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巴别塔之恋(1) #泉leo #泉レオ #偶像梦幻祭 #月永レオ #濑名泉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獠牙

 

#另一条世界线捏造,无偶像设定

#模特×作曲家,loser背景设定

#已成年设定

#泉レオ

#我永远喜欢他们

 

濑名泉回过神来时,酒杯里的金汤力已经所剩无几。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很远的地方,做了许多很不可思议的事情,甚至爱上了很不可理喻的人。

他自嘲地笑了笑,自己已经沦落到在廉价酒吧里异想天开的地步。

窗外的摩天大楼上倒影着靓丽的广告大片,在霓虹灯的掩映下,濑名泉的神思有些恍惚,广告牌上新锐模特几个大字被用橙红色强调着,被这个名号装饰着的年轻模特面容英俊,目光灼灼。

还差的远,濑名泉含了半口酒水想到,至少和我比起来还差得远。

放下酒杯后,他用手指点了点额头,确认了自己的记忆——我见过他。

对,在上上任还算业内中流水平的公司里,这个男孩曾带着崇敬的目光喊他前辈。

有谁不曾用艳羡的眼神注视过他呢?业界的天才,年纪最小的记录创造者,无数设计师的称赞……可现在,被憧憬的前辈坐在后辈的广告牌对面喝着闷酒,简直是黑色喜剧。

“过去时”濑名泉为自己命名,喝干了最后一口酒。

 

“真刻薄”银发青年的背后传来清脆的声音,因为过分甜腻,显得像是在反讽。

一个娇小单薄的身影坐到了他的旁边,他带着黑色兜帽看不清面孔,但好看的下巴和幅度明显的嘴唇都显示出他心情不错。

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现的,也没人知道周围人什么时候消失的。

“我记得酒吧禁止未成年。”濑名泉断定眼前的男孩很年轻,而且不知天高地厚。

同时,濑名泉莫名地觉得,他有着一头热烈的火焰一样的橙色头发。

“真过分。”男孩拉开了兜帽,抿了一口手中的螺丝刀,“我们是同龄人。”出乎意料的,这位不速之客长着张精致可爱的面孔,虽然绿色的上翘猫眼透露着不安分的气息,但乍一看,这是张足够有欺骗性的,乖巧漂亮的脸。

我知道,濑名泉看着这双眼睛。

他还是笑嘻嘻的,“但没关系,美人有刻薄的权利。”

也许是今晚郁闷的气氛,也许是濑名泉天生对可爱的事物没有抵抗力,也许是之前那个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的梦,他略过了橙发男孩轻佻的那句美人,不轻不重地接下了话头,“莫名其妙地评价别人刻薄的小矮子没资格说这种话。”

“你的‘过去时’很令人伤心。”

“那不是对你说的。”

“我知道,那是对你自己说的”他的语调让人想起腐烂的糖果,在咕噜咕噜的锅子里被搅拌出阵阵的甜腥味,“可我听到了,它伤到我的心了,总是有平庸的小石头们对我说同样的话。”

“是吗?我也经常听到,但它从我自己深处传来的次数比较多。”濑名泉觉得自己有点醉了,“也许说明我们处在同样难堪的境地。”

“没错,这正是我向你搭讪的原因的二分之一。”那双狡诈的绿色眼睛愉悦地半眯了起来。

“另外二分之一呢?”濑名泉伸出了右手“濑名泉”

“月永レオ”另一只右手与他交握“另外二分之一,你是个绝世美人。”

“レオ君”濑名泉的舌尖摩挲出带着回音的声调。

 

“烦死人了。”濑名泉醒来时感到一阵阵头痛,这是宿醉的后果。但更令他头痛的是枕边的橙发青年。

他努力地确认了一下自己是在自己的出租屋中不错,随着枕头上的一阵放空,昨夜的思绪慢慢被整理起来。

一夜情。银发的年轻模特绝望地想到,他接近二十年的洁身自好在一个意乱情迷的夜晚被甜腻的情话和一杯金汤力打破。

还未醒来的一夜情对象睡相很安静,那张脸在梦乡中显得更加稚嫩,如果不是昨天两人交换了身份证件,濑名泉绝对会怀疑自己是否睡了个未成年了。

实话实说,昨天的体验非常糟糕,两个人都生涩地过分,更要命的是,做到一半,当他负责任地去找上次广告商送的安全tao时,对方竟然去外套中翻出了一只圆珠笔,濑名泉并没有对此多想,但当身下的情人用着那只防水防震的好笔在自己肩膀上写下歪歪扭扭的音符,甚至还体贴地配合他交换左右手时,自认为还算有涵养的漂亮模特终于骂出了正式期刊上不能报道的粗鄙词语。

月永レオ,他还记得这个名字。

现在,濑名泉顶着头痛的脑袋,想把那些词再重复一遍。

 

当有着小洁癖的银发模特打扫了充斥酒精味的客厅并重新回到卧室时,月永レオ已经起床了,还没来得及提醒他自己把两人的衣服收去了洗衣机,这位年轻的客人就已经上道地穿上了濑名泉衣柜中地居家衬衣。

“现在,我们是否需要正式地聊一下。”濑名泉努力地心平气和,即使他的耳朵已经完全变成了粉红色。

月永レオ思索了一下,显然也有些不好意思“我很抱歉,那样做不好,妈妈也告诫过我很多次,我控制不住,但无论如何,我希望你没有擦掉它们。”

“你在说什么?”濑名泉盯着眼前人可怜巴巴垂下的脑袋,心中隐隐约约涌起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昨天的五线谱,就是我们在床上时我在你肩膀写的,你当时还说……”

“不需要你补充细节!”一早上的火气终于有了发泄口,“你这个人没有羞耻心吗!”濑名泉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你是原始森林的动物还是理智丢在妈妈肚子里的孩子?我想跟你谈的是这个吗?”他发誓自己面对秃头社长时都没这么烦躁过。“而且那种东西我当然洗了。”

“洗掉了?那可是会流传千古的杰作!”月永レオ的眼睛睁大了,甚至还带上了一点泪光,“你是jk吗,清晨第一件事是洗澡?”

“闭嘴!烦死人了!”濑名泉的外表毫无疑问是优越的,诚如月永レオ所说,美人,矢车菊蓝的瞳孔,即使总是微皱着也夺人心魄的眉眼,锋利清冽的气质,高岭之花的美人连生气也是赏心悦目的。

“这是我的第一次!”濑名泉自暴自弃地说到,漂亮的脸不知因生气还是羞涩的泛着红色。

“这也是我的第一次!”发亮的绿眼睛显得有些委屈,即使有着装可怜的嫌疑,也很难有人不会对这张脸心软。“而且你是上面那个,你根本不吃亏。”

“你在生气吗?我可以给你摸摸肚子。”

克制住,濑名泉对自己说,不要在你清醒的时候说出那些词。

 

濑名泉是个好妈妈,他的前同事鸣上岚这样评价过他。

这是个诚恳的评价,很少有人可以在愤怒下煎出形状漂亮的溏心蛋。

月永レオ不会吃全熟的鸡蛋,在开火时濑名泉无由地想到。

稀奇古怪的两个一夜情对象在客厅里享用着早餐,在刚才濑名泉确定了面前长着欺诈的脸的男性,自己的初次对象,是个几乎没有贞操道德与羞耻的怪孩子;而现在,当他听着那些花里胡哨的天文星系与西洋音乐家时,他怀疑氪星毁灭时超人是否顺手送了隔壁星球另一个小外星人来地球玩。

虽然电波错频,但濑名泉还是整理出了基本信息,这个名叫月永レオ的孩子是个没名气的作曲家,所谓妈妈是他的男性经纪人,因为总不按社里的要求做出脍炙人口的流行音乐,面临着即使妈妈全力袒护他,也会被扫地出门的危机。

不错,至少还有扫地出门的资格,濑名泉讽刺地想着,自己哪怕想离开也要背负上亿的违约金。

“我不是不写流行曲”月永レオ吃麦片圈的习惯很像小孩子,会在两腮各放一个再一起咬碎,发出类似啮齿类的咔哧声。

“我写过很多他们喜欢的那种曲子,但发表时都不是我的名字,我已经忘了那些歌是什么了,也忘了他们变成了谁的歌……不过你楼下正在放。”咔哧——咔哧——“我不在乎,我不喜欢这些歌,但如果是我自己的歌,我要写真正的歌。”

“就像昨天我写的那首一样,因为你而写的歌。”

楼下的歌?濑名泉听着知名歌姬熟悉的旋律,再看了看面前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奇怪孩子,奇异地觉得他没有撒谎。

濑名泉必须承认,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和月永レオ仿佛是熟悉且信任彼此的。

 

 

“你的家在哪?我送你回去。”他今天还有工作,哪怕是再奇妙的缘分也抵挡不过房租的压力。

“街区公园。”月永レオ已经喝完了麦片,像所有吃饱的猫一样,柔软而甜蜜。

“你最好不要告诉我这是什么摩登的新建大楼的名字。”

“是有很多野猫的那个街区公园,跟我关系最好的那个孩子叫小约翰。”

年轻模特的额角又开始轻微地抽搐着,

“……你难道要告诉我你睡长椅上吗?”

“不全是,午觉有时候会在树上。”

此时此刻,濑名泉怀疑从昨天到今天的所有全都是狸猫的骗局,眼前其实是只货真价实的流浪猫,自己被猫妖报复了。

 

其实当濑名泉把那句话说出口时他就后悔了,但不管怎么唾弃自己的冲动,他没有办法面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说出收回的话。

“在没找到正常的人类的居所之前,你先住在这吧。”

他收养了只漂亮的,古灵精怪的,可怜兮兮的小野猫。

 

“冰箱里有吃的,这块很乱,不要随便出门,桌上的纸条是我电话。”濑名泉准备出门,“我晚上会在九点之前回家。”

黑白相间的牛奶猫和家里的新成员对峙着,出乎意料的,这个怕生人的小家伙意外地亲近新来的野猫先生。

“它的名字是什么?”

它的名字是什么?濑名泉突然有些许的空白,“小约翰。”这只猫叫小约翰,它本来的名字。

月永レオ没有对这个惊人的巧合表示一点惊讶,他熟练地抱起地上的小家伙,“没错,他是小约翰。”

快到约定时间了,“如果我九点没有回家,你自己吃饭睡觉。”

“模特真辛苦呀。”月永レオ笑着说。

“很快就不是了……你怎么知道我是模特?”

那只猫很满意自己的新家,他把沙发当作自己的领地,舒适地窝在里面。

他当然喜欢这个沙发,因为是他自己挑的。濑名泉鬼使神差地想到。

“还记得昨晚我说我们是同龄人吗?濑名,我认识你比你想象地要更早一点点。”

突如其来的,月永レオ吻了濑名泉的嘴唇,像小鸟一样,又轻又快,不含情欲地。

“我在很久之前,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出门了。”

“一路小心。”

“无论如何,要好好吃饭。”

踏出玄关的时候,濑名泉说。

 

【未完】

(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 #
巴比伦的奇迹建筑吗,被上帝毁掉的那个。” “嗯嗯,人们努力地修建了一座高,却被神明所妒忌,被毁掉了。” 一直觉得身上有种细微又鲜明的味道,会让人想起夏天和萤火,即使在夜里,翡翠色的绿眼睛...
(2) #偶像梦幻 # #leo # #
。 “当然关门了。”在蹭了蹭他的下,“而且我也不需要了,我本来是想在那和你表白和坦白的。” 他们又短促地交接了一个吻。 “还记得你高二时参加的校园模特大赏吗?” 努力地回忆着自己已经模糊的...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 # #
,随后一脸满足地开始往纸上涂涂写写。 “这首歌就叫‘和我一起睡不着歌’吧!” 那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曲连吐槽的都没有了,帮他把台灯打开之后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到leo未扎好的发丝调皮地...
【cp】任意门 # # # # #偶像梦幻
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   门里半天没反应,过一阵子才传来了噼里啪啦跑过来的声音,门打开的速度非常快,吓了一跳,向后一闪。   leo的头发依旧有些乱乱地翘起来,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冲来...
【cp】宇宙标记 # # # # #偶像梦幻
想到心里就酸酸的。”leo委屈地说着,小奶音黏黏糊糊地,猫尾巴似的一下一下地戳。   觉得,那宇宙的恋爱魔法似乎还是灵验的,不然他在胸口的徽章怎么会发烫。   行了,他终于明白...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 # #
身边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又钻进leo的怀里去了。   失去了灯光与声音让黑夜更加安静,看着leo背对着自己迎着月光,镀上一层柔和的光,忽然软了大半截,就着半蹲的姿势向前蹭了几步,慢慢地...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 # #
太过莽撞。 初衷仅仅是因为根本就不放心这个笨蛋而已,谁也没料到leo会决定要自己住,一面哭诉说和心爱的妹妹距离拉开一面又拍拍胸脯保证照顾好自己。觉得自己的眉头抽了抽,下一秒就质疑出口。 “超...
】未过期爱情 # #leo # #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和漂浮着的斗嘴时,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眼神算不上和善。   心理挣扎了一番过后我决定告诉前辈实情, 毕竟凛前辈可是在三秒之类就接受了关于幽灵的设定,对于同月前辈的成佛计划...
【cp】小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重逢』 cp   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 # #leo
相似得出奇的翠绿猫眼平静地对视着。 “尸体就扔在垃圾桶里,被踩得完全变形了。” “抱歉……” “没什么需要道歉的。”放下手中的幼崽,用手支起下,眼神柔软地望向,“我知道我有些蛮奇怪的传...
】老鼠死掉了(上) #偶像梦幻 # #leo
。我们复合了,青春期就是这样。” 妹妹叫什么名字来着?面无表情地想着。 “就像《青山君的xxxxx》一样,嗯,我是指第一部,第二部完全不像话。” 接着补充了一个他认为很形象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