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翻/弓茨」stray

sodasinei 2021-07-26

by/ 沙姜

 

原作者:justixe

 

Summary:

“……这是什么?””

“一只猫。”

“我看得到。”

“那你还问?”

 

“……那是什么?”

 

弓弦坐在床上看书,从书页上抬起头来看到茨站在门边,手里抱着一只……猫,可能一岁,或者更小。

 

“猫啊。”

 

“我看得到。”

 

“那你还问?”

 

茨走到他们共用的双层床下铺放下了猫,弓弦叹了口气。

 

“茨。你为什么会有猫?”

 

茨几乎没理他的教官。他的注意力被一团毛球吸引了——这团毛球正在他的膝盖上。

 

“我找到的。”

 

“……还有呢?”

 

“还有什么?”

 

聊天没头没尾。弓弦从上铺爬下来,坐到茨边上。后者仍然把注意力放在那只流浪猫身上,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还有……其他的东西。弓弦也说不清楚。

 

茨懒得理他,再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所以弓弦放弃了,低下头去看那只小猫。那只小猫一直盯着他,蓝色的大眼睛圆圆的,盯着他。猫爬到弓弦的膝盖上,立即舒服地伸展开身子。

 

“……它喜欢你。”

 

弓弦点了点头,仍然暗自吃惊,伸出手拍了拍猫。房间里只有它安静的咕噜声。弓弦抬头看着茨,茨正对着猫温柔地微笑。这是一个罕见的景象,但是弓弦不会介意经常见到它,他想。

 

从茨注意到弓弦的目光的方式来判断,很显然,他已经盯了茨很久。茨立即转过身去,耳尖微微发红。弓弦清了清嗓子。愉快的气氛被打破了,弓弦指出了一件他希望他的室友注意到的事——当茨把猫捡回来时就应该意识到的。

 

“如果任何人发现这只猫,我们都会有麻烦。我们应该告诉——”

 

“不!”

 

音量陡然拔高,弓弦被吓了一跳,连那只猫都被吓得蜷缩后退。甚至连茨自己都被他突然的爆发而感到惊讶,但他很快回过神来,把目光移开。

 

弓弦保持着沉默,等着茨的下一步行动。

 

“……他们会把它放到收容所去的。”

 

弓弦疑惑地歪着头说:“他们当然会……”

 

……就是这样。

 

弓弦突然意识到,这就是原因。一只年幼的猫,被家人因为随便什么理由抛弃,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只能靠自己努力生存。如果他们把猫的存在告诉别人,它会被送到动物收容所,可能在那里度过余生,和其他的和它共同命运的人。现在,他看到了比之前更复杂的东西。茨眼里的激动,和……同情。茨能理解它。

 

不幸的是,结果并没有改变多少。

 

“即使它愿意,我们也不能把它留在这里。暂时不考虑被抓到的风险,我们怎么喂它?你在设施里找不到猫粮的。”

 

“那食堂的东西呢?”

 

弓弦叹了口气。

 

“从长远来看,只给它吃人类的东西不利于它的健康。”

 

茨噘起嘴,把猫从弓弦的膝盖上抱起来,躺在床上,让猫躺在他的身上休息。他知道留不住猫,他又不蠢。但是,理解和接受是两回事。

 

弓弦又叹了口气,正要继续说教,茨开口了。

 

“……一天。”

 

茨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里有一点挫败,但更多的,几乎是在恳求。弓弦转头去看坐在他身边的那个男孩子,他努力地保持面无表情,但轻微的皱眉表明他是多么厌烦现在的状况。弓弦没办法责怪茨,尽管他没想到茨会喜欢上这个小动物,猫正爬在他的胸口上睡觉,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尽管他们有相似之处。

 

“一天,”茨重复道,有那么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种……类似感激的东西?茨坐起来,眼里闪着光芒,他仍然把小猫抱在胸前,叹了口气。弓弦抑制住把手放在后脑勺上的冲动,而是倒在了床上。

 

“现在也没必要给它起名字。”

 

茨没说话。

 

“……你认真的吗?”

 

“闭嘴。”

 

弓弦耸了耸肩,把目光转向那只猫,它正在玩弄茨的一根头发。

 

“……Ao.”

 

他眨了眨眼。

 

“因为它的眼睛?”

 

茨点了点头。弓弦轻笑了一下,然后咧开了嘴。

 

“很有创意。”

 

在枕头砸到他的脸之前,弓弦抓住了它。

 

——

第二天,弓弦报告说他们在晨间训练中发现了一只迷路的猫。几个小时后,一个年轻的女士过来带走了Ao,并把它带到附近的动物收容所。她看起来人不错。她称赞了茨给猫取的名字,如果她注意到了茨猜疑的眼神和递给她猫咪时微微颤抖的手,她也没有评论。

 

——

弓弦要迟到了,他和少爷约好了五分钟以后见面,但现在他至少还要七分钟才能到底目的地。他本来打算慢跑一段路来及时赶到那里,但这时他突然停了下来。一个熟悉的人坐在几乎空无一人的公园的长凳上。近距离观察之后,他发现不仅是面孔,周遭的一切他都很熟悉。茨,坐在长凳上……膝盖上卧着一只猫。

 

弓弦的好奇心占了上风,他向着他们的方向走过去。茨可能注意到了他的存在,但什么都没说,仍然专注于猫。然而,猫咪注意到了弓弦的存在,它转过头来看着他。

 

再一次地,他感到熟悉的感觉。同样的皮毛,同样的眼睛颜色……

 

“看。”

 

弓弦眨了眨眼,茨还是没有看他。弓弦向前走了几步,茨指着挂在猫咪脖子上的东西。一个项圈,上面刻了个字。

 

Ao .

 

弓弦笑了起来。他坐在了长椅上,Ao抓住机会跳到他的膝盖上。

 

他们一个字都没说。现在的气氛……很奇怪,但是,某种程度上很愉快。他们很多年没有见面了,并不是互相憎恨,但他们之间有太多没解决的问题。甚至是在此之前,他们都没有把对方当作朋友……即使是现在,弓弦也不知道给他们的关系贴上什么标签。但是现在,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

 

看起来他还是要迟到了。不过这一次,弓弦并不在意。

 

End.

 

菜鸟译者:「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If walls could talk #偶像梦幻祭
答案已经在眼前了,但还有无数的问题涌向他:为什么那个人会在这里?他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做?   松开了他的领带,弦甚至没空在意领带是否凌乱。他的前下属仰起头,发出一阵短促、放肆的笑声,然后悄悄走向...
/」In Your Arms, It’s Warm - It’s Cold Here Without You
弦被送去测试在极端天气下的应对反应能力,看看孩子们是否能活下来。 他们在寒冷的夜晚分享彼此的体温。   在这个寒冷料峭的夜晚,他们所用的薄毯并不暖和,地下碉堡里也没有暖气,使人难以安然入睡。因为...
接来电 #偶像梦幻祭 #七种 #
,试图抓住眼前知的屏障,手里握住的却只是一片虚空。“别做傻事了,七种。”伏见弦说。非常恰巧,那时七种的队长正好是他。 七种后来逐渐懂得声音传播的常识,对于早年之事闭口不提。他并非通才,没有学过...
-Flipping #
,不过是那一丁点可怜的尊严。   几棵香樟分散地矗立在那儿,飘忽的雨点没有在它们的叶片上打出很多声响,更像是在安抚那些还粗壮,就已染上了岁月痕迹的枝干。   伏见弦看着七种跑向前,眼角上的余温和柔软...
/猫猫狗狗游戏 #偶像梦幻祭 #七种
管它们”伏见弦在空气里挥筷子,然后语调里带着央求的替那条还见面的狗子求情“其次,那天能把自己照顾好就不错了,放小狗一条生路吧。” “我他妈真想一筷子把你喉咙戳穿。”七种次咬牙切齿“你把你那...
-百年之后】(test structure #
,余下的都是用英文写的污言秽语。 以及,落款:七种。 恨意从纸面跨越时间传来,我一时间竟不知道应该把这张纸片放在什么地方。   我躺倒在床上,紧张的心仍平静。   大约是在一周以前,学校要收集个人资料...
】玩笑 #偶像梦幻祭 #
如何应答,理论上他应该回礼,但又显得毫无必要,于是他只是轻轻将右手举到耳边定住,姿势更贴近于完成的投降。“哎呀哎呀,您看起来并不欢迎我。”七种抢先开口,似乎是先发制人的责怪,伏见弦抬起眼睛,却只...
/蛀牙 #偶像梦幻祭 #七种 #伏见
着打嘴炮做好心理准备的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男高音。他懂了,这是早有预谋的公报私仇,故意引他讲话转移注意力让痛觉打他个猝不及防。七种只恨不能要求医生把蛀牙换成毒牙,狠狠地穿透弦的大动脉。小蛇换着...
自白 #
开心吗。你觉得呢,?”   你是什么反应呢 ? “伏见弦!”你很少这样叫我。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你的手已经揪住我胸前的面料。 那时候它在你手心里应该像拍在礁石上的波浪一样破碎。 我俩凑得好近,我...
/面相学 #偶像梦幻祭 #七种 #伏见
。这种支配他人情绪的快感正是所喜欢的。 结果在伏见弦这碰壁了。 那晚两方都折腾的精疲力尽,气都喘不匀了。七种猛然想起还没根据伏见弦的脸敲定其命运走向呢,虽然浑身疼的动动手指都觉得无力,还是费力了...
/Embrace #偶像梦幻祭 #七种
二手烟。 少年呼了口气,他的喉咙开始发痒,他想咳嗽,但是只能憋着。伏见弦转着手里的哨子蹲下来看了看表,说再撑一分钟就去吃饭,这个点儿饭堂早关门了,所以我帮你想办法解决。谁他妈稀罕,七种别过头去...
/训练事故 #偶像梦幻祭 #七种
再次自觉地坐到某个鼓起的被子包旁边。木制床板发出嘎吱声来警告教官大人的靠近,可惜警告也没什么作用,七种左边是和墙壁深情对视右边是落入弦怀里。可谓是进退两难,聪明的他选择不动,脑子里却有了往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