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燐一】碎渣 #偶像梦幻祭 #天城一彩 #天城燐音

sodasinei 2021-07-26

by/ 淖涟a

 

心血来潮的短打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次

全篇潦草注意

(其实燐一燐无差?)

 

事情发生在Crazy:B和ALKALOID的一次联合巡演上。

 

舆论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市里间仍有不少关于天城燐音的负面的传闻。

 

既是事实,天城燐音也没想过要怎么掩盖自己过去犯下的罪孽,可天城一彩却并不这么想。

 

血肉同脉,君仕同心,他还没有强大到能轻易改变别人的想法,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力尽所责,站在天城燐音的前面,为他破霾斩棘。

 

这是天城一彩内心的想法。

 

所以,当那个玻璃瓶从未名之处被砸向天城燐音的时候,天城一彩也毫不犹豫地挡在了他的面前。

 

为了这次联合巡演,天城一彩想了很多,而其中占据绝大部分的,便是天城燐音。

 

至少,能让哥哥展露着笑颜,在舞台上笑着大声歌唱。

 

那便足矣。

 

明明该是那样的。

 

嘈杂。

 

疼痛。

 

歌曲的音乐声还在继续,歌唱声已经戛然而止了。

 

天城一彩听到了很多人的声音。蓝良的、风早前辈的、椎名丹希的——但最为清晰的,是天城燐音。

 

他又在骂自己了。

 

他说,笨蛋,你在搞什么。

 

肇事者不出十秒便被台下一众粉丝揪了出来,然后被安保人员擒着双手逮走。

 

只是临走,它的口中还在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贱种。人渣。你根本就不配跟我家一彩站在一起。你根本不配当他哥哥。做了那么多丧心事还有脸站在舞台上。滚下去。滚出ES。

 

大家都听在耳里。

 

大家都知道它说的什么意思。

 

包括天城一彩。

 

既定事实,不论怎么努力,都抹不去人们深处的记忆。

 

激荡的声音刺激着他的大脑。头晕目眩。

 

天城一彩伸手向额头去,摸下来了一抹鲜红的液体,湿漉着他的指尖,触目惊心。

 

是血。

 

他想起来小时候,训练时受的伤,总藏掖着怕被哥哥发现,怕哥哥担心。

 

可现在——真是讨厌啊。

 

演唱会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

 

天城燐音从后面拉他的手臂,工作人员也跑上台来要带他去就医。

 

天城一彩顿了顿,轻轻推开了工作人员,却牵起了天城燐音的手。

 

他重新举起麦克风,眼前已然失去了焦距。

 

【我,我的名字,叫做天城一彩,而他,天城燐音,是我的哥哥。

 

从我出生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是我的哥哥,也一直作为我的哥哥,带我展望星空,替我扫除阴霾。

 

所以,即使他满身污秽,即使他遍手鲜血,即使全世界都要与他敌对,我,天城一彩,也还是会站在天城燐音的身前,替他挡下一切尖刃。】

 

罢,他便意识一晃,双腿发软倒在了舞台之上。

 

在他朦胧的眼前,是玻璃瓶摔落地后破成的满地碎渣,沾染着血色,锐利而刺眼。

 

所幸天城一彩并没有大碍。

 

当那个玻璃瓶从未名之处被砸向天城燐音的时候,天城燐音的肌肉神经就早做好了准备抵挡这一袭击,可天城一彩却挡在了自己眼前。

 

始料未及。

 

玻璃摔落碰成碎渣的声音尤为刺耳,而映入天城燐音瞳孔的,则是弟弟那消瘦的背影。

 

背对着自己。

 

那一刻,世界都宛同落入了静寂。

 

天城燐音不住斥骂了眼前这个莽撞的傻孩子,却得不到回答,只是被他牵起乏力的手,听他宣读着对自己绝对忠诚的誓言,看他塌落在绚烂的舞台之上。

 

所幸,天城一彩并没有大碍。

 

依照医生的说法,只是磕破了皮,轻微脑震荡罢。

 

罢。

 

罢?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却无法改变结果。

 

空荡的病房内只剩他们两人,时间太晚,医院已然落下了灯,只剩透过窗户洒落地面的淡淡月光,夜风还在吹动着沙沙的叶丛,却拨不动天城燐音的心脏。

 

一彩,小小的一彩,他可爱的弟弟……已经长成大人了啊。

 

只是,这双眼,这对睫,一颦一蹙,一切的一切,都还是他心心念念的样子。

 

“哥哥……?”

 

“醒了?还痛吗?”天城燐音轻手抚摸着天城一彩的发旋,眼中是写不尽的温柔。

 

天城一彩扭了扭,下意识把自己脑袋往天城燐音的手中蹭去。

 

“不痛。”他说。

 

但是,怎可能不痛。

 

天城燐音又怎能不知道他的心思。

 

“笨蛋……”

 

“对不起,哥哥……”

 

口头说着抱歉的话,天城一彩却笑了。

 

“但是我不后悔哦。”

 

他攀上天城燐音的手,将脸埋在了天城燐音的掌心之中,吮食着他的气息。

 

“毕竟,成为哥哥的盾牌,就是我存在的责任。”

 

话音未落,却着落了天城燐音心底的火。

 

但是他忍住了。他的一彩是那么乖一个孩子,又怎能对他生气呢。

 

只能循循教导,让自己摆出一个哥哥的姿态。

 

“天城一彩……不,一彩。忘记了吗?你已经被咱逐出天城家了,天城一族的事情已经与你毫无瓜葛,咱不再是你的君主,你也不再是咱的臣子,现在的你已经长大了,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当为了自己的意志而活,而不是为了【哥哥】。”

 

天城一彩抬起眼,却只有一双眼,他的脸庞还被窝藏在天城燐音的手中,可尽管就这一双眼,那清蓝的深湖,那脉情的春水,都要将天城燐音心底的温柔悉数溃化碎渣。

 

“就算那样……”

 

天城一彩轻声道,微热的气息被潺潺吐入天城燐音的掌心。

 

“就算那样,为了【哥哥】也是我自己的意志。”

 

天城燐音只感觉自己每一寸细胞都要融化,他顿了顿,在天城一彩额上落下了点水一吻。

 

“不。”

 

抚摸着天城一彩的脸颊,拇指落到他的唇瓣上轻擦。

 

“一彩,可爱的一彩……是我当该保护你的,不论发生什么,我都绝对会做到。这是哥哥为你许下的约定。”

】临时约会 # # #偶像梦幻
都知道,尽管他们被媒体称为当红偶像,但相较于ES大楼其他偶像团体,他们只是几只初生牛犊,唯有不断努力工作才能留住粉丝,才能获得更多在舞台上绽放的机会。当然,有得必有失,当作为偶像的...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
。 “这间公寓在你还没来城市前咱就给你买好了,”说,“以前想过如果你不喜欢当偶像又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这间公寓可以给你住,银行卡里也给你留了大笔钱。”   回身,攀上的肩膀...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 #
倾泻而出,再也无法忍耐了,戳着气,将所有的眼泪都送给了怀中的颗又颗,不断击溃着交织心中那网纤细的弦,也击心底的最后道防线,就像是终将成为骑士的堂吉诃德,守护...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 #
脸纯然的问出这句话时,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遭到了崩塌。   “啊,这……弟弟同学,你在说什么啊……?”尴尬地笑,尝试支开话题。   “诶?打砲啊?因为我是个笨蛋,对这种东西甚不太...
】债 #偶像梦幻 # # #ES2
by/ 淖涟a   是篇阅读理解()。 一些简单的剧情说明见最后/ 坑中坑中坑   ①   一共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个回暖的冬夜,雪已经停了好几,那时才经过夜的疲惫正要...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尼 #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转身拒绝了的拥抱,拉着椎名丹希迅速上了车。   “好了好了小蜜蜂们,要相信咱的技术——”提高了声调这么说着,勾住副驾驶椎名丹希的脖子,“丹希最清楚了,对吧?”   后座的两人闭着眼睛...
】戒哥哥 #兄弟 # #
特别的状况。 家的家长在园所举办毕业典礼前,就已经将安排了为未来衔接小学的补习课程,不过所有计划都被的弟弟-给打乱。   加油,小杏老师!!   「小杏老师,这个礼拜,就正式...
【零】饥饿游戏() #零 #朔間零 #
就硬撑着说不怕了,倒希望弟弟不要这麽小小年纪就学会逞强。   抽选贡品时通常家长也会跟着到场,不过父亲卧病在床已久,也不叫他了,自己就担当起家长的角色,如同他平时照顾这个家一般...
】无处不在的甜橙兄弟 #兄弟 # #
,代表的专注力很好~   梅露:是、是!   琥珀篇:   :吶,小琥珀你在在做什么呀~?   琥珀:看也知道正在准备甜点啊!   :喂喂!别这么凶嘛!都变得不可爱啰!   蓝良:前辈...
ニキ】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 #偶像梦幻 #尼 # #椎名丹希 #椎名ニキ #niki
的太阳穴。   他和椎名丹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段时间了。   当偶像的那段时间,无疑是兴奋的。他从小接触的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ひいあい # #白鸟蓝良
白鸟蓝良突然泄了气,没敢再和胡闹。   晚上礼濑真宵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兴致勃勃说要叫过来。   当然被白鸟蓝良否决了。   当着摄像头的面白鸟蓝良也不敢说的坏话...
兄弟吵架了吗?
!真好啊有个可爱的弟弟我先出门啦你要别睡太晚 :好的,前辈慢走! 蛋2 吵架风波过了几之后,兄弟又迎来了次约会 :回去吧,哥哥! :咦?不是说好要去看电影吗?别拉咱!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