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レオ】Mais je t'aime #狮心组 #泉leo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異向截點

 

有ooc

有一点的病态

含有个人理解

 

月永雷欧推开压在自己身上掐住自己脖颈的濑名泉,他的头发比起上一次见面时长了不少,此刻有些乱糟糟地窝在脑后。他喘着气,而差点使他窒息的人,比他更加惊恐。濑名泉拼命地呼吸,被月永雷欧以“美丽”赞赏的蓝色眼睛里面充满了恐惧,是因为自己差点杀了人还是因为月永雷欧差点死掉?肺部被空气填满,他仍感到呼吸困难,无形的手掐住他的咽喉,月永雷欧稍稍仰头看着他,墨绿色眼眸下的黑色格外明显,也许有一部分原因是他长时间未接触阳光的皮肤太过白皙。

“濑名。”月永雷欧像是受了伤的动物,靠近他的动作看上去小心翼翼。他看着他的眼睛,迅速移开目光,低下头,微弱的声音清晰地嵌入濑名泉的大脑。

是他最恐惧的“对不起”。

 

针尖戳破皮肤,小小的红色液体凝聚成一个小点,濑名泉放下缝制了一半的玩偶,越过趴着睡觉的朔间凛月抽出一张纸巾。鸣上岚递过一张创可贴,濑名泉摇摇头拒绝,朱樱司适时推开摄影棚的门,身后是他找了半天终于在天台发现的队长,开门的瞬间大喊一声“sena!”然后一把抱住被吵醒的朔间凛月,濑名泉眼疾手快把制作了一半的玩偶塞进被炉底下。一切都被鸣上岚收进眼底,姐姐撑着脸带着温柔的笑,濑名泉被他这么看着,感到一阵恶寒。

“阿拉,泉酱没必要在『王』冲进来的时候这么紧张吧?哎,不会是什么不能让『王』看到的吧?”

“烦人,怎么可能。”

月永雷欧自动过滤掉了两人的对话,还是抱着朔间凛月,朱樱司拽住他的兜帽,三个人打闹成一团,濑名泉敲敲桌子才算是让几人安静下来。

“我说,突然通知我们聚集一起不是为了玩的吧?『王』,胡闹也不要太过了啊?”

“才没有!濑名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月永雷欧吐吐舌。濑名泉盯着他的脸,已经看不出以前的痕迹了,月永雷欧像是一个全新的人,让他熟悉,更多的则是陌生。

 

“小濑~走神了哦?”朔间凛月弹了濑名泉一个脑瓜崩,后者半响才反应过来摆出经典的笑脸:“熊君,提醒别人走神了有别的办法,没必要上手。”

“抱歉,我先回家了,司君,这次会议的资料麻烦发我一份。”

“明白了,濑名前辈。”

“小濑今天很不在状态呢,会是因为小月吗~”濑名泉几乎是翻了个白眼,这个吸血鬼实在太会洞悉人心了。

鸣上岚轻笑一声,濑名泉暗道不妙。

“泉酱没有落下东西吧?”

玩偶。

朱樱司有些不解地看着濑名泉,三人目光的中心都是濑名泉,只有月永雷欧安安静静坐在原地,低着头只能看到他的侧脸,两侧的刘海垂下遮住他的眼睛,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濑名泉走回原位,抓起玩偶塞进包里。“我走了。”

濑名泉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鸣上岚叹了口气,朔间凛月趴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朱樱司看着两个前辈,还是带着疑惑。

“所以,濑名前辈到底是……”

“小~朱。”朔间凛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只是小濑太不坦诚了而已。”

 

濑名泉坐在床上,手里是那个尚未制作完成的玩偶。

是橙色的小狮子。

濑名泉站起身坐到桌前,打开台灯,柔和的光照在玩偶和他的手上。

之前留下的印子还在,在灯光下格外显眼。濑名泉剪断缝线,关掉台灯。失去了光源的房间显得有些暗,他也懒得去把灯打开。

濑名泉举起玩偶,黑暗当中勉强能看清玩偶的轮廓。很像吗,威风凛凛的月永雷欧,不就是有着王者气势的雄狮吗?濑名泉闭着眼,黑暗的房间似乎与过去相连,他再一次回到了他杀死月永雷欧的那一刻。

敲门声很轻,好在夜晚安静得像是死亡,濑名泉捕捉到了这一点点声音,他走出房间,越靠近大门,声音越清楚。

“稍等。”他说着,按下把手,略显笨重的大门缓缓打开,银色的月光倾泻在地面上,也铺满了月永雷欧整个人,只有他自己躲在没有亮色的地方。

先是尴尬的沉默,率先开口的是对方。

“啊,那个,你今天好早就走了所以,这个,”月永雷欧递过一个小u盘,“是新歌。”

“嗯。”濑名泉接过u盘,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

月永雷欧咬咬嘴唇,“那我走啦濑名?”

见到对方没有回到,月永雷欧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周围,随后转过身像是要逃跑一样,濑名泉抓住他的手腕,像是溺水的人抓住岸边的树枝一样用力。

“『王』,不对,雷欧君,”换回了最早的称呼,“听我说。”

“说实话我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你,但是逃避也没有用。我说这话会不会有些奇怪?毕竟我在遇到难以处理的事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逃开。

“直接说重点了,雷欧君,我对你,这份感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是友情太过沉重,作为仰慕不够单纯。

“你说我长得很好看,声音很好听,像是月亮一样,对我来说你才是月亮,雷欧君,你对我来说太干净太遥远了。

“你的平易近人都是高高在上的,这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太过平庸,而你那么耀眼,雷欧君,你应该不会明白,我对你有多么向往。

“但是我亲手杀死了你,把宝石摔碎的人是我,哭着把宝石粘起来的人是我,最后厌恶裂痕的人也是我。雷欧君,你讨厌这样的我,对吧。”

濑名泉抱住月永雷欧,明明和自己差不多高,却这么小,这样一副躯体,承载着无数的赞美与仰慕,以及怨恨,而这每一份感情当中都有属于他的部分,“濑名泉”的部分。

月永雷欧捧起濑名泉的脸,他的笑容无法与曾经重叠,但他确确实实是月永雷欧。

“不会,我喜欢你哦,濑名。

“喜欢也好,怨恨也好,这份感情只要是属于’濑名泉’,我都会接受的。”

 

“因为我超级喜欢你啊。”

 

Nous, on a craqué l’allumette pour l’étincelle de nos débuts,

On a alimenté ce foyer de tous nos excès, de nos abus,

On s’est aimé plus que tout, seuls au monde, dans notre bulle,

Ces flammes nous ont rendus fous, on a oublié qu’au final, le feu, ça brûle,

Mais je t’aime, je t’aime, je t’aime, je t’aime.

 

——END——

最后的法语部分截取自歌曲《Mais je t'aime》

也就是本篇文章的标题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好孩子不要抽烟 # #极速短篇   濑名和月永在同一屋檐下冷战已经一周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支烟,一支女士的弹珠香烟,上面印着好看的花体字母和一个俏皮的爱心符号...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原作者:獠牙   #幽灵pa #司视角 #cp向   夏天是离别的季节,气泡水,金盏花, 和第二颗纽扣被拉扯下时发出的白色噪音。 我非常喜欢的前辈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他是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性格却...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 # #leo
公猫产生了爱的火花,进而有了爱的结晶。 月永将其视为宇宙的指引。   最后无一例外的是,濑名总会对月永软,然后那些一时兴起的决定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当月永捧着那只不过巴掌大的...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月永 #濑名
原作者:獠牙   #另一条世界线捏造,无偶像设定 #模特×作曲家,loser背景设定 #已成年设定 # #我永远喜欢他们   濑名回过神来时,酒杯里的金汤力已经所剩无几。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
】老鼠死掉了(下) #偶像梦幻 # #leo
想着。   “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搞得像人家很脏似的。” 站在一旁的月永递上用水浸湿的手帕,半是幸灾乐祸地开口: “我说,这不会是濑名的初吻吧?” 没有得到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站在龙头前捧起水花...
】老鼠死掉了(上) #偶像梦幻 # #leo
?” “我们是偶像,这是很大的丑闻。” 月永转过头,与濑名对视。那双翠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笑意,带着濑名熟悉的疯狂与恶劣。 “实际上,我们在交往。” 他突然拽起与濑名在桌下相握的手,将两人十字紧...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 #非偶像设定 #关于报复的小故事 #不适请停止阅读   “ESP”,超感官知觉。又称机体觉,第六感,一种用于灾难来临前的超直感,高敏感度的人一般会拥有比较强的机体觉。濑名...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月永比濑名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濑名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夏天的幽灵(下) #偶像梦幻 # #leo #knights
信纸背面我写下了我的提问。   “月永的遗愿是什么?”     “根据卒业式的流程,先会在班级进行活动,再到礼堂进行最后的卒业仪式。” 朔间前辈向我分析着“在濑名毕业时表白lovelove行动”的...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的爱意的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的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月永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的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小小的……” “对,小小的濑名。” 月永...
【cp】小别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别重逢』 cp   月永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