就知道秀恩爱,但是我有老婆你没有,有种拉黑我这个秀恩爱bot。   截图之后当然不会忘了回复。   :该按时吃饭的...
】闹剧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话音未落便瞳孔骤缩,炸起的冰冷杀意在这一刻尽数指向了未来的自己。   两个人对峙间,山田因为没了束缚本来打算快速离开,刚走几步就被这句话激得顿在原地,回头寒声驳道:“说抢人前也得看...
】前夕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圈了一个圆。   是无意间瞥见它的。   他直觉哪里有些不对,伸手翻看了一下日历上前几个月的画面,看到过去的一些数字被红色记号笔涂画的痕迹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山田这回只画一个圆显得...
】奇妙的521 #催眠麦克风 #山田 #
。”   又是沉默。   山田用目光紧紧地注视着阴影下的脸庞,待看出他是真的因为自己的话在难受,这才解气地哼出声。   刚想解释,先开了口。   “,未来……过得...
】未交往前缀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的手下意识接住了重力下落的花束,是玫瑰,数不清有多少朵,但寓意是十分清楚的。   于是望向了往他脸上砸花的人,顶着黑眼圈没什么表情的山田。   “有点焉了,这花。”   “你不要逼刚送...
】翻相册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是我强迫你拍出来的。”   “那时候我家还在洗。”靠在椅子上的仰头望了望天花板道:“还不是怕你总跟在我身边被牵连了。”   “——小骗子。”   “喂,本大爷哪里骗你了?”   见山田...
】下雨天不要谈恋爱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山田听到半本来想呛回去,侧头呆住了。   彼时脸不耐烦地正皱着眉,抬起手将湿漉漉且碍眼的额发尽数往脑后撩去时,系列的动作随意极了。   不愿去管期间垂下来的几缕发梢,他毫无所觉地...
】口红 #催眠麦克风 # #山田
。”   待来客厅后,山田居高临下地冷眼望着、靠在沙发上揽着抱枕弯头沉浸在睡梦中的道。   后者呼吸平稳,毫无反应。   如果忽略白发男人在皙肤色下显得格外旖旎的风景——脸颊加脖子处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