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历】表白预演 #无限滑板 #兰暦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6k+的糖,6k+的ooc

*提前祝大家白情快乐( ˙˘˙ )

 

喜屋武历神魂颠倒地回到了家。

 

妈妈看见两手空空的历,“哎呀”地捂住半边脸颊:“历,你......”

 

“我回来了.......啊!对不起,我忘记买东西了!”

 

“没关系,但是你......”

 

“我现在就出去买!”

 

喜屋武历匆忙转过身,脚趾撞到了门槛,使他疼得蹲下来呜哇大叫。

 

“咦?哥哥,你的板子呢?”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妹妹说出了妈妈的疑惑:“你不是跟兰加哥哥一起出去滑滑板了吗?”

 

“......板子?”

 

妹妹的话惊醒了仿佛正在做梦的喜屋武历,他极度慌张地抬起头,目光不知道该往哪放,说的话也磕磕巴巴:“对,对啊,我,我的板子呢......”

 

“连板子都能忘记拿回来,哥哥今天好奇怪哦!”

 

妹妹说。

 

直到睡觉前,喜屋武历才下定决心给兰加打电话。

 

但是,下定决心是一回事,付出行动又是一回事。喜屋武历用枕头盖住脑袋,余光瞟着放在床柜上的手机,像在看一只怪物。

 

五小时零二十分钟,时隔五小时零二十分钟,整整时隔五小时零二十分钟。

 

喜屋武历把手拍到脸颊上。

 

好像还是烫的。

 

好像还能闻到兰加的唇膏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喜屋武历像小时候在房间睡觉突然听到打雷声一样大叫着躲进被窝里。

 

当他还是人类幼崽的时候,妈妈亲过他,爸爸亲过他;再大一点,二妹亲过他,三妹四妹亲过他;直到现在,兰加亲过了他。

 

喜屋武历知道那是一个意外。他在挑战新动作时没有站稳,兰加急着要拉住他,结果俩人一起摔倒地上,兰加的嘴瞬间把他的脸颊压出一个坑。

 

亲者无心,被亲者有意,不久前才意识到自己对兰加在感情上有越轨嫌疑的喜屋武历狼狈而逃,并通过心跳加速、身体发热等大量证据坐实了罪名。

 

自己什么话也没说就跑走,一定让兰加很苦恼吧,喜屋武历想得胸闷。

 

“好了,好了,这次下定决心就一定要打过去了啊喜屋武历同学......”

 

就在喜屋武历颤巍巍地拿起手机那一刻,来电铃声的响起让他体会到了瞬间触电的感觉。

 

“......喂?”

 

“历,”驰河兰加的声音要比平时更低,显得有气无力,“我是兰加。”

 

“啊,哈哈,是兰加啊!”喜屋武历明知故问道,“哈哈,找、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不起,我擅自把你的板子带回家了。”

 

啊,板子啊。

 

喜屋武历把自己整张脸埋入枕中,脸红得像没有被黑夜吞没的火烧云:“该道歉的是我,是我一声不吭地先跑掉了。”

 

兰加意料之外的没有追问。

 

“历的板子,需要我......抱歉,我的意思是,你想要怎么拿回去?”

 

怎么拿回去?

 

喜屋武历紧张得抬起头来。

 

“明天吧,或者过、过几天?”

 

小心翼翼地询问换回的是无限冗长的沉默。

 

“......不可以吗?”历再问。

 

“......历想怎样都可以。”

 

“好,好。”

 

“......那我先睡了?”

 

“......晚安,历。”

 

“晚安!”

 

通完电话后,喜屋武历幡然悔悟,并再次把脸扑进枕头里,猛捶床板。

 

他在回答什么啊?!他根本就没有回答兰加的问题吧?!!

 

“我到底要怎么面对兰加啊!”

 

喜屋武历自言自语,欲哭无泪。

 

“当然是要去跟兰加表白呀!”

 

不应该存在于房间里的第二个声音冲进喜屋武历的耳里,吓得他迅速滚到了床底下。

 

“谁谁谁在那里?!!”

 

“胆小鬼历,胆小鬼历,我即将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恩人!”

 

一只跟画在兰加板子上的雪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动物从床边伸下来一个头,与历目目对视。

 

小雪怪的长相让历打心底生出一种亲切感,从而降低了他的警惕性:“......你说你要救我?”

 

看见历似乎有了兴趣,小雪怪开心地手舞足蹈:“历不是想跟兰加在一起吗?小雪怪可以帮助你哦!”

 

喜屋武历愣住了:“我想跟兰加在一起?”

 

“历难道不想跟兰加在一起吗?”

 

“也,也不是不想啦......”

 

“历!历!去表白吧!去表白吧!”

 

“表白?!”喜屋武历低下头,嘴里尝出一股酸涩,“我还没有这个打算,而且......”

 

小雪怪用自己软乎乎的肉垫拍了拍喜屋武历的头:“不用害怕!不用害怕!小雪怪有超能力!保证让历百分之百拿下兰加!”

 

“只要进行训练!只要进行演习!”小雪怪开怀大笑,“就让小雪怪为历策划一场最完美的表白吧!”

“训练?演习?这些都是什么意思?”

 

“历!历!通往未来的路有一千万条!但表白成功的路只有一条!通过触发各种各样的场景,小雪怪可以帮助你找到那一条走向成功的路!”

 

“所以不用担心!一切全都交给小雪怪就好了!”

 

它在说什么,我怎么......

 

有些......

 

听不懂......

 

......

 

就像魔幻小说的开头那样,喜屋武历在小雪怪说完话后,迅速陷入了昏迷。

 

喜屋武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在他前面排着一条像溪流一样弯曲细长的队伍。

 

“天台表白!天台表白!人多不害怕!青春又浪漫!”小雪怪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当然,只有喜屋武历听得到。

 

眼看着队伍在不断缩短,天台的风都来不及吹干喜屋武历额间狂冒不止的汗。

 

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来到了这里。

 

很紧张,也很兴奋。

 

十分钟后,喜屋武历抓住栏杆,俯瞰地面上乌压压的人群。

 

喜屋武历闭上眼睛,做了好几次深呼吸。

 

“同学,请问你准备好了吗?”身旁的主持人说完话,把话筒递到了喜屋武历的嘴边。

 

“......可能准备好了......”

 

“很好!那么现在,请大声地告诉大家,你的梦想是什么?!”

 

“大家好,我,我的梦想是——我的梦想?!”

 

喜屋武历对主持人瞪大了双眼。

 

“喂,同学!你不会没了解活动内容就来报名了吧?!”站在喜屋武历身后的同学等得有些不耐烦,大声嚷嚷。

 

“这不是天台表白吗?”

 

“这是天台表白啊,”同学回答,“不过是对梦想表白,难道你以为是要向喜欢的人表白吗?太扯了吧!校领导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

 

小雪怪!你忽悠我!喜屋武历在内心怒吼。

 

哪有什么青春!哪有什么浪漫!把这一切丢到现实之外去吧!

 

“没有忽悠!没有忽悠!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表白更能打动人心!兰加没有拒绝历的理由!”

 

小雪怪的声音不适时地响起。

 

“看来喜屋武历同学有些害羞,楼下的同学可以给他一些鼓励吗?!”主持人为了带动气氛,高喊起来。

 

“喜屋武历!来一个!喜屋武历!来一个!”

 

地上的同学收到指令开始起哄。

 

简直就是赶鸭子上架啊!!

 

喜屋武历接过话筒,五味杂陈。

 

“大家好,我,我的梦想是......”

 

“大点声!听不见!大点声!听不见!”

 

喜屋武历铆足干劲大喊:“我说!!我的梦想是!!想!!永远!!和!!兰加!!”

 

“兰加”脱口而出的瞬间,喜屋武历的脑海里一下子闪现出某人乘着滑板飞向天空的画面。

 

兰加,我真的,想和你,想和你——

 

“我想永远和兰加一起滑滑板!!!!!”

 

喜屋武历喊完,楼下一片唏嘘。

 

失败了,说不出来。

 

喜屋武历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历!!!”

 

谁的声音,让飘浮在空气中如灰尘一样的喧闹刹那间沉入地底。

 

喜屋武历猛然抬起头。

 

“我也!!想!!永远!!和!!历!!一起!!滑!!滑!!板!!”

 

不愧是干饭王,不用话筒都能喊出排山倒海的气势。

 

喜屋武历心想,笑开了眉眼。赶在昏迷之前,他拼尽全力地朝天空喊出了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兰加!!”

 

喜屋武历第二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电影院的放映厅里。

 

“电影院表白!电影院表白!电影高潮把爱说出来!”小雪怪的声音又从四面八方传来。

 

“历,醒了吗?”

 

身旁的兰加对喜屋武历问道:“昨晚是没睡好吗?看你一副很困的样子。”

 

是兰加!兰加坐在我身边!兰加跟我一起看电影!

 

喜屋武历瞬间绷直了身板,面红耳热道:“没有!我现在特别精神!”

 

呜哇,这次难道是近距离输出吗?我做不到啊!

但是兰加今天穿的好正式啊!跟平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超——级——喜——欢——

 

在放映厅灯光全部熄灭的瞬间,驰河兰加把一大桶爆米花塞进喜屋武历的手里。

 

“历,你拿着。”兰加说道。

 

“啊,我吃得很少的,你还是拿过去吧。”历说道。

 

驰河兰加沉默了一下,还是摇摇头:“你抱着,给你增加安全感。”

 

给我增加安全感?

 

喜屋武历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很快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电影上。

 

电影的男主角是一只吸血鬼,长得和兰加很像,但从气质来讲却比兰加略逊一筹。

 

“历真的不会害怕么?”

 

电影过去五分钟,兰加突然问道。

 

喜屋武历看得津津有味,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目的:“啊?兰加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你凑近点。”

 

驰河兰加犹豫了一下,稍稍倾身,对历附耳道:“这是恐怖片,历真的不会害怕么?”

 

喜屋武历呼吸一窒,紧接着被一只突然爬到银幕正中央的鬼吓得扔掉了手中的爆米花。

 

“哇啊啊啊!!”

 

喜屋武历条件反射地抓住兰加,抖着肩把脸埋进他的胸口:“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跑出来了啊啊啊为什么是恐怖片啊啊啊谁选的啊啊啊!!”

 

“小雪怪选的!小雪怪选的!正所谓吊桥效应!正所谓患难见真情!正所谓......”

 

小雪怪的声音又一次不适时地响起。

 

“什么鬼啊啊啊哪来的吊桥效应啊啊啊兰加根本不害怕啊啊害怕的只有我啊啊兰兰兰加你看看那只鬼离离开了没有!!”

 

“离开了,”兰加紧紧握住历的手,盯着银幕目不转睛,“但是又出现了一只无头吸血鬼,还有一个没有眼睛的长发女人......”

 

“奥——啊,历,你听见了吗,血花四溅的声音——”

“不听不听不听我不要听到电影里的声音啊啊啊!!”

 

一双手捂住了历的耳朵,但他还是听见了某人的轻笑。

 

“那这样就只能听见我的声音了,不会无聊吗?”

 

咚、咚、咚、咚、咚。

 

不,不止你的声音。

 

喜屋武历慢慢睁开眼。

 

还有谁的心跳声,像鸣笛。

 

它在警告着你:有什么东西,过界了。

 

这次喜屋武历没有昏过去,而是直接被传送到了一个新场景。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置身在一座大型的游乐场里。

 

“历!历!”

 

喜屋武历循声抬头,小雪怪从天而降,“啪”地砸到他脸上。

 

“呜呜呜呜,历,小雪怪做错事了!小雪怪做错事了!”

 

小雪怪的眼里令喜屋武历无可奈何:“别哭了,你做错什么我都原谅你,好不好?”

 

“小雪怪不小心把历带进了小雪怪的梦里!!”

 

喜屋武历微微一愣:“你的梦?你的梦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吗——”

 

“历!”

 

有人在身后喊他的名字。

 

喜屋武历转过头。

 

喜屋武历觉得自己肯定眼花了。

 

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看到两个兰加。

 

“你,不要碰历。”

 

兰加一号抓住历的手腕,企图把他拉进自己怀里。

 

“你才不用碰历!”

 

兰加二号抓住历的脚踝,企图把他从兰加一号身边抢过来。

 

受左右拉扯的喜屋武历忍无可忍地大喊:“你们两个都给我放手!再闹下去船就要翻了啊!”

 

此时他们三人正坐在一艘小船上,两人怒目圆睁,一人生无可恋。

 

“咳咳,两位兰加同学,既然你们都是对方,那就要学会彼此相敬相爱——”

 

“历,我不是他,他是假的!”

 

“历,我也不是他,我是真的!”

 

“我才是真的,你是假的!”

 

“你是假的,我才是真的!”

 

“我才是......”

 

眼看刚被他稳定住情绪的两人又要掐起架来,喜屋武历瞬间拉下了脸:“你俩再吵我就真生气了啊!”

 

“历,”兰加一号可怜兮兮地把头靠在喜屋武历的肩膀上,小小声说,“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历,”兰加二号也可怜兮兮地把头搭在喜屋武历的大腿上,小小声说,“我错了,你不要生气。”

 

“历笑一个好不好?我想看历对我笑。”

 

“历笑一个好不好?我什么都听历的。”

 

“历......”

 

“历......”

 

喜屋武历无言望天,陷入了是跳湖还是跳湖的沉思。

 

三人有惊无险地上了岸,喜屋武历给他俩一人买了一根棉花糖。

 

兰加一号盯着历手中的棉花糖,说:“历,我想吃一口你的。”

 

“哈?我们的口味不都是一样的吗?......好啦,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给你吃给你吃。”

 

“历,我也想吃一口。”兰加二号不甘示弱。

 

“历,我还想吃一口。”

 

“我,我也要......”

 

几分钟后,喜屋武历看着静静躺在手里的光棍,强忍住给身旁俩人一人一记爆栗的冲动。

 

“你们两个!手牵着手站在这里不准动!我去重新买一根回来!”

 

两只小狗蔫蔫地答应,目光始终追随着喜屋武历的背影。

 

喜屋武历走到买棉花糖的推车前,对老板说道:“老板,我要买一根......”

 

他顿了顿,又笑着改口:“还是买三根吧。”

 

取完三根棉花糖,喜屋武历转身,看见两个兰加在不远处别扭地拉着手,路过的人纷纷为他们拍照。

 

其实有两个兰加也不错,这样可以三个人一起滑滑板。

 

那就要再做一个板子了吧,不过,该给兰加再画什么上去呢....诶?

 

喜屋武历发现四周突然变得一片漆黑,气球、棉花糖、还有兰加,全都消失了。

 

“历!梦境解除啦!我们一起回去吧!”

 

喜屋武历转过头,看见小雪怪站在他身后,开心地向他招手。

 

喜屋武历跟着小雪怪行走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那个,我还没有跟和兰加们好好道别......”

 

“那只是一个梦,梦里的兰加都是不真实的,历不用上心!历不用上心!”

 

“......”

 

“如果小雪怪有能力在现实里再变出一个兰加就好啦!这样历对第一个兰加表白失败,就可以对第二个兰加表白啦!哦啦哦啦,如果两个兰加都表白成功,历就能得到两倍的爱啦!”

 

“......”

 

“呀咧呀咧~接下来要去哪里演习呢?水族馆?动物园?还是再去一次电影院......”

 

“小雪怪。”

 

喜屋武历停了下来。

 

“我有话想跟你说。”

 

“什,什么?不需要预演了?”小雪怪抱住历的脖子哇哇大哭,“呜呜,对不起,对不起历,是小雪怪让历失望了!呜呜呜呜......”

 

“笨蛋,我怎么可能会对你失望,”历摸摸它的脑袋,“我只是突然意识到,我需要的不是一场表白。”

 

“我真正想要的,是一场告白。”

 

喜屋武历说。

 

“我喜欢兰加,各种各样的兰加,就算世界上有无数个兰加,我也会一个一个跑去跟他们说‘我喜欢你’,就算第一个兰加不喜欢我、第二个兰加不喜欢我、第三个兰加不喜欢我,我也会对他们说‘没关系,我还是很喜欢你’。”

 

“我想不计后果地告诉他,‘兰加,恭喜你把我俘获了’。”

 

我想走一条不懂成功还是失败的道路,没有理由,我就是想这么做。

 

“所以,小雪怪,”历笑了起来,“你愿意亲眼见证这一场没有预演的告白吗?”

 

吹大了。

 

牛皮吹大了。

 

喜屋武历抱住头,差点啼哭。

 

他当然也希望自己像心中所想的那样云淡风轻地跟兰加说“哦,兰加,跟你说件事,就是我喜欢你,不过你不用在意,一件小事,不足挂齿”。但现实是兰加坐在楼下,而他躲在楼上胡思乱想。

 

彩排和正式演出果然是不一样的!心跳都加快了好几倍!

 

“哥哥!你还要待在房间里到什么时候!兰加哥哥都在楼下等好久了!把人家叫过来自己却不亲自接待,这也太不礼貌了吧?!”妹妹拍着喜屋武历的门大喊。

 

“再给我几分钟!几分钟后我就下去!”

 

妹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

 

“......啊,兰加哥哥看起来一下子瘦了好多,脸上还有黑眼圈呢!”

 

“?!”

 

“情绪也很低落的样子,嘴里还念叨着会不会被历讨厌了之类的话。”

 

“?!!”

 

“诶,兰加哥哥!你说什么?你要走了吗?可是我哥哥还没出来见你呢!什么?你说既然他讨厌你就不用见面了?”

 

“兰——加——!!!”

 

喜屋武历冲下楼,快到仿佛以飞代步。

“不要走!!我一点也不讨厌——”

 

坐在沙发上的兰加扭过脑袋,腮帮子鼓鼓的,像一只巨型仓鼠。

 

喜屋武历盯着他嘴角的面包屑。

 

“......你。”

 

喜屋武历和驰河兰加一前一后地走在开满扶桑花的小径上。

 

这已经不是预演了。

 

喜屋武历心想。

 

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喜屋武历回眸,看着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兰加,心头一暖,压力都减少了一大半。

 

“兰加。”

 

他们像往常一样,嘴里嚼着乏味的友谊,身体却不由自主开始暧昧。

 

“穿那么少,冷不冷啊?”

 

兰加欣喜地睁大眼睛,紧紧握住历朝他伸过来的手。

 

“不冷!我的手可比历暖和多了!”

 

“嗯,我感受到啦。”

 

历回答。

 

特别暖和。

 

“上次推荐给你的唇膏看来有好好在用啊。”

 

“嗯,我很喜欢那款唇膏的味道,特别是橙子味的。”

 

“下个月就要期末考试了啊,怎么办,完全没有复习的欲望。”

 

“历每次都这么说,结果还是瞒着我去背书了。”

 

“哪里有瞒着你,明明是每次我背书的时候你都睡着了......”

 

“兰加。”

 

“历。”

 

“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两人异口同声。

 

“请让我先说!”

 

两人又异口同声。

 

“那天,你突然跑掉了,让我很害怕......”

 

“兰加,你先听我说!”

 

喜屋武历下意识抗拒兰加的声音,他在害怕,他不想听。

 

别说啊,别说啊,让我来结束啊。

 

“回去后我不敢给你打电话,我担心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但我最后还是打了过去......”

 

他在讲什么?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我不想被历讨厌,但我也不想再对历隐藏自己的感情——”

 

我喜欢你,兰加,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兰加,我爱你。”

 

喜屋武历说。声音里带着颤抖,带着绽破的雨露,带着阳光下不着调的音符。

 

“......”

 

驰河兰加愣在原地,脸颊慢慢地升温。

 

“……”

 

“啊啊......对不起,”喜屋武历蹲下来,把头埋进臂弯,“一紧张,把‘喜欢’说成‘爱’了。”

 

兰加也蹲下来,红着脸注视喜屋武历。

 

过了一会。

 

“历,你还需要时间害羞吗?”兰加轻言轻语地问,眼里到处是水光,“我现在好想亲你了。”

 

喜屋武历梦见自己被三个兰加绑在床上。

 

“历,我们每个人都很喜欢你,我们每个人都不想放弃你。”

 

兰加一号说。

 

“现在,我们愿意握手言和,共同拥有你。”

 

兰加二号说。

 

“我们一定会满足你的,历,请你放心地把自己交给我们。”

 

兰加三号说。

 

“不行,不要,不可以碰那里!不要啊啊啊!”

 

喜屋武历痛哭流涕地醒过来,发现兰加还在他的身旁熟睡。他掀开被子把里里外外搜查了个遍,直到确认床上只有一个兰加后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喜屋武历不禁想起了小雪怪。

 

好久没见到它了呢,不懂它现在在哪,一个人过得怎么样。

 

喜屋武历躺回被窝,钻进兰加的怀里。

 

如果有机会再遇见,一定要告诉它。

 

兰加,还是只有一个好。

 

Fin.

】浪漫的事情 #无限滑板 #
呆呆地想。   为了应对下星期的分化演练,喜屋武加抓到自己家里进行一次预演。   “最后一题!当Omega和Alpha分化时出现发热现象该怎么处理?”   说完,躺回床上做出一副痛苦难受的模样...
】夜间来电 #无限滑板 #
制作的滑板他会不会喜欢。”   “妈妈,我昨天才和在一起,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跟接过吻,我还没......”   “加,你稍微冷静一下......”   “妈妈,”驰河加自暴自弃地说...
】恋爱小狗 #无限滑板 #
,放学一起滑滑板吗?我有一个新动作想滑给你看。”   “没心情。”   加沉默了一会,突然捞起躲进窗帘里。   “加!加你在干嘛!放我下去!会、会被窗外的人看见的!”   喜屋武整个人都被加摁...
】感冒的加 #无限滑板 #
?”   喜屋武趴到加背上,用手戳了戳他的脸蛋:“我的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啊~好想跟你一起滑滑板哟~”   “,要抱抱。”   加病恹恹地说。   喜屋武绕到加眼前,把加在空中摇摇欲坠...
】喜屋武可爱杀人事件 #无限滑板 #
腮帮子,“女朋友都不愿意大大方方地亲吗?”   加沉默了一会,然后把头埋进的肩膀。   “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光明正大地亲。”   驰河加觉得自己很幸运。   没有遇见,他就不会爱上滑板,没有...
】We Witnessed A Couple of Lovers # #无限滑板
?吵架?好像有。”喜屋武仰起头,认真地注视着挂在墙上的一副画,画面是一只小恐龙与一只小雪怪手拉手在公园广场里滑滑板。   的表情没有一丝悲伤:“高中时候吧,那会儿......”   “,”加推开一...
】驰河加想要亲吻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sk8
加耶,居然和他表白了,虽然两个人的关系要好到亲密无间形影不离,虽然被看在眼里的同学疑惑地问过:“你和加是在交往吗?” 是的,交往了。 不是扭捏,他最多是震惊,并从滑板上摔了下来,发现自己也是喜欢着...
】37.2℃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乔樱 #sk8
自己想要写什么。 他看着天花板,思绪将要飞远,就听到白天同他道别时说的话,分心可滑不了滑板的啊。 “!”加惊坐起,他好像触及到了,他真正想要的。 去见吧,像那个人说的那样,实在太过在意,那就去问...
】一颗会变色的草 #无限滑板 #
。   眼睛也开心的笑成了一条线。   “加!”老远就看见人了,他抱着滑板快步跑到加身边,带着还未平息的尾音叫了一声。   “嗯。”加笑着应了一声。   只是.......   在看清加之后...
】谁说初吻一定是柠檬味的啊! #无限滑板 #喜舞屋 #驰河
by/ 可废   *短打小甜饼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东西   文:可废 —— “加要回加拿大了?”还在滑板滚轮上检查灵敏性的手猛然一滞。 看到众人纷纷点头,还无人察觉到表情的细微变化,而只...
】可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sk8
by/ 可废   *双向暗恋 *依旧纯爱预警 *BGM:加的千层套路   文:可废 —— “,难得的周末,我们去滑滑板吧。”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您的好友加发来一条消息。   喜屋武刚洗过澡,正...
】花季 #喜屋武 #sk8 #无限滑板 #驰河
,他试探着想要问他:你告诉他了吗?乔心知肚明摆摆手说:“加纯粹是来探病的。” 松了口气,他又恢复回那个语气:“滑滑板嘛,这种小伤还想打败我吗?我马上就会痊愈的,刚刚只是睡了个好觉而已!” 加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