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司】leo司only,可能会有其他cp的影子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6

by/ 淖涟a

 

去年还是去去年黄金周的产物,隔了好久重新翻到看还是挺有feel,果然是糖就不能自己掖着呀

leo司only,可能会有其他cp的影子,没文化,文笔差,遇到bug和错别字就不要不要在意了
_(:3」∠❀)__(:3」∠❀)__(:3」∠❀)_

1

Knights的leader今天也不见了呢。

虽然leader闹失踪对Knights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但朱樱司还是很难接受这个设定。

朱樱司想要找到他的leader,在这难得的黄金周,与Knights的各位前辈们一起,用他们最引以为豪的武器,进行一次如烟硝沙场般的练习。

然而这只是想。

Leader总是那么的神出鬼没。

朱樱司在街上绕了好几圈,也没能发现leo的影子。

但他遇见了杏。

朱樱司对这次巧遇既是惊又是喜,声声连道地说着“marvelous”“marvelous”。

十月秋转,炽热的阳光下,一阵北风吹来了暖暖的凉意。朱樱司邀请杏到了附近的一间甜品店下午茶。

实际上,他有点害怕。

但他也很庆幸杏没有拒绝。

这是一个愉快的下午。

然而朱樱司还没有找到他的leader。

大概不能找到的了吧,对于他来说。朱樱司是这样想的。

这也是他约杏共餐的缘由之一。

“我很相信姐姐大人的能力,但是现在leader总是missing,姐姐可以趁这个黄金周的时间帮我们knights进行一些特训吗?如果姐姐大人一直为trickstar”那种不入流的组合效力,那真是太浪费了。我......只希望姐姐大人能accept my request。”

杏答应了。

理由是致谢朱樱司的越苺芒果混冰。

Knights的末子高兴得不得了,眼中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随时会装载不住,把那如蜜饯般的好心情溢染到前方的早已空空如也的玻璃高脚杯之中。

朱樱司与杏相约,明日会先与她共同细聊特训的细节,此外,他还想到杏的家中“拜访”一次。

“我也想看看平民的家中是什么样的feelings呢。”

这是朱樱家少爷的原话。

不久前还挂在天上作恶的太阳已经没了半个影了,朱樱司与杏相傍走出甜品店,相互道别。

然后各自回家。

这是最开始,也是最应该的发展。

然而他们看见了leo。

Knights的leader。

2

“去制作人家讨论关于偶像发展的事。”这是朱樱家少爷对自己家辈的说法。

一个诚实的说法。

除去朱樱司在路上买了“有点多”零食这一点来说的话。

把这些零食带去杏家里,两人一边探讨,一边消耗卡路里,然后.......这是朱樱司最原本的打算。

但是今天的他似乎有些不幸。

这是去杏家必经的一条小巷。他又遇见了自家的leader,正在那老旧的石墙上进行着inspiration的创作

朱樱司有些苦恼。前些阵想找leader,怎么都找不到,现在不想见到他,偏偏却出现了。

朱樱司想装作没看见他,但knights的leader可没法装作没看见他。

“啊!你是...那个...啊啊inspiration...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朱...新来的?”

朱樱司叹气:“我的名字叫朱樱司,leader。无论说了多少次,你都还是记不住我吗?”

“啊啊,怎么办,脑海里全都是inspiration,我...我......”这样说着,他又在墙上画了几个音符。

“Leader,请别要这样,这里是公共场所,虽然有点偏,但你能别在墙上胡乱吗drawing吗?”

“可是,我的笔记本找不到了啊!如果不赶快记下来,我的inspiration就会消失,飘散到宇宙之外......啊,你这是!”leo看了看朱樱司手中的袋子,二话无多就从里抽出了一根棒糖,包装一扯就塞到了自己嘴里,根本不给朱樱司反应的时间。

朱樱司被leo这一连串动作气得直跺脚。

“Leader!未经允许乱拿别人东西是十分不礼貌的!比起这种总是胡来的流浪汉,你就不能更像个绅士一点吗?”

“绅士...?”leo有点奇怪的望向朱樱司,一阵却又笑了起来,“你是也想吃糖吗?”

说罢,就忽然把糖堵到了朱樱司嘴上,似乎还用了点蛮力,强硬塞进去一半。

这把朱樱司吓了又一跳,赶紧伸手把leo拿糖的手拉开,难得失了所谓朱樱家风度地大声说话。

“Leader!请问你可以讲一下卫生吗?把自己吃过的东西随便放进别人嘴里是十分impolite的!”他如是说道,言语间,嘴里还残存着那板糖酸酸甜甜的味道,久久缭绕,迟迟不去。

Leo有点愣愣地看着朱樱司,让朱樱司还以为他已经有所悔过了,正想开口,拉着leo的手却被他一手反拉了起来,双手紧握,那颗还沾染着两人唾液的棒糖被夹在中间。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些全都是inspiration!是这里!这里......不对是那里!”

朱樱司被leo拉着往反方向走了起来。

但他内心是拒绝的。

“等等!Leader,你要带我去哪?我还要去姐姐大人那!我......”
 

3

“姐姐大人...真的很抱歉,昨天半路上被leader劫车了,我没能够赴约......”

历经千辛万苦(?),knights的特训终于开始了,就连平日以失踪闻名的leader今天也是难得得出现在了现场。

Knights家的末子兴致勃勃的,但很快他却发现自己的前辈们似乎都不在状态,或者说,无意训练。

“难得黄金周为什么还要训练啊,外头这么大的太阳,要我训练简直要我的命啊,还不如睡觉来的好......”

“超~烦人的!训练什么的,完全没有必要吧?还不如约游君出来......”

“小司司~!女人不能总是想着工作哦!要学会照顾自己,没有适当的放松的话,对皮肤可是不好的喔!”

“啊啊啊感觉inspiration被掏空......”

朱樱司很无奈。

他求助地看向杏,只是好像更加适得其反了。

“鸣上前辈其实也说对一半了呢,司君现在还是knights的末子,稍稍不努力一点也是没关系的喔?也是时候该休息一下自己了吧。”

休息一下吗?

空荡荡的训练场,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外头的阳光还是如此得毒辣。

不对,也许还有一个人。

坐在门槛边上的leo。

那个在曝晒之下,还一直念叨着inspiration被掏空的leo。

金澄的阳光下,他那双碧绿的眸子似乎也变得朦胧了起来,好像被哪阵微风轻轻拂过一般,睫毛一颤一颤的。

“Leader不太像inspiration被掏空,更像vitality被掏空了呢。”

“作为knights的leader,你就不能更上心一点吗?”

朱樱司在leo旁边也坐了下来,共同曝晒在阳光之下。

那一瞬,朱樱司脑海里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为什么,前辈们都那么喜欢发呆呢?

视线似乎被光芒所封闭,渐渐的,便连意识也模糊了。

 

4

自昨日的惨案之后,朱樱司再也不提特训了。

在逛小食街的时候,他的心情总会意外的漂亮。

在家里人与knights前辈们不发现的情况下,这里简直就是他的天堂。

纵使每次来到朱樱司都会在内心告诫自己要节制,然而对于美食的诱惑却又是如此节制不住。

既然岚前辈和姐姐大人都说要放松一下了,那么今天就尽量“放松”一下,也是没关系的吧?

后来,朱樱司只想快点逃离那惨不忍睹的案发现场。

手指还没离开门把,背后却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希望不要又是他。

朱樱司想。

朱樱司真的好想一切都能如他想的那般顺利。

对面的那个长着橘色头发绑着小马尾的人,正是他们knights的leader——月永leo。

只是,他似乎遇到了点麻烦。

看着周遭几个中年人和一个安管人员,朱樱司几乎已经能猜到那发生什么惨案了——他们的leader又在大街上乱涂乱画了。

朱樱司觉得自己肯定也是有哪里不对劲了,没有多言,便上前想为leader解围。

大概是出于责任心吧?或者是作为knights的成员要拥护自己的king,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自己也想不明白。

那位安管人员对于这位突如其来的少年似乎有点意外,但这好像丝毫不影响他审判leo的罪行。

正当朱樱司还有些忏悔竟然不能为leo解难时,旁边的leo却忽然露出了一脸惊恐的表情,慌张与害怕相互交织,指着安管人员背后的方向,声音颤抖着。

朱樱司忽然有股熟悉的感觉,那个熟悉的温度以相同的方式再次牵上了他的手。还有个陌生的声音,也不知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嘭咚”“嘭咚”的,延绵不止。

也许是他的演技太过逼真,明知是古老的套路,那位安管人员还是忍不住回过头去,那一瞬间,朱樱司十分配合地与leo共同迈开了脚步。

他不知道他们跑了多久。

他只知道他们一直紧牵着彼此的手。

他不知道是谁的心脏在一直跳个不停。

他只知道他胃里的蜜瓜冰和草莓千层雪快混合成蜜瓜草莓冰沙了。

渐渐的,leo终于慢了下来,走了起来,停了下来。

他始终没有放开自家末子的手。

“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背......”

“曾经每天都想找到你,你却都不在。”

“现在我并不想见到你,你却偏偏要出现在我面前。”
 

5

今天他果然再没见到自家的leader。

是因为自己太任性了吗?

不对啊,明明就是leader总是在不该的时候出现。

明明就是自己不想见到他。

明明自己平时总是找不到他。

明明......

他觉得,他大概快要疯掉了。就像那个人一样。

他并不讨厌他的leader,他只是讨厌那个人总是把自己当成“新来的”;讨厌那个人总是不好好地称呼他的名字,那感觉就像他还未承认他真正属于knights一员一般叫人不高兴。

冷静。冷静。想什么呢?不过是一天不见罢。

小食街难得的清冷。

昨日那块被leo涂鸦过的墙面已经被洗刷干净了。

朱樱司没有走进他十分喜爱的那家甜品店。

那些甜品在这个初秋似乎已经失去了追求,只能在冷冰冰的地方冷冰冰地呆着,待着下一位可能会抹灭它存在的顾客。

今天的太阳,越来越冷了呢。
 

6

朱樱司有点后悔。

什么乱七八糟的胡思乱想,什么见与不见,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见!

朱樱氏财阀的小少爷朱樱司,因本家别墅离校太远而在外公寓暂居,然而今早他一出门,就被某不知名人士给“绑架”了。

朱樱司有点烦恼。

现在他正坐在街心公园喷泉边上,睡衣加一件外套,头上的糟毛都还没梳好,一副糟糕的模样。

初晨的阳光总是那么得温柔,一阵北风吹来令朱樱司不禁缩了缩身子。

旁边的leo不知从哪拿出来了一个方块状的东西,看着摁着似乎调弄着什么,一会便为朱樱司戴上了一个大耳机,双手紧紧地捂在两旁,朱樱司奇怪地抬起头,只见自家leader好像说了些什么,耳边便传来了一阵陌生而动听的旋律。

朱樱司不太听得出那是什么声音,有点像尤克里里和贝斯的混音,一段平淡的前奏,忽而就变激烈起来,而又渐渐温柔,节奏蓬松着,沉重与轻快相互交融——朱樱司听得有点入迷了,却突然又是一个重音,把他拉回了现实,接着又是传来那种令人中毒的旋律,啪嗒,啪嗒,宛如玻璃球一般向往哪低落的声音。

无尽的寂静。

还有吗?

没有了吗?

朱樱司正有点好奇,却忽然被人夹着脸强行抬了起头来,一下就对正leo那张比平时还要放大号的脸。

“怎么样?有没有感受到什么?我绝妙的inspiration啊?!”有点兴奋。

朱樱司拉开leo的手:“Leader一大早特意带我来这里为的就是让我听这个吗?”有点口是心非。

“什么叫做只是听这个吗?那是我的inspiration,我是天才,天才就是贝多芬!你这么可以侮辱天才得杰作呢?”

朱樱司叹了口气,坦然道:“我不太清楚leader写这个歌用了多久,但是比起音乐,富饶节奏起伏的它更加像是一个故事,这样的歌,并不适合我们knights......”

Leo难得的安静了,他看着朱樱司。

欲言又止。
 

7

黄金周的最后一天晚上,梦之咲举行了一次烟花祭典,许多本在校外度假的学生都组织着回到学校来看烟花,knights的各位自然也不例外。

杏陪trickstar的几位训练完,便在校道上遇见了形单影只的朱樱司。

据朱樱司的说法,失踪专业户略过,凛月在夜晚来临之刻早已外出去觅食了,濑名前辈去了找他的游木真,岚前辈倒是陪他的闺蜜一齐逛祭典去了。

到头来,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

杏没有再去其它别的什么地方,而是陪朱樱司在河边坐了下来。

是时烟花绽放得正是绚烂,但朱樱司的心情却远远不及,即使他是末子,他也很难接受knights现在的状态,甚至难得地在这一所学校感受到了孤独。

他很感谢杏今晚能够这样子陪他,因为神出鬼没的人永远不会在适合的时候出现,孤独的人一辈子也只有一个人。他是这样想的。

朱樱司牵起杏的手,正想以绅士之礼致谢于杏,后方的草丛却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人闻声一同回头,边看见knights的队长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他似乎比两个人还要意外,霎那便是一脸兴奋,笑着说你们两个也在这里啊。

杏点点头,朱樱司却是一脸难耐,不理会leo的言语,转过头开始盯着看那平静的河面。

杏像是感觉到了那股诡异般尴尬的气氛,从朱樱司身边站起身来,笑着说了声去买点水便离开了。

Leo在朱樱司旁边坐了下来,两个人彼此都不说话。

现在的他没有inspiration;现在的他似乎变回了一年前的那个月永leo。

天空中的烟花过了一遍又一遍,杏迟迟没有回来。

眼前忽然出现了星星点点的萤火虫。

“你知道吗?”

终于开口。

“那首新曲,确实讲的是一个故事。”

“一个名为“暴食”的孩子,被家族的人所抛弃,终奔波流离,开始了穷愁潦倒的生活。后来他遇见了一个集权者,集权者十分喜爱这个孩子,而愿意去供养他,这使那孩子又过上了“暴食”的生活,两个人......”

还没说完,朱樱司却开口打断:“Leader是个有妄想症的孩子吗?这也真是个奇怪的故事呢。”

秋天的晚上凉意十足,朱樱司下意识地抱紧了身子,而leo也好像注意到了这个小动作一般,一只手搂上了朱樱司的肩膀。

“谁知道呢...?不过后来,那位财权共富的集权者,也因承受不住孩子的“暴食”的能力,变得瘦峋而贫穷,那孩子十分懊悔,就去问集权者为什么......”

“为什么...?”朱樱司忍不住问道。

“因为我喜欢你。”

“阿司。”

我喜欢你。集权者这样说道。

“暴食”停顿在吃惊之中久久未回过神来。

集权者微微笑了笑,捧起他的脸便吻了上去。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会付出我的一切。为了你。

 

-

对于朱樱司来说,那是一个难忘的夜晚,烟花落幕后的平静,夜空重新归沉,不远处传来的欢呼声,尖叫声,喝彩声;又是谁在一旁耳鬓厮磨,那微乎极微的喘息声。

 

Knights的leader今天也不见了呢。

Knights的末子今天好像也不见了啊。

leo〗沉默爱 #leo #レオ #偶像梦幻
by/ 「」   ①本文cp向为leoonly ②花吐症设定 ③小学生文笔 非常非常ooc( ‘-ωก )   朱樱嗓子哑了。 听到这个消息,knights大家向他投来了关切...
leo〗朱樱小少爷想让我告白 骑士们恋爱头脑战 #偶像梦幻 #leo #レオ
by/ 「」   ①本文cp向为leoonly ②简简单单沙雕小甜饼 三年生leox一年生 ③破烂文笔 狗血剧情 ooc严重非常严重超级严重   朱樱觉得自己陷入了俗话说“love...
leo〗再见 #leo #レオ #偶像梦幻
by/ 「」   ①本文cp向为leoonly ②著名作曲家leox钱社畜 ③狗血剧情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 爱情属于雷   舌尖传来一点点微麻触感。 然后被柔软包裹,一点点地摄取着对方...
leo〗gifts #leo #レオ #偶像梦幻
by/ 「」   ①本文cp向为leoonly ②沙雕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 ③ooc严重 爱情属于雷٩(๑•ㅂ•)۶   朱樱一个秘密笔记本。 这件事还是月永雷欧第一个发现...
leo〗Summer #leo #レオ #偶像梦幻 #朱樱 #月永雷欧
by/ 「」   ①本文cp向为leoonly ②是现代设定 因为到夏天好热就写了这篇(?) ③大概是纯情dk贴贴故事 因为太甜腻了所以建议各位妈咪在空调房里面看(什 ④很ooc以及小学生文笔(跪...
Leo】藝 #偶像梦幻 #leo
工作吧。” “朱樱夫人生一副少爷模样,看着不像是带人回家浪性子。” “可能我看错了吧,那个人就扒在门上左看右看,一直没进去呢,我也就待了一会儿就回屋了。是月永先生话,不至于回自己屋都没钥匙...
Leo】香氛 #偶像梦幻 #leo
泉便指着朱樱说了。 朱樱身体绷紧了,拿在手上水也不知该不该喝。 “是…对不起…以后多加练习。”朱樱认了,他确实后面点分心。 “啊啦,泉酱真是。没事哦,小还是很棒啦,人家反正是没...
Leo】落樱缤纷花前 下 #偶像梦幻 #leo
偶像,跳舞动作不行,走位跟不上,只唱歌稍好一些,一直是前辈们在包容他。 “レオさん,你不该把knights交给我…”   公寓外月亮依旧很亮,一束柔和月光洒在朱樱头顶,像一双温暖手在...
【四王组】你们不要再打了 #偶像梦幻 #朔间零 #天祥院英智 #斋宫宗 #月永レオ
告你。” 月永雷欧忍不住点点头:“更何况人还是你招进来。” 是的,天祥院英智就是梦咲社社长。 从小天祥院家就靠偶像赚钱,卖地沟油做麻辣烫还忍不住尝尝到底多好吃大家才都来买,更别说当光鲜亮丽...
【泉レオ】他说声音 #狮心组 #cpleo #濑名泉 #月永レオ #偶像梦幻
还只那么几行。 濑名泉不管如何都在下午四点时候回家,不管当天摄影没有结束,他都想快些回去,害怕月永leo在他不在家时候做出什么来。 每每当他碰见写不出曲子听不到自己哼出旋律月永leo,都...
Leo】《落樱缤纷花前》上 #偶像梦幻 #leo
!”   ‘这句才是重点吧…’其他三人心想。   凛月微微一笑,摸摸レオ~头, “小~月别伤心,小~凛我呀也观察到了哦~你们没有发现,小~朱很少来练习室了?” 濑名泉单手撑着下巴想了想: “好像是哦,君...
Leo】纯情物语 #偶像梦幻 #Leo
レオ。他不仅乱跑,还没带手机。 朱樱先是在场馆里找,每个人拉着问没有看到レオさん,每个角落翻看レオさん在不在里面。 后来又出场馆,戴上搞怪眼镜去街上找。看街上商店装潢可能像レオさん进去,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