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弟弟君不理咱了该怎么办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一燐

千字短打,烂梗

双箭头,暧昧阶段

ooc

 

天城燐音又想天城一彩了。

 

今天以什么理由去找他合适呢?借钱?祝贺新专大卖?还是表扬他这次期末考试又考了年级第一?

 

借口还没想好,人已经走到了可爱弟弟君的寝室门口。天城燐音低头看表,思考着这个点弟弟君应该正老实地坐在床上温习剧本——听说几天前有一个武侠剧的制片人找上一彩,邀请他饰演里面的一个小侍卫。天城燐音从椎名丹希那里打听到后当晚用手机看完了原著小说,亲自确认一彩所要饰演的这个角色在故事中没有吻戏没有床戏台词也很少念起来不会太吃力后才放下一整颗心倒头大睡。

 

这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只延续到了第二天下午蜂团集体训练开始之前,丹希对着又一次迟到的天城燐音发出抱怨:“我说燐音君你啊,身为队长却总是做出迟到这种行为是不是不太好啊?”

 

“哈?你在说咱不以身作则吗?丹希这么说咱可是好伤咱的心啊,咱可是为了咱亲爱的弟弟君而彻夜未眠呢!”

 

“哼,你就是找借口看小说罢了!你难道会不知道现在的电视剧经常魔改原著吗?说起来真是可恶啊,有一部我十分看好的电视剧结果原著被编据改编得一塌糊涂,当时真是生气到差点吃不下饭呢!”

 

“......”

 

晴天霹雳,平时很少追剧的他是真不知道还有电视剧魔改原著这种事情。一瞬间,各种不好的想法像一大群蜜蜂乌泱泱地笼罩在天城燐音心头。于是次日凌晨,喝得酩酊大醉的天城燐音打通了椎名丹希的电话。

 

“咱可爱的弟弟君才十六岁啊!!那些人是变态么!!”

 

“天城燐音你神经病啊!!”

 

此后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什么叫不了了之,丹希君还是不够了解咱啊,咱只是暂时选择了静观其变......哟!弟弟君!”

 

天城燐音看着突然打开宿舍门从里面走出来的天城一彩,尴尬地后退了几步。

 

与那双湿漉漉水淋淋的蓝色眼睛视线交融,天城燐音做好了对即将一边大喊哥哥一边欲扑到他身上的弟弟君的必要躲避的准备。

 

结果,原本应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意料之外地没有发生。天城一彩,天城燐音的弟弟,第一次没有理睬眼前这位亲爱的强装冷静的哥哥,转身与他擦肩而过。

 

......

 

......

 

诶?诶?!!诶??!!!

 

接下来几天,天城燐音多次碰见天城一彩。然而不管是在员工食堂,还是演唱会后台,只要一看见天城燐音,天城一彩就会兀然跑开或者扭头避免对视。

 

“燐音君,只是弟弟稍微不理你了而已,又不是失恋,不要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啊!你这样很影响我们排练的好吗!我已经饿到没力气加班了!!请你振作啊燐音君!!”

 

某天,趁排练休息间刻,椎名丹希走到天城燐音身边蹲下来,想要鼓励性地拍拍他的肩膀,却被天城燐音无情挥开:“丹希你又想挨咱打了是吧?!”

 

“尝试用手机发消息给他看看?”

 

可恶,咱早就试过了!结果他竟然把咱拉黑了!

 

“......整那么麻烦,丹希你为什么不替咱去问一问?”

 

“朋友之间最忌讳的就是插手对方的感情问题,我拒绝。”

 

“......丹希,你果然还是去死比较合适。”

 

“性格那么糟糕,被弟弟讨厌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HIMERU觉得琥珀君说得没有错。”

 

坐在一旁喝水歇息的HIMERU与樱河琥珀不紧不慢地为丹希帮腔。

 

“哈?!你们都在说什么啊?难道咱对咱弟弟君不够好吗?”

 

椎名丹希说:“弟弟要抱你不给,弟弟示爱你就跑,我要是一彩我肯定超——级难过,难过得吃不下东西。”

 

“什么啊什么啊什么啊,咱之后也有好好地让他抱了不是吗!丹希你不是看见过吗!”

 

“那哪里是抱啊!那明明是一彩像四脚章鱼一样从背后扒住你而已啊!!”

 

“真是小孩子!不就是抱一下吗!有什么不行的!”

 

天城燐音“嗖”地站起来,大步流星走出舞蹈室:“咱现在就去给他抱!他不抱咱咱还不放他走了!”

 

望着只剩下三人的舞蹈室,樱河琥珀用力扭紧瓶盖。

 

“我一定要向副社长举报天城燐音,他不仅迟到,还早退。”

 

另一边,天城燐音气势汹汹地走到星奏馆门口。

 

天城燐音开始上楼。

 

天城燐音在上楼途中突然顺拐。

 

两分钟后,天城燐音又回到了宿舍楼下。

 

冲动了,天城燐音,你冲动了。

 

先不说一彩在不在宿舍,光是以“哥哥不给我抱”这种理由而生气不理咱,听起来就十分荒唐,吧。

 

虽然总说青春期的小男孩心思敏感细腻,但一彩跟其他男孩不同......无论处于哪个年龄段他都是一个在感情方面迟钝木讷的小笨蛋——毕竟前段时间,天城一彩才恍然领悟了哥哥口中的爱与喜欢。

 

天城燐音费尽心机呕心沥血含辛茹苦十几年终于在天城一彩那颗小笨脑袋上凿开了一扇窗,删删减减挑挑选选后只塞了“爱”与“自由”进去。如果这么点东西他都能吐出来,那天城燐音也是无话可说。

 

......笨蛋!咱好不容易传达给你的东西,你怎么能够随随便便地给否定掉啊!

 

等等等等,咱似乎在不经意间又主观臆断了。一彩不理咱,并不代表一彩决定咱不爱他,也许是一彩不爱咱了......不可能!咱和一彩肯定是大写加粗双箭头......所以他到底怎么了啊......他是生气还是难过,又为什么生气或者难过啊!!

 

天城燐音捂住脸,他不知道自己哪一步走错了。

 

回档吧,从头开始吧,咱累了。

 

“哥哥!”

 

真丢脸啊,想弟弟都想出幻听了。

 

“哥哥!”

 

天城燐音猛然转身的瞬息,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撞上他的胸口,那双湿漉漉水淋淋的蓝色眼睛重新填满他的世界。天城燐音下意识回抱住这份突如其来压在他身上的幸福的重量,舍不得松手。

 

鼻间交错的呼吸,两副胸膛里齐头并进加速的心跳,是比夏日炎阳还要真实的热烈。

 

“一彩,你......”

 

“哥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啊?”

 

“唔呣,前几天我与ALKALOID的同伴们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结果我输了,得到的惩罚是‘一个星期内不准以任何方式搭理自己的哥哥’。刚开始我觉得没有什么,因为哥哥很忙,一个星期内我们不经常能见到,而且哥哥大多数时候一见到我撒腿就跑。”

 

天城一彩说完话,把圈至天城燐音背后的手挂到天城燐音的脖子上,两条腿顺势盘住了他的腰。

 

天城一彩用鼻头轻轻蹭了蹭天城燐音的下巴,声音变得又软又黏:“可是我发现自己忍不住,一看见哥哥我就忍不住,明明哥哥近在咫尺我却不能摸,好难受。”

 

天城燐音哑口无言,他感觉自己的耳朵正在发辣。

 

“然后椎名丹希刚刚发消息告诉我哥哥因为我很难过!我就什么也不想地来找哥哥了!”

 

“对不起哥哥!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一定会好好地把爱意传达给哥哥的!”

 

“哈哈哈哈哈,什么跟什么啊,咱怎么可能因为弟弟君而难过......”

 

“......”

 

灼热的视线紧紧相拥,烫得天城燐音抵不住丢盔弃甲、甘拜下风。

 

最后,天城燐音叹了口气,嘴角微微碰了碰一彩的脸蛋。

 

“不许再有下次了。”

 

Fin.

弟弟,今天哪都不能去喔!!
by/ 噗喵   弟弟,今天哪都不能去喔!! 音:唔嗯! 彩:哥哥!你醒啊~早上好~  音:行,不要再用你的脑袋蹭彩:是的,哥哥! 音:…… 彩:~~~~~~ 音:弟弟是...
】[cp]关于木头弟弟!
刚刚的举例都是情人之间的事啦,对于你跟你哥哥嘛…… 彩:唔姆!谢谢你!蓝良,我知道怎么做! 蓝良:啊?不客气喔!   *****   音:所以这就是弟弟忙活天,为准备的LOVE LOVE...
】你到底有几个好弟弟
。   “啧,又怎么弟弟弟弟同学,彩宝宝?”   “你怎么能认其他人作你的弟弟!”天城彩委屈得要命,“明明只有我才能成为你的弟弟!”   啊,原来是这回事。   天城音恍然大悟...
】无处不在的甜橙兄弟 #天城兄弟 #天城彩 #天城
:怪不得今天早上,彩替准备杯蜂蜜水才出门上学!还以为他是想说咱们是蜜蜂团,特意买堆蜂蜜丢家里哩!   丹希:嘛嘛…音的弟弟很能干,还是说你这个哥哥当的很糟糕呢?   音:当然是...
】关于心情 #天城兄弟
什么让大家伤脑筋的问题?」 「喂喂,梅露,你不要用这种会让弟弟误会的说法,这种文字趣味对刚来接触这个国家的弟弟还是有点困难的!」 「哥哥?」 「没什么,只是些小事!」音挥挥手,用着脸不用担心的...
】天城兄弟吵架吗?
在错愕下后,扣住音的腰身加深这个吻。 音:唔哈哈!!(音喘喘气,将自己的外套解开。 彩:尼桑….. 音:穿的是弟弟的衣服唷~(音的外套下,是彩平日常穿的便服...
】男朋友 # #偶像梦幻祭
,天城音半睡半醒间听见椎名丹希大呼小叫。   “哇!怎么跟彩睡在一起啊?还有你怎么咬着彩的肩膀?!果然你这个魔鬼终于要对弟弟下手吗快给我松口啊——”   没人比天城音更懂爱...
】A Special Night
’的故事哦!这次是狼真的来!”   “就在半个小时前,站在我身边的还是那副高大可恶的模样!但是当我转身把面条下进锅里时,突然‘哇啊’声大叫,我扭过头,发现竟然变成一个小孩子!你们...
】霸道总裁和他的可爱小娇妻
说,“不如说是天城音只有面对彩时才会显露出那份独一无二的温柔。”   独一无二……   天城彩握拳,心开始砰砰直跳。   怎么办,现在更想要看见哥哥。   “哦哦~音前辈好像真的很宠阿彩呢...
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是重发。 与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音成为君主,而天城彩成为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即为圣,从出生...
】心怀鬼胎
?”   “阿彩笨蛋啦!”   蓝良伸出手指狠狠戳戳天城彩的脑门:“你想想平时音前辈是怎么叫你的?”   “唔呣......弟弟?”   “还有呢?”   “弟弟同学、我的彩...
】宝宝、小可爱、我的甜心
的,怎么会抛弃弟弟跟别人跑呢~”   “……以后不许开这种玩笑!”   生气,还挺可爱。   “不开,”天城音说,“发誓。”   ⑥ “彩,小小的彩,可爱的小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