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历】感冒的兰加 #无限滑板 #兰暦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a什么b什么o前提

*还是DK贴贴,很短( ˙˘˙ )

 

兰加感冒了,具体表现为头昏脑胀、咳嗽鼻塞、食量大幅度锐减。

 

除此之外,还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症状。

 

比如,莫名加速的心跳。

 

“历。”

 

“怎么了?”

 

“你听听我的心跳。”

 

喜屋武历把耳朵贴近兰加的心口。

 

“是不是咚咚咚咚咚的? ”

 

“心脏不就是这么跳的吗?”

 

兰加狠狠摇了摇头,额头轻轻搁上历的头巾,几缕头发垂至历眼前:“以前不是这样跳的,是咚一下,飞起来,咚一下,飞起来。”

 

“现在像下饺子一样,”兰加说,“一口气咕噜咚隆地往热汤里跳。”

 

“诶?经常这样吗?!”

 

历抬起头,与兰加面面相觑。

 

兰加点点头,又摇摇头。

 

“历!老师叫你去一趟办公室!”

 

“知道啦!”

 

历把手摁上兰加的脑袋猛搓:“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在座位上好好休息,听到没有?”

 

兰加看着历走到讲台。

 

咚咚咚咚咚。

 

兰加看着历走到门口。

 

咚咚咚咚咚。

 

兰加看不见历了。

 

咚、咚、咚、咚、咚。

 

……诶?

 

比如,渴望亲密接触。

 

感冒之后没精打采的兰加无法参加篮球赛,只能一个人趴在教室里发呆。

 

历悄悄溜进教室,从兰加身后跳起来。

 

“叮咚!兰~加同学,你的免费陪玩对象到了,麻烦请签收一下~!”

 

“......”

 

“还是没精神啊?”

 

喜屋武历趴到兰加背上,用手戳了戳他的脸蛋:“我的兰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啊~好想跟你一起滑滑板哟~”

 

“历,要抱抱。”

 

兰加病恹恹地说。

 

喜屋武历绕到兰加眼前,把兰加在空中摇摇欲坠的脑袋使劲塞进怀里:“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小兰加,醒来之后所有事都会好起来的~”

 

“历,别动。”

 

兰加掀开历的校服,把头套了进去。

 

“呜哇哇哇兰加你在干嘛啊啊啊好痒啊哈哈哈哈你快给我出来啦——”

 

比如,强烈的占有欲。

 

“历!有空帮我发一下作业吗?”

 

“历!下午的足球赛你参加吗?”

 

“历!傍晚的值日能不能帮我做一下?”

 

“历!你能不能......”

 

“抱歉,各位,”历推了推强迫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的兰加,没推动,“我可能这几天都不能有空了。”

 

比如,突然闻到别人身上的香味。

 

“兰加,你妈妈说周末她有事不回家,拜托我照顾你,用过晚餐你就在我家住下吧!”

 

“兰加,你听到了吗?”

 

“……兰加?”

 

历从厨房跑出来,发现兰加不在饭桌前。他在屋内转了一圈,最后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兰加。

 

他看见兰加把自己卷进被子里,从床头骨碌骨碌滚到床尾,又从床尾骨碌骨碌滚到床头。

 

喜屋武历由目瞪口呆转为哭笑不得。

 

“兰加,你在干什么?”

 

“历的被子里有一股香气,”兰加停止滚动,看着视线之中倒立着的喜屋武历,“闻起来很舒服。”

 

“香气?有香气吗?”

 

“嗯,甜甜的,比草莓蛋糕的香味还要甜——呃哦!”

 

兰加像毛毛虫一样兴奋地往历的方向挪动,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历的身上也有气味!”

 

“啊?我吗?我没有喷香水啊?”

 

“鲜橙味的,”兰加眉眼都在笑,“我最喜欢的味道。”

 

看见兰加笑,喜屋武历的心一瞬间蹬到嗓子眼。

 

完了,他怕不是也被兰加传染了。

 

兰加真的很不对劲。

 

喜屋武历转过身去看兰加的脸。安静睡觉时的兰加格外美丽,历决定给他再加上一个“睡美人”的称号。

 

一开始历提出让兰加睡床,自己打地铺,没想到兰加死活不愿意,箍住他的腰就把他往床上带,然后按着他睡到了现在。

 

历盯着兰加看了好久,突然支起了上身。

 

“兰加,你是不是……”

 

话没有说完,喜屋武历发现兰加在颤抖,眉头皱得很紧,一副痛苦的模样。

 

奇怪的心跳、奇怪的黏人倾向、奇怪的占有欲、奇怪的香味。

 

这一切都是分化的征兆。

 

不好了。

 

兰加,在分化。

 

他分化多久了?现在分化到了哪个程度?是Alpha还是Omega?

 

喜屋武历迅速导出脑海内所有生理知识与分化时的应对方法,晃醒兰加。

 

“兰加,兰加,醒得来吗?”

 

兰加感觉自己使不上劲撑开眼皮。

 

“……历,我有些难受……”声音也沙哑得厉害,“我想睡觉……”

 

历从被子里捞出兰加汗淋淋的手臂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兰加,不要睡过去!分化时候如果意识不清醒你很可能会发高烧的!”

 

看着自己留在兰加小臂上的牙印,喜屋武历满脸后悔与心疼。他伸手去探了探兰加的额头,温度高得可怕。

 

“兰加,你发烧了,我去给你找药!不行,分化时不可以擅自服用任何药物……”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兰加,你再等等,很快就不难受了……”

 

母亲与妹妹们都已外出旅行,喜屋武历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孤立无援。

 

“兰加,对不起。”

 

历不停地用毛巾帮兰加擦汗,有些想哭。

 

过了几分钟,兰加缓缓睁开眼睛。

 

“……历,我没事,别怕,”兰加抬起手臂揉揉历的脑袋,唱起歌来,“别哭别哭我亲爱的历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应该更早一点发现你分化的。”

 

“历总是那么照顾我,”兰加努力挤出笑容,“好想永远待在历的身边啊……”

 

空气中仿佛飘散着透明的糖丝,又甜又黏,贯入鼻腔,挑逗味蕾;他的骨架是竹篾,皮肉是纸,乘风登上云端,一会是鹰,一会儿是鱼。

 

现在的兰加是风筝,而他做成什么形状,飞向什么地方,全取决于他的牵引人,喜屋武历。

 

“历……还没有分化吧,”兰加的手不由自主覆上历的后颈,轻声说,“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香呢?”

 

是啊,为什么呢。

 

历愣愣地想。

 

然后兰加吻住了历的嘴。接着又咬向他的后颈。

 

在溢满兰加信息素的空气里,喜屋武历出现了幻觉。他看见了天空飘摇的细雨,看见了在雨中对他笑的兰加。

 

“兰加!你怎么又不带伞出门!”

 

历急切地跑向兰加,雨伞在不经意间撞翻了一墙花香。

 

一瞬间,花香,雨落,身体的颤抖。

 

喜屋武历被兰加搂入心口。

 

“历,我好热,要抱抱。”

 

又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了,兰加。

 

喜屋武历心想。

 

不过没关系。

 

喜屋武历松开雨伞,用双臂收束住兰加的后背,笑容与雨水一齐流淌到了脸上。

 

我也好想抱抱你。

 

太逊了。

 

喜屋武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绝望地不愿睁开眼睛。

 

被兰加背上救护车,实在是太逊了。

 

自己还因为兰加的影响而提前分化成了Omega。

 

喜屋武历扭过头,看了一眼睡倒在另一铺床上的兰加。

 

“……算啦。”

 

历忍俊不禁。

 

跟你在一起就会有很多甜蜜的麻烦。

 

“是吧?我的准Alpha男朋友。”

 

Fin.

】表白预演 #无限滑板 #
大叫。   “咦?哥哥,你板子呢?”   从厨房里走出来妹妹说出了妈妈疑惑:“你不是跟哥哥一起出去滑滑板了吗?”   “......板子?”   妹妹话惊醒了仿佛正在做梦喜屋武,他极度...
】谁说初吻一定是柠檬味啊! #无限滑板 #喜舞屋 #驰河
by/ 可废   *短打小甜饼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东西   文:可废 —— “要回加拿大了?”还在滑板滚轮上检查灵敏性手猛然一滞。 看到众人纷纷点头,还无人察觉到表情细微变化,而只...
】夜间来电 #无限滑板 #
制作滑板他会不会喜欢。”   “妈妈,我昨天才和在一起,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   “,你稍微冷静一下......”   “妈妈,”驰河自暴自弃地说...
】恋爱小狗 #无限滑板 #
,放学一起滑滑板吗?我有一个新动作想滑给你看。”   “没心情。”   沉默了一会,突然捞起躲进窗帘里。   “你在干嘛!放我下去!会、会被窗外人看见!”   喜屋武整个人都被摁...
】可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 #无限滑板 #驰河 #喜屋武 #sk8
by/ 可废   *双向暗恋 *依旧纯爱预警 *BGM:千层套路   文:可废 —— “,难得周末,我们去滑滑板吧。”手机屏幕上显示您好友发来一条消息。   喜屋武刚洗过澡,正...
】喜屋武可爱杀人事件 #无限滑板 #
腮帮子,“女朋友都不愿意大大方方地亲吗?”   沉默了一会,然后把头埋进肩膀。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光明正大地亲。”   驰河觉得自己很幸运。   没有遇见,他就不会爱上滑板,没有...
】We Witnessed A Couple of Lovers # #无限滑板
?吵架?好像有。”喜屋武仰起头,认真地注视着挂在墙上一副画,画面是一只小恐龙与一只小雪怪手拉手在公园广场里滑滑板。   表情没有一丝悲伤:“高中时候吧,那会儿......”   “,”推开一...
】浪漫事情 #无限滑板 #
by/ 爱伊啊伊呀   *AO,小情侣校园公开处刑 *是上一篇后续( ˙˘˙ )   喜屋武觉得自己情有可原。   首先,分化期和感冒期撞到了一起,导致他一时间失去准确...
】关于信息素不明显人如何掩饰自己这件事 #喜屋武 #sk8 #驰河 #无限滑板ABO
住……想,话说,“,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尴尬地抽回了手,依旧处于喜悦当中,他偏头看见了放在一边长得还挺像滑雪板东西:“这个…” “这个!”便拿起滑板给他看,“这个是很容易让人开心...
】驰河想要亲吻 #无限滑板 #驰河 #喜屋武 #sk8
直痒。“我哪有啊!”把手抽回来,“我之前说可以,哪是这个可以啊!”像往常一样练习滑板两人一如既往地摔跟头,挑战新动作,再摔跟头,想漂亮地做个空翻,即将成功时抬头看他说了句喜欢,于是...
】花季 #喜屋武 #sk8 #无限滑板 #驰河
,他试探着想要问他:你告诉他了吗?乔心知肚明摆摆手说:“纯粹是来探病。” 松了口气,他又恢复回那个语气:“滑滑板嘛,这种小伤还想打败我吗?我马上就会痊愈,刚刚只是睡了个好觉而已!” 问...
】37.2℃ #无限滑板 #驰河 #喜屋武 #乔樱 #sk8
自己想要写什么。 他看着天花板,思绪将要飞远,就听到白天同他道别时说的话,分心可滑不了滑板啊。 “!”惊坐起,他好像触及到了,他真正想要。 去见吧,像那个人说那样,实在太过在意,那就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