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授翻/弓茨」In Your Arms, It’s Warm - It’s Cold Here Without You

sodasinei 2021-07-26

by/ 沙姜

 

原标题:In Your Arms, It’s Warm - It’s Cold Here Without You

原作者:Mikanshi

 

Summary:

 

因为某些原因,茨和弓弦被送去测试在极端天气下的应对反应能力,看看孩子们是否能活下来。

他们在寒冷的夜晚分享彼此的体温。

 

在这个寒冷料峭的夜晚,他们所用的薄毯并不暖和,地下碉堡里也没有暖气,使人难以安然入睡。因为某些原因,茨和弓弦被送去测试在极端天气下的应对反应能力,这是为了测试孩子们是否能活下来,他听到了前辈的评价。茨认为天气不会影响训练,但是这回他错了。

 

刚开始的时候,在不同于常规的地方生存让他感到陌生。其次,穿着那些臃肿的防雪服而不是普通的制服行走非常困难。 更甚的是,就好像军装不够重似的,他们还要随身携带必须的装备:枪,急救箱,生存必需品等等。这让人精疲力尽,他们不得不铲出一条路来行走,对付霜冻,甚至连打猎都变得更加困难。重点是,茨从来没想过极端天气会严重妨碍训练。

 

他努力忽视这一切,然而当夜晚降临时,他发现这里的空气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那种湿润的感觉,而是像冰块一样寒冷而干燥的空气。一点都不舒服。

 

他们共用的双层床摇摇晃晃的,几乎没有支撑的东西,茨几乎能感到钉子松了。好像过去了一个小时——实际上只有几分钟,太冷了,他睡不着,而且感到非常无聊。理所当然地,那个前辈不可能已经睡着了吧? 茨从床沿探出头来,看到弓弦仍睁着眼睛,但他看起来也很疲惫了。

 

“...”

 

“教官大人,也许你很冷吗?”

 

“这是个蠢问题。还有,别那样叫我,茨。”

 

茨收起了他那名声狼藉的笑容,就好像弓弦不管怎样都能在黑暗中看见他似的。

 

“到底怎么了?你肯定有话要对我说。还是说只是因为你自私地想要交谈,而打发我们睡觉的时间。”

 

茨从上铺爬下来,起身去找火柴。

 

“你在干什么?”

 

“找火柴,教官大人。真的!现在重要的是有一个热源,确保我们不会因为体温过低冻死。”

 

“笨蛋。”弓弦不合时宜地说,“不要浪费我们的材料在睡觉这种小事上,毕竟我们是无意识的。”

 

弓弦从床上蹦了起来,抓住茨的胳膊把他拖到下铺。他迅速地从床顶上取下薄薄的一层棉花,带回下铺,把自己和茨塞进双人床垫里。

 

“弓弦……你在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们得用我们的体温来保暖。”

 

“体温?我们身上很热吗?”

 

弓弦轻轻地叹了口气,“是的,我们体内的温度确实比室外的常温高得多,即使是在夏天。现在我们挨在一起、摩擦,互相传递热量。你以前没听说过这种简单的生存策略吗?”

 

确实,这是个蠢问题。在茨过往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有身体接触,所以理所当然地,他从来不知道体温传递这样的小事。对于新知识,茨有点兴奋,他决定紧紧地抱住弓弦的另一只胳膊来测试这个叫“体温”的东西。

 

“啊!弓弦,你身上好热。”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弓弦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但他没有抽回手。事实人他挺喜欢被人拥抱,这让他想起了家中的小少爷,正等着他回去。弓弦把茨小小的脸蛋搂在自己胸口,又挫败地叹了口气。

 

像这样的睡觉姿势确实是有点太近了;但同时也很舒服。茨以为他知道生存所需的一切知识,但是弓弦向他展示了更多。他把脸埋在弓弦温热的胸膛里,距离近得他每秒钟都能听到他微弱的心跳。没由来地, 听着这种奇怪的旋律和节奏,茨感到了一阵睡意。就算两人用的是同一种肥皂,弓弦身上的气味却更好闻一些。他的身体很温暖……

 

___

 

天气已经不像那个暴风雨的夜晚那样寒冷了,但是他们的生存条件仍然很不容乐观。后来的毯子虽然比那些陈旧粗糙的棉花要暖和一些,但茨觉得少了点什么。

 

从那以后,弓弦和茨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茨仍然使用不能浪费任何珍贵的生存资料的理由来靠弓弦更近一些,弓弦也从来不拒绝他。即使在严冬训练之后,他们两个还是经常睡在一起。 茨大概率是因为单纯地想靠某个人更近一些,而弓弦是因为在乎这种类似家的感觉。

 

然而,所有好的事情都会以坏的结局收场,不是吗?不久之后,弓弦被他的父母接走了,就像狗的主人拉狗绳一样。对此弓弦并不是很惊讶,实际上他似乎有点高兴,他可以回到他奢侈的生活中去。

 

茨知道了之后大发脾气...这可以说是一种幼稚的行为。谁能责怪他呢?当一个人在乎的一切离他而去的时候,谁都会这样做的。茨讨厌弓弦关于“伏见氏的荣誉”的说辞,都是胡扯八道。毕竟,当初他的父母把他扔到这个鬼地方,只是为了将来需要他的时候带他出去。即使茨咒骂尖叫,拳打脚踢,甚至可能哭了一小会儿,弓弦看起来似乎并不在乎。

 

在那一系列事件之后,满溢的情绪和压抑的愤怒被释放了,茨回到了他不再和弓弦共用的房间。现在似乎仍然还是冬天……是啊,现在是二月…… 伊巴拉蜷缩着抱紧了自己,想用四肢来暖和一下身体,但毫无意外。没有用。

 

他独自一人睡在了黑夜里。

 

……真冷啊。i原作者:Mikanshii

Summary:

因为某些原因,茨和弓弦被送去测试在极端天气下的应对反应能力,看看孩子们是否能活下来。

他们在寒冷的夜晚分享彼此的体温。

 

在这个寒冷料峭的夜晚,他们所用的薄毯并不暖和,地下碉堡里也没有暖气,使人难以安然入睡。因为某些原因,茨和弓弦被送去测试在极端天气下的应对反应能力,这是为了测试孩子们是否能活下来,他听到了前辈的评价。茨认为天气不会影响训练,但是这回他错了。

 

刚开始的时候,在不同于常规的地方生存让他感到陌生。其次,穿着那些臃肿的防雪服而不是普通的制服行走非常困难。 更甚的是,就好像军装不够重似的,他们还要随身携带必须的装备:枪,急救箱,生存必需品等等。这让人精疲力尽,他们不得不铲出一条路来行走,对付霜冻,甚至连打猎都变得更加困难。重点是,茨从来没想过极端天气会严重妨碍训练。

 

他努力忽视这一切,然而当夜晚降临时,他发现这里的空气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那种湿润的感觉,而是像冰块一样寒冷而干燥的空气。一点都不舒服。

 

他们共用的双层床摇摇晃晃的,几乎没有支撑的东西,茨几乎能感到钉子松了。好像过去了一个小时——实际上只有几分钟,太冷了,他睡不着,而且感到非常无聊。理所当然地,那个前辈不可能已经睡着了吧? 茨从床沿探出头来,看到弓弦仍睁着眼睛,但他看起来也很疲惫了。

 

“...”

 

“教官大人,也许你很冷吗?”

 

“这是个蠢问题。还有,别那样叫我,茨。”

 

茨收起了他那名声狼藉的笑容,就好像弓弦不管怎样都能在黑暗中看见他似的。

 

“到底怎么了?你肯定有话要对我说。还是说只是因为你自私地想要交谈,而打发我们睡觉的时间。”

 

茨从上铺爬下来,起身去找火柴。

 

“你在干什么?”

 

“找火柴,教官大人。真的!现在重要的是有一个热源,确保我们不会因为体温过低冻死。”

 

“笨蛋。”弓弦不合时宜地说,“不要浪费我们的材料在睡觉这种小事上,毕竟我们是无意识的。”

 

弓弦从床上蹦了起来,抓住茨的胳膊把他拖到下铺。他迅速地从床顶上取下薄薄的一层棉花,带回下铺,把自己和茨塞进双人床垫里。

 

“弓弦……你在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吗?我们得用我们的体温来保暖。”

 

“体温?我们身上很热吗?”

 

弓弦轻轻地叹了口气,“是的,我们体内的温度确实比室外的常温高得多,即使是在夏天。现在我们挨在一起、摩擦,互相传递热量。你以前没听说过这种简单的生存策略吗?”

 

确实,这是个蠢问题。在茨过往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和其他人有身体接触,所以理所当然地,他从来不知道体温传递这样的小事。对于新知识,茨有点兴奋,他决定紧紧地抱住弓弦的另一只胳膊来测试这个叫“体温”的东西。

 

“啊!弓弦,你身上好热。”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弓弦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但他没有抽回手。事实人他挺喜欢被人拥抱,这让他想起了家中的小少爷,正等着他回去。弓弦把茨小小的脸蛋搂在自己胸口,又挫败地叹了口气。

 

像这样的睡觉姿势确实是有点太近了;但同时也很舒服。茨以为他知道生存所需的一切知识,但是弓弦向他展示了更多。他把脸埋在弓弦温热的胸膛里,距离近得他每秒钟都能听到他微弱的心跳。没由来地, 听着这种奇怪的旋律和节奏,茨感到了一阵睡意。就算两人用的是同一种肥皂,弓弦身上的气味却更好闻一些。他的身体很温暖……

 

___

 

天气已经不像那个暴风雨的夜晚那样寒冷了,但是他们的生存条件仍然很不容乐观。后来的毯子虽然比那些陈旧粗糙的棉花要暖和一些,但茨觉得少了点什么。

 

从那以后,弓弦和茨每天晚上都睡在一起。茨仍然使用不能浪费任何珍贵的生存资料的理由来靠弓弦更近一些,弓弦也从来不拒绝他。即使在严冬训练之后,他们两个还是经常睡在一起。 茨大概率是因为单纯地想靠某个人更近一些,而弓弦是因为在乎这种类似家的感觉。

 

然而,所有好的事情都会以坏的结局收场,不是吗?不久之后,弓弦被他的父母接走了,就像狗的主人拉狗绳一样。对此弓弦并不是很惊讶,实际上他似乎有点高兴,他可以回到他奢侈的生活中去。

 

茨知道了之后大发脾气...这可以说是一种幼稚的行为。谁能责怪他呢?当一个人在乎的一切离他而去的时候,谁都会这样做的。茨讨厌弓弦关于“伏见氏的荣誉”的说辞,都是胡扯八道。毕竟,当初他的父母把他扔到这个鬼地方,只是为了将来需要他的时候带他出去。即使茨咒骂尖叫,拳打脚踢,甚至可能哭了一小会儿,弓弦看起来似乎并不在乎。

 

在那一系列事件之后,满溢的情绪和压抑的愤怒被释放了,茨回到了他不再和弓弦共用的房间。现在似乎仍然还是冬天……是啊,现在是二月…… 伊巴拉蜷缩着抱紧了自己,想用四肢来暖和一下身体,但毫无意外。没有用。

 

他独自一人睡在了黑夜里。

 

……真冷啊。

 

end.

 

译者:草莓

【德哈】You Belong With Me #德哈 #Drarry
 streets with you in your worn-out jeans,I can't help thinking this is how it ought to be...
【德哈】Tonight/in love/solitude #Drarry #德哈
 to blue sky. 在我的梦境中,你和我深拥。当我在黑暗中,你是我的光亮。也是挥去我悲伤的欢乐。 And you hold me by your side in a dream of me,You...
/」stray
站在门边,手里抱着一只……猫,可能一岁,或者更小。   “猫啊。”   “我看得到。”   “那你还问?”   走到他们共用的双层床下铺放下了猫,弦叹了口气。   “。你为什么会有猫...
/」If walls could talk #偶像梦幻祭
答案已经在眼前了,但还有无数的问题涌向他:为什么那个人会在这里?他该怎么做?什么时候做?   松开了他的领带,弦甚至没空在意领带是否凌乱。他的前下属仰起头,发出一阵短促、放肆的笑声,然后悄悄走向...
【詹莉】Wonderland #Jily #詹莉
 smile?Didn't it all seem new and exciting?I felt your arms twisting 'round me,It's all...
【纽蒂】six feet under #纽蒂 #newtina #神奇动物在哪里 #火蜥蜴夫妇
?真的甘心吗?真的不后悔吗? Retrace my lips,erase your touch,it's all too much for me.Blow away,like smoke in...
当今的SharathJois瑜伽教学
In today’s yoga world, terminology from yogicwisdom is often thrown around without context. In this...
【谜鹅】我爱你,虽迟但到 #哥谭
 understand me.” Edward微笑着看着他,“It's love. Oswald I love ……”      “you”还没被Edward说出口,便被Oswald含进嘴里...
修炼一个不容易被打扰的身体
.  When sitting forPrāṇāyāma, we can be in Padmāsana for a long time without disturbing the mindwith...
【德哈文】Maybe I'm still in love with you. #hp同人文 #DH
)         德拉科提笔,在这句后面添上:      “It's just that we all have our own lives.”           (只不过我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
阿斯汤加瑜伽是一种生活方式
mat. Its the way you live, the way you conduct yourself in daily life.Ashtanga yoga is a way of...
qqkongj(Pillow Thoughts II 075)
Your heart can’t grow without you.  没有你, 你的心就无法成长   It needs you in its corner. 它需要你在角落里   In o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