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祭 #泉レオ #泉leo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獠牙

 

#泉レオ,还是一发完

#新剧情产物,日常甜饼

#时间线是佛罗伦萨

#感谢knights友情出场

 

朱樱司是抱着挽救一条人命的想法,连夜打飞机赶来佛罗伦萨的,

起因是已毕业的前辈在昨天傍晚发来的一条喜讯。

 

“朱樱,我和sena有小宝宝了哟。”

 

每天学校公司两头跑的新晋队长兼社畜朱樱司在看到这条line时成功捏碎了在濑名前辈走后一天一个用以消除疲劳的双球甜筒。

 

震惊到他甚至没来得及惋惜。

 

朱樱司在回家路上神思恍惚,在世界重启结束后,二年级的头号优等生运用起他聪颖的头脑,试图理解电波系前辈留下的线索。

首先两位前辈虽然比正常的青春期jk还麻烦数倍,但从其生理结构来讲还是实打实的男性,应该没有怀孕的机能。其次,即使前辈突破了身体的极限,但距离那两位出国至今一个月不到,在不违背十月怀胎的自然规律的情况下,现科技水平应该不能让人类幼崽的诞生比兔子更快。

所以,至少不会是他们亲生的孩子。

 

朱樱司受过完备的西洋式教育,除了体现在他日常交流时脱口而出的英语词汇上,他同样对西方思维模式有着相当深刻的理解。

在西方基督教义的影响下,禁止堕胎的宗教要求和严格的儿童保护法导致欧洲国家有着数量不少的待领养儿童,与相当流行的领养风气。

 

那两位自己青春期都还没完全渡过的未成年人难道领养了个孩子吗?

 

朱樱司理智地拨通了朔间凛月的电话,试探着说出了这个骇人的消息,

而对面的声音异常轻松,

 

“啊,是说阿濑和小月的宝宝的事情对吧,小司也听说了吗?”

“前辈也知道吗!”

“嗯嗯,他们刚刚领养时就告诉我了,还给我发了照片的,是个相当可爱的宝宝哟。”

“果然是领养的吗……但这是不行的吧!而且我们是偶像,这会造成相当不得了的恶劣影响吧!”

“诶,不是这么可怕的事吧……”

 

对面的声音顿住了两秒,随即发出一阵强烈的呛水声,

紧接着,听筒中朔间凛月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司糖,作为挚友,我会全力地支持着阿濑与小月的。”

“但是,他们两个还没成年吧?”

“从意大利的法律来看已经成年了。”

“就算是这样……也太冲动了。”

“岚也是支持他们的。”

 

“连岚前辈也?”

朱樱司的尾音已经透露出绝望了,而对面的朔间凛月也换上了一种更为沉痛的语气,

“是这样的,那孩子是被母亲亲自拜托交给小月他们抚养的。”

“等一下呀,这完全是悲情故事了吧?”

“小司,你知道遗弃在国外是多可怕的重罪吗?”

 

“如果非要这样的话……”

在前辈们一个比一个不靠谱的情况下,十七岁的末子决定挺身而出,

“把孩子带回国交给朱樱家抚养吧!”

“朱樱家会做好保密工作的!”

 

日本东京的夜晚,朱樱家愁云惨淡,朔间宅欢声笑语。

 

坐在飞机上的朱樱司在努力补充睡眠,昨天他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就连夜定了机票。

 

虽然做了要将前辈领养的孩子带回日本的计划,但工作繁忙的情况下,他并没有急于一时的打算。

事件紧急度骤然提升的罪魁祸首是昨晚的噩梦,

 

昨晚受到惊吓的朱樱司睡得很不安稳,梦里他用幽灵的第三视角来到了前辈们佛罗伦萨的家中,亲眼目睹了月永レオ在小婴儿哭泣时被有节奏的哭嗝激发了灵感,随即伴着孩子的哭声在婴儿床单上作曲的全过程;又看见了濑名泉认为婴儿奶粉的营养匹配不合理,觉得会导致孩子发育过胖而要求自己定制能让孩子以价值一亿的脸为目标成长的特制产品……

 

然后他被吓醒了,

 

醒后仔细一想,越发觉得梦境与真实非常契合,月永前辈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天然系电波,朱樱司本人也在管理月永レオ上深受其害。濑名前辈虽然对别家后辈们兴趣盎然,但对于自己家的孩子却严格得可怕,朱樱司对此比任何人都有发言权。

 

两者相加下,已经脱离前辈们的管教的朱樱司对那个远在意大利的孩子由衷地升起了感同身受的保护欲。

 

在当初知道两个拉扯多年的前辈终于在一起时,朱樱司发自真心地祝福他们,一是因为多少见证了这两个麻烦的人互相折磨的牙酸过程,二是感叹麻烦配麻烦的组合可以减少他俩祸害身边正常人的几率,提高大家的生活品质。

 

但唯独算漏了他们可能合起来祸害下一代的可能性。

 

在给鸣上岚发信息阐述了自己的担忧后,随着诡异的沉默,鸣上岚发来信息赞叹他的心思缜密做事周全,对于他准备动身去佛罗伦萨营救小宝宝的计划也大力支持。

 

向来很有行动力的朱樱司背负着一个新生生命的责任,毅然决然地买了夜间航班。

 

日本东京的凌晨,东京机场愁云惨淡,es大楼欢声笑语。

 

根据上次来拜访前辈们的记忆,朱樱司顺利地找到了写着【Sena】字样的门牌。

 

房门外奇异地很安静,既没有啼哭声,也没有吵闹声,意大利的和煦阳光下,米白色的公寓显得分外温馨。

 

来开门的濑名泉也没有新手父母手忙脚乱的疲态,无论何时都光鲜亮丽的年轻模特用疑惑的眼神审视着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清澈的湖蓝色眼睛中的探究意味让朱樱司又回忆起还在学校时被模特前辈定期的饮食检查所支配的恐惧。

 

回想起自己来时的使命,朱樱司顶着压力开口,

“濑名前辈,关于你和月永前辈的孩子……”

 

“你怎么在这?手里拿的是什么?”“sena,为什么莫扎特不吃饭呢?”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打消了红发末子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

 

朱樱司看向自己手上还剩三分之一的可丽饼,在心里暗骂着失策,而在他抬起头时,心中的暗骂得到了具象化,

“这是什么呀!?”

 

成为队长后的朱樱司,一直都在努力以沉稳的要求规范自己的言行,而在远隔日本万里的意大利,他少有地展示了一个十七岁少年在遭受打击后应有的情绪失控状态,

 

在月永レオ热情地扑过来抱住他后,这位喜欢自说自话的前辈一脸兴奋地向末子介绍起被濑名泉接手抱在怀里的银灰色小奶猫,而在后辈颤抖着喃喃自语中,月永レオ更是兴致满满地将名为莫扎特的布偶猫放到了朱樱司的手上,

 

“来合张照吧,刚刚凛月发line说想看猫咪和朱樱的合影。”

 

所以,当那声带着哭腔的斥责在佛罗伦萨响起时,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我讨厌前辈们!——”

 

关于养猫这件事,兴起者是月永レオ。或者说他俩之间的大部分决定,都是由热情充沛的作曲家一时兴起的,从当年的knights成立到这间据说是莫扎特邻居的故居的新房子,无一例外。

 

而对于月永レオ的一切决定,濑名泉在开始时一般都会表示反对,这也无一例外。

 

“不通过,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不要提照顾宠物了。”

“当初我照顾小约翰不就照顾得很好吗?”

“你只是没事时找它玩而已吧,养在学校的猫也能叫宠物吗?”

“还在学校里时,小约翰可是在我的照料下顺利生下了五个宝宝!”

 

你这种话像极了不负责任的父母嘴里不明所以的吹嘘。

濑名泉没有把心里的吐槽说出去,他头疼地向自家一副誓不罢休气势的恋人说出了同样不讲理的胡搅蛮缠,

“好呀,你变回学校里十七岁时我就让你养。”

 

眼看着话题又在向幼稚的吵架偏移,而且还夹带着回忆校园时光翻旧账的风险,两个人及时地收了嘴,

这是两个人毕业后稍微成熟了一点的表现。

 

还有一件无一例外的事,是月永レオ在遭到濑名泉的反对或者拒绝后还是会固执地执行下去,

 

在濑名泉新接的工作的租棚里,有只经常来蹭吃蹭喝的漂亮的布偶猫,它的主人是隔壁街上漂亮的花店姑娘。而同样在闲暇时常来探班蹭吃蹭喝的月永レオ很快与它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不知在什么时候,这只漂亮的小母猫与流浪的小公猫产生了爱的火花,进而有了爱的结晶。

月永レオ将其视为宇宙的指引。

 

最后无一例外的是,濑名泉总会对月永レオ心软,然后那些一时兴起的决定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当月永レオ捧着那只不过巴掌大的银灰色猫咪幼崽,用那张欺诈性的脸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时,他无奈地叹了口气。

并不是不喜欢小动物,他们两个人都不是有太多闲余时间的人,照顾一个生命需要付出时间,精力,和感情,不论哪个都不是容易的事。

 

“sena既然能照顾好我,一定也能照顾好它。”

月永レオ说这话时,那只小奶猫配合地睁开那双和月永レオ一模一样的绿色眼睛,歪着脑袋看向他。

 

所以他妥协了,

“你要负责给它梳毛,打疫苗,晒太阳,能做到吗?”

 

其实并不能算犯规,月永レオ抱着那只小猫和濑名泉讨价还价时的样子和十七岁发现小约翰时一模一样。

 

为了补偿朱樱司受伤的感情,濑名泉没有计较他这几天的热量超标,甚至体贴地带他去了佛罗伦萨的百年曲奇店。

但这并没有打消朱樱司对于前辈们阴差阳错的恶作剧产生的怨念。

超市里,麻木地看着濑名泉与月永レオ第三次因为猫粮的选择分歧而差点吵起来并已经将话题回忆到两人初见时在冷饮店的口味分歧。

他再次由衷地觉得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适合一起打包发射出大气层。

 

朱樱司带着一大堆毕业前辈托付的伴手礼回国了,

机场里热情迎接他的鸣上岚与朔间凛月带着明显顺毛意味地接他去了大楼边新开的甜品店。

 

“意大利有遇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那两个人现在怎么样?”

 

面对前辈的询问,朱樱司打开手机,下飞机连上信号后,他收到了佛罗伦萨传来的照片,

 

笑着的月永レオ,笑得很不明显的濑名泉,银毛绿眼惹人发笑的小猫,和抱着猫笑不出来的他。

 

“破锅配烂盖吧。”

他真诚地说。

 

【全文完】

感谢阅览!

】老鼠死掉了(下) #偶像梦幻 # #leo
想着。   “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搞得像人家很脏似的。” 站在一旁的月永递上用水浸湿的手帕,半是幸灾乐祸地开口: “我说,这不会是濑名的初吻吧?” 没有得到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站在龙头前捧起水花...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 # #knights
那个废弃音乐教室里打开了旧钢琴的子,意外地发现了一封写给同队的前辈的信,信被鲜血的污迹浸透,内容已经无法辨认。 在信封的最里面,我发现了一颗校服的白色纽扣。 纽扣的主人,自称月永的幽灵前辈,纠缠...
】老鼠死掉了(上) #偶像梦幻 # #leo
?” “我们是偶像,这是很大的丑闻。” 月永转过头,与濑名对视。那双翠色的眼睛闪过一丝笑意,带着濑名熟悉的疯狂与恶劣。 “实际上,我们在交往。” 他突然拽起与濑名在桌下相握的手,将两人十字紧...
【cp】任意门 # # #濑名 #月永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任意门』 cp 医生×作曲家雷   一个人的生活里忽然闯进了另一个人,他带着浓烈又活泼的色彩,在他的世界里尽情地奔跑,他不讨厌,他沦陷。   *生快!!赶上末班车...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月永比濑名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濑名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夏天的幽灵(下) #偶像梦幻 # #leo #knights
信纸背面我写下了我的提问。   “月永的遗愿是什么?”     “根据卒业式的流程,先会在班级进行活动,再到礼堂进行最后的卒业仪式。” 朔间前辈向我分析着“在濑名毕业时表白lovelove行动”的...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好孩子不要抽烟 # #极速短篇   濑名和月永在同一屋檐下冷战已经一周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支烟,一支女士的弹珠香烟,上面印着好看的花体字母和一个俏皮的爱心符号...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月永 #濑名
原作者:獠牙   #另一条世界线捏造,无偶像设定 #模特×作曲家,loser背景设定 #已成年设定 # #我永远喜欢他们   濑名回过神来时,酒杯里的金汤力已经所剩无几。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 #非偶像设定 #关于报复的小故事 #不适请停止阅读   “ESP”,超感官知觉。又称机体觉,第六感,一种用于灾难来临前的超直感,高敏感度的人一般会拥有比较强的机体觉。濑名...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的爱意的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的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月永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的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小小的……” “对,小小的濑名。” 月永...
【cp】小别重逢 #偶像梦幻 # #
by/ 夏至至   『小别重逢』 cp   月永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