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乱】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異向截點

 

有私设,有ooc

是小情侣闹完分手准备复合前了嘛(不是)

 

难能可贵的安静。

饴村乱数坐在楼梯上,右手抓住栏杆尝试站起,指节泛白。

根本,不行。

他松开手,整个人往后倒下,头发上沾了灰尘他也懒得去想。他盯着楼道里的天花板,老旧的墙皮脱落下来,声控灯边围着飞蛾,顽强地散发微弱得要死的光。

苟延残喘。饴村乱数闭上眼,楼道里安静得吓人,声控灯不久便熄灭,黑色的空气包裹住他。没有窗,他无从得知究竟这片黑色属于夜晚还是密闭空间。

脚步声由远及近,灯光再一次亮起,颤抖着驱散了饴村乱数身边的黑色。

“饴村君。”

是讨厌的人。

所以饴村乱数没有回应他。

神宫寺寂雷走到他身边,拨开头发挨着饴村乱数坐下。

“会着凉的。”

“和你没关系吧,臭老头?”饴村乱数撇撇嘴。

还是会忍不住和他讲话啊。

神宫寺寂雷没有回答他,自说自话把手伸到饴村乱数脑袋底下。手心的温度从脑后传来,饴村乱数也毫不客气地枕在他手上,还顺便向下压了几下。

“你不会就为了当个枕头过来的吧!那也太——无聊了吧?”

饴村乱数拖长音问道。

“不。”神宫寺寂雷笑了笑,饴村乱数一阵恶寒。

“没必要躲着,饴村君。”神宫寺寂雷顿了顿,“悲伤的时候可以哭。”

“哈?”饴村乱数猛然起身,抓住神宫寺寂雷的领子,“臭老头你是什么意思?你还是自己找个角落哭吧!”

“没有想要问我的吗?”神宫寺寂雷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他掰开饴村乱数的手,对方甩开他,然后快速拉开距离靠在栏杆上。

“没有!快滚!别来烦我!”几乎是吼出来的,饴村乱数意识到失态了,别过头,声音低了下去。

“你别这么多管闲事了可以吗,真的好烦,烦死了,寂雷。”

“嗯。”神宫寺寂雷站起身,拍拍衣服后摆的灰尘。饴村乱数完全没想到他真的就这么走了,愣在原地,睁大眼睛盯着神宫寺寂雷。

“寂雷。”

“怎么了。”

神宫寺寂雷手搭在门框上,没有回头。

“你对我,是怎么样的。”

“你指什么。”

饴村乱数沉默了,许久才再次开口。

“你…恨我吗?”

“当然。”

算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吧。就算是和神明一样宽容的人也不会原谅他的所作所为的吧。

饴村乱数看着神宫寺寂雷的背影,随后低下头,声音带着水汽:“那你还爱我吗?”

就算是一点点也行。这句话他倒是没说出口。

“嗯。”

意料之外的回答。

饴村乱数抬起头,对方已经走了,他只能看到神宫寺寂雷飘起的发丝。

他抬手揉揉眼睛,指尖蘸上泪水。饴村乱数抓着栏杆站起来,随手将泪水抹在衣服上。

大概是因为感觉到他要哭了才会这么说的吧。

饴村乱数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糖,却是他没见过的包装纸。

什么时候放的?

他拆开包装,是巧克力。

饴村乱数将巧克力塞进嘴里,随意嚼了两下就咽了下去,吐了吐舌头,翻出一块粉红色包装的糖,几下拆开包装塞进嘴里。

“苦死了,老头子爱好真是奇——怪!”

——END——

】那只猫的故事 #催眠麦克风 # #
医生身手敏捷,迅速避开以免被直击门面。 对方也是十分迅速地钻进办公室,顺便带了上门。等发现到有什么进来的时候,已经坐在的椅子上了。 “君,你怎么会过来。” “唉唉,...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
的信任。   看着照片里发黄的,照片外的有些失神。   “你是为了什么呢……?”   听见自己的声音比以往低沉地传入耳道,难得地露出笑。   因为当时的给了...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Ass Temple对战。   不用和对战真是太好了。   太好了。   忽然收紧放在膝盖上的手。   旁边的梦野幻太郎和有栖川帝统同时注意到这个动作,对视一眼。   “,我们先回涩...
】中年孩童骗自己的鬼 #催眠麦克风 #drb
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而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去看的表情,但他能感受到,那层柔和的目光一直笼在他的头上。   就是这样几乎是如同蟒蛇捕食猎物前温柔的拥抱缠绵,这种目光总是在不该...
【帝幻】描述错误引起的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
迫不及待的开口。 "当然是假——"小声的话语说到一半被大喊打断   "——后面——!!!"一边飞奔的帝统一边好心提醒好友。   "啊嘞?后面?"疑惑的回过头。   站在二楼上...
【左马一】游鱼 #催眠麦克风 #
,接着点开的直播间。   “哟嚯!欢迎各位小姐姐来到的直播间哦!今天我将兑现承诺,完成热评第一的挑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扯下罩在头上的浴巾,略带烦躁地拿它裹住发尾轻轻揉搓...
【一二独】关于和我同事的一位前辈 # #drb #催眠麦克风
我的视角为大家叙述一个奇妙的故事。 众所周知,在每个新宿女的心中一定都有那么一个愿望——在去了医生的诊所后又去超星牛郎一二三的店里。 作为一个职场小,以我的薪水,这些自然是想都不敢想,更何况我...
【左马一】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梦。   君,晚安。   :哦哦哦……,晚安哦!   深夜猜拳输了出去买东西的小一,买什么就不多说了...
翔我| #团我 #严浩翔 #时代少年团乙女向 #十八楼 #翔你
之际,以迅不及掩耳之速回到我旁边的位上。   “哎,学习好就是很烦恼啊。”   严浩翔似苦恼地感叹了一句,我没忍住便斜眼看了过去,却正好男生含笑的眼眸对上。大脑愣了三秒,接着我立马反应过来,嘴巴...
【欲星移/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布袋戏
。 到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金归来,则又是一番沉思冥想。 那形貌酷似青奚宣的白袍僧者有一万个推脱的理由——哪怕他真是转世,只消他饮下了孟婆汤,便可说是前尘尽弃,锦烟霞、娘子、法海,都这一世...
【左马一】乖巧小狗体验日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   身体连带记忆都倒退到了17岁的山田一郎,正是应了他昨天所说的话——不去瞧瞧,这像话吗。   因为各种原因,山田一郎目前在所在的医院接受后续的检查,倘若哪里出了问题熟悉他17岁时的医生...
【左马一】乖小狗,坏猫咪 #左马一
开目光,神色灰败—— “……不信你可以去问合欢,去问,去问先生,或者去问任何一个你信任的人……” 任何一个,他信任的人。 不包括山田一郎自己。   想和流浪猫建立信任关系很难,小猫受过,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