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レオ♀】七回目的求婚 #泉レオ #泉leo #狮心组

sodasinei 2021-07-25

原作者:艾拉ella

 

异世界pa 剑士泉x弓箭手雷

⚠️

本篇为レオ性转,接受不了单性转的请不要点开!!!

濑名泉对月永雷欧(♀)称呼仍为レオくん

 

001

 

这是濑名泉第五次求婚被拒绝了,见鬼的到底是谁告诉月永雷欧他参加勇者选拔是奔着和公主结婚去的。

还未交往但濑名泉自认为和月永雷欧的关系足以结婚了,在求婚前先得解决资金问题,无论是办婚礼还是以后过日子需要的钱都少不了。

正巧王宫发布了勇者招募令,身为S级冒险者的濑名泉自然去仔细瞧了招募令。

 

「凡是有意向的人,无论是冒险者还是平民,都可报名,经由选拔选出唯一的勇者与远征队一同前去讨伐魔王。成为勇者后,无论最终是否打败魔王,都可获得五千万黄金的报酬。」

 

五千万黄金,足够他和レオくん生活一辈子了。濑名泉二话不说立刻报名,可是天杀的不知道谁对着月永雷欧添油加醋,说成为勇者后要和公主结婚,濑名泉就是为了和公主结婚才去报名的。

听说月永雷欧的误会后,已经闯进最终选拔的濑名泉立刻从王都赶回来,五千万黄金哪有月永雷欧重要啊,没了老婆再有钱也没用。

带着一大束玫瑰深情的跪在月永雷欧面前,得到的却是月永雷欧无情的拒绝。

刚完成训练的朱樱司悄悄地对失落地趴在桌上的濑名泉说:“濑名前辈,我可以吃点蛋糕吗。”

濑名泉挥了挥手表示别来烦他,随意地嗯了一声,于是朱樱司快乐的为自己点了一整个蛋糕,感叹着新品真好吃的同时也希望leader可以多拒绝几次濑名前辈,至少等他把新出的甜品都尝一次再答应。

 

002

 

自第一次求婚失败后,濑名泉把自己关在图书馆好几天,他试图从书本上学到求婚的技巧。刚把哭唧唧的朱樱司从甜品店揪出来的朔间凛月看到仔细看着女性向杂志的濑名泉,他瞬间觉得事情好像变得麻烦了起来,他没有勇气告诉濑名泉,让月永雷欧产生误会的那个流言是他传出来的。

朔间凛月对天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在月永雷欧问他濑名泉为何要去参加选拔的时候,想起濑名泉嘱托过他决不能告诉月永雷欧参加选拔的理由是为了赚老婆本,正翻着勇者斗恶龙小说的朔间凛月随口说了句:“小说里的勇者不都是为了和公主结婚才去的。”

沉迷在小说中的朔间凛月听到月永雷欧哭哭啼啼地说:“凛月,要是セナ是为了公主才去的该怎么办啊……”

月永雷欧即使战斗中受重伤也从未哭的如此厉害,这下轮到朔间凛月慌了神,他可不想做破坏好友恋情的坏人。

“小濑不可能是为了公主才去的,你想,小濑那么自恋,他一定觉得自己比公主更漂亮,他怎么会喜欢没自己好看的人呢?”

“セナ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没有人比セナ更好看,连我也没有这么好看,所以セナ是不是也不喜欢我。”

这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结论?朔间凛月一边为月永雷欧擦干眼泪,一边盘算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安抚好哭到睡着了的月永雷欧,朔间凛月出门正巧碰上买了一大箱化妆品的鸣上岚,听完前因后果,知心姐姐叹了口气说:“小凛月~你还是太不懂女人心了,小泉去了那么远的王都还不告诉王さま去的理由,王さま自然心里不安了。等王さま醒了,小凛月要好好解释清楚哦~”

可谁能想醒来后的月永雷欧先是辞了作为冒险者的身份转去做了冒险者公会的前台,后是告诉朔间凛月,她要成为坚强的独立女性,像セナ这种渣男不要也罢。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朔间凛月立刻提笔写下一封加急信件,他巧妙的避开了始作俑者是自己。总而言之,小濑,你的老婆要跑掉了,快回来吧。

朔间凛月即使是个高级魔法师,他仍然不相信施展魔法时的咒语里提到的神,可他现在信了。

朔间凛月悄悄的在心里双手合十,神啊,请快点让这对夫妻和好吧。

 

003

 

从女性杂志上学到了求婚技巧的濑名泉这次先去饰品店挑了一枚精致的戒指,走进冒险者公会让他傻眼的事出现了,他看见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对着月永雷欧单膝下跪。濑名泉气得走过去一把抓住陌生男人举着花束的手,亲切地问:“你在干什么?”

躲在角落里偷偷观察的朔间凛月很熟悉濑名泉这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想当年月永雷欧还是独立冒险者的时候,濑名泉也是这样对着那些妄想邀请月永雷欧入队的男人们。

怪不到总觉得这人眼熟,这不就是当初缠着月永雷欧想让她加入自己队伍的其中一人。既然是自己的情敌,濑名泉便不会给好脸色了,杀气全开,亲切的微笑看着毛骨悚然。

“请问你在对我的レオくん做什么呢?レオくん现在有点忙,有什么事不如和我说吧,需要单独聊聊吗?”

对方也很熟悉濑名泉的这个笑容,立刻摇了摇头,带着他的东西从冒险者公会逃走了。

濑名泉确定对方不会再回来后,转过身,露出可以俘获万千少女的笑容。

“レオく……”

“セナ,我之前就想说了,为什么你不能对着别人稍微友善一点,那个人也是公会所属的冒险者,这样下去会没有人愿意和你组队的。”

“那レオくん你重新成为冒险者就可以了,我这辈子只想和レオくん一个人组队。”与此同时,濑名泉拿出了戒指,他深情款款地对着月永雷欧说:“嫁给我吧,レオくん。”

“セナ还是去找公主做这种事吧,像我这种村姑是配不上セナ的。”月永雷欧转身回到前台继续投入工作。

被留在原地的濑名泉看起来像中了石化一样愣在原地,朔间凛月为了不让他成为公会一道风景线赶紧把他拖走了。

继续趴在酒馆桌子上消沉的濑名泉欲哭无泪,他对着朔间凛月发誓一定要劈了那个乱说话的人。被紧急召来的吃着零食的朱樱司含糊不清的说:“按照logic推理,最有可能传出这种传言的人应该是濑名前辈的rival,不过就算劈死那个人也没用,现在最重要的是leader相信了,比起find那个人,还是想想怎么让leader解除误会比较好……等,凛月前辈,你为什么突然抱住我。”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小~朱好可爱,快来给哥哥亲一下。”

“请容我refuse,而且凛月前辈也不是我的brother。”

朔间凛月揉着朱樱司脑袋并为他点了块蛋糕,朱樱司有了蛋糕便忘了昨天朔间凛月强拆了他与甜点的姻缘。

“你们有什么办法能让レオくん回心转意吗,我总觉得在那之前还是先得做掉那个乱说话的人。”

“小~朱不是说了找到那个人已经不重要,重要的王さま那边,再说就算小濑找上门去肯定也不会承认的,小濑也要懂得原谅。”朔间凛月拿着酒杯的手微微颤抖,希望王さま快点答应求婚,不然他的性命不保啊……

 

004

 

鸣上岚实在按耐不住八卦的心,他在月永雷欧对他完成的委托进行检查的时候悄悄地问:“王さま为什么突然之间转职了呀,以前我们一个小队的时候多开心,现在王さま离开了队伍总感觉空荡荡的,其他人也觉得很寂寞哦~”

鸣上岚无论如何都不觉得繁琐的文件核对适合月永雷欧,为情所伤也不像她的风格。

月永雷欧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地说:“セナ也会寂寞吗?”

“嗯?王さま说了什么?”

“没什么,鸣你的文件都核对好了去二楼领赏金吧。”

“那等会王さま有空吗?这次赏金可是有很多的,久违的和姐姐一起去逛街吧~人家看中一套新款护肤品,是和王さま很像的橘子香味的哦~”

知道前因后果的鸣上岚本不打算在这件事上出手,从前一个小队的时候就看出他们两情相悦。鸣上岚很久以前就听说过月永雷欧的名字,那时她还未加入任何一个小队,她从不缺乏邀请者,可从未答应任何一个邀请的她被称作“高岭之花”。而在某次因为接下的委托难度过大不得不选择组队,就在那时,她遇到了濑名泉。仅一次的双人组队后,濑名泉开始了他的死缠烂打,为了不让月永雷欧起疑,他为她配置了一支完美的队伍,这也是鸣上岚会加入他们小队的契机。银发的剑士脸红着拜托年轻的治愈师加入他的队伍,只为了能和他喜欢的弓箭手有多一些相处的机会。

每每回忆起当初相遇的时候,鸣上岚不得不感叹青春真好啊,看着身旁娇小的女性用手指卷着头发,面对着玲琅满目的商品纠结着到底该选哪一款。他不禁感叹,若自己内心也是男性的话肯定会成为濑名泉的情敌吧。不过现在,他可以作为姐姐好好疼爱受感情问题困扰的妹妹。

“王さま选好哪一款了吗?我个人很推荐橘子味的这款哦,要试试吗?”

“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交给鸣就可以了。”

从店员那里要来了试用装的鸣上岚回头看见月永雷欧呆呆地看着旁边的柜台,顺着瞧过去才发现旁边的柜台上大大的广告牌写着“公主同款”。

“想试试吗?那里的试用装可以随便用哦~”

月永雷欧咬了咬唇,点点头,说:“鸣帮我涂吧。”

鸣上岚温柔地抬起月永雷欧的手,将精华抹在她的手上,这款精华对于月永雷欧来说还太早了,起码十年后再用也不迟,他抬眼瞧了瞧月永雷欧,轻声问:“王さま是真的想买这款精华吗?还是说因为是'公主同款'呢?”

“……セナ可能会喜欢,对于这方面我总是不太懂,セナ以前总会念叨着我是个女孩子这方面总要懂一些然后强硬的给我抹上护肤品。自从セナ去了王都后我就有些不太懂他了,明明我和他之前只是朋友,为什么他现在突然就会对我求婚,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好,公主那样的人才适合完美的セナ,和我在一起后肯定会让セナ失望的,与其这样不如……”

“王さま!你绝对不可以这样说自己,如果被小泉听到他肯定会生气的,不仅是小泉,还有小凛月,小司司他们都会生气,因为我们大家都最喜欢你了。如果王さま是在担心和小泉在一起后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发生变化,那我可以保证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如果担心的话可以和小泉试试一日约会,无论什么结果肯定都会成为你宝贵的回忆。”

“我现在有些搞不清了,我既希望セナ可以和一个漂亮的完美的女性在一起,可是当想到セナ和别人结婚以后我又很难过,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明明辞去冒险者的工作我就可以离セナ远一点了,又不舍得离开他太远所以接下了前台的工作,说真的核对文件这种工作一点都不适合我,每天脑袋都快要爆炸了。”

鸣上岚将快要哭出来的女孩揽进怀里,拍了拍她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待会儿去和姐姐喝下午茶吧,有什么烦恼全部说给姐姐听,为妹妹解决烦恼也是姐姐的工作呢~”

轻拍着女孩背的鸣上岚只希望现在濑名泉不要出现在附近,谁知道那位嫉妒心极强的男人看到了又会发什么疯。

 

005

 

听取了鸣上岚的建议后,月永雷欧在拒绝濑名泉第六次的求婚后提出了一日约会的建议。

濑名泉快乐得像个刚狩猎完高级魔兽的孩子,看见朱樱司第一句话居然是要不要哥哥给你买点新出的甜品。

朱樱司一脸震惊地说“濑名前辈你的brain是不是坏掉了。”

紧跟时尚潮流的濑名泉立刻拉着朔间凛月和朱樱司去了服装店,每次从试衣间走出来后总要问他们哪一套最帅。

“问我也没用吧,又不是我和leader约会,比起问我直接问leader更有效率吧。”

“小~朱,你在干什么,只要我们点点头笑一笑,随便夸一下,他就再也不会来烦我们了。”

濑名泉无视了两人毫无礼貌的对话,最终他选择了一套看起来就很拘束的深蓝色西装,朔间凛月在他结账的时候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是真的为你高兴,小濑。”

“くまくん,我怎么感觉你有事情瞒着我?”

“怎么可能,顺便说一句,这套西装真是非常适合你。”

如果濑名泉知道这世上有种叫墨菲定律的东西,那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能解释了。

约会前一天嫌西装不够笔挺于是送去了服装店,没想到新来的实习生把崭新的西装烫出了好几个洞,店家承诺一定会赔给他一套全新的西装不过得等到一个月之后,现在全城的西装都因为月底的大型舞会被预定了。

想着月永雷欧不是在乎打扮的人,随便从衣柜里抽了套衣服就去赴约,半路上遭遇了夫妻吵架,生气的妻子将丈夫推出门外,随后还赠送了一盆冷水,只不过这盆冷水没有泼到丈夫身上,而是泼到了濑名泉身上。不会魔法的夫妻二人提议让濑名泉进屋脱下衣服,用火把衣服烤干。等衣服干了估计老婆也走了,濑名泉只得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婉拒了夫妻俩的好意。

半路上遇见了黑发圆脑袋的魔法师,濑名泉觉得自己终于遇见了救星,对方皱着眉抱着新买的魔法书,说:“小濑,你这是刚从海边捕鱼回来吗?你们这约会可真够新鲜的啊。”

也不知道今天这位大魔法师心里在想些什么,把让衣服变干的魔法和开花魔法弄错了,所以当浑身上下开满玫瑰花的濑名泉抵达约会地点的时候,他发誓绝对要弄死朔间凛月。

而更让他难受的是,月永雷欧今天化了淡妆,身穿着碎花小裙子搭配低跟凉鞋。濑名泉看呆了几秒后,想起朔间凛月说他那一身的玫瑰花只能等8小时魔力消失后自动掉落,在魔力消失之前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扯不下来的。

不小心失误的魔法师吐着舌头说:“这是之前小鸣缠着我研究出来的,不小心搞错了呀~”

他记得魔法师的物理防御很弱的,一剑挥下去应该能让他住院住个半年吧。

 

006

 

带着一身玫瑰花的濑名泉顶着众人的目光走到了月永雷欧的身边,他装作无事打了个招呼:“等很久了吧,レオくん。”而他的心里默念,希望レオくん可以神经大条到无视这些花。

“……セナ,你身上的花是怎么回事啊。”

“啊,这个,之前我送你的花你都没收下,所以我把它们都放在我身上了,我是一个支持环保的人。”说真的,为什么世界上还没有时光倒流的魔法,濑名泉无比想扇死几秒前说这话的自己。

躲在草丛里的治愈师轻声对旁边的魔法师说:“那是小凛月干的吧,小泉没有生气吗?”

“没事,万一小濑追杀我,我就对小濑用幻术魔法,让他眼里的我变成王さま。”

“幻术魔法不是很难的吗?”

“我从王さま辞职的那天就开始练了,所以至少能撑过我逃离这个国家。”

嘴里吃着零食的朱樱司,含糊不清的说:“为什么我们要跟踪濑名前辈和leader的date啊?”

“小~朱,现在我们三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害得王さま产生误会,小鸣趁小濑不在抱了王さま,而你背着小濑吃了太多零食,如果王さま再拒绝了小濑你和你的零食从此就阴阳两隔了。”

咽下了最后一口零食的朱樱司发誓他一定会让leader爱上濑名前辈,这才不是为了能继续吃零食,而是为了前辈们的幸福。

 

007

 

月永雷欧不再追问玫瑰花的事的确让濑名泉松了口气,从未约会过的濑名泉只能依靠女性杂志里的建议,比如让女士走在马路内侧。濑名泉拉过月永雷欧让她走在内侧,结果从旁边的店里冲出两个毛孩子直撞在她身上。贴心的大姐姐笑着对孩子说没事,目露凶光的奇怪大哥哥让孩子们立刻鞠躬道歉。

再比如吃饭的时候要为女士拉开座位,濑名泉没有想到月永雷欧选择了路边毫无特点的小吃摊,扫了眼周围没有坐的地方让照本宣科的濑名泉有些手足无措。

“我们去花坛那边坐着吃吧,レオくん这样站着也累了。”

“嗯,好啊,都听セナ的。”

濑名泉记得这里的花坛上个礼拜还是到脚跟的高度,怎么过了一个礼拜这里的花坛比人都高了,还都种满了各式各样的玫瑰花。

 

“妈妈,你看那是玫瑰花的精灵吗?”

“嘘,小孩子别乱看,快走。”

 

“噗,哈哈哈哈哈,居然说セナ是玫瑰花的精灵,太好笑了哈哈哈。”

看着月永雷欧笑得那么灿烂的样子,突然觉得早上的倒霉的事终于有了点价值。

“我之前听公会里的人说,这里的玫瑰花都是为了庆祝公主结婚才种的。”

“先说清楚啊,レオくん,公主可不是和我结婚啊,我对公主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和セナ以后也会结婚的吧,セナ有考虑过我们的婚礼吗?”

“当然……等下,レオくん你是说想和我结婚吗?你是答应了我的求婚吗?”

月永雷欧脸红着说:“我之前只是害怕我和セナ的关系会改变,去过王都之后セナ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我觉得有点害怕。每天都来向我求婚,我很怕セナ不是真心的,只是随大流而已。还好听了鸣的建议和セナ试着约会了,原来セナ一直都没变。这些玫瑰花是凛月干的吧,セナ硬撑面子的样子和之前中了石化还不肯说的样子一模一样。”

善于抓重点的濑名泉问道:“什么叫随大流,难道有很多人向你求婚吗?”

“从セナ走了以后就开始有两三个了,但从我转职成前台后就更多了,凛月还帮我数过了,每天大概都有二十个吧。”

“哎,くまくん这些都知道啊,他都没和我说过。”

“凛月还叫我对你保密的,他说你会生气的,叫我不要说。”

“那看起来くまくん会缺席我们的婚礼了。”

“セナ!セナ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可以想别人。”

“对不起,レオくん,我爱你,我们结婚吧。我绝对会让レオくん变成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不过在婚礼之前我得先转职成冒险者,每天都处理那些文件脑袋都要爆炸了,还得回到我们的小队,凛月他们肯定很寂寞。还有还有……”

濑名泉揽过月永雷欧,亲了亲她的脸颊,柔声说:“没关系的,慢慢来,我和レオくん的日子还久着呢,有一辈子的时间。”

“那我下辈子也要去找セナ,这样我们还有下辈子的时间。”

“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我都会和レオくん在一起的。我们的时间还有好久,好久。”

 

008

 

“不知道你们现在怎么想的,但我觉得我差不多该逃了。”

躲在草丛里的朔间凛月看到浑身上下都是玫瑰花的濑名泉向他走来时,他这样说道。

 

麻烦评论和小蓝手小红心摩多摩多!!

(♀)】恋人未满 #leo # #
原作者:艾拉ella   异世界pa 剑士x弓箭手雷(♀) 算是上一篇《求婚前传,不看上一篇也完全OK 可以当作小短篇来看 ⚠️ 本篇为性转,接受不了单性转请不要点开!!! 濑名...
】盛夏雨后(5) #leo #
嫉妒呢~” 濑名理了理被他揉得一团乱头发,叹了口气说:“我不会和くん吵了,看他那样子就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等我们和好了,我再请你喝酒。” 朔间凛月悬着终于放下,他半开玩笑地说:“不用麻烦了,到...
】薄荷味香烟 #偶像梦幻祭 # #leo
原作者:獠牙   #好孩子不要抽烟 # #极速短篇   濑名和月永在同一屋檐下冷战已经一周了。   事情起因是一支烟,一支女士弹珠香烟,上面印着好看花体字母和一个俏皮爱心符号...
】未过期爱情 # #leo #濑名 #月永
原作者:晕海   *破镜重圆,25岁和雷 全文1w2+,狗血,除了这个没别的 祝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每天都能甜甜卝蜜蜜   濑名到公卝司时候,发现办公室里氛围有些不对劲。 年轻小...
【cp】他夜色为光 #偶像梦幻祭 # #月永 #濑名 #
by/ 夏至至   『他夜色为光』 cp *小小地失眠了一下☆总生日快乐鸭   失眠了。 濑名翻来覆去睡不着。这季节夜雨令人生厌,尤其在室内这样格外寂静时候更是听得一清二楚,稀稀拉拉...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下) #偶像梦幻祭 # #leo
周围支起无形一米结界,同学们自行隔绝了“月永病毒”。 而现在,病原体走入了结界之中。 餐厅里,月永若无旁人地坐在了濑名身旁,几乎所有人都对他们侧。 “不是濑名说‘我把你一个人丢在学校当靶子...
】破锅配烂盖 #偶像梦幻祭 # #leo
公猫产生了爱火花,进而有了爱结晶。 月永将其视为宇宙指引。   最后无一例外是,濑名总会对月永软,然后那些一时兴起决定就这样一步步变成了现实。   当月永捧着那只不过巴掌大...
】夏日极恶事件伊始(上) #偶像梦幻祭 # #leo
言,但是希望濑名不要害怕我。” 落日余晖赋予了那双绮丽眼睛一些虚幻脆弱,成就了惹人怜爱海市蜃楼。 “我也是和濑名一样会寂寞岁啊。”   十濑名与十月永,被称为高岭之花...
】巴别塔之恋(2) #偶像梦幻祭 # #leo #濑名 #月永
另一个它曾呆过怀抱气味。 濑名站在窗户旁,这个窗子和他记忆中十岁时那个相差无几,晴朗夜空下,月永曾在他耳边呢喃过夏季大三角闪闪发光,他眼睛在星光下逐渐酸涩。   “咔吱——” 窗户...
【cp】任意门 # # #濑名 #月永 #偶像梦幻祭
by/ 夏至至   『任意门』 cp 医生×作曲家雷   一个人生活里忽然闯进了另一个人,他带着浓烈又活泼色彩,在他世界里尽情地奔跑,他不讨厌,他沦陷。   *生快!!赶上末班车...
·絆·24h/】知更鸟没入深海 # #cp
by/ 夏至至   『知更鸟没入深海』 cp #2020年濑名生日接龙活动 关键词:一期一会   在刚到家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不太对劲,拿出温度计后上面显示数字也确确实实地告诉我这并...
】巴别塔之恋(3)【全文完】 #偶像梦幻祭 # #leo #濑名 #月永
。”   濑名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换来了月永一个担忧眼神。 “没事。”他摆了摆手,“只是做了一个很有趣梦。” “君,不管十岁还是二十岁,我们相遇都会是一团糟。” “哈?” “但同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