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玻璃夕阳 #泉レオ #泉leo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晕海

 

27岁小说家泉x18岁作曲家雷

设定基本无用,只是想搞年上(

酸酸甜甜一往情深的初恋

 

濑名泉最近有些苦恼。

27岁的他是时下一名畅销小说作家,年轻,多金,还长了一张不比模特逊色的好看的脸,追求的女性如过江之鲫,这种人生赢家一样的配置让人很难想象他为什么事如此烦恼。

但实际上这个烦恼已经持续了不短的时间了。

“……雷欧君,你该回去了吧。”

趴在他桌子上的毛茸茸橙色脑袋动了动,慢慢从笔记本电脑后探出头来,绿色的眼睛眨巴眨巴:“我不会吵到濑名的,所以再多待一会儿不行吗?”

少年放低声线,软绵绵地央求着。

如果是平时认识月永雷欧的人,一定会被他这副模样吓上一跳,不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是月永雷欧。在高中里叱咤风云了三年,弓道社团的扛把子,少年成名的作曲家,据说赚的印税就足够一个正常人使用到下辈子。加上跟他的才气截然相反的糟糕的文化成绩,让他在学校里成为校长都知道的赫赫有名的人物。

尽管月永的性格很活泼,但不会有人认为他很好招惹,冷下脸的时候强大的气魄令高年级学长都只敢低着头挨训。想看到他对谁放低姿态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这个“几乎“中显然不包括濑名泉。

两家人当了几十年邻居,濑名比他年长九岁,可以说是看着他长大。不知道为什么,连父母都管不住的月永从小就很黏着他。快毕业的那段时间,也是濑名天天抽时间强制给他辅导文化成绩,向来不喜欢读书的月永,唯独在濑名面前像只被提着后颈的猫,倒是乖乖啃了几个月的书。

高中毕业后,月永被海外的一所知名音乐学院录取,待在国内的时间也大幅度减少。但他人不在,存在感可一点也没减少。除了隔三岔五就要用视频电话骚扰濑名外,这家伙也没少嘟嘟囔囔,气鼓鼓地抱怨着大坏蛋濑名,不知道你不在我很寂寞吗。

“你会寂寞吗?不是前几天还在国外音乐节的颁奖仪式上看到你,大忙人大作曲家?”濑名早就习惯了他对自己撒娇的样子,何况这家伙对谁都喜欢说我爱你,对濑名说的尤其多,他早就免疫了他这些乍一听上去惹人误会的话。

“濑名难道什么都不懂吗?”隔着屏幕,月永的声音似乎也有点失真了起来,“明明答应过我,如果我好好考上大学的话,会认真考虑我的告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濑名真是太狡猾了……”

心慌意乱地找了一个“编辑要和我谈稿子的事,明天再聊”的拙劣借口,濑名关掉了通话界面,在电脑前坐着发了会呆。

屏幕切换到锁屏界面。锁屏是一张双人合照。金灿灿的向日葵花田里,还是高中生的月永把草帽抛飞的老高,笑嘻嘻地一把冲过去抱住濑名。镜头咔嚓留下了这张带着阳光和青春气息的照片。

濑名想起月永和自己告白那天的场景。

那只是很普通的一个下午,而月永也和平时一样,很普通地说着那些令人害臊的话语。月永喜欢用夸张的方式来表达对一个人的好感,但更多的时候可能只是把一般人眼中的爱语当口头禅一样随口说出,对于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邻居弟弟他再了解不过了,所以他向来不会把月永挂在嘴边的“我爱你”当一回事。

原本应该是如此的。

“我喜欢你,濑名不要再把我当小孩子了,我对你才不是什么兄弟朋友的喜欢……这句话不管多少遍我都会说给濑名听的。”

明明五官还带着少年的青涩,但月永的眼神是毫无疑问的认真。

“我喜欢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喜欢濑名。”

如果自己是单纯把他当成弟弟也还好,但在月永说出“喜欢”的那刻,濑名根本无法忽视自己骤然加速的心跳。

月永像是不等到他回应就誓不甘休一般,他的目光几乎能将人灼烧,自己的那点隐秘的心情似乎在那样的注视里也无所遁形。

但濑名只是偏过头去,卷起书本轻轻敲了月永的脑袋。

“小鬼说什么喜欢不喜欢的,至少等你成年,等你考上大学,再和我说要我考虑这样的事吧?”

逃避对方心情甚至逃避自己心情的自己,或许根本不值得月永这样喜欢吧。

对方年纪还小,人生中还会遇到很多优秀的人。等他出去的时间一长,经历的事情越多,就会渐渐发现自己说不定当初只是青春期荷尔蒙作祟。遗忘掉这份曾短暂迷惑过自己的感情,然后两个人的关系最终回归正轨。

回到普通的邻居、关系比较好的朋友,这样再正常不过的关系。

不过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在圣诞节即将来临之际,濑名参加完自己虽然不喜欢,但是对成年人来说是必要的酒席应酬。他本来就厌恶酒味,哪怕是在充满酒气的筵席上待了一会儿,那种恶心感也挥之不去。冰凉的夜风将昏沉的头脑吹醒大半,濑名在回自己租住的公寓的路上,突然想起月永来。

快到圣诞节了,那家伙的学校也该放假了吧。他大概会先回自己家?自己现在住的公寓离父母的房子说不上远,之后回去看看他也好。虽然不知道现在月永的想法如何,结合他之前在电话视频说的那些话,要见面的话还是有些微尴尬。但濑名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想他了。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事,他在路上还在想月永的事,但就在到达在自家门口时,捡到了浑身几乎冻僵的月永。

“爸妈正好去外地度假啦,硫可碳在读寄宿学校,只能麻烦濑名收留我一段时间啦。”

被冻的哆哆嗦嗦的人还不忘对他挤出一个笑容,只是因为脸部肌肉僵硬的缘故,这笑容实在说不上好看。

濑名根本没听他在解释什么,拖着这家伙的手就往自己家里拽。月永的手被寒风吹出了一层病态的红,摸起来就跟一块冰没什么差别。

濑名将浴霸开的暖烘烘,放足一缸热水,把头发丝儿都在冒着凉气的月永强行塞进了浴室。在柜子里翻找他在自家放着的小恐龙珊瑚绒睡衣的时候,濑名才意识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

他在看到月永的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片空白,现在更是想把这个连先进自己家避避风都不懂的笨蛋臭骂一顿,告诉他哪怕他把自己搞生病搞住院自己也不会心疼他哪怕一秒。

但酸胀到自己都无法忽视的心脏让濑名甚至没法用这种谎言欺骗自己。

“濑名。”月永裹着他的浴巾探出湿淋淋的脑袋,看起来更像一只落水的小猫。濑名回过神来,没好气的把睡衣摔在了他的头上。

晚上月永挤进他的被窝,头发被濑名拉着好好吹干了,两个人身上都是香香甜甜的橙子味,这还是月永之前非要给濑名挑的洗发香波。披散开的头发比离开时又长了些,此时软绵绵贴在了月永的脸颊上。

他不吵闹的时候看起来总是有些过分的安静,或许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所以就和小时候一样抱着濑名轻轻摇晃着,这是月永祈求他原谅的特有方式。

“因为很久没有见到濑名了,一直一直都想见濑名,想见的不得了,所以想着回来后第一时间就要看到濑名的脸……濑名,对不起啊。”

濑名的心脏就像被猫咪的爪子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疼说不上疼,只是痒的厉害。

虽然不想理他,但却被那双盯着自己的绿色眼睛弄的心烦意乱。沉默了半晌后,濑名叹了口气,揉了揉月永的脑袋。月永的身体彻底放松下来,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往濑名的胸前拱了拱,乖巧地闭上了眼睛。

……又输给这家伙了,真没办法啊。

他和月永的战争就是如此,看似他是年纪更大更有余裕的那个,实际上把握局面的却从来都是月永。

从那之后,月永就顺理成章地赖在了他的家里。濑名写稿子的时候,月永就窝在他的桌子前面,或是写曲子,或是一言不发只是盯着他瞧。

哪怕像这样赶他回家睡觉,月永也总有办法最终留下来,并且,绝不睡客房。

明明在电视上看到的这家伙已经成长到自己感到陌生的程度,但赖在濑名身边的月永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大猫咪,但濑名虽然嘴上抱怨,给他投食、顺毛花的心思可一点都不少。

他没有告诉月永的是,自己会在电视和网络等一切可能的途径去了解月永现在的生活,包括他又写出了什么曲子,获得了几个奖项,连月永在高中时一时兴起注册的nico账号也一直静静躺在濑名的关注名册里。

月永曾经说他就是自己的灵感源泉,他的缪斯,他在国际上获得奖项的曲子已经数不胜数,在被问到是什么能够让他创作出这么多惊才绝艳的曲子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五官青涩的少年对着镜头微微一笑,比划了两个无声的嘴型。

哪怕没有人能看得懂他在说什么,但电视机前的濑名不会不知道。

“セナ”。

“濑名,濑名。”

月永轻轻碰了碰他的手指。

那是经常弹钢琴的一双手,骨节修长,指甲修的圆润整齐。濑名不理他,那双手就不安分地慢慢爬上他的手背,指腹摩挲着他的手面。

濑名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道裂痕。月永小心翼翼看了他一眼,见他还装作无动于衷,心里偷笑之下,得寸进尺地向着濑名的手腕摸去。

“雷——欧——君——”这种明显的骚扰行为可不能坐视不理。濑名反手抓住那只乱动的爪子,月永的手小小的,很容易就能握在掌心里。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后,月永一个没站稳,身体前倾趴在了桌子上,和濑名只隔了一个手指的距离。

月永的瞳孔微微颤动着,濑名离得太近了,近的能看到对方长而密的睫毛,和闪动着不明情绪的淡蓝色眼珠。

濑名做完这个动作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妥当。他的手心出了些汗,和月永皮肤想贴的地方很热,就像是抓了一块烙铁一般。

但还没等他说出些缓解这个奇怪氛围的话来,月永突然闭上了眼睛。他被濑名抓着的手在发颤,他竟然在紧张。这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随随便便就往他心里闯的猫一样的少年,竟然也会紧张啊。

“当一个人闭上眼睛的时候,是希望你吻他。”

这一次,濑名选择遵循内心的真实愿望。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 #leo
原作者:獠牙   #好孩子不要抽烟 # #极速短篇   濑名和月永在同一屋檐下冷战已经一周了。   事情的起因是一支烟,一支女士的弹珠香烟,上面印着好看的花体字母和一个俏皮的爱心符号...
(♀)】恋人未满 #leo # #
原作者:艾拉ella   异世界pa 剑士x弓箭手雷(♀) 算是上一篇《七回目的求婚》的前传,不看上一篇也完全OK 可以当作小短篇来看 ⚠️ 本篇为性转,接受不了单性转的请不要点开!!! 濑名...
【cp】一秒恋爱 #偶像梦幻祭 # #濑名 #月永 #
by/ 夏至至   『一秒恋爱』 cp *一个对恋爱反应迟钝和一个以为自己表达足够明显的,两个笨蛋谈恋爱的大纲式段子 *kn全员出场有,大概都有在认真助攻(?)   太阳光到达地球需要8.3...
♀】七回目的求婚 # #leo #
,这样下去会没有人愿意和你队的。” “那くん你重新成为冒险者就可以了,我这辈子只想和くん一个人队。”与此同时,濑名拿出了戒指,他深情款款地对着月永雷欧说:“嫁给我吧,くん。” “セナ...
】未过期爱情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濑名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祭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獠牙   #设定请看上篇 #有路人出场 #阅读愉快   月永比濑名想象的要安静许多,在濑名回家的时候,他通常都蜷缩在角落小声地哼着歌,写着曲子。而更多的时间里,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总之...
】夏天的幽灵(下) #偶像梦幻祭 # #leo #knights
信纸背面我写下了我的提问。   “月永的遗愿是什么?”     “根据卒业式的流程,先会在班级进行活动,再到礼堂进行最后的卒业仪式。” 朔间前辈向我分析着“在濑名毕业时表白lovelove行动”的...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祭 # #leo #濑名 #月永
一遍又一遍地唱着那首代表着他澄澈的爱意的情歌。 “我收藏了所有你拍过的杂志,把它们剪成了一本。”月永笑着说到,“在本子空白的地方我写了很多曲子。” “那个小小的……” “对,小小的濑名。” 月永...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下) #偶像梦幻祭 # #leo
。   寻找月永的住所花了不小功夫,绿眼的恶魔在那次轰动全校的天台事件后就再也没出勤过。最终得益于友人强悍的社交圈,在濑名成为校园公敌的第三周找到了罪魁祸首的栖息地。   开门的是月永的妹妹。濑名...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回到家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后上面显示的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夏天的幽灵(上) #偶像梦幻祭 # #knights
原作者:獠牙   #幽灵pa #司视角 #cp向   夏天是离别的季节,气泡水,金盏花, 和第二颗纽扣被拉扯下时发出的白色噪音。 我非常喜欢的前辈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他是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性格却...
【cp】小别重逢 #偶像梦幻祭 # #
by/ 夏至至   『小别重逢』 cp   月永leo睁开眼睛的时候正是阳光灿烂的午后,他盯着窗棂外侧的积雪投在室内亮晶晶的影子,心情变得格外的好。也许是因为漫长的午睡醒来身心舒畅,也许是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