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历】恋爱小狗 #无限滑板 #兰暦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A和什么O

*无脑无剧情,只有谈恋爱

 

当喜屋武历宣告自己要和兰加在一起时,得到了来自外界意味深长的祝福。

 

实也说:“新婚快乐哦史莱姆,保护大雪怪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暗影说:“哈哈哈!郎才女貌再配不过!哦!我指的女貌是兰加。”

 

樱说:“恭喜,愿其他人不要再搞错你俩的AO性别。”

 

乔说:“历,同为Alpha我发自内心的为你感到骄傲......抱歉!别打别打!我错了!”

 

于是喜屋武历在新婚......不对,在谈恋爱的第一天就被朋友们的祝福搞得郁郁寡欢。

 

跟喜屋武历初次见面的人都不会轻易相信喜屋武历是一个Omega。

 

以Alpha界的择偶标准来看,喜屋武历实在平平无奇;但若按照Omega界的择偶标准来看,喜屋武历无疑是人中龙凤、业界翘楚,是Omega世界里的兵家必争之地。

 

因此从小到大,告白喜屋武历的Omega数不胜数,这对喜屋武历来说是怎样也无法甜蜜起来的烦恼。

 

“凭什么Omega就一定要弱柳扶风肤白胜雪腰细腿长啊?!这种固化的择偶标准就应该被改变!你说对不对,兰加?!”

 

驰河兰加懒懒地从身后搂住历的腰,轻嗅他的发香:“历太不自知了。”

 

“兰加,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驰河兰加的手从历的腰滑至大腿内侧。

 

“历明明就很腰细腿长啊,”驰河兰加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昨晚亲眼见证的。”

 

“不要在这种时候讲这种话啊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喜屋武历脸红得快要冒烟。

 

驰河兰加也是世俗标准下的受害者,不过,由于他的魅力太大,一些Omega还是不免对他怦然心动。

 

“喂,兰加,”喜屋武历趴在课桌上,笔身在他的手指下反复滚动,“听说隔壁的藤子好像对你有意思。”

 

“藤子?”驰河兰加抬头望天,努力回忆,“.......是谁?”

 

“就是那个短头发,大眼睛,笑起来有酒窝的女生,”喜屋武历别过头,“长得特别漂亮呢。”

 

“短头发,大眼睛,笑起来有酒窝?”

 

驰河兰加想了想,把喜屋武历的脸掰过来。

 

“那不就是历吗?”

 

“哈?你在说什......”

 

驰河兰加红着脸亲了一口喜屋武历的嘴唇。

 

“嗯,那确实长得特别漂亮。”

 

没谈恋爱前,易感期的兰加不能上学,因为他无法抑制从自己身上源源不断向外发散的信息素。兰加每过一个易感期,都是对他Alpha性别的一次强调与申明,浓烈并具有侵略性的信息素暗示了他在Alpha界的等级与地位。

 

谈恋爱后,易感期的兰加还是不能上学,但却得到了喜屋武历的贴身服侍。

 

“兰加,你妈妈要我监督你吃药。”

 

“......历不能和我做吗?”

 

“不能,我下午还要去上课。吃药。”

 

“不。”

 

“你不吃药我现在就走了。”

 

驰河兰加用双臂禁锢住喜屋武历的腰,把他使劲往床里拖。

 

“我不许你走!”

 

兰加把历整个人圈进怀里,凶起来又霸道又可爱。

 

喜屋武历叹了一口气,把药含进嘴里,扭头对着兰加吻了下去。

 

闻见历嘴里的药味,驰河兰加本想退避三舍,但又禁受不住与爱人接吻的诱惑,只能通过加重亲咬的力道来排泄自己不满的情绪。

 

最后两人还是做了,做完后历用自己残存的意识向学校请了三天的假。

 

情侣之间少不了一顿怄气与哄人。

 

“历,要一起吃饭吗?我把我饭盒里的菜全给你吃。”

 

“没胃口。”

 

“历,放学一起滑滑板吗?我有一个新动作想滑给你看。”

 

“没心情。”

 

兰加沉默了一会,突然捞起历躲进窗帘里。

 

“兰加!兰加你在干嘛!放我下去!会、会被窗外的人看见的!”

 

喜屋武历整个人都被兰加摁到了窗上。

 

“历,”兰加委委屈屈地说,“难受,要亲亲。”

 

“亲亲亲,我们回家就亲,你现在把我放下来好不好?”

 

“我要现在亲。”

 

“历......”

 

喜屋武历被兰加叫得起了反应。

 

兰加,我真是讨厌死你了。

 

在被兰加背去厕所的路上,喜屋武历面红耳赤地想。

 

驰河兰加到历的家里探访,正好碰见历在陪他的两个妹妹玩游戏。

 

“唔,爸爸,爸爸来了!”

 

妹妹们一见兰加,开心地拍起手掌。

 

“诶?爸爸?”

 

兰加一脸疑惑。

 

“啊......我在陪她们玩过家家,我做妈妈,她们做孩子,”历尴尬地刮了刮鼻尖,“好像就缺个爸爸了。”

 

“我是爸爸,历是妈妈,那历就是我的......妻子。”

 

驰河兰加自言自语地分析完,脸也烧得仿佛要沸腾。

 

“喂,兰加,你在听我说话吗?”

 

“历是我的妻子,历是我的妻子,历是我的妻子......”

 

“妈妈,我饿了!”

 

历的妹妹拽了拽历的衣角。

 

“啊?你是真饿还是假饿啊?真饿我去厨房给你们弄点吃的。”

 

“历,你坐下!我去做!”兰加突然抓住他的手大喊,“历怀孕了就该好好休息!”

 

“啊?!!”

 

喜屋武历目瞪口呆。

 

“好耶!我们也要有妹妹了!”

 

喜屋武历的妹妹们欢欣雀跃。

 

“三,三个孩子,”喜屋武历结结巴巴,“兰加,我们,我们养不起那么多孩子吧?”

 

“没关系的,历,”驰河兰加紧紧抓住历的手,目光笃定,“大不了我少吃一点。”

 

谢谢你,兰加,你真的好伟大。

 

喜屋武历说。

 

“历,我还想养一只狗。”

 

“再养几盆植物。”

 

“我们可以住去有雪的地方。”

 

“历,结婚的时候我想看你穿婚纱。”

 

听到这里,喜屋武历终于忍不住插嘴了。

 

“为什么我要穿婚纱?兰加,我也想看你穿婚纱。”

 

“Alpha不能穿婚纱。”

 

“谁说Alpha不能穿婚纱了?兰加,你为了逃避不想做的事而屈服于腐朽落后的封建思想,你已经不是我的盟友了!”

 

驰河兰加涨红了脸,抱住喜屋武历。

 

“好吧,”兰加不情不愿地说,“我们一起穿婚纱。”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一起穿西装呢。

 

喜屋武历无奈扶额。

 

“不为难你啦,我穿婚纱给你看,”历说,“但只能单独给你看哦。”

 

“你不许反悔。”

 

“要是反悔了怎么办?”

 

那我就做你一辈子的小狗。

 

驰河兰加说。

 

Fin.

】表白预演 #无限滑板 #
大叫。   “咦?哥哥,你的板子呢?”   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妹妹说出了妈妈的疑惑:“你不是跟加哥哥一起出去滑滑板了吗?”   “......板子?”   妹妹的话惊醒了仿佛正在做梦的喜屋武,他极度...
】喜屋武可爱杀人事件 #无限滑板 #
!”   当喜屋武挑出最后一颗糖慢慢剥开糖纸,彩虹的图案显露眼前。   “加!!加!!是彩虹!!我吃到了彩虹!!”喜屋武大叫着紧紧抱住驰河加,清亮的眼眸都染上了彩虹的颜色。   喜屋...
】夜间来电 #无限滑板 #
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冒险......”   22:40   恋爱会让人的世界变拥挤。从前加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心里只想三样东西:食物,滑板,现在加一个人发呆的时候心里所想的东西在恋爱的催化作用下开始...
】We Witnessed A Couple of Lovers # #无限滑板
?吵架?好像有。”喜屋武仰起头,认真地注视着挂在墙上的一副画,画面是一只恐龙与一只小雪怪手拉手在公园广场里滑滑板。   的表情没有一丝悲伤:“高中时候吧,那会儿......”   “,”加推开一...
】感冒的加 #无限滑板 #
?”   喜屋武趴到加背上,用手戳了戳他的脸蛋:“我的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康复啊~好想跟你一起滑滑板哟~”   “,要抱抱。”   加病恹恹地说。   喜屋武绕到加眼前,把加在空中摇摇欲坠...
】驰河加想要亲吻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sk8
奖励,他要就要某次失误能看到的慌乱神情,他要就要摔都要往他怀里摔。这些虽只是些恋爱时该有的常态,但加每一次都无比珍惜。 当全身心投入于滑板时,老实说加有点不甘心,说是吃醋就荒诞了,还有可能被...
】一颗会变色的草 #无限滑板 #
这个颜色诶。   .......   什么也没干这一天。   在这一天直接把草的变化规律摸了个底朝天,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今早的那个他了!   傍晚公园练习滑板时,他甚至可以通过草的兴奋程度判断...
】可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 #无限滑板 #驰河加 #喜屋武 #sk8
by/ 可废   *双向暗恋 *依旧纯爱预警 *BGM:加的千层套路   文:可废 —— “,难得的周末,我们去滑滑板吧。”的手机屏幕上显示您的好友加发来一条消息。   喜屋武刚洗过澡,正...
】谁说初吻一定是柠檬味的啊! #无限滑板 #喜舞屋 #驰河
by/ 可废   *短打甜饼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东西   文:可废 —— “加要回加拿大了?”还在滑板滚轮上检查灵敏性的手猛然一滞。 看到众人纷纷点头,还无人察觉到表情的细微变化,而只...
】浪漫的事情 #无限滑板 #
by/ 爱伊啊伊呀   *AO,情侣校园公开处刑 *是上一篇的后续( ˙˘˙ )   喜屋武觉得自己情有可原。   首先,加的分化期和感冒期撞到了一起,导致他一时间失去准确...
】花季 #喜屋武 #sk8 #无限滑板 #驰河
,他试探着想要问他:你告诉他了吗?乔心知肚明摆摆手说:“加纯粹是来探病的。” 松了口气,他又恢复回那个语气:“滑滑板嘛,这种伤还想打败我吗?我马上就会痊愈的,刚刚只是睡了个好觉而已!” 加问...
】关于信息素不明显的人如何掩饰自己这件事 #喜屋武 #sk8 #驰河加 #无限滑板ABO
住……想,话说,“加,你可以放开我了吗?”尴尬地抽回了手,加依旧处于喜悦当中,他偏头看见了放在一边长得还挺像滑雪板的东西:“这个…” “这个!”便拿起滑板给他看,“这个是很容易让人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