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心组】错误的养狐狸方式 #泉レオ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晕海

 

pb第二次重发

【泉レオ24h/11:00】

*咖啡厅老板泉 x 耳廓狐レオ

 

小小的狐狸幼崽乖乖趴在他手臂中间,毛卝茸卝茸的大尾巴没精打采地耷卝拉下来,连尾巴尖都失去了晃荡的力气。暖呼呼的肚皮贴在濑名的小臂上,不时发出几声“咕噜”的声响,小狐狸的眼中翻出一层浅浅的泪花,爪子软卝软地勾住濑名的衣服。

今天早上出门时还在为小狐狸的胡卝作卝非卝为感到气愤,但一天下来气早就消了大半,又被对方朦胧的一双泪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濑名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的责骂之词,只能叹了口气把他抱下来放在了沙发上,揉了揉毛卝茸卝茸的橘子脑袋,从购物袋里将刚买回的苹果拿出来,洗净后削掉皮喂给レオ吃。

レオ偷看一眼濑名的表情,看他没有发火的意思,爬到濑名的膝盖上坐好,濑名给他喂什么,他就张嘴乖乖吃掉,不似平时那样不安分地吵闹。这份安静反倒让濑名不习惯起来,不由得反省惩罚他一天不准吃东西的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

这家伙毕竟还是只团子大小的小奶狐,一只手掌都能轻卝松托起,睡觉时喜欢像小婴儿一样依偎在他胸前汲取温暖。人类世界的“方寸”与“规矩”,在レオ的世界里还无法形成完整的概念。

虽然觉得麻烦,但自己有义务照顾这家伙。

濑名泉是一个刚大学毕业不久的普通青年,离开了父母身边,目前独自在外生活。他在城市的繁华地段开了一家咖啡厅,昂贵的地租让人焦头烂额。好在他从小就长了一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店内顾客的回头率高到惊人,听说他还是单身后,还有不少胆大的jk的热情追求,只是都被濑名回绝了。

月永レオ是忽然在某天出现在自己家的。大大的狐狸耳朵,毛卝茸卝茸的狐尾,却有着不折不扣的人类身卝体与长相,知道一些简单的人类语言。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出于什么样的心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就这样,任由他在自己家里住了下来。

事后想了想,自己这是否就是“迷了心窍”,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被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大卝麻烦缠上。

レオ刚来自己家里的时候和奶猫差不多大,除了外形外和普通的人类小孩并没有多大差异。濑名去选购母婴产品的时候甚至不小心遇到了大学同学,被对方调笑道这么年轻就当爸爸了吗,一时间有口难言。好在对方并没有在两人的社交圈中大肆宣扬这件事,否则濑名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解释自己现在这种的确很像单身爸爸带娃的现状。

大概是动物幼崽的天性,レオ非常黏着濑名,晚上睡觉从不去濑名给他准备的狐狸窝,非要钻进濑名的被子里一起睡。濑名没有和父母外的人一起生活的经验,但也奇异地没有因为レオ的接近产生排斥心理,在睡前敷完面膜喝完牛奶准备睡觉的时候,看到蜷缩在身边睡的香香甜甜鼻涕泡都出来的小狐狸,内心还会涌起一股暖暖的热流,忍不住摸卝摸那颗圆圆的小橘子头。

这位来路不明的“租客”很快就成为了濑名生活中的一份卝子。虽然不能把レオ带上去咖啡厅,但是濑名也会每天尽早结束工作回家陪他。

昨天的时候,大学时代的前女友突然来家中拜访,濑名接待了她,两个人正常却也生疏地谈了一些事情后,本来因为有客人在家所以待在房间里的レオ突然爬上餐桌,并且因为动作太大把杯子打碎后,濑名几乎是瞬间就站了起来,试图挡住前女友探询的目光。

如果被外界发现的话,说不定会被抓到研究所去也说不定——这样的后果仅仅是想象也让濑名感到难以承受。

好在前女友虽然同他没什么旧情,却也是通情达理的性格,答应替濑名保守レオ存在的秘密。

“レオ君今天为什么要打碎咖啡杯?”

等到两个苹果喂下去,レオ也恢复了些许精神,靠在濑名的怀里微微打着饱嗝儿。知道他或许是吃的太急撑着了,濑名边帮レオ揉卝着圆乎乎的小肚子,边询问道。

他并不是真的在意被打碎的杯子,比起这件事,他更生气的是明明叮嘱了他很多遍,レオ还是跑出房间出现在别人视线范围里。

“……因为セナ被欺负了。”

レオ小心地看了看他的表情,看到濑名似乎已经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略微别扭地说道。

“谁能欺负我啊。”濑名不禁失笑。

レオ吃饱喝足,就开始昏昏欲睡起来,趴在濑名身上卝任由他抱起自己,奶音黏黏糊糊:“可是セナ、看起来不开心……”

惊讶于レオ的敏锐,虽然和前女友是大学毕业后和平分手,但当初也一度闹的很不愉快,对方也并不是特地来这个城市,只是即将登上今日的班机远赴他国,所以来和濑名道个别。

或许是因为自己常常都皱着眉,看起来隐隐带着几分怒气的缘故,大部分人无法分辨濑名是真的在生气还是单纯的心情不好。

“吧唧”一声,濑名微微回过神来,才发现レオ抱着他的头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带着口水印的亲卝吻。レオ学着他平时对自己的样子,呼噜呼噜揉了揉濑名的头发:“セナ不要不开心哦。”

被对方这种孩子气的行为逗乐,濑名抿嘴露卝出一个并不明显的笑容,也低下头亲了亲レオ的额头:“我没有不开心。”

“那以后也要一直开心!让セナ不开心的事情都让レオ来解决!”

“嗯、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レオ开始拒绝濑名为自己理发。考虑到或许是长大了开始懂得爱惜毛皮,濑名并没有管束他的这些小爱好。但随着头发慢慢蓄长,加上身材娇卝小的缘故,レオ在跟他出门时被错认成女孩子的次数也逐步增加。

“还会长高的!”

站在画着一道一道马克笔痕迹的“身高树”前,レオ偷偷踮起一点脚尖,两只大大的耳朵也高高竖卝起,似乎这样能让自己看起来更“男人”一点。濑名有些好笑地看着他的小动作,习惯性伸手揉了揉レオ的脑袋。

レオ微微眯着眼,像是感到舒服一般在濑名掌心中蹭了蹭,喉卝咙里发出软卝软的呜咽声。尽管知道这只是小狐狸感到开心的时候发出的讯号,但濑名依然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像是……

レオ被他呼噜舒服了,习惯性用小小的鼻尖顶了顶濑名的手指,看到对方没什么反应,又伸出舌卝尖轻轻卝舔卝了一下他的指尖。骤然间传来的触电一般的感觉让濑名惊醒过来,猛地退后好几步。

レオ依旧站在原地,湿卝漉卝漉的双眼全然是无辜的神态,似乎不明白这种在小时候经常做的“亲卝密互动”为什么能让濑名反应这么大。

“……以后不要再随便这样做了。”濑名在对方纯粹的目光之中,陡然升起几分罪恶感,又像是掩饰一般轻轻咳嗽两声,“当然,也不准对别人这样做。”

レオ并不能太理解濑名的话,还是小狐狸的时候,濑名伸手揉卝揉他,他就喜欢抱着濑名的手臂打滚,还没长全的一口奶牙嘎巴嘎巴在濑名的手上留下一个个轻浅的齿印。哪怕知道自己是被当成磨牙棒用了,濑名也全然不生气。

一点点大的奶团子跌跌撞撞跟在自己身后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一样,转眼间圆乎乎的小身卝体就抽条成匀称挺拔的少年体型,压在细碎橙发下的双眸明亮如青柳,眼中总是含卝着几分天真的暖意,弯弯笑着注视着他。

如果小时候的レオ还残存着些许野生动物的习性的话,长大后那些痕迹也慢慢淡去。他开始能掌控自己的耳朵和尾巴,就像这个年纪的少年一样就读于普通高等中学,标配的白衬衣针织衫格子长裤能被他穿出天真烂漫的情调,也会有女生脸红着躲在一旁偷看他。

但レオ似乎丝毫感觉不到自己周遭发生的变化,他的世界就和还是狐狸幼崽时一般,由闪闪发光的乐符组成,当然在那些滚动着的音节中间,还有他最喜欢的濑名。

在家里的时候,レオ并不喜欢特地收起耳朵和尾巴,甚至于,他还和幼崽时期一样,并不喜欢穿太多的衣服。濑名给他购置的家居服他向来不会碰一下,倒是格外钟爱穿着濑名的衣服,光着腿在家里跑来跑去。每当濑名回家的时候,就会被猛地窜到玄关处的小狐狸扑倒,毛卝茸卝茸的尾巴也随着主人的心情一样兴卝奋地缠住濑名的手腕。

在レオ眼里,这只是他向濑名表达亲近的方式,但在濑名眼中,性卝情过于自卝由奔放的小狐狸已经到了让人头疼的程度。

“レオ君,不是给你买了很多衣服吗。”尽管无奈地向レオ提过这个问题,却被“可是我更喜欢濑名的衣服,因为上面有濑名的味道!”这样理直气壮的回卝复噎到说不出话来。虽然隐隐也感觉哪里不对,但レオ向来自卝由惯了,何况他有多喜欢缠着濑名,这是他咖啡厅里的员工都知道的事,还会对濑名开玩笑说,是不是终于明白和jk同卝居的滋味了。

什么jk不jk的,那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小狐狸啊。尽管想这样说,但说出来好像也不会有人相信。レオ的成长速度很快,两三年就长成少年的模样,从这之后却又恢复了人类的正常成长速度。濑名给他买的衣服总是会很快就穿不下,所以他喜欢穿自己的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但又总觉得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同样让濑名感到头疼的还有,明明已经是人类高中生的外形了,但レオ依然改不掉喜欢和他一起睡觉的习惯。濑名是独居,买的床容纳一个成年男性和一只小毛团子是绰绰有余的,但是两个正常体型的男性就显得有些拥挤起来。

他的家里并不是没有空出的卧室,可是レオ还是洗完澡后就跑到他的房间,热卝乎卝乎的身卝体紧紧挨着他,抱住他的手臂香香甜甜地睡着了。

濑名也不是没有强卝制勒令他去自己的房间睡,但是第二天早上看到レオ顶着两个黑眼圈,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说睡不着的时候又会心软,一来二去就也默认レオ来自己房间睡了。

尽管是这样没错……

“レ—オ—く—ん—”

在濑名还在学校里时,被后辈称为“恶卝魔的低语”的声线似乎并没有对レオ造成什么影响。

刚洗完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头,湿卝漉卝漉地还往下淌着水,床单上已经泅开一片深色的水渍,让濑名微微头疼起来。

许是天气逐渐炎热的缘故,レオ身上并没有穿衣服,只披了一条浴巾就在床卝上作起了曲子。这是他目前的副业,似乎在网络上也是颇有名气的p主了,虽然他的粉丝们不知道自己的偶像是货真价实长着耳朵尾巴的小狐狸就是了。

濑名无奈地把他从床卝上扯起来,浴巾在身上裹好,拿吹风机过来给レオ吹头发。热气慢慢烘干指尖的橙发,空气里弥漫着橙子的甜香。濑名微微有些恍惚起来,手指从发间滑过,捧起レオ细细碎碎的发尾,又没忍住揉了揉那对大大的狐狸耳朵。

“呜……”

レオ的脸上有些发卝热,似乎终于从作曲中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自己正靠在濑名怀里,对方扶着他的肩膀给自己吹着头发。

他抬起头,看到的是濑名线条漂亮的下巴,和从下面看显得略微冷淡的表情。

“濑名。”

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濑名也回过神,低头看着レオ亮晶晶的眼。

心念微微一动,レオ伸手抱住他的脖子,让他微微弯下腰来,近到呼吸可闻的距离。

嘴唇上落下柔卝软的触感,像是蝴蝶轻轻停留,又像是三月的樱花花瓣。

小狐狸舔卝了舔唇角,为什么濑名的唇卝瓣会比烟火大卝会上买的苹果糖还要甜呢。

他感到新奇般的,又像是冲动驱使,就再度凑了上去,咬了咬濑名的嘴唇。

吹风机的开关还没有关上,但此时轰隆隆响着的自己的世界仿佛已经再听不到别的声音,濑名头脑一片空白,看着レオ难得害羞地笑起来,似乎被灵感瞬间击中,又吵吵嚷嚷着inspiration然后扑向放在床头的纸和笔。

他扶着额头,感觉脸上烧的厉害,或许自己已经被蒸熟了也说不定。

明明是自己养大的小狐狸。

自己的教育,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回到家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后上面显示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夏天幽灵(上) #偶像梦幻祭 # #knights
原作者:獠牙   #幽灵pa #司视角 #cp向   夏天是离别季节,气泡水,金盏花, 和第二颗纽扣被拉扯下时发出白色噪音。 我非常喜欢前辈即将在这个夏天毕业,他是个长着一张漂亮脸性格却...
【cp24h/7:00】恒星引爆 # # #偶像梦幻祭
by/ 夏至至   『恒星引爆』 cp #202024h接力企划 *日快乐!太太们辛苦啦   所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粼粼波光越过玻璃窗弹到他眼前,被刺痛一瞬间濑名有片刻...
】未过期爱情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濑名到公卝司时候,发现办公室里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小...
【cp】公然月色 #「幸运日」 # #月永 # #偶像梦幻祭
by/ 夏至至   『公然月色』 cp   *宇宙无敌可爱月永雷雷生日快乐呀!要在崭新故事里继续做张开双臂拥抱幸福人!   01   好冷。   濑名听到有人嘟嘟囔囔地在耳边发出很轻...
【cp】他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祭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
♀】七回目求婚 # #leo #
,这样下去会没有人愿意和你。” “那くん你重新成为冒险者就可以了,我这辈子只想和くん一个人队。”与此同时,濑名拿出了戒指,他深情款款地对着月永雷欧说:“嫁给我吧,くん。” “セナ...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 #leo
原作者:獠牙   #好孩子不要抽烟 # #极速短篇   濑名和月永在同一屋檐下冷战已经一周了。   事情起因是一支烟,一支女士弹珠香烟,上面印着好看花体字母和一个俏皮爱心符号...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祭 # #leo
公猫产生了爱火花,进而有了爱结晶。 月永将其视为宇宙指引。   最后无一例外是,濑名总会对月永软,然后那些一时兴起决定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当月永捧着那只不过巴掌大...
】盛夏雨后(4) #leo #
,濑名松开了月永雷欧,他揽过月永雷欧腰,靠在月永雷欧肩上,说:“くん,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人,我不像看上去那么有自信,我会因为你对别人好而嫉妒,我会因为一看就是虚假绯闻失去理智,我爱会非常...
】盛夏雨后(3) # #leo
妖精先生名字呢~” “濑名,你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 “我叫月永雷欧,请多多指教,セナ~” “那……我可以叫你くん吗?”...
【cp】拥抱依赖症 #偶像梦幻祭 # #濑名 #月永 #
by/ 夏至至   『拥抱依赖症』 cp   拥抱依赖症,也许是某种传染性病症,多发季节是在冬季。虽然夏季也存在这样症状,但因为某种排斥作用会减轻一些。   *   月永leo喜欢拥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