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猫的情趣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摸一点19×24

 

天城燐音被天城一彩推上了床。

 

“天城一彩,你个小混蛋!”

 

“哥哥这是在调情吗?”

 

“放屁!”天城燐音努力表现出怒目圆睁的情态,但面色微醺的他瞪起眼来简直就像在撒娇,“长大了竟会说些大逆不道的话,你真以为咱不敢打你吗?”

 

“没关系,”天城一彩用不纯情的目光打量天城燐音的唇眸,下半身蠢蠢欲动,“你越打我我越爱你。”

 

“......”

 

“哥哥,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天城燐音立即用比枪的手势抵住天城一彩的下巴:“再吵就枪毙你了啊!”

 

天城一彩把天城燐音的食指含进嘴里。

 

“请对我开枪吧,哥哥,”天城一彩用浪漫的死亡以表他的忠贞不贰,“我爱你。”

 

天城燐音第二次被天城一彩推上了床。

 

两人进行了一番殊死较量,根据形势走向似乎又将以天城燐音的惨淡收尾。

 

“听说过绞刑吗,”不甘落于下风的天城燐音用双腿夹住天城一彩的脖子慢慢收束,“这比枪毙更加痛苦。”

 

天城一彩当机立断长驱直入,内忧外患的处境让天城燐音不得不缴械投降。

 

“唔呣,看来今天我身上要有两样东西断在哥哥手里了。”

 

“可以让我品尝到双倍的痛苦吗?”

 

天城一彩的眼睛炯炯有神。

 

“拜托了,哥哥。”

 

天城燐音掀窗潜入丹希的厨房。

 

“哇啊!燐音你是想吓死我吗?明明有正门可以进你走窗户干什么?”

 

“秘密毒杀。”

 

天城燐音言简意赅,麻利地系上了围裙。

 

天城燐音掀窗而逃。

 

“他吃了你做的蛋包饭,跟我说今天的味道和往常很不一样。”

 

“我没告诉他是你做的,只说如果觉得难吃我可以为他重做一份。”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

 

“哦!他突然跑出去了!”

 

天城燐音没来得及读完丹希的短信。

 

因为被投毒者已经找到了他。

 

“往蛋包饭里加芥末,”天城一彩问,“这是哥哥的恶作剧吗?”

 

“不是。”

 

天城燐音回答。

 

“这是咱的情趣。”

 

Fin.

】名花有主
!”天城音大叫起来,“咱穿着兔女郎服装躲在他被窝里帮他暖床,结果他对咱说‘天气这么冷哥哥穿那么少会感冒哦’;咱戴着尾巴去演唱会后台看他,结果他对咱说‘哥哥身后尾巴那么长小心被别人踩到啊...
】A Special Night
。   “哦~这难道就是弟弟同学秘密情趣用品……”   “不是!”   天城彩说得斩钉截铁,脸色也更红。   天城音把头巾绑到自己额头上,然后往下拉,遮住只眼睛。   “彩,你看我这样像不像...
【海贼王乙女向】你们睡觉前情趣● 多弗朗明哥● 克洛克达尔● 尤斯塔斯基德● 克力架
原作者:考神保佑不挂科   【海贼王乙女】你们睡觉前情趣 克洛克达尔/多弗朗明哥/基德/克力架 OOC注意     【抖S和抖M】   克洛克达尔(你是抖M)   今天你无论如何也要把社长欲望...
】草莓布丁
天是我们倒霉日,但哥哥意外到来又让我觉得自己那天十分幸运。”   天城音听完天城叙述,心头暖:“彩,小不一定是被别人偷走,它们也可能是被母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为什么母...
】採蘑菇
可是...吃.....过我大....小,这个尾巴,尼桑一定完全没问题!     音:真!不行!!!     彩:趴.....好,音!     音:唔呼!嗯!!     彩:我当然不...
】我自以为是地单恋你
感悟吗?”   丹希兴致勃勃地问。   天城音蹲下来,朝躲在草丛里只小招了招手,小开心地跑出来轻轻舔着天城手心。   “比起问咱,你还是去问ES大楼附近野猫比较好,”天城音说,“从...
】叫不醒哥哥
by/ 爱伊啊伊呀   *小彩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城音只有抱着天城彩才能安稳入睡。戴着镣铐行走生活让他越来越不是自己,没有彩陪伴夜晚,他闭上眼睛,就会在噩梦中被各种各样人...
】宝宝、小可爱、我甜心
by/ 爱伊啊伊呀   *一些日常 3   ① 天城音像往常一样见天城彩就跑。   三分钟后他折返回来,抱起了蹲在地上天城彩。   “你怎么不来追咱?”   “有人告诉我如果我不去追哥哥...
】霸道总裁和他可爱小娇妻
看哥哥我也想去看哥哥我也想去看哥哥!!!!   天城彩一边在心中大喊一边不安分地扭来扭去。   风早巽笑着加入他们对话:“听说天城音所属事务所也有意把他打造成这种讨喜人设以减轻人们对他负面...
】狐狸魔法
挂着亮晶晶水珠,“我已经把水温调回来了,君主桑随时都可以进去洗澡哦~”   “啊,我不着急,”天城音从衣柜里取出件衣服放在自己胸前,转身问奏汰,“你觉得这件衣服好看吗?”   奏汰点点头:“好看...
青春期
~”   樱河琥珀拉开窗帘看了一眼还没完全变亮天,对着手机骂了句天城音快滚。   HIMERU接到天城电话倒是显得十分淡定:“天城,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要紧事情需要商量吗...
】毒蜂
草药轻抹在自己伤口上,嘴角不自觉上扬。 「受了伤还笑得出来?」音皱紧眉头,看着冲着自己笑得开心弟弟摇了摇头。 「唔姆!真的不太会痛!」彩歪着头看着自己哥哥,「没有上次被武术师傅训练时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