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王子虽迟但到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瞎写

天城燐音单方面性转

非原作向ooc

基本是对话

 

“我说,燐音是不是有些不开心?”

 

椎名丹希指了指坐在吧台另一端独自喝闷酒的红发少女,悄悄问HIMERU。

 

“演出开始前就见她没精打采的,难不成是来‘那个’了?可我记得她说过她才来完啊。”

 

HIMERU抬眸瞥了一眼,又继续低头擦拭手中的酒杯:“青春期喜怒无常是正常现象。”

 

“......我还是觉得不对劲,要不我们一起去问问看?”

 

“虽然HIMERU很乐意,但是HIMERU认为丹希君一个人去问效果会更好。”

 

“唉——为什么啊?”

 

“因为燐音说过,‘没有什么是比把丹希拖到无人的地方暴揍一顿更解气的事情了’。”

 

“......”

 

天城燐音将第二个啤酒空瓶砸到桌上后打了一个嗝。

 

新歌首演比她预想的还要成功,但却没让她高兴起来。

 

妈的,真烦。

 

“啊,燐音,我说你还好喂喂喂你干什么你又要打人吗!!”

 

天城燐音的拳头在距离稚名丹希胸口只有一厘米的地方停住,然后摊开:“胶圈。”

 

“......你要胶圈干什么。”

 

天城燐音烦躁地甩了一把垂到臀部的长发。

 

“咱热啊,丹希你什么时候学会体贴一下咱?”

 

“可是我没有多余的胶圈唉喂喂喂你不要突然来扯我头发啊——”

 

几分钟后,披头散发的稚名丹希与束起高马尾的天城燐音坐在一起,相顾无言。

 

椎名丹希注意到天城燐音后颈的纹身,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但此时还是不由自主地读了出来:“hiiro。”

 

Hiiro,一彩,燐音弟弟的名字。

 

从别人口中听到弟弟的名字,天城燐音的眼睛明显亮了一下,很快又暗下去。

 

不知道该如何与燐音交谈的椎名丹希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突破口,赶紧问:“我一直很好奇......燐音为什么要在后颈纹上弟弟的名字呢?”

 

天城燐音朝椎名丹希摊手:“无酒无故事。”

 

下一秒,一杯低度数鸡尾酒被推到天城燐音面前。天城燐音抬头,对上HIMERU与樱河琥珀的灼灼目光。

 

“......唉,看来今天幸运女神不站在咱这边呀。”

 

天城燐音抿了一口酒,用指腹反复摩挲杯口的唇印:“小时候,咱经常和弟弟君玩角色扮演的游戏。有一次,咱提出与弟弟君一起扮演小狗,游戏开始后咱趴在地上装死,当时弟弟君想把我移到床上——”

 

“于是,”天城燐音轻轻按住后颈的纹身,“他就模仿家里母狗衔住狗仔的模样,咬上我的后颈。”

 

“他咬得不重,但咱被吓得抖了一身激灵,条件反射地向身后挥了一拳......正好打在弟弟君的小腹上。”

 

“弟弟君疼得想哭,但他知道只要咱没喊“游戏结束”,他仍然还是一只小狗。”

 

天城燐音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你们不懂当时他有多好笑,一边掉眼泪一边在咱身边汪汪汪个不停,好像在说,”天城燐音愈发说得漫不经心,手指就抖得愈厉害,“‘姐姐,我好疼,你为什么要打我’。”

 

听故事的三人依然保持沉默。

 

“在后颈纹上弟弟君的名字,是咱想要永远提醒自己,天城燐音,你曾经伤害过弟弟,你是一个王八蛋,所以你要用一辈子去赎罪,让弟弟君获得幸福以求得他的原谅。”

 

可是咱还没给到他幸福,咱就跑了。一跑五年。

 

“铛铛!咱的故事讲完了!在座的各位有没有被感动得想要掉眼泪呀~~”

 

丹希默不作声地向天城燐音递出纸巾。

 

“呀嘿呀嘿,咱没有流眼泪哦,只是讲着讲着眼睛出汗了而已~”

 

琥珀:“擦擦吧,燐音,不然别人要以为我们三个男人在欺负你了。”

 

“放屁,就算有一万个你们都打不过老娘......”

 

“......让开,咱要上厕所。”

 

HIMERU看着摇摇晃晃往厕所去的天城燐音,询问椎名丹希:“我们需要跟着她吗?”

 

椎名丹希抱头叹气:“没事,醉酒后的燐音很强,与其保护她不如先保护好我们自己,毕竟这个女人发起酒疯时可是连狗都想强暴的啊。”

 

五年前的天城燐音还不是酒吧驻唱,她只是一名在丹希父亲餐馆里负责点餐上菜的服务员。面试时候丹希也在场,他还记得燐音是这么说的:“家道中落,父母病重,弟弟十二,辍学工作。”

 

椎名丹希当时听完十分动容:“我为令尊令堂的悲惨遭遇深表难过,也为你们兄弟俩的处境感到同情......”

 

天城燐音扭过头,面无表情地说:“抱歉,家弟好得很,正在校念书,辍学打工的只有咱。”

 

家道中落、父母病重、弟弟十二、在校念书、走投无路、辍学打工,真是一个坚强努力的好姐姐形象......个屁!

 

三个月后,椎名丹希气喘吁吁地推开家门,把报纸扔到借着甜美外表与精湛演技夺取自己父母芳心并一天到晚在家把自己当狗使唤的天城燐音脸上。

 

“一主人趁狗睡着对其放屁结果把狗臭晕......”

 

“混蛋!不是这则新闻!是下面那一则!”椎名丹希大吼道,“X市首富天城XX疑与其女断绝父女关系,其女至今下落不明......你说!是不是你!”

 

“啧,姓天城的多了去了......”

 

“那右下角的照片怎么回事!为什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

 

“这张照片那么模糊你怎么看得出来的......哈哈哈哈★说不定是咱的狂热粉丝整容成咱的模样呢?”

 

“......后来我慢慢了解,”椎名丹希一边回忆一边与HIMERU和琥珀交谈,“天城燐音曾经想成为歌手,但她的父母希望她用功读书继承家业,梦想遭到鄙弃、嘲讽的天城燐音一怒之下离家出走,她的父母也没有派人出来寻找过她。”

 

琥珀说:“那燐音的弟弟呢?她弟弟不来找她吗?”

燐音的弟弟,天城一彩。

 

丹希摇摇头:“我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燐音她,除非喝得酩酊大醉,否则是不会向人敞露心事的。”

 

三人沉默。

 

今天唱的这首歌,是她写给弟弟的吧。

 

椎名丹希慢慢趴到吧台上,嘴边哼起旋律。

 

“我靠!”椎名丹希猛然抬起头,激动得浑身颤抖,“HIMERU、琥珀君,我想起了一件事!”

 

“几天前我去X市参加一个大型厨艺比赛,其中一个环节是上街邀请路人品尝自己做的美食,”椎名丹希深吸一口气,继续说,“然后我在街上遇到一个少年,他走得很快,像在试图摆脱什么人追击一样。”

 

“因为那个少年长相挺对我胃口,所以我带着试一试的心态跑过去拦住他,结果他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还对我的美食赞不绝口。”

 

“比赛结束后我就启程回家了。一到车站,我又遇见了那个少年。”

 

“唔呣,是你!你好!”少年看见稚名丹希,兴奋地挥了挥手。

 

“哦哦哦,充满活力的少年!你好你好!”丹希也朝他用力地挥了挥手。

 

少年向丹希跑来,丹希看见了少年手中的行李箱。

 

“原来你也是外地游客吗?”

 

丹希问。

 

“唔呣,我是本地人哦。”

 

诶......是独自出去旅行吗?

 

丹希脑里瞬间闪现出好几则关于年轻人独闯无人区后遇险的新闻。

 

“这样吗......你还是中学生吧,现在学校就放假了吗?”

 

“下个月才放,”少年人眨眨眼说,“我是逃出来的。”

 

“啊,这,这样啊,那个,那你要去哪呢?有跟父母讲吗?”

 

少年看了看丹希,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抬头说:“抱歉,这些我无可奉告。”

 

“虽然你长得很像好人,还邀请我吃东西,但现在我必须对所有人保持警惕。”

 

“啊,没关系,你这样做是对的。”丹希点点头。

 

应该不会有事吧,感觉这个孩子很强,各方面都是。

 

“......你的食物很好吃,给人一种幸福又快乐的感觉,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姐姐。”

 

“你的姐姐?”

 

少年人十分肯定地点点头:“嗯,我的姐姐,我最喜欢最喜欢的姐姐,我最爱的人。”

 

丹希装作不经意地问:“哈哈,所以你是要去找你姐姐吗?”

 

“没错!”

 

......一提到姐姐就完全放松警惕了呢。

 

“我跟姐姐约好了,等我长大就去找她。”

 

“为什么是你去找她呢?你的姐姐不会回来见你吗?”

 

少年人握拳:“因为我是王子,姐姐是公主,童话故事里都是王子去拯救公主的,所以我要姐姐别回来,只需要等我去找她就好了!”

 

丹希看着少年,笑了:“你姐姐能有你这样的弟弟,真是幸福啊。”

 

“其实我觉得姐姐能拥有我这样的弟弟应该是不幸吧,我很笨,总是不经意间伤害到她,有次我甚至还咬了她一口。”

 

“无法理解她,就连简单的支持也做不到,但我还是想要追逐她、保护她,想要陪在她身边。”

 

“‘就算看不见前方的路,也要勇往直前’,这是姐姐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的。”

 

丹希被少年人感动到了,他说:“你一定可以找到自己最爱的姐姐的!我相信她也在某个地方等着你!”

 

列车到站了,丹希与少年人挥手告别。

 

“虽然很多人都拥有相同颜色的头发和眼睛,但直到刚才我才觉得这不是幻觉,”丹希对HIMERU与琥珀说,“那个少年长得很像天城燐音。”

 

“我走到检票口时他还追过来问我,什么花适合送给年轻的女性,我就问他你觉得你的姐姐在你心中是什么模样的,然后我建议他......”

 

“天城燐音去哪啦!有个帅哥站在酒吧外面说要找她!”一个女生跑进来大喊,眼里放光。

 

吧台边上的三人齐刷刷回头。

 

“你好你好!请问外面那个帅哥长得什么样的?”

 

椎名丹希朝女生招手问道,声音止不住颤抖。

 

“红头发蓝眼睛,穿得特别隆重,手里还捧着一束百合花,”女生眼冒红心,“就像从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一样!”

 

“哇哦,”琥珀说,“这算皆大欢喜吗?”

 

椎名丹希扶额,嘴角无法抑制地上扬。

 

希望公主等会出来时不要激动得把嗓子给哭哑了。

 

毕竟她还要给自己最爱的王子唱歌呢。

 

Fin. 

【谜鹅】我爱你, #哥谭
?” Barbara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这算哪门子的情报?”Edward有疑虑也懒得跟她们争论这些了,当务之急还是如何处理Oswald的事情。      “所以我到底该怎么办?”      “话说回来...
【JOJO乙女】逃避可耻有用
原作者:还行吧   逃避可耻,有用 空条承太郎ver. 似乎除了你自己,所有人都知道那个空条承太郎喜欢你。 只是似乎。 你还没迟钝那种地步。 同样拥有替身的你知道他作为最强的替身使者正满世界地...
】做不放手只好放纵 #偶像梦幻祭
?!”   “哥哥的手机密码就是我的生日啊,”天城彩的眼里放射出笃信之光,“虽然你骗过我说你换了新密码,我知道,你永远不会换的。”   ⑷ 天城音领过放在窗台上的早餐,百般别扭地坐天城彩身边...
】无师自通
这句话,“噗嗤”声笑出来:“音前辈在彩心里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我认为哥哥很强大,强大让我时常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追上,”天城彩说,“不过,虽然哥哥很强大,他偶尔也会脆弱得不堪一击,我希望...
】债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音 #ES2
感觉这点。   看门人并没有应下天城音的话语,看着天城彩落寞的神色,只是道:“就那么想见他?”   “想!”不假思索。   “我可以给你开条路,但是,仅此次。”   “什么路?”   “用钱...
】爱称
,原来是天城家的小王子,”天城音捏住天城彩的脸,“小王子刚从哪个星球跑回来呀?”   “唔姆,我刚从学校回来哦,”天城彩回答,“对了哥哥!今天学校给我们布置了项作业!我需要哥哥来完成...
】叫不醒的哥哥
,现在只能靠自己完成更衣,因此费了不少的时间。   “音大人,音大人!”   “唔呣,等、等一下!”   天城彩甩着只还没穿好的袖子跑门边,拉开条缝。   “原来是彩大人啊!请问音大人...
】[cp]关于木头弟弟!
彩:呼姆! 音:弟弟君还是小宝宝呢~这个时间就打呵欠,要不要哥哥哄你睡呢? 彩:唔姆?不早了喔,现在已经比在村子时的就寝时间更晚了一些! 音:嘛!是这么说,不过咱已经养成不这么早睡啰!如果...
【零】饥饿游戏(三) #零 #朔间零 #天城
特别高大的树爬了上去。他的攀爬技巧比追上来的选手好得太多,他们虽然也想爬上来,却只能爬一半就掉了下去。名拿着弓箭的选手试图朝树上的天城音射击,很显然地并不会射箭,完全打不中爬高处又躲在树枝...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祭 #尼 #天城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希下意识护住手里的薯片,同时迅速地把剩下的倒入口中,紧接着他鼓着装满薯片的嘴抗议:“音君不要打薯片的主意!”   “可是音君真的好饿——咱可是从起床现在,连口水都没喝哦?”天城音佯装出委屈的...
】猫的情趣
by/ 爱伊啊伊呀   *摸点19×24   天城音被天城彩推上了床。   “天城彩,你个小混蛋!”   “哥哥这是在调情吗?”   “放屁!”天城音努力表现出怒目圆睁的情态,面色微醺的...
】Happy Lunch Time
睡觉,天城彩也会跑过去守在天城音身旁,一边为他编织五颜六色的花环一边等太阳落山、温度骤降时将他叫醒。   “我知道我知道,虽然弟弟同学的任务十分艰难,作为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我会努力给弟弟同学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