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男朋友 #一燐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哥弟暧昧

*很短( ˙˘˙ )

 

没人比天城燐音更懂爱。小心翼翼的爱、汹涌澎湃的爱、欲言又止的爱、口是心非的爱,不同的爱在不同的场合像一枚小小的螺丝钉支撑着生活这台极富可爱、极富美丽、极富戏剧性的机器辘辘运转。

 

作为生活的监工,天城燐音拥有比旁人更细腻的心思、以及比旁人更复杂的情感。

 

这不算好事,无数个天城燐音心知肚明。

 

结束训练的天城燐音整理着装赶往学校。

 

学校是青春的舞台,表演者是一群无畏青春的少男少女。

 

天城燐音等候在舞台的出口,欲邀请某位他心仪已久的小演员共进晚餐。

 

“唔呣,哥~哥!”

 

注意! 前方一只红毛小狗向你发起进攻,你有以下选择:

A.逃跑   B.反击   C.防御   D.缴械投降          

 

A无疑是最佳选项。

 

于是,天城燐音张开双臂,用力地迎接了小狗的拥抱。

 

A无疑是最佳选项,但D才是他的真心。

 

在天城燐音眼中,天城一彩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泰迪犬般卷翘的毛发,千年不冻的蓝色双眼,还有仿佛遇光即化的飘雪一样的肤色,皆与他那颗纯澈烂漫的心灵相映成辉。一次,天城燐音喝得半醉,东摇西晃走进一彩的宿舍,迎面给一彩一个遮天盖地的熊抱。醉酒的天城燐音不爱说话,缄默不语地听着一彩絮絮叨叨,看着一彩把软软的脑袋安置在他的心口,陪他一齐感受胸腔内的咚咚鼓响。

 

天城一彩,夏天是他怀里的雪糕,冬天是他怀里的烤薯,怎样都想来上一口。

 

“唔......哥哥笑起来有酒窝。”一彩梦呓般的呢喃带出小动物般的轻哼,然后在天城燐音现时反应迟钝的情况下用舌头轻轻挑了一下他的酒窝。

 

天城燐音火烧般热起来,热得牙痒痒。

 

“弟弟同学也有酒窝的吧?”

 

“唔呣,我没注意过......”

 

“一定有,你遗传的咱。”

 

“哥哥,遗传这个词你用错了。”

 

“哪里用错了,”天城燐音低下头,发丝间若隐若现的脖颈像被积雪微微压弯的细枝干,“你就是咱生出来的,你是咱身体的一部分,你永远不许离开咱。”

 

两人在床上拥眠,裸露的双腿相互交勾,像缠绕的树根深扎地底。

 

而后一彩的室友们归来,天城燐音半睡半醒间听见椎名丹希大呼小叫。

 

“哇!燐音君怎么跟一彩睡在一起啊?还有燐音君你怎么咬着一彩的肩膀?!果然你这个魔鬼终于要对弟弟下手了吗快给我松口啊——”

 

没人比天城燐音更懂爱。小心翼翼的爱、汹涌澎湃的爱、欲言又止的爱、口是心非的爱,不同的爱在不同的场合像一枚小小的螺丝钉支撑着生活这台极富可爱、极富美丽、极富戏剧性的机器辘辘运转。

 

作为生活的监工,天城燐音拥有比旁人更细腻的心思、以及比旁人更复杂的情感。

 

这不算好事。

 

他是一位优秀的监督者,但不是一位优秀的亲历者。他可以把爱理解得剔透,却不能让理论付诸实践。

 

像那天,酒醒后的早晨,他看着睡卧身侧的一彩,就像看着自己拥有天使般清纯童颜的男朋友。

 

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

 

......

 

该怎么办,这种感觉一点也不糟糕,但让他无力前进、无力终止。

 

倒在柔软的枕中央,让自己陷进头发里,陷进风里、雨里、雪里,陷进晨曦、暮光里。

 

爱你,想亲你的嘴,爱你,想亲你的嘴。

 

天城燐音心念道。

 

想你爱我。

 

想你亲我的嘴。

 

“......唔呣......”天城一彩轻声哼哼。

 

好歹圈在怀里养了挺多年,天城燐音知道这不是弟弟睡醒的征兆。

 

“一彩......咱的一彩......咱可爱的小一彩......”天城燐音笑着逗弄一彩。

 

“哥哥......我的哥哥......我可爱的哥哥......”天城一彩以梦话回应,手不安分地攀上天城燐音的腰肉,一点一点抠刮。

 

为适应城里的生活,一彩摒弃了许多旧习,睡着时动手动脚的坏毛病倒是没改。

 

可爱的坏毛病,不改也罢。

 

“呼呼,最爱哥哥了......”天城一彩又来一句。

 

“......”

 

天城燐音作无语状。

 

天城燐音叹了一口气。

 

真真舍不得拱手让人。

 

塞回肚子里吧,谁都找不到。

 

天城燐音浅吻天城一彩的眉眼。

 

我的爱。

 

“哥哥今天能来接我,我很开心!”

 

“嘛,带你去吃饭,就当给你过生日。”

 

“唔呣,又要提前给我过生日吗?哥哥已经提前给我过了52个生日了!”

 

“不是提前过,是补过,帮你补过一岁的生日。”

 

还有两岁,三岁,四岁,五岁,六岁。

 

天城一彩愣了愣,紧紧牵住天城燐音的手。

 

“哥哥真好,我永远爱哥哥。”

 

就像牵住自己的男朋友。

 

Fin.

】临时约会 #天城彩 #天城音 #偶像梦幻
。天城音和天城彩都知道,尽管他们被媒体称为当红偶像,但相较于ES大楼其他偶像团体,他们只是几只初生牛犊,唯有不断努力工作才能留住粉丝,才能获得更多在舞台上绽放的机会。当然,有得必有失,当作为偶像的...
】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
各个偶像事务所里刨地三尺都没有把他找出来……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天城音叹了口气。   “好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天城彩走在城市夜晚的街道上,想着几个小时前在公园里结束的演唱会...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天城音 #天城
。 “这间公寓在你还没来城市前咱就给你买好了,”天城音说,“以前想过如果你不喜欢当偶像又暂时找不到工作的话,这间公寓可以给你住,银行卡里也给你留了大笔钱。”   天城彩回身,攀上天城音的肩膀...
】不来吵架吗 #偶像梦幻
by/ 爱伊啊伊呀   *忙里偷闲摸个甜饼( ˙˘˙ ) *ooc   最近有件事打击到了天城彩。   “彩看起来很没精神啊,是音欺负你了吗?”   看见天城彩郁郁寡欢地走...
】做不到放手只好放纵 #偶像梦幻
?”   “第三第四节有课。”   天城音沉默了一下,走去洗漱间叼起牙刷。   “去教室的路上记得帮咱买份早餐。”   “知道了,”室友说,“刷牙之前也请记得抹牙膏,天城。”   ⑵ 天城音总是...
】碎渣 #偶像梦幻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心血来潮的短打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次 全篇潦草注意 (其实无差?)   事情发生在Crazy:B和ALKALOID的次联合巡演上。   舆论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 #天城音 #天城
脸纯然的问出这句话时,天城音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遭到了崩塌。   “啊,这……弟弟同学,你在说什么啊……?”天城音尴尬地笑,尝试支开话题。   “诶?打砲啊?因为我是个笨蛋,对这种东西甚不太...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是重发。 与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音成为了君主,而天城彩成为了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君即为圣,从出生...
】债 #偶像梦幻 #天城彩 #天城音 #ES2
by/ 淖涟a   是篇阅读理解()。 一些简单的剧情说明见最后/ 坑中坑中坑   ①   天城彩一共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个回暖的冬夜,雪已经停了好几天,那时天城音才经过夜的疲惫正要...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尼 #天城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音转身拒绝了天城彩的拥抱,拉着椎名丹希迅速上了车。   “好了好了小蜜蜂们,要相信咱的技术——”提高了声调这么说着,天城音勾住副驾驶椎名丹希的脖子,“丹希最清楚了,对吧?”   后座的两人闭着眼睛...
ニキ】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 #偶像梦幻 #尼 #天城音 #椎名丹希 #椎名ニキ #niki
的太阳穴。   他和椎名丹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段时间了。   当偶像的那段时间,天城音无疑是兴奋的。他从小接触的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ひめこは】说谎的人要吞千根针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HiMERU生贺(同时也是日本七夕贺文) *cp向和生贺要素五五开 *日本的拉钩童谣有“说谎的人要挨万次拳头,吞千根针”的说法,类似于中国的“拉钩上吊,百年不许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