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冬日间章 #泉レオ #泉leo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晕海

 

背景为冬天的片段写作练习

 

那家伙很怕冷,夏天的时候尚且要里外穿三件,冬天也是,裹得再厚身体也比一般人更难热起来。濑名一直知道这一点,所以哪怕在工作用的studio里搬进了被炉这样懒懒散散的东西,他也只是会抱怨几句,却并不会去阻止。

关于在梦之咲度过的冬天,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好的印象。

去年冬天的时候,那场战役已经接近尾声。那家伙也是,大抵也明白即将迎来自己的终末,那些吵吵嚷嚷喊打喊杀的话语在某一天从他嘴中消失了。大多数时候,他看起来很安静,没有扬着嘴角说那我就把他们都打倒给你看时的少年意气,也没有哭着对他说对不起啊是我太弱了的时候的绝望崩溃,甚至没有扔着乐谱大喊inspiration。他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濑名的视线范围内,害怕和他对视,也害怕和他交谈,大概最害怕的是他说出那句“我不需要你了”。

那双谱写过让濑名感觉到世界的存在意义的美妙曲子的双手,已经不能再多看哪怕一眼了。妹妹悉心上好药水贴上胶布后,还会不断有新的伤痕重新覆盖上去。

锈蚀斑斑的剑不再有被举起的价值,月永明明是最清楚这一点的。但他仍然站在那里,伸出他残破不堪的双手,掏出那颗尚且存有余温的心脏,渴望濑名再度使用他。

但他不可能去握住那把剑,也不可能像月永曾经说过的,让他牺牲成为自己身下冰冷的玉座。

就连春天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或许只是闭眼恍惚间,雪已经融化了,飘落的樱花花瓣是春风吹来的简讯。

春假后,月永的停学期已经结束了,但他并没有出现在学校里。还有一些并没有在动荡时代被扫出梦之咲的大门、留在这所巨大的坟墓里苟延残喘的过去的敌人,带着恶意和几分报复的快感,在学院里传播着“月永雷欧已经死了”的流言。

“众叛亲离的暴君一个人随便死在了什么看不见的角落,是很适合这样的人的结局吧?”

鸣上和凛月虽是独善其身主义者,听到这样的话,多少还会去出言教训。朱樱向来不信这些恶意中伤,坚信着knights的王不日就会回归。

只有濑名对任何与月永有关的话题都没有什么反应。上学放学,参加训练,风平浪静到近乎诡异的程度。因为他知道,那些人说的并没有什么错。

月永的的确确已经在那个冬天里“死去”了。

他亲手埋葬了知更鸟冻僵的尸体。

 

月永闷闷地打了个喷嚏。

星曜演唱会结束之后,knights的成员们笑着说了Merry Christmas后互相告别。濑名和月永家并不顺路,但二年级的时候一遍遍陪他走路回家,明明并没有约定过什么,只是自然而然地就这样做了。大概是雪地中的那段简短的对话,让濑名久违地碰触到回忆的铁皮箱。那些被封存的记忆,带着温柔的灰尘味扑面而来,让他在看着月永雷欧那张笑的红扑扑的傻脸的时候,少有的没有控制住内心那一瞬间的冲动。

“天气这么冷,我怕你这家伙走到一半迷路后冻死,”他状似随意地拍掉了落在月永头上的积雪,“虽然很麻烦,但是今天就送你回家吧。”

月永慢慢睁大了眼睛,像是有些不敢相信似的。濑名在说完之后就有些后悔,冷着脸甩下一句“不跟上来就算了”,就自顾自大步往前走去。

身后很快传来月永的脚步声,他呼哧呼哧喘着气,像只活蹦乱跳的小尾巴一样缀在濑名身后,哪怕不回头去看,濑名也能想象出他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濑、濑名。”月永扯住他的手指,力道还有些小心翼翼的,给了濑名随时挣开他的余地,“可以牵手吗……”

濑名没有说话,他只是往前微微走了一步,月永就立刻往前走了十步。他们之间那种从月永回来后一直维持着的恰到好处的距离感,因为这样的改变,似乎又变得有些过近了起来。

仅仅只是没有忘掉过去的回忆这件事,就能让这家伙得意忘形到这种地步吗?

他这样想着,还是慢慢握住了月永的手。小小的,可以轻松包在掌心里,冰冷的手指因为紧张而蜷缩起来。

上一次这样牵着手是什么时候呢?其实他一向不喜欢用这种女孩子间才喜欢的黏黏腻腻的方式来和人相处。但月永和他体质相反,冬天的时候手脚总是冷的像块冰。他虽然心烦,却又习惯性将月永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或是放进自己的大衣口袋,用着像是笨蛋一样的方式想让他变得暖和起来。

在月永面前的自己常常让濑名自己都觉得难以理解。自己和他在一起,压力只会变得越来越大而已,可是为什么还是离不开他呢?

甚至于在他内心深处的隐秘期待里,不如反倒是希望月永一直如此的。像孩童一样干净纯粹,永远不被恶意所污染的赤子之心。骑士总是会为想守护之人而战斗。

月永的口鼻之中呼出的白气缓缓上升,把自己又往兜帽里缩了缩。他身上依然穿的很单薄,明明怕冷的要命,但却从来不懂爱惜自己,从来都是。濑名的心里又隐隐升起一股怒气来,如果需要人照顾的话,为什么可以一声不吭地离开自己身边?如果已经不再需要自己,那为什么又一遍两遍地要那条围巾,又要为牵手这种小事掩饰不住地表达出高兴。

冻死在雪地里的知更鸟,留在他身边的话难道就能度过寒冷的冬天吗?

“濑名。”月永突然站定在原处。路灯投下的白光在他身上笼出一道温柔而单薄的影子,空气里飞舞着细碎的雪花,他弯着一双绿色的眼,“谢谢你。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圣诞礼物。”

……可我为你做了什么呢?

就像是棉花塞在了喉咙口,濑名想要说的话,一瞬间再也无法说出口。

那些想要抱怨他不在的时候到底给自己添了多少麻烦的话语,似乎也像是落在月永眉间的雪花粒一样,无声无息地消融殆尽。

“我还没有原谅你……笨蛋。”拼尽全力找回自己的声音,说出的却还是这样,仿佛诉说着“我好寂寞”一样的话语。

“不要原谅我哦。不要忘了我。”月永的表情却是快乐的,似乎在这一刻,最后一丝心结也终于被解开般的,他张开双臂,在雪地里大笑着转起了圈圈,“要一直一直记着我啊,sena!”

他眯起眼睛,迷离地注视着月永雷欧。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注视着他,像二年级时一直在做的那样,月永抛洒着乐谱,自由自在地奔跑,他无可奈何地跟在他的身后,但被装在眼瞳里的小小的身影,就好像被铭刻了一生一世那么久。

 

他曾经亲手埋葬了他的知更鸟。

小小的鸟儿,根本度不过那样寒冷的冬天吧。

但也许,仅仅是手掌相贴的温度,就能让爱死灰复燃。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 #leo
烟火味的香气。 但濑名并不愿意朝此方向怀疑自己的同居人,尽管他很早就知道月永并不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不会在十六岁时诱惑同龄的好友和他接吻,也不会在接吻后抛下位于挚友与恋人徘徊的暧昧对象消失得...
♀】七回目的求婚 # #leo #
,这样下去会没有人愿意和你队的。” “那くん你重新成为冒险者就可以了,我这辈子只想和くん一个人队。”与此同时,濑名拿出了戒指,他深情款款地对着月永雷欧说:“嫁给我吧,くん。” “セナ...
】未过期爱情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濑名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cp24h/7:00】恒星引爆 # # #偶像梦幻祭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 #202024h接力企划 *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的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的一瞬间濑名有片刻...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回到家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后上面显示的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盛夏雨后(4) #leo #
,濑名松开了月永雷欧,他揽过月永雷欧的腰,靠在月永雷欧的肩上,说:“くん,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我不像看上去那么有自信,我会因为你对别人好而嫉妒,我会因为一看就是虚假的绯闻失去理智,我的爱会非常...
】盛夏雨后(5) #leo #
嫉妒呢~” 濑名理了理被他揉得一团乱的头发,叹了口气说:“我不会和くん吵了,看他那样子就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等我们和好了,我再请你喝酒。” 朔凛月悬着的终于放下,他半开玩笑地说:“不用麻烦了,到...
】盛夏雨后(3) # #leo
昨晚到现在看到濑名就止不住的动。月永雷欧无视了隔壁桌朔凛月和鸣上岚闪闪发光的眼神,直直的看着濑名,他已经做好了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准备,在坠入爱河之前先进行迟来的自我介绍吧。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
(♀)】恋人未满 #leo # #
原作者:艾拉ella   异世界pa 剑士x弓箭手雷(♀) 算是上一篇《七回目的求婚》的前传,不看上一篇也完全OK 可以当作小短篇来看 ⚠️ 本篇为性转,接受不了单性转的请不要点开!!! 濑名...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祭 # #leo
,从当年的knights成立到这据说是莫扎特邻居的故居的新房子,无一例外。   而对于月永的一切决定,濑名在开始时一般都会表示反对,这也无一例外。   “不通过,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不要提照顾...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祭 # #濑名 #月永 #
by/ 夏至至   『拥抱依赖症』 cp   拥抱依赖症,也许是某种传染性病症,多发季节是在冬季。虽然夏季也存在这样的症状,但因为某种排斥作用会减轻一些。   *   月永leo喜欢拥抱。他...
】老鼠死掉了(下) #偶像梦幻祭 # #leo
想着。   “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搞得像人家很脏似的。” 站在一旁的月永递上用水浸湿的手帕,半是幸灾乐祸地开口: “我说,这不会是濑名的初吻吧?” 没有得到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站在龙头前捧起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