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临时约会 #天城一彩 #天城燐音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进来看小年轻谈恋爱

 

人气日益高涨的天城燐音已不能同过去一样,简衣便服、随心所欲地穿梭在大街小巷里寻找今天幸运女神会光顾的柏青哥店,然后玩个忘乎所以、兴尽才返。难得遇上无需为工作东奔西跑,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好日子,他却要戴上帽子墨镜大口罩,像见不得光的吸血鬼一样小心翼翼出街游逛。

 

要求天城燐音这样做的无疑是七种茨。自从天城燐音殴打一名男性私生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以至茨几周睡不好觉后,天城燐音就被限制了自由外出的次数与时间。

 

“天城燐音,我知道你很能打,但这种事最好交给保安来解决,”七种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我希望你下不为例。”

 

“呀哈哈哈哈哈★......下不为例?”天城燐音收束笑容,凶光从眼眶内部的天蓝湖泊表面一闪而过,“这句话你应该告诉正躺在医院重症病房的那个人,而不是咱。”

 

用咱弟弟威胁咱的人,不把他打死便是对他最大的宽恕。

 

天城燐音舒活完筋骨,准备斗志昂扬地走进柏青哥店大赢一场。忽然,一群浩浩荡荡走进附近公交车站的人捉住了他的目光。

 

定睛一看,皆是统一的服装、手牌、海报与横幅。不用三秒,天城燐音便迅速知道了这伙人的身份与此行目的;耗时两秒,确定事实和已知情报完美契合;犹豫半分钟,他最终缩回踏入柏青哥店的一条腿,转身向人群后尾走去。

 

“等会下飞机之后还有很多工作等着我们去做,一彩君要想休息只有现在了哦。”助理姐姐注意到天城一彩从登机到现在全然没有睡觉只顾一动不动地往舷窗外看,忍不住温柔地提醒一番。

 

“唔呣,没关系,我非常精神!”天城一彩回头,对助理露出礼貌的笑容,“抱歉,让你担心了!”

 

助理摇摇头,打心底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纯净的孩子:“一彩君似乎很沉迷窗外的景色呢。”

 

一彩十分肯定地点点头,声音与笑容在下一秒释放出不带瑕疵的欢欣:“小时候哥哥告诉我,如果你一直一直盯着天上的云看,云就会住进你的眼睛里。”

 

“虽然现在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但可以那么近距离地欣赏这片天空......就好像掉进了哥哥的眼睛里一样。”

 

“我很爱哥哥,所以想要一直一直住在哥哥的眼睛里,想要一直被他惦记。”

 

听着天城一彩的叙述,助理不由自主被他闪闪发亮的眼睛摄入了魂。仿佛舷窗外的云真的飘进了天城一彩的眼中,投身于另一片湛蓝广阔的天空。

 

抛开兄友弟恭,年轻的助理为少年口中的告白深深感动,像是刚看完一场电影,亲眼见证了双方爱情在历经巨大磨难后生根发芽,从此海枯石烂、至死不渝。

 

天城一彩第一次遇到粉丝接机,映入眼帘的灯牌与海报像电棒突然击中他的身体,强烈的兴奋与快乐如电流一般瞬间爬遍全身。

 

“谢谢你,辛苦了!”“谢谢,我一定会给大家带来更多好看的表演!”“谢谢你们的花,我很喜欢!”......天城一彩不停地对周围的粉丝鞠躬、握手、道谢,用最热情的语气与行动回报粉丝们的真心,最终在安保人员的护送下钻进车内。

 

车门还未关实,天城一彩便迫不及待地连人带花扑向某人怀中,心花怒放地叫道:“哥哥!”

 

天城燐音费劲地从五颜六色的鲜花里拎出那颗死死吸附在他胸前的小脑袋,万分无奈地说:“喂喂喂,咱说弟弟同学不心疼咱就算了,美丽小姐姐们送的花总要学会珍惜一下吧?”

 

“对不起哥哥!是我太激动了!”天城一彩一把手中的鲜花安置好,又迅速贴上天城燐音,满身花香朝天城燐音扑鼻而来:“哥哥不要难过!我很心疼哥哥的!我最爱哥哥了!”

 

“行行行但是弟弟同学可不可以先不要靠咱那么近这样会给司机叔叔带来困扰的哦★”被天城一彩一路逼到车门边的天城燐音紧张地用手捂住了天城一彩快要蹭到自己唇角的嘴,就算火没擦起来也免不了耳红心跳。

 

椎名丹希曾经跟天城燐音开玩笑,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叫“一天触摸不到心爱的人就会死”的病,那天城一彩绝对是唯一一位患者。

 

见天城小狗失落地要向后退,天城燐音想起了丹希的话——然后鬼使神差地揽住小狗后脑勺,闭眼在他脑门上咂了一口。

 

现在,天城燐音想告诉椎名丹希,一彩有患友了。

 

三分钟后,天城一彩表面看似老实地坐在天城燐音身旁,暗下借机捉住天城燐音的手反复揉捻以此传达自己的欲求不满。

 

天城燐音嬉笑着将天城一彩不安分的手反扣到他大腿上:“呀呀呀,咱可爱的弟弟同学是提前知道咱就在车里的吗?看来美丽的助理小姐姐没有帮咱保守秘密啊~~”一彩听完猛摇头:“不是哦,是我自己知道哥哥在车里的!我在离车很远的地方就闻到哥哥的气味了!不过下飞机时助理姐姐告诉我会有别的大明星跟我同车,那时我也猜到是哥哥了!”说着说着天城一彩又不由自主想把脑袋拱到天城燐音身上,天城燐音立即抬起手抵住一彩的额头:“哎呀哎呀,那要好好谢谢助理姐姐哦,为了给咱和弟弟同学制造独处的机会选择去跟其他工作人员搭乘一辆车呢★”

 

“我知道啊,所以跟哥哥待在一起的每分每秒我都很珍惜......”天城一彩低声说。天城燐音和天城一彩都知道,尽管他们被媒体称为当红偶像,但相较于ES大楼其他偶像团体,他们只是几只初生牛犊,唯有不断努力工作才能留住粉丝,才能获得更多在舞台上绽放的机会。当然,有得必有失,当作为偶像的俩人在事业上水涨船高之时,以兄弟兼恋人身份私下会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偶尔在ES大楼遇见,顶多是短暂的搂搂抱抱,接吻简直是奢侈。

 

天城燐音趁天城一彩接电话的间隙,满心思计划情人节如何推掉工作带一彩出来玩。

 

一定要去看电影!在黑暗与静谧的环境里,他们可以坐在放映厅最后一排的情侣座上旁若无人地亲......

 

“哥哥!”天城一彩扔下电话抱住天城燐音的胳膊,激动得浑身颤抖,“助理姐姐说因为一些原因见面会需要推迟一个小时!”

 

天城一彩仰起头,下巴搁在天城燐音肩膀上轻声说话,醉死人的芳香像一股温柔的风把他美妙的声音送进天城燐音耳里:“哥哥,和我约会吧。”

 

五分钟后,两人戴好帽子和口罩走下车,手牵手并肩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弟弟君想去哪里玩呢?”天城燐音换成与一彩十指相扣,温柔地问道。这场约会突如其来且来之不易,双方都不想浪费,但谁也没能在短时内为此行制定出一个很好的计划。

 

“唔呣,只要能跟哥哥在一起,去哪里我都愿意。”

“......那先随便走走吧。”

 

两人一边走,天城燐音一边回答天城一彩的问题。

 

“哥哥,这家店里有好多只狗狗,可是看起来又不像宠物店。”“这叫狗咖,人们在里面品尝食物的同时还可以与狗狗进行亲密接触。”

 

“哥哥!你以前经常进这种店然后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没错,就是居酒屋!”“呀哈哈哈,咱家弟弟是不是有悄悄跟踪过咱啊,不过弟弟君现在不可以到这种地方来喝酒哦★”

 

“唔呣,哥哥,成年后是不是可以轻易地做到很多事情啊?”“......或许是吧,不过成年后也可以轻易地做不到很多事情。”

 

“比如......?”

 

天城燐音牵着天城一彩来到一个卖棉花糖的小铺前,请一彩吃了一根云朵形状的棉花糖。第一次品尝棉花糖的天城一彩不出所料地让棉花糖蹭满了自己半张脸。天城燐音举起手机,坏笑着叫天城一彩抬头,把他这副可爱模样与身后的充气城堡永久存入手机相册里。

 

“哥哥你欺负我!不许拍!”

 

“啊呀呀,谁叫咱家小一彩太可爱了呢★”

 

轻易不能成功的事情有很多啊。

 

“哥哥,我不想吃了。”

 

“浪费粮食是不对的,弟弟同学。”

 

比如迷失在偌大的城市里找不到出口。

 

“哥哥,我真的不想吃了。”

 

“......好啦好啦咱帮你吃啦不要那么委屈兮兮地看着咱好不好。”

 

比如无法向周围人敞开心扉。

 

“哥哥,我也想把愿望投进瓶子里然后挂到树上。”

 

“弟弟君有什么愿望呢,希望自己快快长高超过咱吗?”

 

“希望自己和哥哥越来越好,希望哥哥永远陪在我身边,希望哥哥永远爱我。”

 

比如不能像你一样天天把爱挂在嘴边,不能像咱的一彩一样勇敢可爱。

 

四十分钟后,天城燐音把天城一彩送回车上。天城一彩轻轻扯住天城燐音的袖口,努努嘴:“哥哥不能跟我一起走吗?”

 

“咱还要去玩小钢珠呢!弟弟君不能总黏着咱哦,这是小宝宝才会做的事情。”

 

“蓝良告诉我,恋爱里的人都会把对方当宝宝。”

 

“呜哇,看来咱的弟弟同学又被灌输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说完,天城燐音弯腰将上身探入车内,隔着口罩亲了亲天城一彩的脸蛋:“好好工作,不要一下子就输给咱了哦。”

 

直至汽车从天城燐音的视线里消失,他才低下头去端详一彩最后一刻塞进他手心的东西。

 

一枚手工制作的戒指,普通又珍贵。

 

须臾,天城燐音扯下口罩,举起戒指,笑着亲吻它。

 

恋不恋爱你都是我的宝贝。

 

Fin.

(es乙女/ABO)发/情/期 #偶像梦幻乙女向 # #
by/ 眠   +ooc,全是A(ん? +私设是「你」O但感知信息素很迟钝,一般路过Bmega哒 +/ +第二人称   // 已经整整三没来大楼工作了。 你怕他像上...
】驯服月亮 # # #偶像梦幻
听巽前辈说驾驶任何交通工具都需要经过考试,我还没有到可以去考试的年龄!”   真正想要的月亮是什么样的,兜兜转转圈下来也没人能为他解答。当然知道自己弟弟最近在做什么,可从未主动来找过...
】小狗咸菜 # # #偶像梦幻 # #
啊弟弟同学,咱就先去忙别的事了。”   被关到了门外。   把玛丽的事临时拜托给完全是一时兴起的想法。没想到居然真的抱着玛丽的狗包立刻去了走廊另端蓝良的宿舍,仔仔细细查清楚了...
瘾【 x 】 # # #骨科 # #偶像梦幻 #ES
对他露出恶心的表情,就好像他这个哥哥是最肮脏的存在。   不敢赌,赌自己在的心目中比‘正确’要重要。   所以他逃跑了。   跑到了都市中,一个一生可能都无法再见到自己心爱的弟弟的...
告别(,cb/cp,的孤独) # #骨科 # # #偶像梦幻 #ES
年又年。 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度过他的一生,每天毫无变化地做着无聊却轻而易举的事情,享有众人的供奉的时候—— 出生了。 他小小的,可爱的,,出生了。 出生的当天...
】たこ焼き # # #偶像梦幻 # #
句关西腔,还是曾经和椎名丹希一起组队当偶像时随口学的。听不懂这样奇怪的发,也鹦鹉学舌了遍。   “这个不要学!”敲了下他的脑袋,站起身往街心方向走,“咱记得这条街上确实是有买章鱼烧...
】雨中小狗 #偶像梦幻 # # # #
刻意强调了“和你一样”几个字,“偶像都是这座es城堡里的一个小小的玩偶,咱对你说的话,就不构成【命令】的要素,那么你为什么不反抗咱呢,弟弟同学?”   显然和手里那只小狗一样,陷入了困惑的...
双性转】的小小请求 # # #偶像梦幻
队长,蓝良还没见过她主动来找过自己的妹妹。可在携手空间上联系到她以后就立刻得到了回复。   休息日当天特意认真把自己乱蓬蓬的齐肩卷发梳了又梳,校服上的衣褶都被仔细抹平,这才快快乐乐地...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 #
。 “这间公寓在你还没来城市前咱就给你买好了,”说,“以前想过如果你不喜欢当偶像又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这间公寓可以给你住,银行卡里也给你留了大笔钱。”   回身,攀上的肩膀...
杏】在结束之前 #偶像梦幻乙女向 #あんず #
又可爱的弟弟君。啊呀,这孩子比咱的弟弟君更难对付啊。   “但是桑是偶像,如果被粉丝和那种小报记者发现和女人约会的话会变得很麻烦的。” 先说好,这可不是我故意想要否决掉桑的每句话,只是想把...
】早安吻 #偶像梦幻 # # #
的臂弯中。的记忆告诉他,这是crazy:B的藏匿据点,16前他几年未见的弟弟突然闯入此地,天真地以为银翼杀手的身份可以让他们乖乖就范,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暂时留在这里。   ...
】碎渣 #偶像梦幻 # #
,市里间仍有不少关于的负面的传闻。   既是事实,也没想过要怎么掩盖自己过去犯下的罪孽,可却并不这么想。   血肉同脉,君仕同心,他还没有强大到能轻易改变别人的想法,他现在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