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レオ】盛夏雨后(4) #泉leo #狮心组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艾拉ella

 

模特泉x作曲雷

ooc预警

 

004

 

鸣上岚常常抱怨着濑名泉小气,明明和月永雷欧进展那么顺利却不介绍给他认识,濑名泉常常纠结着该如何介绍月永雷欧,介于朋友和恋人之间的暧昧期让他无法为月永雷欧找到合适的称谓。

两人已经到了拥有对方家里备用钥匙的关系,却没人捅破那一层窗户纸。濑名泉在更了解月永雷欧之后发现自己或许不是那个特别的人,月永雷欧对谁都很好,好到他嫉妒,好到他失去了信心。

朔间凛月听着喝醉酒的濑名泉的抱怨,他想,你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吗,未免想太多了。举着酒杯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的濑名泉,脸上居然挂了两行清泪,着实令朔间凛月吓了一跳。濑名泉是个很有自制力的人,即使在不得不喝的社交场合,一听啤酒已是极限。在朔间凛月到酒吧之前,濑名泉已喝了不少,熟识的酒吧老板悄悄告诉朔间凛月,濑名泉已喝完了整一杯长岛冰茶。

今日听闻有八卦记者拍到月永雷欧单独护送某位合作的女歌手回家,即使打了厚厚的马赛克也能看出周围明显还有其他同行者。作为独立音乐人,月永雷欧自然没有公关团队为他处理绯闻,本人也丝毫不在乎这种捏造的新闻。而女方那边觉得正是宣传新专辑的好时机,放任流言满天飞。乐的吃瓜群众,苦的是濑名泉。

本就是有些别扭的性格,常常把心事藏在心底,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却不想低气压传染整个事务所。除了鸣上岚之外的人自然联想不到月永雷欧,还以为是某位没有上进心的小模特又惹得濑名泉发火。鸣上岚深知濑名泉是不会相信这种传言,他只怕濑名泉会因为这件事陷入某种自我纠结,不知如何开口安慰只好见机行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能拯救胡思乱想的濑名泉只有月永雷欧,占有欲极强的濑名泉至今还未介绍月永雷欧给别的朋友认识,鸣上岚自然不知道联系方式。不断释放着低气压的濑名泉突然站起身,外套往肩上一搭俨然时尚杂志封面,他对着鸣上岚说:“ナルくん,陪我去喝点酒吧。”

模特素养极高的濑名泉会主动喝酒简直是一件奇事,平时几乎滴酒不沾的他两三杯酒下肚后便满脸通红,从刚出道便与濑名泉熟识的鸣上岚现在脑内打响了危险警报。无论怎么劝说濑名泉都不理睬,一杯接着一杯的酒看着都令人担心。好在出发时已联系了朔间凛月,在濑名泉喝到烂醉之前朔间凛月出现了。

大致了解了情况,朔间凛月却表示自己也联系不上月永雷欧,或许那人又跑去那里寻找灵感,忘带手机了。对于濑名泉,朔间凛月表示不用担心,若是用酒就能将藏着的心事发泄出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为自己也点了杯酒的朔间凛月眯起了红眸,笑着说:“想试试看把月p引出来吗~”

 

月永雷欧身穿深色夹克衫,下身一条紧身的黑裤子,完美勾勒出纤细的身材,他靠在车门低头看着手机,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着前方。已在酒吧厕所吐完一轮的濑名泉从酒吧被搀扶出来便看到暗恋对象,不禁感叹这是天使下凡吗?

好不容易将一身酒气的濑名泉送上车,月永雷欧皱了皱眉头,问:“他平时也这样吗?”

“没有哦,平时的小泉滴酒不沾,只不过今天看了新闻之后突然说要喝酒,人家总觉得很奇怪呢~”鸣上岚装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又不经意的描述了一下今日的濑名泉有多么反常。朔间凛月在一旁对濑名泉的醉话添油加醋,总而言之就是濑名泉伤心到要白天买醉,我们两个都喝了酒没法送他回家只能由月p帮忙了。

结果自然是月永雷欧扛起了送濑名泉回家的重担,看着后视镜里横躺在后座的濑名泉,月永雷欧又想到了今早被消息狂轰乱炸,无数个自称记者的人在社交软件上不断私信他要求采访,一气之下想把所有社交软件全部删除。朔间凛月的消息赶上最后一秒发送成功,没有文字,只有濑名泉昏倒在地上的一张照片。

通过之前的添加的手机定位,月永雷欧迅速驱车到了酒吧门口,工作日下午的酒吧没有多少人,透过窗户月永雷欧看到了灰色的脑袋靠在朔间凛月的肩上,不明来由的怒气让他无视了朔间凛月的招手,等到鸣上岚和朔间凛月夸大其词的描述濑名泉的醉话,月永雷欧这才知道濑名泉喝醉的原因竟是自己,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暴雨打在车窗上的声音惊醒了濑名泉,他起身发现自己在熟悉的车里,车子停在不知道某处的路边,电台里紧急插播糟糕的暴雨天造成的路面堵塞,月永雷欧在驾驶室伴着昏暗的灯光写着他的乐谱。

濑名泉的记忆从到了酒吧开始就断片了,隐隐约约记得喝了很多酒,其余什么都不记得了,拿起手机发现现在居然已接近零点,什么都回忆不起来的感觉让濑名泉更加烦躁。月永雷欧从后视镜里看到濑名泉醒了,他放下手里的乐谱,笑着说:“抱歉啊,セナ,因为灵感突然涌上来了就停在路边作曲了,等我作完曲的时候已经开始下暴雨了,这样开车有点危险我就想等雨停了,没想到下到现在,我们可能要在车上过夜了。”

濑名泉摇了摇头,他最不想让月永雷欧见到他的糗态,头疼的感觉只增不减。

“应该说抱歉的是我,我给你添麻烦了。”

月永雷欧沉默了一会,说:“……セナ,你和我说话还要这么客气吗?”

濑名泉不理解月永雷欧说这话的意义,还未完全从酒精中清醒的他呆呆地看着月永雷欧。

月永雷欧转过身,直直的看着濑名泉蓝色的眼眸,他纤细的身子穿过前排座椅的空隙,一手撑在濑名泉身旁,一手搭上濑名泉的肩膀,他轻轻吻住了濑名泉,仅仅是嘴唇接触了一秒便离开。

“我想要和セナ变成这种关系,セナ不想吗?”

或许是酒精还未消退,亦或许是内心深处的渴望,濑名泉拉过月永雷欧加深了这一吻,车外的暴雨使温度骤降,车内的二人拥吻在一起,用自己体温来温暖对方。不知过了多久,濑名泉松开了月永雷欧,他揽过月永雷欧的腰,靠在月永雷欧的肩上,说:“レオくん,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我不像看上去那么有自信,我会因为你对别人好而嫉妒,我会因为一看就是虚假的绯闻失去理智,我的爱会非常沉重,如果你选择了我,我就永远都不会放开你,即使这样,你仍然愿意选择我吗?”

月永雷欧轻轻拍了拍濑名泉的背,像是安慰着孩子一般,轻轻地说:“我也是哦,セナ,在遇到你之前我碰到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我没有那么完美,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或许我会爱你爱到伤害你,但无论是什么样的你,只要是你,只要是濑名泉,我就会选择你。”

濑名泉轻笑道:“我现在头还是晕晕的,喝了太多酒记忆都不连贯了,要是我再醒来忘了已经和レオくん在一起怎么办?”

“那我就再亲一次,亲到セナ想起来为止。”

“那现在就亲吧,亲到我不会忘记为止。”

 

漆黑的暴雨夜,电台里放着90年代的外国情歌,十指相扣的二人倾诉着爱意,只要是你,是你就好。

盛夏(5) #leo #
嫉妒呢~” 濑名理了理被他揉得一团乱的头发,叹了口气说:“我不会和くん吵了,看他那样子就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等我们和好了,我再请你喝酒。” 朔间凛月悬着的终于放下,他半开玩笑地说:“不用麻烦了,到...
盛夏(3) # #leo
妖精先生的名字呢~” “濑名,你想怎么称呼我都可以。” “我叫月永雷欧,请多多指教,セナ~” “那……我可以叫你くん吗?”...
盛夏(2) #leo #
!好像妖精一样!我想要为你作曲!”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猫已经不见了,和月永雷欧相触的指尖变得滚烫,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又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好。”濑名说。 盛夏空气不再闷热,可濑名的脑袋...
盛夏 # #leo
地上的积水,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引得树下灰发的男人回过头,月永雷欧被男人的美貌吸引了,男人蓝色的眼睛清澈的仿佛像的天空,俊美的脸庞好似艺术品。   扑通,扑通。   月永雷欧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好吵...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 #leo
烟火味的香气。 但濑名并不愿意朝此方向怀疑自己的同居人,尽管他很早就知道月永并不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不会在十六岁时诱惑同龄的好友和他接吻,也不会在接吻抛下位于挚友与恋人间徘徊的暧昧对象消失得...
】未过期爱情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的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濑名到公卝司的时候,发现办公室里的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的小...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下) #偶像梦幻祭 # #leo
。   寻找月永的住所花了不小功夫,绿眼的恶魔在那次轰动全校的天台事件就再也没出勤过。最终得益于友人强悍的社交圈,在濑名成为校园公敌的第三周找到了罪魁祸首的栖息地。   开门的是月永的妹妹。濑名...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回到家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上面显示的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cp】他的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祭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的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的夜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的...
♀】七回目的求婚 # #leo #
获得五千万黄金的报酬。」   五千万黄金,足够他和くん生活一辈子了。濑名二话不说立刻报名,可是天杀的不知道谁对着月永雷欧添油加醋,说成为勇者要和公主结婚,濑名就是为了和公主结婚才去报名的...
】老鼠死掉了(上) #偶像梦幻祭 # #leo
。   “那证明给你看好了。” 出神的刹那,濑名听到了月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两种观念奇妙地交织在一起,腐败带有灿烂的意象,活力留下满是鲜血的伤的印象。 半句是这样的,他想起来了。 微凉的触感...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祭 # #leo
气温依然持续升高,前的闷热气息衬得蝉鸣更加聒噪。浮云的阴影印在月永的脸上,使他的轮廓显得更柔和。 濑名无端地想起那句“我是和你一样会寂寞的十七岁”,沉默半刻开了口: “没关系的,今天社团没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