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祭 #泉レオ #knights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獠牙

 

#幽灵pa

#司视角

#狮心cp向

 

夏天是离别的季节,气泡水,金盏花,

和第二颗纽扣被拉扯下时发出的白色噪音。

我非常喜欢的前辈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他是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性格却很糟糕的人,严厉,急躁又有点婆婆妈妈,但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其实是位温柔的过分的笨蛋。

 

“不行的吧……”

即使再怎么做心理建设,我还是觉得非常羞耻。

“大庭广众之下,对可怕的濑名前辈做这种事情,绝对,绝对会被他恶狠狠地嘲讽的。”

今天是毕业祭,学校里四处都非常热闹,一切都和躲在废弃的音乐教室里的我格格不入。

 

“我为什么要答应这种事情啊。”

手心里泛黄的白色纽扣已经被我攥出了微微的汗迹,也许是错觉,我还是觉得空气里飘散着微弱的柑橘的气息。

 

像是叮嘱,更像是契约,柑橘味的诅咒。

 

“月永レオ……”

 

当我在心里默念出这个名字时,心脏便翻涌起细麻的刺痛,无关我的回忆像被打翻的碳酸汽水一样浸泡着我的情绪。

 

“……难怪濑名前辈会讨厌你啊。”

我对那颗纽扣说。

 

如果一定要给我未来的后辈们一个忠告,

我绝对会告诉他们,请务必远离一切校园传说。

 

一切麻烦的起因要追溯到一年前的那个下午,同样是夏天,一年中最容易惹上麻烦的季节。

和姬宫家的小少爷打赌的我,独自来到了那间据说被诅咒过的废弃乐器室。

和我同龄的小少爷有着和他粉色的头发一样惹人心烦的聒噪嗓音,轻易地将不成熟的我刺激到了偏离正轨的可怕道路上。

“喂喂,朱樱你真是胆小鬼啊。”

他用女孩子一样的声音嘲笑着我,

“那明明是你们knights的旧据点吧,难不成害怕幽灵吗你?”

 

怀着不服输的决心,我去往了三楼那间大门紧闭的教室。

然后,我遇见了夏季的恶灵。

 

“哇呜——!”

肩膀突然一沉,耳边想起了故作恐怖的喊声。

“请不要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凛月前辈。”

推开黑发前辈搭在我肩上的手,从糟糕的回忆中挣脱出来的我又开始觉得头疼。

 

“诶,小司好严肃。”

懒懒散散的前辈用手指戳了戳我皱紧的眉头,轻轻地笑了一声

“真是,和阿濑越来越像了。”

 

我唯独不想和他像啊

我在心里默默地说到。

 

虽然是早就被废弃的音乐室,但房间里却非常干净,旧钢琴一尘不染地在室内的角落里沉默着,和我一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相差无几。

 

“染上了坏习惯啊,小司。”

凛月前辈打开了房间的窗户,但那萦绕在我四周的柑橘味却没有因此散去,

“每次有心事的时候,都总是躲在这里呢”

 

窗外映射进的夕阳下,前辈红色的眼眸看起来非常温柔。

“真是,和小月越来越像了。”

 

我更不想被说和他像的名字出现了。

 

 

我讨厌夏天应该是从一年前开始的,

 

我究竟是做了怎样的坏事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呢?

看着坐在窗户边上的人影,忍不住陷入了思考。

 

察觉到我的视线,那个娇小的身体轻轻地挪动了一下位置,欢快地令人烦躁的声音从那里响起,

“不用担心我哦,因为是幽灵,所以不会掉下去的!”

 

“谁担心你了!”

我终于忍不住地吐槽了。

 

“朱樱君,你在干什么?”

带着眼镜的老师向我投来疑惑的眼神,周围同学们也响起窃窃私语。

 

“非常抱歉!”

我的生活现在成了一团糟,但被幽灵诅咒了这种事情,我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选这个吧!”

半漂浮在空中的恶灵像个小孩子一样在我面前手舞足蹈,极力向我推荐甜品店里新推出的名为“宇宙飞船”的水果塔。

谁会吃那种蓝色和紫色混合的甜品啊,我面不改色地无视了他的话。

“请给我一份草莓华夫饼谢谢。”

在一周的训练下,我已经学会了在幽灵的骚扰下若无其事地进行日常生活,年轻的店员没有看出任何奇怪之处。

 

“诶——讨厌。”

橘发的幽灵拍打着我的肩膀,但只是动作而已,我感受不到任何物理的触摸。

“新来的就不能尊重一下前辈的选择吗?”

 

“就算我选了那个什么航空飞机,前辈你也吃不到吧。”

果然,这个季节还是要吃华夫饼。

“麻烦稍微有点幽灵的自觉啊。”

 

“是宇宙啊!宇宙!”

在夏天炎热的空气中,伴随着蝉鸣,无人能见的幽灵朝我大喊大叫。

 

这是我被幽灵缠上的第七天,

因为一位小少爷的错误怂恿,我在校园传说中的那个废弃音乐教室里打开了旧钢琴的盖子,意外地发现了一封写给同队的前辈的信,信被鲜血的污迹浸透,内容已经无法辨认。

在信封的最里面,我发现了一颗校服的白色纽扣。

纽扣的主人,自称月永レオ的幽灵前辈,纠缠上了我的生活。

 

“我也不是非要缠着你的嘛。”

明明是幽灵却装模作样地叹着气,

“可是,只有新来的你看得到我啊。”

幽灵前辈毫无自觉地翻动着我的日记本,

“因为你触碰了我诅咒啊。”

 

这又是哪门子漫画的设定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传说中那个在音乐教室里自杀了的knights前队长,因为没有实现的愿望所以无法成佛,诅咒被附在了那个信封里的纽扣上,因为我打开了信封,所以我被你诅咒了?”

我努力心平气和地和不讲理的幽灵沟通。

“bingo~”

他打了个空气响指,点了点头。

“既然是你下的诅咒,你就不能解除吗?”

“没办法啊。”

他摆了摆手,

“我现在是怨灵啊,怨气消失前我是无法消失的。”

“那要怎么实现你的愿望呢?”

我认命地放下了手中的除灵手册,望向半空中的幽灵。

 

“我不记得了。”

那双绿色的眼睛专注地盯着我的日记中吐槽同队的濑名前辈的那一页,半透明的手指抚过“我最讨厌濑名前辈了”那一行字。

“我不记得我的愿望是什么了。”

室内的柑橘气味略微地泛苦。

 

求助凛月前辈是迫不得已,

并非因为他可靠或者值得信赖,而是这样荒唐的事情我实在没勇气告诉第二个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knights的旧练习室里遇到了王的幽灵?”

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的前辈难得地睁大了眼睛。

 

果然,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的。

我忐忑地咽了咽唾液。

 

“是在你的左边的位置吗?”

凛月前辈向着空无一物地半空招了招手。

 

不要这么快接受这个设定啊!

眼看着我右手边的幽灵兴奋地边喊着凛月边扑了上去,我再一次清楚地认知到了我的前辈都不是正常人的事实。

“不,是在我的右手边,算了,他已经扑上来了。”

 

“所以,现在王在我的身上吗?”

凛月前辈试探着朝正前方做出了拥抱的动作。

“好神奇啊,王现在既看不见,也没有重量,完全就是幽灵啊。”

 

本来就是幽灵啊,我已经没有吐槽的力气了。

“为什么前辈你一点也不意外不害怕的样子啊。”

 

“王有什么可怕的啊,他只是个笨蛋而已啊。”

凛月前辈这样说着的时候,空气中的幽灵又在抱怨起来。

“而且,好几天前我就想问了,为什么小司身上出现了王的味道。”

味道?仔细想想这几天来的确有不少人都问过我是不是换了柑橘味的香水,用前桌的话来形容的话,像是夏天才开始时还没熟透的青色的橘子的味道,泛着酸涩与苦味的柑橘香气。

 

“比起意外的话,更多是奇怪呢。”

凛月前辈用抚摸小动物的手法抚摸着他面前的空气,他看不到的幽灵像幼猫一样用头发轻轻蹭着他手的位置,即使谁也碰不到谁。

“我和岚经常去收拾knights的音乐室,旧钢琴也清理过很多次,但从来都没发现过写给阿濑的信封什么的。”

原来那间被封起来的教室里异常干净和常有响动之类的校园灵异故事竟然是我的前辈们的杰作吗。

“虽然被关上了,但身位曾经knights的成员,我们肯定是有钥匙的啦。”

凛月前辈向我解释道,

“而且,灵异故事什么的不也挺有趣的吗?”

才不是啊!就是因为你们制造出的校园传说我才会惹上幽灵啊!

“我觉得,小司被诅咒的原因是因为王非常地中意你呢。”

明明看不见,我的两位前辈却在我面前用柔和的眼神对视着。

 

“也许不是诅咒是祝福也说不定啊。”

 

所以还是要搞清楚那封信上的内容吗?

根据凛月前辈的意见我带着忘掉了自己的愿望的幽灵先生来到了濑名宅的门前。

 

“王的愿望肯定是和阿濑有关的。”

凛月前辈虽然这样说了,但执行起来的难度比我想象中更大。

 

濑名泉,比我大两级的前辈,长着出色容貌的职业模特,不管在做偶像上还是当队长上都非常出色,不如说出色地过了头,对于总是稚嫩的后辈极其严厉,包括但不限于对于我饮食的把控,训练的监管等等方面。

而我今天竟然在休息日依据凛月前辈给的地址主动找上了这位前辈的家门。

 

“濑名的家,我来过这里的!”

月永前辈兴奋地对我说道完,就抛下还在按门铃的我,自顾自地穿墙进入了濑名前辈的家中。

 

等等啊,不要丢下我!

我还没说出口,便响起了开门声,

脸色不虞的银发前辈用矢车菊蓝的眼睛疑惑地打量着我,面对我要求造型指导这样拙劣的借口,他思考了一会还是决定先让我进门再说。

 

实话实说,我有些坐立难安。

前辈的房间里散发着好闻的味道,也许是什么名贵的香水。房间的主色调意外的不是黑白灰之类的极简风格,而是容易让人联想到海浪与沙滩的浅蓝色,与前辈的眼睛很是相称。穿着便服的前辈少了平日里的凌厉,在午睡后显得有些潦草的卷发让总是精致得一丝不苟的模特前辈多了不少可亲的气质,也让我坐在前辈的卧室里这个事实显得越发不真实。

 

“不是最近有新的演出吗,想和前辈讨论一下关于新的打歌服的事情啦。”

我一边心虚地说着,一边用余光注视着一脸兴奋地在濑名前辈的卧室里四处翻动着的月永前辈的幽灵。

不要随便翻人家的柜子啊!太没礼貌了吧!

“演出服化的事情不是上周早就讨论好了吗?”

濑名前辈的注视让我不自觉地紧张起来。

 

“身位骑士要追求最好不是吗?我觉得可以再更精致一点的。”

我说得非常没有底气,家中从小教导让我做个品行端正的绅士,而现在的行为显然说不上体面。

 

眼看着那边的幽灵已经开始翻看前辈的相册,我觉得我有必要做些什么,趁着前辈出去给我倒茶的空档,我抓紧时间阻止月永前辈明目张胆地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行为。

“月永前辈!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这里是别人的家啊!”

 

“好怀念!以前我来濑名家的时候这里也摆着这个相框的。”

幽灵显然没有认真听我的话,继续着对濑名前辈家的观察行动。

真是的,连自己死掉时的愿望都记不住的家伙为什么对这种小事记得那么清楚啊。

“住手啦,不是让你找关于你愿望的线索吗,别翻濑名前辈的时尚杂志啊!”

“我就是在找线索啊,关键在于细节,新来的你不会懂的,这就是前辈的智慧哦。”

“完全是狡辩啊,你只是自己想看吧?”

 

“你在跟谁说话?”

就在我和漂浮着的月永レオ斗嘴时,濑名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眼神算不上和善。

 

心理挣扎了一番过后我决定告诉濑名前辈实情,

毕竟凛月前辈可是在三秒之类就接受了关于幽灵的设定,对于同月永前辈的成佛计划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濑名前辈,我想不出任何隐瞒的理由。

 

“濑名前辈,月永前辈的幽灵现在正在我的身边。”

 

当时我忘了,在我向凛月前辈问道为什么我会遭到诅咒而同样去了旧音乐室的前辈们却没有时,凛月前辈曾告诉我,濑名前辈他没有去过,一次都没有。

 

走在回学校的路上时,我感受到了这一周来前所未有的安静,自从被前辈的幽灵缠上后我就再也没有过这样清净的时刻,

但此刻,这样的安静却使我感到难受。

 

“再去学校找找线索吧,说不定会有新收获。”

我尽力地用若无其事的语调打破我和月永前辈之间可怕的安静氛围,但脑海里却不断回放着十五分钟前在濑名前辈家的片段,挥之不去。

 

当我郑重其事地告知了月永前辈的存在后,得来的既不是质疑,也不是欣喜,而是我从来没在濑名前辈脸上见过的怒色。

濑名前辈愣住了几秒后,上前逼近了我的脸,蓝色的眼睛里燃烧的是我从没见过的火焰。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

半透明的月永前辈就站在我和濑名前辈的旁边,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我们。

 

“死人的灵魂什么的,童话故事吗?”

只有不到一只手臂的长度,月永前辈的幽灵与濑名前辈的距离。

 

“我不清楚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件事情。”

我看到月永前辈上前了一步,不由地在心里乞求着濑名前辈不要再说了。

 

“但不要再开这种恶作剧了。”

别说了,月永前辈明明就站在那里啊。

 

“你从谁那里听到了什么可笑的故事吗?”

我看到月永前辈伸出了手。

 

“我已经全忘掉了,关于那个任性又自我中心的家伙的所有。”

那只手径直地穿过濑名前辈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碰到。

 

在离开濑名前辈的家前,濑名前辈最后告诉我的话是让我不要对鸣上前辈开这种无趣的恶作剧和让我换掉香水的味道。

“这种玩笑不要去和鸣上说啊,如果不想我再对你发脾气的话。”

他是这样说的,

“还有,换掉你那个幼稚的香水味,一点也不符合knights的气质。”

 

也许是错觉,空气中的柑橘味似乎淡了一些。漂浮在我旁边的幽灵前辈,在不说话的时候,有着奇异的深邃的气质。

“不管怎么说,还是有收获的吧。有想起什么吗?”我尝试着打破尴尬。

他的影子好像变淡了点。

“没有。”

“……没有也没什么吧,这才是开始而已吧?”

“濑名的家里,没有任何关于我的东西。”

夏天刺眼的阳光下,我看不清那双绿眼睛里的情绪。

 

 

黄昏的音乐教室里,初夏的黏着气息显得很暧昧。

 

“我觉得小司的烦恼又跟阿濑有关哦。”

为什么要说“又”啊,我一边吐槽一边不由地感叹吸血鬼强大的第六感。

“如果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和前辈们讲讲嘛。”

我觉得你只是想幸灾乐祸啊,凛月前辈。

 

“难不成,小月的幽灵又出现了?”

凛月前辈走进我,嗅了嗅我身边的空气。

“不,并不是。”

我叹了口气,

“实际上,我想要濑名前辈的毕业纽扣。”

我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了。

 

“啊呀,这可真是不得了啊。”

门口传来了纤细的嗓音,另一位高挑的前辈不知何时开始站在那里的。

“我很支持哦。”

鸣上前辈笑着对我说。

 

事情变得更复杂了,我麻木地想到。

 

 

我并没有遵守濑名前辈给我的叮嘱,尽管这并非我的本意。

麻烦的人遇上麻烦的事很正常,所以麻烦的knights被卷入麻烦的knights前队长的漩涡也很正常。

 

自从那次失败的家访之旅后,帮助月永前辈成佛的计划变得一筹莫展。

我和总是吵吵闹闹的幽灵继续着日常的生活,每天上课,练习,完成作业,并在空余时间去寻找和他的遗愿有关的线索。

渐渐地,我好像也习惯了与幽灵作伴的生活。

 

音乐课上,我又再次被老师表扬了。

“简直是如有神助啊,朱樱君。”老师对我说。

不是神是幽灵哦。

我看着翻越着我的音乐笔记的月永前辈,无奈地想到。

 

“我说了第二小节还要再修改一下的吧,你错过了创造出杰作的机会啊新来的。”

“好好记住我的名字啊,既然要拜托我做事的话。”

我已经能够若无旁人地对他进行吐槽,

“还有,别对别人的作业指手画脚啊。”

面对年级里流传的朱樱司总是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的传闻,我也能平和地装作没听见了。

 

“啊,这棵树,我还记得这棵树。我和濑名就是在这棵树下相遇的。”

这是学校里颇有名气的百年樱花树,但在夏天里,只能看见满树的绿荫,感受不到春天里樱花的浪漫气息。

樱花树下的相遇吗?感觉会是个有点恶心的故事。

“一样是夏天哦,那天我的乐谱被吹到了这棵树上,爬上树去捡乐谱的我,和树下骑着自行车路过的濑名相遇了。”

他飞到了一颗树枝上,模拟了当时他攀在这里的样子。

“我掉下来了,砸在了濑名的身上,我的乐谱也被卷进自行车轮里变得破破烂烂。”

他从树枝上跳下来,继续用怀念的口吻说着,

“我俩被一起送进了医务室,濑名皱着眉头说一定要杀了我,我大吵大闹地让他赔我的乐谱,现在想起来真是缘分啊。”

完全不浪漫的故事,我下了总结。

“简直是少女漫画对不对?”

完全不是。

我连吐槽的心思都没有了。

 

“我和濑名还在这棵树上许过愿,在学园祭的时候。”

从那天之后,月永前辈再也没去找过濑名前辈,尽管他跟我说话时永远都左一口濑名,右一口濑名。

“当时濑名超不情愿,说着什么他才不要干这种幼稚的事情。”

虽然一年级的我还没有经历过学园祭,但关于在学园祭上给校园里最高的书绑上心愿纸片就能够实现愿望的事,我有所听闻,貌似在女孩子之间非常流行。

“结果,那天我们大吵了一架,因为Judgement的事情。”

的确,算一下时间,学园祭和当时knights进行决斗的的时间是差不多同时进行的。

我看向那棵在夏日里平平无奇的树,突然想到,judgrment之后,就是月永前辈自杀的时间了吧……

橘色头发的幽灵还是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那天半夜里,学园祭已经结束了,我们又翻墙进来挂了心愿纸条。”

他转过头朝我笑了笑,

“濑名他一直说着好烦好烦,但是非常认真地许愿了。其实濑名他超级喜欢我吧。”

 

这是我和幽灵前辈相遇的第二周,我第一次有了名为难过的感情。

 

“还是去找濑名前辈好了,肯定能发现什么的。”

我下定了决心,

“那天他虽然说了很难听的话,但他只是口是心非而已,他一定记得关于月永前辈的事情的。”

月永前辈的幽灵被我突如其来的爆发下了一跳,随即又用那个没心没肺的表情笑了起来,

“真有气势啊,我最喜欢你这点了!”

没有重量的身体伸出双臂抱住了我,

“我知道的哦,濑名是个傲娇,是个笨蛋,温柔又迟钝,总是不能好好地传达自己想说的话。”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能去找他。”

被柑橘味包裹的我,像是溺水般喉咙发紧。

“他会难过的。”

 

我不知道对于濑名前辈的警告,自己算不算犯规,我没有去求助鸣上前辈,是鸣上前辈主动找到我的。主动这词也不恰当,应该说knights是个麻烦的漩涡。

 

还有一周就是学园祭了,大家都在紧张的准备工作中,哪怕是背负着幽灵诅咒的我也不例外。

“我觉得展板的左边涂成蓝色比较好。”

聒噪的幽灵已经习惯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对我指手画脚。

“麻烦闭嘴,你再插嘴的话我今天就做不完了。”

不知道何时起,我也有了独自一个人呆在这间废弃的练习室的习惯,就像我已经习惯了和幽灵一起生活一样。

 

“夏天就要结束了啊。”

他躺在窗口看操场上打闹的人群,又看向其他很远的地方。

“学园祭就是夏天最后一个节日啦。”

他趴在我正在绘制的展板上,但透明的身体并不会沾染上颜料。

“一定要好好过啊!努力啊,新来的。”

他总是莫名地有着我不能理解的兴奋情绪,嘴上说着什么东西都喜欢的样子。

 

如果真的这么喜欢,这么开心的话,为什么要自杀啊?

我看向房间里的三扇窗户,

这样的人,会是从那个窗户跳下去的呢?

 

伴着吱呀作响的推门声,我突然发现第二扇窗户那里,有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放着新鲜的金盏花。

 

“嚯!”

新进门的人被我吓了一跳,

“真是的,是小司司啊。”

金发的前辈姿势优美地轻拍着胸口,用另一只手戳了戳我的额头,

“平时这里只有我和凛月会来,我还以为是幽灵呢。”

 

幽灵?前辈嘴里说出了困扰我快一个月的词汇。

“前辈相信世界上有幽灵吗?”

鸣上前辈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一个小巧的喷壶,撑着下巴站在窗户边给那束金盏花喷上露珠。

“幽灵啊……”

他用手指点了点下巴,

“我见过哦。”

 

诶?

面对我错愕的神色,他俏皮地眨了眨左眼。

 

“我见过幽灵哦,很可怕吧。”

鸣上前辈见过月永前辈吗?

“是在一年前,我非常重要的两位朋友都超不负责任地离开了啊。”

鸣上前辈坐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平静地讲着令人发冷的故事。

“没有告诉我任何话,就这样走掉了。”

似乎察觉到我不安的情绪,他安抚地拍了拍我的肩,

“吓到你了吗?”

 

“没有。”

我摇了摇头,

只是有些意外,骄傲美丽的鸣上前辈发生过这种事情。

“幽灵,是在哪里看见的呢?”

“在天台哦。”

他用手指向上指了指,

“就在这栋楼的天台。”

 

“隔着很远的距离,他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

鸣上前辈告诉我,

“幽灵也许是很温柔的生物也说不定,因为不舍才会成为幽灵吧。”

幽灵很温柔吗?我看向教室里那个从刚才起就一直没有说过话的幽灵前辈。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经常去天台,想着如果再看见一次就好了。想知道他究竟在不舍什么,我非常不甘心呢。”

月永前辈从背后抱住了鸣上前辈,没有温度也没有重量的拥抱。

 

“这里也是,如果哪天也能碰见王的幽灵就好了。”

鸣上前辈看向金盏花瓶的位置,

“不过,那是个自由得过分的家伙,也许没什么舍不得的呢,真过分对吧。”

鸣上前辈鼓起嘴,像女孩子一样跺着脚抱怨着,但我却没感到任何好笑的意思,我理解濑名前辈的警告的意义了。

 

从背后抱住鸣上前辈的那个幽灵,轻轻地吐出了没有声音的三个字,

“对不起。”

 

谢谢阅览

【未完】

夏天幽灵(下) #偶像梦幻 # #leo #knights
原作者:獠牙   很慢修完了 前文请看 夏天幽灵)   也许有人会好奇knights奉行个人主义原因,我个人对此解释是,因为knights成员一起行动话就是一场灾难。   “小司司你有...
】老鼠死掉了()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总之死了人避雷  # #有恶趣味    东京时间凌晨三点半,十六岁濑名游荡在公园路口,旁边木椅坐着同样脸色苍白月永。 今天是上弦月,天气预报宣称明天会有...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还是一发完 #新剧情产物,日常甜饼 #时间线是佛罗伦萨 #感谢knights友情出场   朱樱司是抱着挽救一条人命想法,连夜打飞机赶来佛罗伦萨, 起因是已毕业前辈在...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 #偶像梦幻 # #leo
原作者:獠牙   # #非偶像设定 #关于报复小故事 #不适请停止阅读   “ESP”,超感官知觉。又称机体觉,第六感,一种用于灾难来临前超直感,高敏感度人一般会拥有比较强机体觉。濑名...
【cp24h/7:00】恒星引爆 # # #偶像梦幻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 #202024h接力企划 *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一瞬间濑名有片刻...
】老鼠死掉了(下) #偶像梦幻 # #leo
想着。   “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搞得像人家很脏似的。” 站在一旁月永用水浸湿手帕,半是幸灾乐祸地开口: “我说,这不会是濑名初吻吧?” 没有得到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站在龙头前捧起水花...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月永比濑名想象要安静许多,在濑名回家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 # #leo #濑名 #月永
。   “所以说,我们打劫了那个传说中xx事务所?” 濑名现在站在河岸边,头脑有些空白,不知是因为手中球棒还是稿纸,或者是因为自己现在明显过分兴奋男朋友。 “从结果说,是这样。”月永向他挥挥他们...
】情人节洋桔梗与紫丁白 #偶像梦幻 # #
就闻到了桔梗花清冽香气,和他手中甜美丁香温柔地缠绕在一起。桌上马克杯里插着妖艳红镜子,馥郁美人,显得下面卡通瓷杯更加幼稚起来。 这是月永强迫性挑选第四款同居用品,虽然超市里标签...
】巴别塔之恋(1) #leo # #偶像梦幻 #月永 #濑名
,不要在你清醒时候说出那些词。   濑名是个好妈妈,他前同事鸣岚这样评价过他。 这是个诚恳评价,很少有人可以在愤怒下煎出形状漂亮蛋。 月永不会吃全熟鸡蛋,在开火时濑名无由地想到...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下) #偶像梦幻 # #leo
。”   这是濑名人生中第一次翻墙。 关于这次集体逃课,矜持优等生对外宣称是一场强迫,但只有他自己知晓,当月永拉住他手逃跑时,他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跟了前方少年雀跃步调。   无风夏日,他们奔跑...
【cp】他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