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祭 #泉レオ #泉leo #濑名泉 #月永レオ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月永レオ比濑名泉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濑名泉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在九点以前他会赶回这个狭窄而温暖的小巢穴,有时是从窗户有时是从门,带着不知哪来的泥土和小树枝,偶尔还会带来几张谕吉,轻轻巧巧地压在饭桌下面,带着点乖巧的讨赏气息。

 

濑名泉想起了自己十七岁时喂的猫,是他喂的猫,而不是他的猫。有着漂亮的绿眼睛和油亮柔软的皮毛,安静又乖巧,会甜蜜地蹭着他喂食的手,被抚摸时会乖顺地半眯着眼睛。那只猫总在父母不在家的日子从窗户跳进来找他玩,也经常去他的学校看他,心情好时会带来独角仙或者枫叶之类的礼物,又在吃完猫粮后准时准点地消失不见。当他告诉大人这个秘密的朋友时,他们微笑着告诉他,那只是只贪吃的野猫而已。

他不高兴地推开爸爸妈妈的手,那明明是他的猫。

终于,那只猫再没来过。

那只是一只寂寞的野猫而已。

 

九点,是这个狭小的出租屋内心照不宣的时间,连小约翰也会敏锐地在九点准时地卧在鞋垫前等候主人的到来。

不论怎样幸苦的奔波和应酬,两人总会在九点前回来。这个约定俗成的规则,让这所构成奇怪的房子染上了些许暖色调的温馨,甚至是家的错觉。

好像很久以前,就有人期盼过这样的景色。

 

“翘班吧,濑名先生。”

这是月永レオ这周内第三次在他出门时说这样的话。

“那么你来付房租如何?月永先生。”

“你状态不对。”

“这不关你的事……冰箱里有晚饭。”

 

事实上月永レオ是对的,这孩子总是在情绪方面异常的敏感。这是濑名泉连续工作的第三周,如果把陪酒陪笑也称作工作的话。这家与牛郎馆同租着半个破旧的工作楼的末流事务所,连内页模特这种蝇头资源都供不应求,面对银发模特合同移交过来时打压与弃用的要求,那个头发稀疏的中年社长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让这尊大神物尽其用的方法,其中可能不乏隔壁牛郎馆所带来的灵感。

红唇艳丽的头牌女公关们也需要排泄压力,对大肚油腻的东京社长们说了一天的甜言蜜语后她们也想要年轻漂亮的男孩子的奉承,选择这样名不经传的模特公司的成本比同行的牛郎馆实惠得多,相比真金白银的报酬,这些年轻的男孩子只是想要女招待们动动手指即可的杂志社推荐名额。

 

美代子小姐已经成功地为这个破旧不堪的模特事务所引荐了四家名气不小的时尚杂志。这是她第三次光临,还是为了那个面容惊艳的蓝眼睛少年。

尽管少年的社长早已向她透露出情色方面的暗示意味,但她对那个孩子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她只是单纯地喜欢美丽的事物,以及,她觉得自己一定见过这个模特。

 

这位年轻的模特嘴很笨,即使背负着讨好眼前女性的任务,他也做不到问好和低头喝酒以外的事情。

“你不应该在这里,世界上有更多更广的舞台。”

濑名泉不讨厌这位美代子小姐,比起上司或者顾客,她更像一个烦闷而温柔的姐姐。

“我没有办法,我的合同在这里。”

美代子理解地点点头,她想起了几年前自己曾在某个大型期刊的封面上见过眼前的模特,而从她第一次为这个男孩引荐资源却被调换到另一个同社艺人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孩子一定在业内惹了不小的麻烦。

“不如抛弃一切去做其他事情试试?”

两个人都已经有点醉了。

“做什么?”

“不知道,如果是我的话,我会去谈个恋爱。你这个年纪做什么都可以,但恋爱是最棒的事情。”

濑名泉想起什么似的扬起嘴角,

“对,你说得对……恋爱是最棒的事情。”

“你有喜欢的人吗?”

“我不知道,我喜欢猫。”

他很少笑,但笑起来时好看得过分。

 

濑名泉赶回家的时间是九点半,在他接连闯了三个红灯之后。他不知道贸然地离开会有什么后果,美代子小姐也许会为他隐瞒,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还能坏到哪去呢?从那天那个奇幻的夜晚开始,他的人生就在向着失控的轨迹发展。

屋里静悄悄的,濑名泉喊了两次月永レオ的名字,但并没有人回应,冰箱里的晚饭也整整齐齐。

“你知道他去哪了吗?”濑名泉抱起地上恹恹的小猫,又想起了自己自己十七岁的夏天。

高二时遇到的那只猫也是,有段时间他特别忙,当那只猫第三次轻轻地刨他的窗沿时,他烦躁地关上了窗户。

从那以后,那只猫就没再来过了。

 

濑名泉觉得自己的心脏上长了颗智齿,代表着启蒙式的疼痛,酥麻而酸痒,细细密密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一抽一抽地疼。

他总是在失去,然后慢慢的一无所有。

小约翰温柔地舔着他的下巴,带着安抚的讯息,和另一个它曾呆过的怀抱的气味。

濑名泉站在窗户旁,这个窗子和他记忆中十七岁时那个相差无几,晴朗的夜空下,月永レオ曾在他耳边呢喃过的夏季大三角闪闪发光,他的眼睛在星光下逐渐酸涩。

 

“咔吱——”

窗户的玻璃被小心翼翼地推开,但这间房子的年龄还是令它发出了不小的声音。一个娇小的黑影笼罩了银河的光辉,并敏捷地翻越过窗沿。

紧接着,这个黑影快速地逼近濑名泉的脸,

“咚!”

 

那只聪明的牛奶猫早在他们额头相碰之前就矫健地窜上了窗帘架,留下额角通红的两人维持着一人跨坐在另一人身上的尴尬姿势。

“痛……”娇气的作曲家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忧郁的氛围瞬间荡然无存。

废话!濑名泉捂住鼻梁,这样狠狠地撞上来当然会疼。

“你身上有汽油味。”“你身上有酒味。”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你的手怎么了?”“你的眼睛怎么了?”

这也许就是同吃同住的默契。

带着汽油味手上破口的作曲家和带着酒味眼睛通红的模特面面相觑。

“你为什么从窗户进来?”

“也许生活需要惊喜。”

“手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

“漫画里不常有吗,新手女友为亲爱的男朋友准备便当弄出伤口的情节,你不觉得超罗曼蒂克吗?”

可你是个连盐和糖都分不清的生活白痴,而且你手上根本不是烫伤吧?

“汽油?”

“楼下路口的卡车漏油了……从刚才我就想问,濑名你是哭了吗?”

“……没有,你先从我身上起来。”

可喜可贺的是最终两人都没有追究彼此的理由。

 

“我翘班了。”濑名泉觉得自己酒劲没过。“我想是因为你。”

“因为什么?”

“因为我想谈恋爱。”

“和我吗?”

“和你。”

夏夜的凉风从窗口吹进,二十岁的濑名泉和月永レオ在星光下接吻。

 

“其实我让你翘班不仅仅是因为工作。”

月永レオ从蓝色的外套里翻出两张皱巴巴的门票,上面写着天文馆的字样。

“这是妈妈送我的,我告诉他我找到喜欢的人了。”

“现在去可以吗?”濑名泉抚摸着恋人的后劲,用安抚猫的姿势。

“当然关门了。”月永レオ在蹭了蹭他的下巴,“而且我也不需要了,我本来是想在那和你表白和坦白的。”

他们又短促地交接了一个吻。

“还记得你高二时参加的校园模特大赏吗?”

濑名泉努力地回忆着自己已经模糊的高中记忆,似乎的确有过这样一场文化祭,作为知名少年模特在校内名声大噪的他被老师强制性报名了当时的活动。

十七岁的濑名泉容易让人联想到玻璃汽水或者弹珠香烟之类清冽又柔软的东西,带着薄荷的香气,有被雕琢后的美感。

“我在B班,虽然我经常缺席。”月永レオ靠在他的耳边,“妈妈说,来文化祭看看也许会有不错的灵感,所以那天我来了。”

十七岁的月永レオ生机勃勃,像大会上光彩绚丽的烟火和挣脱纸网的金鱼,澄澈热烈,拥有着满腔的才华与爱意。

“你当时站在台上的样子很不高兴,但是很漂亮。我在你下台后去了你们班,我看见一只猫在挠你的玻璃,你扣上了窗户,隔着夏天的太阳,我对你一见钟情了。但那时社长打电话催我回去,我没来得及和你打招呼。”

濑名泉隐约记得隔壁的确有位长期休学的同学。缘分是让人琢磨不透的事情。

“我没有告诉你我喜欢你,但我喂了那只难过的猫,它跟着我去了街区公园。”

好吧,他多年的青春伤感结束了。

 

“我说不在乎我的歌被拿走了其实是骗的。”他们维持着亲密的姿势,在不开灯的房间里悄声讲话,述说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有一首不是的。”

月永レオ哼起了一支耳熟能详的旋律,是夏天的小夜曲。

“《一首小小的恋歌》?”

濑名泉对这个旋律很熟悉,是三年前一支著名乐队发行的致敬《一首小夜曲》的单行片,年轻的模特姑娘们都觉得这首歌很深情。

“当时我不同意他们用这首歌,就是因为这个,我被从正式在职人员除名了。”

月永レオ的语气轻快明亮,

“这首歌原本的名字,叫《一首小小的濑名泉》。”

“用于纪念莫扎特遇见阿罗伊齐亚,和我遇见你。”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一见钟情,

而你现在和我第一次见时一样好看,

所有阴翳与污浊都难掩你的光彩。

你知道你要去哪里,但你不确定火车会开向哪里,

但是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会在一起。

 

【未完】

(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 #
巴比伦的奇迹建筑吗,被上帝毁掉的那个。” “嗯嗯,人们努力地修建了一座高,却被神明所妒忌,被毁掉了。” 一直觉得身上有种细微又鲜明的味道,会让人想起夏天和萤火,即使在夜里,翡翠色的绿眼睛...
(1) #leo # #偶像梦幻 # #
,不要在你清醒的时候说出那些词。   是个好妈妈,他的前同事鸣上岚这样评价过他。 这是个诚恳的评价,很少有人可以在愤怒下煎出形状漂亮的溏蛋。 不会吃全熟的鸡蛋,在开火时无由地想到...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 # #
,随后一脸满足地开始往纸上涂涂写写。 “这首歌就叫‘和我一起睡不着歌’吧!” 那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曲连吐槽的都没有了,帮他把台灯打开之后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到leo未扎好的发丝调皮地...
【cp】任意门 # # # # #偶像梦幻
吸了一口气,抬起手敲了敲。   门里半天没反应,过一阵子才传来了噼里啪啦跑过来的声音,门打开的速度非常快,吓了一跳,向后一闪。   leo的头发依旧有些乱乱地翘起来,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冲来...
【cp】宇宙标记 # # # # #偶像梦幻
想到心里就酸酸的。”leo委屈地说着,小奶音黏黏糊糊地,猫尾巴似的一下一下地戳。   觉得,那宇宙的恋爱魔法似乎还是灵验的,不然他在胸口的徽章怎么会发烫。   行了,他终于明白...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 # # # #
身边蹭了蹭他的手,然后又钻进leo的怀里去了。   失去了灯光与声音让黑夜更加安静,看着leo背对着自己迎着月光,镀上一层柔和的光,忽然软了大半截,就着半蹲的姿势向前蹭了几步,慢慢地...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 # # # #
太过莽撞。 初衷仅仅是因为根本就不放心这个笨蛋而已,谁也没料到leo会决定要自己住,一面哭诉说和心爱的妹妹距离拉开一面又拍拍胸脯保证照顾好自己。觉得自己的眉头抽了抽,下一秒就质疑出口。 “超...
】未过期爱情 # #leo # #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和漂浮着的斗嘴时,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眼神算不上和善。   心理挣扎了一番过后我决定告诉前辈实情, 毕竟凛前辈可是在三秒之类就接受了关于幽灵的设定,对于同月前辈的成佛计划...
【cp】小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重逢』 cp   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 # #leo
相似得出奇的翠绿猫眼平静地对视着。 “尸体就扔在垃圾桶里,被踩得完全变形了。” “抱歉……” “没什么需要道歉的。”放下手中的幼崽,用手支起下,眼神柔软地望向,“我知道我有些蛮奇怪的传...
】老鼠死掉了(上) #偶像梦幻 # #leo
。我们复合了,青春期就是这样。” 妹妹叫什么名字来着?面无表情地想着。 “就像《青山君的xxxxx》一样,嗯,我是指第一部,第二部完全不像话。” 接着补充了一个他认为很形象的比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