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冷战组】无题(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黒塔利亚 #露米 #阿尔弗雷德·f·琼斯 #伊万·布拉金斯基

sodasinei 2021-07-26

by/ 戈穆穆穆穆戈

 

十月群作业,穷困与爱
想了想还是放上来了 #春待组

戈穆

 

阿尔弗雷德把那一美分硬币放在手背上,然后抿了抿嘴,呼出一口气,猛地把手翻转过来。硬币没有像他期待地那样落在他的手心里,而是摔进了雪地里。阿尔弗雷德无奈地挠了挠头,然后他弯下腰用一只手在雪地里翻着硬币。

“伊万你瞧,我手里啊…只有着一美分咯。该死的,你们这还用卢布!”他侧过头和空气交谈,不时举起拳头对着面前挥舞两下。他从衣服口袋里抽出了被冻得发红的手,抓了把雪往自己因为酒精而发烫的脸颊上胡乱地涂了一把。眼镜被粗暴地甩进了雪地里,然后被他亲爱的主人一脚踢出去好远。

“英雄现在喝着酒,戴着围巾,像你一样丑爆了。我不打算回美国了,我也回不去了。”阿尔弗雷德扑通一下坐在雪地上,双手对在一起搓了几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解下了脖子上的白色围巾。又一阵风夹着雪花向阿尔弗雷德吹过来,他冷得一哆嗦。突然,这个金发的美国青年把脸埋进了围巾里,肩膀一颤一颤地。

英雄哭了。

“我应该去染个发整个容,然后冒充你向全世界宣布你爱上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什么都听他的。”阿尔弗雷德把头抬起来,对着空气比比划划,好像伊万真的在他旁边听他说话。他揉了揉冻僵的耳朵。没有用,热量还是太少,于是他把手盖在了耳朵上,脸上,脖子上。然后他四指弯曲,掐住了自己的脖子。

他开始喊着一些单词,但是吐字已经不清晰。眼泪不停地从他瞪着的眼睛里流出来,一道道泪痕被风吹打过后弄得他面目狰狞。

“晚安,万尼亚。”他倒进了雪地里,大口地喘气。

希望会有人发现这睡在莫斯科郊外墓地里的阿尔弗雷德。

冷战】好吧,我们有一腿 # #黑 #aph # # #春待 #f
何许人也,仅凭一个表情,就迅速脑补出他亲爱的表弟昨晚的激烈“战斗”。他心中百感交集,最后下定决心,走过去轻轻说:   “你和在一起我不反对,因为我知道反对也没用。但是你要有志气...
APH/冷战】男子宿舍 # # #·f· #·
的交谈。 3 ·,俄罗斯留学生。一年前在开学典礼上和刚入学的新生大打了一架,两人从此结下梁子。 然而半学期不到,不知道是谁喝多了,也不知道是谁先亲上去的,总之这两位冤家莫名其妙...
冷战】熊还是喜欢吃鹰的 # #黑 #aph # # #f #春待
?”   “,姓。” 扭过头,撇了撇嘴。   “……”呢喃着用情人般甜蜜的声音小声重复了一遍。   坐在地上,心里像被小猫挠了一下,悄悄红了脸。   夏天一晃而...
APH/冷战】秘密 # # #·f· #·
。 13 “你的养父,是我双胞胎哥哥·F·的恋人。” 14 “是作家,那年他19岁,邀请你的养父先生拍摄书籍的插图。他们一见钟情,并用着粗暴的方式-----打架,来加深感情...
APH/冷战的故事 # # #·f· #·
,笑容好像向日葵一样温暖。哦这老掉牙又没有营养的比喻确确实实是的第一印象。 “你好,我叫·F·,你的好邻居,是个帮助他人拯救世界的Hero!你可以叫我英雄先生!” ...
APH/冷战】黑桃K # # #·f· #·
?”   在院子里忙着除杂草的听到这不标准的俄语疑惑地应了一声,毕竟他已经忘记自己还要招个室友了。   “英雄名叫·F·,美国留学生…你这还招室友吗?”闻言,猛地回头。   那人...
冷战】甜蜜记忆的寻找方法 # #黑 #aph # # #春待 #f
难过。   为什么?   到这里其实已经对的话信了七分。别人会骗他,但自己不会,自己的感觉骗不了人。   从他第一次见到开始,对面的青年就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内心想要触碰他...
APH/冷战】开车兜风 # # #·f· #·
活力的女声立刻从音响中喷涌而出。很喜欢这个女歌手,艾丽·。他还骄傲地和我说过他和艾丽一个姓氏。 “在想你七年前一个人傻呵呵地跑去美国。”我实话实说。 他尴尬地笑了笑,眼睛看向窗外...
冷战】他们的婚后生活 # #黑 #aph # #f #春待 #
.按理说这样一位黑暗为友的作家,给后人的形象应该是犀利,严肃的。但不得不提,从这位文豪的第一部作品开始,人们发现里面总会有一个叫的配角,有意思的是,这个配角的形象在的作品中...
冷战】我们真的没一腿 # #黑 # # #aph #dover #瑟柯克兰
难以忽视的疼痛加上休息不足造成的头晕,让他一时半会儿竟然起不来身。   后腰一定擦出血了,见鬼的!   在心里愤愤咒骂着面前的斯拉夫人。   其实也没反应过来,他没...
APH/冷战】讲一个故事 # #黑 #·f· #·
女友愤怒地把咖啡向我泼过来结束的。妹妹艾莉对我这种情况也是恨铁不成钢,一开始还忙着出谋划策,后来也学会了不闻不问顺其自然。 直到的出现。 一个人独居在纽约对于进入社会没一阵子的愣头小子们来说是个...
APH/冷战】我们完了 # # #·
着我的脖子,对我说:“,我们已经分开了。”酒精让我疯狂,眼前的不止一个,但每个的表情都是那么狰狞。 就像烈酒。我抬手把他压向自己,嘴唇相贴。刚吐过的人嘴唇的味道一定糟糕透了,但我愣是逼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