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冷战组】我们完了 #黒塔利亚 #露米 #伊万·布拉金斯基

sodasinei 2021-07-26

by/ 戈穆穆穆穆戈

 

*露第一人称视角 #春待组
可能会致郁
不知道在写些啥,意义不明

我晃了晃沉得像块铅一样的脑袋试图清醒过来,一旁的弗朗西斯,也就是把我灌醉的罪魁祸首一巴掌拍在了我的后背上。我感觉到自己被他费力地扛起向小酒馆外走去。
我喜欢那个酒馆,在那里我能尽情地喝酒,喝到将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吐到酒杯里。在我眼里人就像酒,有他自己的味道。而一些酒,一些人,越是烈性辛辣我越是着迷。
我终于从空中落地,因为我听见了自己骨头与地面亲密接触时动听的咔嚓声。那个法国情圣把我交给了另一个人,我喝得烂醉舌头打结,一时间竟然叫不出那个带着眼镜的金毛小子的姓名,明明喊了那么多次的名字张口就变成了饱含酒气的沙哑拟声词。灯太亮,我不得不抬起灌满酒精的胳膊去遮眼睛。紧接着一盆凉水直接浇到了我的头上,我无比庆幸之前自己已经盖住了眼睛。很遗憾,我不仅没有感觉到清醒,相反我感觉自己喉咙里还有半口伏特加没有咽下去。反胃的感觉越来越浓,我拽住他的裤脚想让他摔下来。对,就摔在我怀里。但是没有,我抓住他的裤脚然后对着他锃亮的小皮鞋吐了下去。
“把你的脑袋换个方向,只知道喝酒的俄国佬。”他的声音听起来特别遥远。哦,这可不行,阿尔弗雷德这家伙必须时刻在我身边,他可是个存在感超强的小家伙,一不注意就被谁勾去可不好说。
我还是把他拽倒了,他摔在我身上,头却磕在了地上,离那堆呕吐物不过几厘米。我看着他不屑的眼神出了神,这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那时我从心里看不上他,这种眼神便是我对阿尔弗雷德作出的官方表情。后来我们在雷电交加的雨夜交换了彼此的唾液,在急促的喘息声中体会到了极度的快感。
而现在,他跨坐在我身上双手紧紧掐着我的脖子,对我说:“伊万,我们已经分开了。”酒精让我疯狂,眼前的阿尔弗雷德不止一个,但每个的表情都是那么狰狞。
就像烈酒。我抬手把他压向自己,嘴唇相贴。刚吐过的人嘴唇的味道一定糟糕透了,但我愣是逼着他与我接吻,吻到我尽兴。
他给了我一巴掌,然后摔门而去,巨大的震动让没有思想的物件颤栗了一下。
我看着地上碎掉的合照相框,明白了一个道理。
我们完了。

冷战】好吧,我们有一腿 # #黑 #aph # #阿尔弗雷德 #春待 #阿尔弗雷德f琼
by/ 风度翩翩的木槿☆   ☆本篇是《我们真的没一腿》的后续(前文戳合集) ☆冷战,日常沙雕轻松国设 ☆预警见上篇   上次会议后,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他忽略部下们对美...
冷战我们真的没一腿 # #黑 # #阿尔弗雷德 #aph #dover #瑟柯克兰
,怪我吗?”   很后悔,他发誓,他要是知道因为这一次逞一时之快,手贱掐坚的后腰伤处,会给他带来与大洋彼岸的那位数不清的绯闻的话,他恨不得穿越回去打死那时候无知的自己,然后乖乖站在...
冷战】甜蜜记忆的寻找方法 # #黑 #aph # #阿尔弗雷德 #春待 #阿尔弗雷德f琼
形容这种复杂的感觉,一种浓浓的哀伤虽然笼罩他,在由悲伤组成的浓雾中却也射进一抹阳光,那是苏联意识体看到人民兴高采烈迎来新开始的欣慰。   你是这么想的吗?。   他们抛弃...
APH/冷战】男子宿舍 # # #阿尔弗雷德·f·琼 #·
的交谈。 3 ·,俄罗斯留学生。一年前在开学典礼上和刚入学的新生阿尔弗雷德大打一架,两人从此结下梁子。 然而半学期不到,不知道是谁喝多,也不知道是谁先亲上去的,总之这两位冤家莫名其妙...
冷战】熊还是喜欢吃鹰的 # #黑 #aph # #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f琼 #春待
by/ 风度翩翩的木槿☆   ☆AU半兽人世界,白毛棕熊×白头鹰领主冷战,注意避雷 ☆世界观背景以及动物知识等半现实半自定义,勿深究 ☆短篇一发,结局he,应该算小甜饼……吧? ☆写...
冷战】他们的婚后生活 # #黑 #aph # #阿尔弗雷德f琼 #春待 #阿尔弗雷德
他的恋爱心理路程,是怎样对另一半从看不顺眼到恨不得用上所有赞美的词汇的。好多仰慕他文章的人了解后捶地大呼:原来你是这样一个夹带私货的!   晚上搂着熟睡的阿尔弗,躺在床上看手机里无数人...
APH/冷战】开车兜风 # # #阿尔弗雷德·f·琼 #·
我。实不相瞒,我也快吐,对着这样的脂肪球说情话还是比较有挑战性的。但是他笑,不再皱着眉头,这比什么都值。 “啊…这七年你睡几个小伙?” “一个,昨天刚睡,刚才还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
APH/冷战】黑桃K # # #阿尔弗雷德·f·琼 #·
by/ 戈穆穆穆穆戈   *之前夏悠点的文,常色x黑桃,拖好久呢orz #春待   还有,她画画可好看(/////)   手里拎着两个塑料袋从离家最近的超市采购归来。今天的他没有穿大衣...
APH/冷战的故事 # # #阿尔弗雷德·f·琼 #·
穿着大背心大裤衩一双人字拖毫无形象地出门。每次打扮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地一直不想承认这个大大咧咧的美国小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发小。 最近多个妹妹叫娜娅,长得绝对美,喜欢爸爸妈妈姐姐特别...
APH/冷战】秘密 # # #阿尔弗雷德·f·琼 #·
by/ 戈穆穆穆穆戈   一个诡异的脑洞产物 1 我叫安雅·卡娅。 2 我的养父叫·,是一位有名的摄影师,有着足以让无数女生脸红心跳的长相。但其实他只比我大十九岁而已。 3...
APH/冷战】无题(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 # #阿尔弗雷德·f·琼 #·
脸埋进围巾里,肩膀一颤一颤地。 英雄哭。 “我应该去染个发整个容,然后冒充你向全世界宣布你爱上阿尔弗雷德·F·琼,什么都听他的。”阿尔弗雷德把头抬起来,对着空气比比划划,好像真的在他旁边听...
【雪兔☆】通往雪国的列车 ● aph● 黑·尔博德·贝什特●
侧后方传来,“我是安雅,你这次的雪国之旅的负责人。”女子奶的长发在空中随意的飘着,粉色的大衣给人一种暖融融的感觉,紫色的眼睛包涵千星辉。“辛苦,尤莉,休息一下吧。”安雅带着浅浅的微笑对着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