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乱】那只猫的故事 #催眠麦克风 #饴村乱数 #神宫寺寂雷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異向截點

 

有ooc

時間線在打敗中王區後

是分手后再複合的故事

是白桃與苦蕎裏那篇的後續

he,祝您食用愉快

 

饴村乱数抬起手对着太阳,细细柔柔的光照在戒指上变得刺目起来,被合金反射撞在他脸上。他勾起嘴角,把戒指摘下,随手扔进了喷泉池当中。

把硬币扔进喷泉池当中可以许愿,那戒指应该也是可以的吧,反正都是金属,没有什么打差异的吧。

饴村乱数从口袋里摸出棒棒糖,拆开包装纸塞进嘴里,甜味在口中化开,粗暴地占领每一个角落。他瞟了眼早就沉到最底下的戒指,犬齿摩擦着糖的表面。

啊啊,没有愿望。

 

“请进。”

神宫寺寂雷还在整理上一个病患的资料,不知道谁敲响了办公室的门。神宫寺寂雷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小黑板,照理说下来没有预约的病人了。

或许是护士,也或许是另外两位成员。

门被推开,始终保持打开一条缝的状态。

“请进?”神宫寺寂雷站起身,他还没有碰到门把手,门突然弹开。好在作为前杀手的神宫寺医生身手敏捷,迅速避开以免被直击门面。

对方也是十分迅速地钻进办公室,顺便带了上门。等神宫寺寂雷发现到有什么进来的时候,饴村乱数已经坐在神宫寺寂雷的椅子上了。

“饴村君,你怎么会过来。”

“唉唉,寂雷这是要赶我走吗?”占领了神宫寺寂雷椅子的饴村乱数晃着腿,声音听着委屈,脸上却是无所谓的表情。

“不。”神宫寺寂雷站在办公桌前,“我只是很好奇,你怎么会有空闲跑到我这里来。”

“啊啊,寂雷还真是讨人厌呐~不过没关系!乱数可是一点都不介意的呢?嘛嘛,别板着脸嘛,我可是特地过来告诉你一件超级,超级重要的事的哦?”

饴村乱数伸出双手比划着,略显夸张在眼前画了个圆。

“那就快点说吧,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神宫寺寂雷看着眼前这个躺在椅子上的小鬼,叹了口气,他十分清楚饴村乱数这个人,所谓的超级超级重要的事,再大不过谁谁家的猫从一楼窗台跳了下去。

饴村乱数显然对神宫寺寂雷不在意的态度十分不满,手指戳戳自己的脸,嘟着嘴盯着神宫寺寂雷。后者叹口气,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桌子侧边,无视了双手撑在椅子边缘假装生气的饴村乱数,拉过桌子上的资料继续整理起来。

“好过分哦!”饴村乱数从椅子上跳起来,扑到神宫寺寂雷身上。后者没有躲闪,等着饴村乱数扑上来,一把把对方按在自己腿上,像是制服一只乱闹的小猫一样用手肘抵住饴村乱数的背。

不管饴村乱数怎么折腾,神宫寺寂雷都不为所动。他把资料放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饴村乱数挣扎。

“怪癖!怪癖的臭老头!”知道自己再挣扎都没有用的饴村乱数改为打嘴炮,不停地喊着“臭老头子”再加上些许挑衅的话。神宫寺寂雷就这么听着,直到饴村乱数自己闭上嘴。

“讲累了?”

神宫寺寂雷松开手,饴村乱数甚至懒得站起来。神宫寺寂雷没有办法,抱起趴在自己腿上的饴村乱数,像是摆弄玩偶一样让对方靠在自己怀里,随后继续原本没能完成的工作。

“我说,一定要弄吗,那些纸。”饴村乱数声音比平时低上不少,可以看出他现在心情确实不太好。

“我不喜欢拖到第二天。”神宫寺寂雷轻轻揉了揉饴村乱数有些翘的头发,“你继续说,我听着。”

“我把戒指扔掉了,就是那个T.D.D还在的时候你送我的那个。”

“嗯。”

“反正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嘛,扔掉就扔掉了!不过我是扔在喷泉池里了哦!”

神宫寺寂雷的手顿了顿。

“有什么愿望吗。”

“没有,那个时候是没有什么愿望的。”

“现在?”

“大概有吧。”饴村乱数伸手环住神宫寺寂雷的脖子,玩弄对方顺滑的长发。

“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知道知道——寂雷好啰嗦哦!”饴村乱数扯扯手里的紫色头发,“许愿什么的,都是骗小孩的吧,更本不会成为真实的。”

“不如自己去想办法实现。”神宫寺寂雷收拾完病历,放在电脑边上,拍拍饴村乱数的背示意对方可以从自己身上起来。

饴村乱数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着头反而搂紧了医生的脖子。

“但是,有些愿望光靠我一个人更本是不可能实现的吧。”

“乱数。”

饴村乱数懒得理他。

“那就和我一起去实现吧?”

“才不要和臭老头一起~”

神宫寺寂雷笑了笑,托住饴村乱数的腰,像是抱小猫一样地抱着对方站了起来。

“那么,回家了?”

——END——

】白桃与苦巧克力 #催眠麦克风 # #
毫不客气地枕在他手上,还顺便向下压了几下。 “你不会就为了当个枕头过来吧!也太——无聊了吧?” 拖长音问道。 “不。”笑了笑,一阵恶寒。 “没必要躲着,君。”顿了...
】你再也不会对我露出笑意 #催眠麦克风 # #
,被东西填充感觉会让他轻松许多。   以前也经常提醒他要好好吃饭,就算不饿也要保持规律生活……   猛地给自己来了一巴掌。   怎么又想起个老头了。   强行掐断思绪,...
】Black Journey # #催眠麦克风 #Fling Posse
歪歪头,不解地看着。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脸颊上传来瘙痒感觉,抬起手却摸了一把湿润。   什么时候……   似乎叹了口气,抽出两张纸塞到手里。   抓着两张纸,...
【帝幻】描述错误引起一系列混乱 #催眠麦克风 #drb #
迫不及待开口。 "当然是假——"小声话语说到一半被大喊打断   "——后面——!!!"一边飞奔帝统一边好心提醒好友。   "啊嘞?后面?"疑惑回过头。   站在二楼上...
】中年孩童与骗自己鬼 #催眠麦克风 #drb
揉了揉干涩眼睛,而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去看表情,但他能感受到,层柔和目光一直笼在他头上。   就是这样几乎是如同蟒蛇捕食猎物前温柔拥抱与缠绵,这种目光总是在不该...
【左马一】游鱼 #催眠麦克风 #
,接着点开直播间。   “哟嚯!欢迎各位小姐姐来到直播间哦!今天我将兑现承诺,完成热评第一挑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扯下罩在头上浴巾,略带烦躁地拿它裹住发尾轻轻揉搓...
【一二独】关于和我同事一位前辈 # #drb #催眠麦克风
太近,在附近转悠。   但是你说巧不巧啊,晴天一个霹雳啊,哐啷一声,就把前辈给打晕了——没错,我们刚刚到条街,便碰见了从蛋糕店里出来医生。 我挺直了背膀,用力揉揉自己因为熬夜而发昏眼...
【左马一】群名应该是相亲相爱拉普人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山田二郎 #山田三郎 #白胶木簓 #波罗夷空却
!中招之后见到了少年时独步亲!虽然有一分钟(>ω<)   还真是奇迹啊。   一二三:是吧!!(๑•∀•๑)   二郎:……?   三郎:好了,这个梦该醒了吧,世界上怎么...
【左马一】乖巧小狗体验日 #催眠麦克风 #碧棺左马刻 #山田一郎
。   身体连带记忆都倒退到了17岁山田一郎,正是应了他昨天所说话——不去瞧瞧,这像话吗。   因为各种原因,山田一郎目前在所在医院接受后续检查,倘若哪里出了问题熟悉他17岁时医生...
【左马一】乖小狗,坏咪 #左马一
开目光,神色灰败—— “……不信你可以去问合欢,去问,去问先生,或者去问任何一个你信任人……” 任何一个,他信任人。 不包括山田一郎自己。   想和流浪建立信任关系很难,小受过苦,对...
【欲星移/默苍离】我寄人间 ● 金光布袋戏
。 到底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金归来,则又是一番沉思冥想。 形貌酷似青奚宣白袍僧者有一万个推脱理由——哪怕他真是转世,消他饮下了孟婆汤,便可说是前尘尽弃,锦烟霞、白娘子、法海,都与这一世...
翔我|桃枝 #团我 #严浩翔 #时代少年团乙女向 #十八楼 #翔你
下面都能听到你们声音。”   老班一发话,群本来还举着严浩翔男生瞬间都散了个没影。听“嘭”一声,我透过人群看了过去,只见严浩翔扶着腰略露痛色地跌坐在地上。   一看就是那些男生用力过猛导致小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