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历】浪漫的事情 #无限滑板 #兰暦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兰A历O,小情侣校园公开处刑

*是上一篇的后续( ˙˘˙ )

 

喜屋武历觉得自己情有可原。

 

首先,兰加的分化期和感冒期撞到了一起,导致他一时间失去准确的判断;其次,自己因为受到兰加分化的影响而提前分化以至大脑反应迟钝无法应对突发情况;最后,兰加是自己喜欢的人,面对喜欢的人感性冲动在所难免......

 

整理完所有思路,喜屋武历满意地点点头,提笔写到:我在本次事件中犯下了极大的错误,第一,当兰加同学出现奇怪症状时我没有及时把他送去校医室检查身体;第二,当兰加同学提到我身上有味道时我没有及时前往医院检查身体;第三,当兰加同学要咬破我的腺体时我没有及时阻止导致兰加同学如今十分依赖我并且抗拒使用抑制剂。综上所述,我和兰加同学心甘情愿参加我校的分化演练以弥补过失,通过当众示范给各位同学带来警醒,提高同学们的分化防范意识,并保证在生理课上专心听讲、认真完成作业。

 

历刚放下笔,兰加就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试卷。

 

“历,这道题怎么写?”

 

在兰加虔诚目光的注视下,喜屋武历展现出了自己的学霸风采:“Omega在分化第一阶段出现的症状是......兰加,那天你是不是闻到了我身上散发的味道?”

 

兰加点点头,按捺住了把头埋进历颈窝温故的冲动,做出恍然大悟状:“历!我知道了!Omega在分化第一阶段出现的症状是无意识地向周围的Alpha散发自己的信息素!”

 

实践出真知,喜屋武历露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表情,拍拍兰加的脑袋:“当然,这一阶段Omega本身还不能闻到自己的信息素,所以某些Alpha会对未分化的同学开玩笑说自己闻到了他身上的信息素以此来捉弄他。”

 

“但是看这种玩笑的人很可恶啦!”历说,“信息素是一个人很私密的东西,不可以随便乱提出来的。”

 

“而且当一个Alpha谈起某个Omega的信息素,很可能在暗示他对那个Omega有喜欢的感觉哦!”

 

“喜欢......”兰加的眼睛亮亮的,倒映出历的笑容,“那当时我提出闻到了历的信息素,历就知道我喜欢你了吗?”

 

“啊?那个啊......”喜屋武历尴尬地摸摸后脑勺,“其实也没有啦,因为我知道兰加不是那种想很多的人......”

 

兰加不高兴了,抓住历的手臂步步紧逼:“哈?什么叫我想得不多啊?历是觉得我很笨吗?明明历才是感情更迟钝的人吧?嘴上天天说着朋友朋友结果被我咬了之后就想让我上唔——”

 

“兰加你个混蛋不要在教室里说这个啊!!”

 

历受情绪影响而抬高的音量引起了全班同学的瞩目。

 

“咳咳,最后两桌同学,虽然老师知道你们刚完成分化,情绪容易受刺激,”坐在讲台上的女老师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现在是自习时间,还希望你们可以照顾一下其他同学的感受,打情骂俏可以留到下课再继续。”

 

“老师,我们一点也不介意哦!”一个女同学喊道,其他同学笑着附和。

 

喜屋武历羞愤欲死,兰加直接把试卷罩到脸上摆出“事不关己”的模样。历和兰加共同完成分化的事早已人尽皆知,各种添油加醋的版本层出不穷,同学们还给他俩冠上了“AO模范情侣”的称号。

 

“那个,历同学,你被兰加同学咬住时,很疼吗?”

 

课间一个女生怯怯地走过来,对历问道。

 

“啊?那个......我倒没什么印象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女生害羞地说道:“我,很羡慕你能和兰加同学一起完成分化,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非常浪漫的事情!”

 

“浪漫?”

 

“最近我的男朋友也开始分化了,我希望我也可以陪他一起分化,共同承担分化的痛苦。”女生说。

 

喜屋武历愣了一下,连忙摆摆手:“那个,那个,让还处于分化期的Alpha咬自己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哦,虽然能让你提前完成分化,但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双方都失去理智可能会导致,咳,那个......那个关系的发生,这对处于分化期的Omega来说是十分伤害身体的行为!”

 

“除非你的男朋友很理智并且很疼爱你,否则不要轻易尝试那种行为哦!”喜屋武历说,“你知道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送走女生,历慢慢坐回凳子上。

 

很浪漫吗,那种事情。

 

喜屋武历呆呆地想。

 

为了应对下星期的分化演练,喜屋武历把兰加抓到自己家里进行一次预演。

 

“最后一题!当Omega和Alpha分化时出现发热现象该怎么处理?”

 

历说完,躺回床上做出一副痛苦难受的模样:“呜哇哇哇兰加我好烫啊呜呜呜救命啊兰加——”

 

......演技好拙劣。

 

兰加在心里吐槽,举手回答:“先打电话叫救护车,然后给分化者喝热水,再用热毛巾敷额头,切记,绝对不能把分化者带到温度较低的地方,这样反而会使分化者情况恶化。”

 

“呜啊兰加好棒竟然把那么一大段话给被背下来了!”喜屋武历从床上坐起来,把兰加的脑袋揽到肩头对他的头发一通狂摸。兰加也一动不动地靠在历身上任由他尽情蹂躏。平时历会很小心地隐藏自己的信息素,但残留在肌肤上的沐浴露的香味还是给兰加起到了镇定情绪的作用。

 

当兰加跟妈妈提出自己不需要抑制剂的时候,兰加的妈妈表现得很惊讶:“啊呀,不需要吗?万一发生什么情况没有抑制剂的话可能会伤到其他同学哦!”

 

“我有历了,”兰加说,“跟历待在一起,我就很安定。”

 

妈妈想了想,最后还是把抑制剂交给了历。

 

“如果兰加对你做了什么让你害怕的事情,这个能起到自卫的作用,”兰加的妈妈说,“毕竟你们还有点小,不适合经常做那种事情呢。”

 

“谢......谢谢阿姨,我明白的。”历接过抑制剂,通红了脸。

 

我又不是野兽,才不会做伤害历的事情,兰加闷闷地想。

 

“......兰加,我问你一件事,”喜屋武历顺着兰加的毛,说,“分,分化那个晚上,你,你知道不能对我那种事吗?我,我是说,在我当时也愿意的情况下。”

 

“唔......在加拿大的时候,我们学校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处于分化后期的Omega遭到了一个Alpha的强暴,”兰加说,“后来那个Omega就住院了,医生说因为这件事导致Omega永远失去了生育能力。”

 

兰加红起了脸:“当时......我是很想做的,而且历真的,很诱人。”

 

“但是一想起这件事我就很害怕,然后通过不停撞墙来保持清醒。”

 

听到这里,喜屋武历心脏狂跳。感觉现在说什么都不合适,喜屋武历只能紧紧地抱住兰加。

 

过了一会,历还是说了。

 

“兰加,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为我撞墙。”

 

“不用......诶?这样听起来好奇怪.....”

 

一点也不奇怪。

 

这也许是驰河兰加对喜屋武历做过的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Fin.

】表白预演 #无限滑板 #
大叫。   “咦?哥哥,你板子呢?”   从厨房里走出来妹妹说出了妈妈疑惑:“你不是跟加哥哥一起出去滑滑板了吗?”   “......板子?”   妹妹话惊醒了仿佛正在做梦喜屋武,他极度...
】感冒加 #无限滑板 #
?”   喜屋武趴到加背上,用手戳了戳他脸蛋:“我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啊~好想跟你一起滑滑板哟~”   “,要抱抱。”   加病恹恹地说。   喜屋武绕到加眼前,把加在空中摇摇欲坠...
】夜间来电 #无限滑板 #
制作滑板他会不会喜欢。”   “妈妈,我昨天才和在一起,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   “加,你稍微冷静一下......”   “妈妈,”驰河加自暴自弃地说...
】恋爱小狗 #无限滑板 #
,放学一起滑滑板吗?我有一个新动作想滑给你看。”   “没心情。”   加沉默了一会,突然捞起躲进窗帘里。   “加!加你在干嘛!放我下去!会、会被窗外人看见!”   喜屋武整个人都被加摁...
】喜屋武可爱杀人事件 #无限滑板 #
腮帮子,“女朋友都不愿意大大方方地亲吗?”   加沉默了一会,然后把头埋进肩膀。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光明正大地亲。”   驰河加觉得自己很幸运。   没有遇见,他就不会爱上滑板,没有...
】We Witnessed A Couple of Lovers # #无限滑板
?吵架?好像有。”喜屋武仰起头,认真地注视着挂在墙上一副画,画面是一只小恐龙与一只小雪怪手拉手在公园广场里滑滑板。   表情没有一丝悲伤:“高中时候吧,那会儿......”   “,”加推开一...
】驰河加想要亲吻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sk8
笑话,加觉得,能忍则忍,但事情怎么越发不对劲,他学会更难动作,但他亲不到了,不小心从滑板上踉跄,但躲开了…“?!”加再次难以置信地唤他,这可比那次和说早上好无视他要难受多了。 魂...
】谁说初吻一定是柠檬味啊! #无限滑板 #喜舞屋 #驰河
,你们先回去吧。”拾起地上螺母,“必须要专心才行了,加,加今天也要一起去滑滑板呢。” “可是……” “好啦,快些回去吧,我就当做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就好了吧?忘记你们说漏嘴不就行了。”说完,埋头...
】关于信息素不明显人如何掩饰自己这件事 #喜屋武 #sk8 #驰河加 #无限滑板ABO
住……想,话说,“加,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尴尬地抽回了手,加依旧处于喜悦当中,他偏头看见了放在一边长得还挺像滑雪板东西:“这个…” “这个!”便拿起滑板给他看,“这个是很容易让人开心...
】一颗会变色草 #无限滑板 #
。   眼睛也开心笑成了一条线。   “加!”老远就看见人了,他抱着滑板快步跑到加身边,带着还未平息尾音叫了一声。   “嗯。”加笑着应了一声。   只是.......   在看清加之后...
】花季 #喜屋武 #sk8 #无限滑板 #驰河
,他试探着想要问他:你告诉他了吗?乔心知肚明摆摆手说:“加纯粹是来探病。” 松了口气,他又恢复回那个语气:“滑滑板嘛,这种小伤还想打败我吗?我马上就会痊愈,刚刚只是睡了个好觉而已!” 加问...
】37.2℃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乔樱 #sk8
自己想要写什么。 他看着天花板,思绪将要飞远,就听到白天同他道别时说的话,分心可滑不了滑板啊。 “!”加惊坐起,他好像触及到了,他真正想要。 去见吧,像那个人说那样,实在太过在意,那就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