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带哥记 #偶像梦幻祭2 #天城燐音 #天城一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穿越梗,有情节私设

已确定恋爱关系

全文4k+,可能ooc,可能很无聊

 

也许,对于二十二岁的天城燐音来说,弟弟口中的“我爱你”就像早餐中那一杯加了蜂蜜的牛奶一样必不可少,但对于十二岁的天城燐音来说,这仅仅是一个臆想,偶然从心底生发,又随即被现实掐灭。

 

1.

事情发生在周末,一个七点钟后的早晨。天城一彩睁开眼,发现整夜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哥哥不仅神奇地变回了年少十一二岁的模样,身上还穿戴着独属于家乡的银饰与服装。

 

显然,这不是什么变大缩小的调皮魔法,最大可能是处于不同时空的两人被恶作剧般地进行了位置对换。

 

“......一彩。”

 

“唔呣,哥哥。”

 

天城一彩没有慌,侧卧在他身旁的天城燐音也神色自如。单凭刚才轻微的眼神来往和简短的言语交谈,便让他们毫无缘由地坚信,对方是自己的骨肉至亲。

 

过了一会,天城燐音合衣躺下,与弟弟额头相触。

 

“昨天我去狩猎了,”天城燐音说,“猜猜我给弟弟君带回了什么?”

 

“唔呣......我猜哥哥给我带回了一头山猪。”

 

“答错了哦。”

 

天城燐音笑着闭上眼睛。

 

“奖励你再陪我多睡一会。”

 

枕头好软,好舒服。还是和弟弟君睡在一起,没有焦虑,没有烦恼。

 

长大后的他健康帅气,背光的面庞同样生机盎然。

 

......是连做梦都不敢梦到的生活。

 

大约半小时以后,天城燐音醒了过来,迎面接住一彩可爱又纯净的目光。

 

“我想起来了。”

 

天城一彩忽然说得满脸认真。

 

“哥哥对我撒谎了,哥哥根本没有出去狩猎。”

 

“......为什么?”

 

“因为哥哥狩猎一定会带上我,不然别人会趁哥哥不在的时候把我关进一个小房间里进行抗击打能力训练。”

 

天城燐音没有接话,只是伸手捏了捏他的耳垂,对胞弟的疼爱之意无声涌现。十六岁的天城一彩尝到一点甜头就会得寸进尺,于是他一边用脑袋刮蹭燐音的手心一边提出要求:“哥哥,摸头。”

 

天城燐音笑了:“弟弟君长这么大了还会向人撒娇吗?”

 

天城一彩点点头:“我的朋友告诉我,撒娇是一种可以促进兄弟之间亲密友好的方式,所以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哦。”

 

原来一彩这个年纪已经能够交到朋友了啊。

 

“哥哥也可以向我撒娇哦!”

 

“哈?”

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带着天城燐音跌入云端,依偎在胸前的声音同时让他触及到了不曾瞥见的曦光:“因为我最爱哥哥了!”

 

“唔呣,虽然哥哥很少直接向我表明爱意,但我知道哥哥一定也十分爱我!”

 

宣爱完毕的小狗兴奋地用脑袋在天城燐音的怀中拱来拱去,此时此刻,那副包裹在被子里不/着/衣服/的躯/体/极/度/渴/望/获/得/哥/哥/的/爱/抚。拱了几分钟,小狗发现自家哥哥还是不为所动,便抬起脑袋驾轻就熟地向哥哥撒娇:“哥哥,我想......”

 

天城燐音滑落至嘴角的泪珠将天城一彩所有呼之欲出的愉悦遽然推回腹中,与凌晨十二点享用的生日蛋糕一起被肠胃消化殆尽。

 

“哥哥,哥哥怎么哭了?哥哥是不喜欢我抱你吗?哥哥对不起,我现在就......”

 

天城燐音按住天城一彩的肩膀,不让他离开。

 

“弟弟君果然还是不够聪明啊,”天城燐音用指尖轻轻勾勒面前这副比他还要宽阔许多的肩膀的轮廓,经泪水浸泡过的双眼清亮如有光闪烁,“我是因为感动才哭的哦,又感动又开心。”

 

“唔呣,又感动、又开心?”

 

天城燐音忍不住了,撩开一彩的刘海朝他脑门亲了一口。

 

“笨蛋一彩,”天城燐音说,“不管你六岁还是十六岁还是六十六岁,我都永远爱你。”

 

两人又在被窝里腻歪了好一阵才起床。

 

就在天城一彩起身穿衣的时候,天城燐音开口问道。

 

“......一彩啊。”

 

“唔呣,怎么了哥哥?”

 

“我从刚看见你时就想问......”

 

天城燐音盯住天城一彩裸露在眼前的背部,接着说。

 

“我家弟弟什么时候养成裸/睡的习惯了?”

 

2.

没有工作的周末,兄弟俩会在天城燐音买下的小公寓里天打发时间。

 

天城一彩不去图书馆学习,天城燐音不去柏青哥店玩小钢珠,两人要么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要么窝在厨房里研究菜谱,要么呆在房间中阅读各种各样的杂志和书籍。

 

......是的,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恋爱了,和对方。

 

告白是同时的,暗号出现在一场派对的游戏环节中,受罚的两人没有犹豫地与对方进行接吻。

 

派对结束后天城燐音拒绝了一切邀约,牵住天城一彩的手沿着街道慢慢走回星奏馆。

 

城市的夜晚喧闹且明亮,让兄弟二人无法沉下心去面对早已显露端倪的情感,也让二人早已显露端倪的情感无处遁形。

 

“准备接吻前,弟弟君都在想些什么?”

 

天城一彩抬起头,借着路灯散落下来的光观察天城燐音发红的耳朵。

 

“我在想,如果受到惩罚的是我和哥哥就好了。”

 

哥哥当时很好看,想亲,特别想亲。

 

现在也想。

 

把天城一彩送到宿舍门口,天城燐音没有立刻离开。

 

“好好休息,不要耽误明天的训练......晚安。”

 

天城燐音难得没有对自家弟弟进行一番调侃。

 

“哥哥不离开吗?”

 

“咱看你进去再走。”

 

“不要,我要等哥哥走了再进去。”

 

“......那咱走了。”

 

天城燐音慢慢转过身,做出准备离开的姿势。

 

天城一彩忽然反悔了,他受不了这般默不作声地看着哥哥离去。仿佛眼前的人在给予他希望的那一刻又抽身而去,把孤独留给了他,不安留给了他,仿佛亲吻后的意犹未尽只有他。

 

“哥哥。”

 

天城燐音充耳不闻,狼狈着逃跑。

 

“哥哥。”

 

“哥哥。”

 

“天城燐音!”

 

天城一彩怀抱着怎样的心情一边喊出天城燐音的名字一边追出去,天城燐音就怀抱着怎样的心情驻足,然后快步折回,挑起一彩的下巴急不可耐地在他嘴上落下一个吻。天城一彩试探性地伸了一下舌/头,可惜没能得到同等地回应。

 

“不许没大没小地叫咱的名字,”天城燐音顿了顿,“哪怕咱们现在是可以上床的关系。”

 

新的羁绊由此诞生,他们的关系从今往后将背负起双层枷锁,是沉重的甜蜜,心甘情愿受束缚的幸福。

 

几天后,天城燐音领着天城一彩来到这间公寓

“这间公寓在你还没来城市前咱就给你买好了,”天城燐音说,“以前想过如果你不喜欢当偶像又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这间公寓可以给你住,银行卡里也给你留了一大笔钱。”

 

天城一彩回身,攀上天城燐音的肩膀,把头埋进他的脖颈处:“哥哥那个时候就打算以后要离开我了吗?”

 

天城燐音一时语塞。

 

天城一彩没再说话,软蔫蔫地趴在天城燐音身上。

 

过了一会,哥哥忽然说:“这间公寓,是聘礼哦。”

 

听到“聘礼”一词,天城一彩立刻抬起头来,毛茸茸的脑袋上仿佛竖起了两只小狗耳朵:“什么是聘礼?”

 

“就是......两人确定恋爱关系或结婚前赠予对方的礼物。”

 

“唔呣!所以哥哥那个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吗!”天城一彩兴奋得直逼对方的双眼。

 

“你猜。”

 

“原来如此!哥哥好厉害,那么早就预料到我们未来的关系了!”

 

“啊,哈哈,是,是啊。”天城燐音心虚地扭过头。本来只想扯个谎哄一彩开心,结果说得他自己都快信了。

 

选择这个时候把一彩带到公寓来,是出于天城燐音的私心。理由很简单,他想拥有更多与一彩独处的、不被外人干扰的时间和空间,于是他想起了这间公寓。

 

“一彩,咱们......”

 

天城一彩率先舔/了一口天城燐音的嘴。

 

然后两人在公寓的床上翻滚着吻了一下午。

 

恋爱了一段时间后,天城一彩开始思考应该送什么样的礼物给生日不久将至的天城燐音。

 

冥思苦想半天也没有好主意的一彩跑去询问椎名丹希的意见。

 

“礼物啊?一彩送什么礼物给燐音君他都会喜欢的吧,毕竟是最爱的弟弟君哦。”

 

椎名丹希说。

 

“唔呣,正因为是哥哥的弟弟,我才想给哥哥送最好的礼物!”

 

“最好的礼物啊......哦!一彩可以想想有什么东西是你能送但是别人不能送的!”

 

我能送的,但是别人不能送的......

 

“我明白了!丹希,谢谢你!”

 

天城一彩兴奋不已。

 

那一定是,最棒的生日礼物。

 

3.

天城燐音不是一个乐于窥视未来的人。如果真的能窥视未来——万一未来发生的一切都未能如他所愿,如今的自己再做何反抗与斗争都是徒劳。

 

他不害怕自己的未来一败涂地,他害怕的是另一个人的未来——那个从出生起就注定与他的生命紧紧相系的小男孩,他最爱的弟弟,天城一彩的未来。

 

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是天城一彩送来了光。他笑,他哭,他跳跃,他跌倒,他难过地躲在自己怀里颤抖,他快乐地拉着自己的手在飞满萤火虫的山坡上奔跑,他的一举一动都让“活着”这个概念在天城燐音心中变得清晰和有意义。

 

因此,当他意外地来到了所谓的“未来”,当他看见长大后的弟弟君如此活力四射、光彩照人,他激动又害怕,他希望有什么人,或者这世界真正的神——可以显身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一场空欢喜。

 

“哥哥,吃早餐了!”

 

一彩的脑袋从厨房里探出来:“今天也给哥哥做了‘一彩特制蜂蜜牛奶’哦!”

 

听到一彩的声音,天城燐音紧绷于内心的弦倏地放松了。他想起了今早一彩对他的告白。

 

也许,对于二十二岁的天城燐音来说,弟弟口中的“我爱你”就像早餐中那一杯加了蜂蜜的牛奶一样必不可少,但对于十二岁的天城燐音来说,这仅仅是一个臆想,偶然从心底生发,又随即被现实掐灭。

 

天城燐音把一本封面是一彩个人照的杂志放回书柜,然后向餐桌走去。

 

他释然了。是梦又怎样。

 

就算是梦,他也一定会在未来让梦变成现实。

 

为了一彩。

 

“哥哥,对不起,今早我对你撒谎了。”

 

天城燐音正兴致勃勃地研究手中加了蜂蜜的牛奶,坐在对面的一彩忽然闷闷不乐地来了一句。

 

“嗯?是关于弟弟君裸睡的事情吗?”天城燐音饶有趣味地抬头看他,挑了一下眉毛。

 

“唔呣,其实昨晚我和哥哥......!”

 

“一彩,不想说其实可以不说,对我撒谎也可以,”天城燐音笑起来,“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小秘密,这是属于你的权利。”

 

“唔呣......我知道了,谢谢哥哥。”

 

太好了,哥哥并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天城一彩在心底悄悄松了一口气,又说:“哥哥还想知道什么,我现在都可以告诉哥哥哦!比如哥哥变成了怎样的人,喜欢做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我和一彩待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做什么事情。”

 

会做什么?大概是看电视、吃饭、读书、睡觉......

 

“我知道了!”天城一彩站起来大叫,“一起做吧!哥哥!”

 

“......一起做?”

 

“唔呣!今天就请哥哥和我一起去做这些事情吧!这些我经常和哥哥做的事情!”

 

吃完早餐,天城一彩首先和天城燐音看了一场电影,期间两人都泪流满面,天城燐音指着《忠犬八公》里的狗狗对一彩说你小时候跟它一样可爱一彩搂着天城燐音说呜呜呜哥哥前几天也说过同样的话;然后两人用书房里的电脑把天城一彩所有演唱会表演视频都放了一遍;接着天城一彩带天城燐音出门,他们走过超市,走过糕点店,走过公园的广场,走过鲜花盛开的羊肠小径。

 

夜色将至,在餐馆解决了晚饭的两人刚回到公寓,一彩突然以事务所有事找他为由匆匆离去。

 

天城燐音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回忆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客厅的座机忽然响起铃声。

 

这个叫电话吧,一彩今早告诉过我。天城燐音想。

 

通过使用它,即使两人分隔异地,也可以听到对方的声音。

 

“唔呣,哥哥,我是一彩,现在可以麻烦你帮我去厨房拿一件东西吗?”

 

天城燐音挂上电话,按照一彩的指示走进厨房。

 

他才站在厨房里没多久,便听到客厅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厨房外的灯被全部熄灭。

 

天城燐音果断从橱柜里拿出一把水果刀,面色不惧地走出去。

 

然后他看见天城一彩捧着一个布满烛光的蛋糕站在客厅中央。

 

“哥哥,生日快乐!”

 

啊,是哦,今天是他的生日。

 

原来在城市里人们都这么过生日的啊。

 

天城燐音抬起头,对上弟弟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睛——里面有希望、爱,以及天城燐音的未来。

 

“唔呣,话说哥哥为什么拿着水果刀?”

 

“啊,把拿刀出来,当然是为了,”天城燐音微微一笑,“切蛋糕呀。”

 

4.

天城一彩十分头疼地睁开双眼,然后看见二十二岁的天城燐音此刻正安静地侧躺在他身边玩手机,从肩头延伸至脖颈处的牙印与吻痕昭示凌晨必然发生过一场鏖战。

 

天城燐音见天城一彩苏醒过来,抬手揉揉他的脑袋:“早安弟弟君。”

 

“唔呣,哥哥早安!”

 

“饿了吗?饿了咱去给你做早餐。”

 

天城一彩摇摇头。他不仅不饿,下腹感觉还有点沉,仿佛刚刚才吃过东西。

 

“哥哥,”天城一彩耸了耸鼻尖,小心翼翼地问,“你,那个的时候,难受吗?”

 

“......”

 

“那,不难受的话,哥哥舒服吗?”

 

“......笨蛋,别问了。”简直舒服得要死这种话咱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唔呣,那哥哥你......”

 

“咱去做早餐!”

 

天城燐音迅速起身穿衣。

 

走到门口,天城燐音突然定住了。三秒钟后他回到床上从被窝里捞出天城一彩接着在他嘴巴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

 

“唔......哥哥?”

 

“没事,就突然感觉离开了你很久,”天城燐音说,“怪想你的。”

 

Fin. 

】债 #偶像梦幻 # # #ES2
哥哥生活的地方。生活的地方……   牵着手的手不住更用力了几分。   “跟我走吧,哥哥。”   次重复了这句话。   “我说你啊,为什么就这么执着于把咱回去呢?明明什么都不要管就...
】临时约会 # # #偶像梦幻
进车内。   车门还未关实,便迫不及待地连人花扑向某人怀中,心花怒放地叫道:“哥哥!”   费劲地从五颜六色的鲜花里拎出那颗死死吸附在他胸前的小脑袋,万分无奈地说:“喂喂喂,咱说弟弟...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 #
?】   没有回应,抬起头,心脏猛地颤。   的脸色未曾见过的难看。但他还是开口了。   【叫哥哥。】   【……、哥哥。】   【再叫声。】   【哥哥……】   【再叫...
】碎渣 #偶像梦幻 # #
。   从后面拉他的手臂,工作人员也跑上台来要他去就医。   顿了顿,轻轻推开了工作人员,却牵起了的手。   他重新举起麦克风,眼前已然失去了焦距。   【我,我的名字,叫做...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 #
是怎么来的,然后哥哥就说〈白痴嘛你,当然是打砲啊〉——”   原来混蛋竟是他自己。   而且那种话还恰好被他的听到了!!还着脏话!!作为兄长的颜面何存啊!!   表面强装镇定,内心已经...
】戒哥哥 #兄弟 # #
怪的,叹气!!   「那今天哥哥先陪上课,好吗?」小杏蹲下来看着,接着看向,「今天再请哥哥陪,可以吗?」 「……唔…哼!」小小声的嘴里念念有词,小杏歪了歪头,「...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尼 #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并不是最佳的观赏角度,山顶才是。   穿过崎岖的山路,和椎名丹希一起登上山顶,望见远处透出金黄的云层时,想起。   小时候他也会这样去看日出日落。不过如今天身边有了比...
】无处不在的甜橙兄弟 #兄弟 # #
,代表的专注力很好~   梅露:是、是!   琥珀篇:   :吶,小琥珀你在在做什么呀~?   琥珀:看也知道正在准备甜点啊!   :喂喂!别这么凶嘛!都变得不可爱啰!   蓝良:前辈...
ニキ】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 #偶像梦幻 #尼 # #椎名丹希 #椎名ニキ #niki
的太阳穴。   他和椎名丹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段时间了。   当偶像的那段时间,无疑是兴奋的。他从小接触的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零】饥饿游戏() #零 #朔間零 #
,从兄长的眼中看见了不可违逆的命令。   『你要是敢自愿咱就杀了自己。』   2. 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与家人道别。他拍着的肩膀要他别哭了,也不要说对不起,又不是再也见不到面了,搞得像咱要...
良】迎光私奔 #偶像梦幻 #ひいあい # #白鸟蓝良
白鸟蓝良突然泄了气,没敢再和胡闹。   晚上礼濑真宵提议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兴致勃勃说要叫过来。   当然被白鸟蓝良否决了。   当着摄像头的面白鸟蓝良也不敢说的坏话...
【零】练爱零距离 ch.2 #零 #朔间零 #
!」兴高采烈的样子。   「嗯嗯,零零也觉得很合适喔!那哥哥要零零去哪裡玩?」他笑着点头称是。   的笑容僵了秒。这个人也接受得太快了吧而且哥哥这个称呼是怎麽回事?   信手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