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一对耳环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11×17的校园无脑恋爱文

 

天城燐音抓到天城一彩在家打耳洞。当他推开门闯入房间时,天城一彩已经用穿耳器在左耳下方摁进了一枚带着塑料钻石的耳钉。

 

“天城一彩!你在干什么!爸爸就要到家了你还敢乱来!”

 

天城一彩左耳还在隐隐作疼,看见发火的天城燐音,内心更是又慌又乱,眼泪直接刷啦啦地流了下来。

 

俗话说得很对,比女生掉眼泪还要难对付的就是弟弟掉眼泪。天城燐音面对天城一彩的哭嚎瞬间熄了火,跑过去搂住天城一彩,紧张地拍拍他的背:“不哭不哭,哥哥凶你是哥哥不对,一彩别哭啊,耳朵还疼不疼?嗯?快给哥哥看看。”

 

“哥哥跟你道歉,你不要哭了好不好?刚打好的耳洞不能沾水,等会眼泪掉进耳洞里了怎么办?”

 

天城一彩攥紧天城燐音的蓝色校服外套,把泪水全部抹到天城燐音的白色衬衫上,终于从号啕大哭转为了小声抽噎。

 

天城燐音抱着天城一彩,等天城一彩情绪稳定后慢慢才蹲下来握住他的手,温柔地问:“一彩为什么突然想打耳洞?想打耳洞就告诉哥哥啊,哥哥带你去正规的医院打。”

 

“……因为哥哥打了,所以我也想打,”天城一彩小声说,“但是哥哥以前去医院打耳洞就被爸爸骂了,如果哥哥也带我去医院打耳洞,被爸爸发现的话哥哥肯定要说这都是自己的错,哥哥这么说爸爸一定会打你,我不要哥哥被打,我就是要等爸爸回家的时候支开你,然后亲自打给他看……”

 

“我没想到你会中途回来,哥哥,哥哥……”天城一彩越说越激动,泪珠一大颗接着一大颗啪嗒啪嗒地砸到地上,“我真的很想打耳洞,我想跟哥哥戴一样的耳环,我就是,我就是很想……”

 

“就算你的计划成功了,爸爸也会找各种理由怪罪到我身上的,不过没关系,这都是小事,我完全不在意,一彩,你知道哥哥刚才为什么这么生气吗?”

 

天城一彩不顾天城燐音说的话,一边哭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对圆圈耳环。

 

“我,我都已经买好了,跟哥哥一样的耳环……”

 

天城燐音被天城一彩的可爱给彻底打败了。他捏了捏天城一彩嫩乎乎的手,笑着说:“……打耳洞前有用酒精给耳垂部位消毒吗?”

 

天城一彩点点头。

 

“夏天打耳洞耳朵很容易会发炎的,”天城燐音说,“等到冬天哥哥再帮你打另一只耳朵的耳洞,好不好?”

 

“至于这对耳环……”

 

天城燐音从天城一彩手里取出一个耳环,穿进自己的左耳里。

 

“你先戴着一个,另一个哥哥帮你戴。”

 

天城一彩愣愣地说:“这样……哥哥的左耳上就有两个耳环了。”

 

“是的哦,一个是我自己的,一个是一彩的,”天城燐音把脸凑近天城一彩,笑着问,“好不好看?”

 

天城一彩盯着天城燐音左耳上两个微微相碰的耳环,心跳加速。

 

耳环的款式十分简单,没有任何钻石流苏吊坠的装饰,但天城一彩仍然被它迷得移不开眼。

 

“那哥哥不能弄丢哦,”天城一彩眼睛在发光,“我可是要收回来的。”

 

一个月后,天城一彩如愿以偿戴着耳环走进校园。大家都对这个年仅十一就升入初中部二年级,并且只凭一个人就将校霸打倒的穿着可爱水手服、戴着帅气耳环的小男孩暗暗称奇。

 

“一彩,课间还在学习啊?适当休息一下嘛!走走走,我请你吃雪糕!”

 

“谢谢,不用了,”天城一彩礼貌地拒绝了别人的好意,“我哥哥请我吃过雪糕了。”

 

“呃……那不吃雪糕也行!我带你去学校其他地方逛逛!”

 

“我还有作业没写。”

 

“作业?嗯?我没看错吧?一彩你在做高中的数学题?”

 

“嗯,”一彩头也不抬地回答,“过几天要参加我哥哥那所高中的入学考试,还有一些题我没有搞懂。”

 

“我的天,一彩,你也太可怕了吧,你想直接跳级到高一啊?”

 

天城一彩叹了口气。

 

“没有办法,是我太笨了,”天城一彩说,“原本我是想跳到高三的,但是哥哥说高三学习没有我想得那么轻松,不许我跳那么快,他还说高一的话可以有更多时间参加社团活动。”

 

“……哥哥也是大笨蛋!”

 

天城一彩突然站起来大喊。

 

“我哪里想参加什么社团活动,我只想天天跟哥哥待在一起!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可以看见他……”

 

“哥哥最喜欢丢东西了,我一定要盯住他,不让他把我的耳环弄丢……”

 

与此同时,天城燐音正趴在课桌上睡觉。

 

“喂,燐音,我弟给我发消息说,他们班有个刚刚跳级上来的同学,为了能跟他哥待在一起,又准备从初二跳到高三,妈耶,这绝对是兄控的最高境界!!我弟怎么就没有人家那么努力?”

 

“那不是人家努力,”天城燐音摸了摸挂在自己左耳上的两个耳环,打了个哈欠,“那是人家聪明。”

 

“呜呜呜,我要有那么聪明的弟弟,我都不用努力学习了!”

 

“喂喂,话不能这么说。”

 

天城燐音觉得有些热,便从口袋里摸出一对草莓发夹别起了自己的刘海:“除了父母,你就是你弟弟最亲的人,他喜欢你,爱你,把你当做他向往的对象,会不由自主去模仿你的行为,他会学你打耳洞,学你染头发,学你穿破洞裤,他做那么多就只是为了靠你更近一点。”

 

“他就是你的小粉丝,如果不努力一点回应他的期望,那你真是一个很坏的哥哥呢。”

 

“咳,燐音,也不是所有的弟弟都是这样吧,像我弟弟就挺嫌弃我的……”

 

“哦,也是啊,”天城燐音说,“可能就我弟弟是这样吧,崇拜我崇拜得不行。”

 

“所以你得为了你弟弟努力学习啊燐音!你上次月考的成绩又是全年级倒数吧?!”

 

“啊……我这次月考不是开始努力了吗,你不要那么凶燐酱嘛!”天城燐音说,“学委刚刚是不是拿着成绩单进来了?你帮我去看一下。”

 

几分钟后,天城燐音听到了从教室门口传来的尖叫。

 

“天城燐音!!你他妈开挂了吧?!!你竟然考了年级第一!!是我疯了还是你疯了?!!”

 

天城燐音淡定地给戴上发夹的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送给天城一彩。

 

“这可能就是弟控的最高境界吧。”

 

Fin.

】Happy Lunch Time
,按住被风吹动的耳环:“哥哥做什么我都喜欢,因为每份食物里都包含着哥哥我的爱,就算不去品尝哥哥的食物,我的身体也已经被哥哥的爱所填满了。”   天城音看着视频里的天城彩,慢慢把用胡萝卜雕刻成的...
】月色真美
,红色的头发,左耳还戴着只黑色耳环,你说这人是不是你弟弟?”   “我弟弟不可能有喜欢的人。”   “音君,我们都知道那是客套话。”   “不,我弟弟从来不会说谎,他一定是有喜欢的人了!”   天城...
】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祭
张开嘴,让天城音把香烟取走。   “成年不是让你学会抽烟的。”   天城音说道,沐浴露的香味从松垮的浴衣里钻出来,这天城彩起到了静心养神的功效。   “抱歉,今天有点心烦,以后尽量不抽了...
】猫的情趣
。”   “......”   “哥哥,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天城音立即用比枪的手势抵住天城彩的下巴:“再吵就枪毙你了啊!”   天城彩把天城音的食指含进嘴里。   “请我开枪吧,哥哥,”天城彩...
】爱称
,原来是天城家的小王子,”天城音捏住天城彩的脸,“小王子刚从哪个星球跑回来呀?”   “唔姆,我刚从学校回来哦,”天城彩回答,“了哥哥!今天学校给我们布置了项作业!我需要哥哥来完成...
】公报私仇
一个极度缺乏自理能力的人。”   天城彩在天城音的肩膀上扭啊扭。   “唔姆,等视频传到网上大家都会知道哥哥是一个我无比温柔的人了!”   “这咱来说有什么好处吗?下来站好,自己拿牙刷……喂喂...
】隔空拥抱
更像咱才吧?”   “音!你别乱动彩的东西!彩可喜欢这只狐狸了!睡觉的时候都紧紧搂住。”   “哼,一个玩具而已,哪里有咱……嗯?”   天城音把狐狸的后背翻过来,发现到处是被啃咬过的印记...
】Sunset
好处?”   天城彩的疑惑让天城音感到烦躁。   “就像其他老师一样,为了讨好我爸,专门给我特殊待遇,”天城音用手使劲拽住根细小的树枝,“不过当他们意识到我爸根本不在乎我后,我的态度也恶劣...
】Who is your baby?
开心吗?要不要一起玩游戏呀★”   天城音环顾四周,除了丹希在一旁饿得奄奄一息,其余两人都面朝他正襟危坐,缄默不语。   “啊呀,”天城音拉过张凳子坐下,笑容逐渐消失,“看来今天的游戏是玩不成了...
】心怀鬼胎
......”   “这不就了嘛!”蓝良说,“所以你不觉得音前辈突然叫你全名很奇怪吗?在家里当父母要批评我时才会叫我‘白鸟蓝良’呢!”   天城彩低下头,凝眉沉思。   “哥哥好像,从来没有批评过我,”天城彩慢慢地...
】[cp]关于木头弟弟!
,哥哥,处理得有点久…哥哥? 音:呼呼!彩,你看看咱,已经准备、呼嗯~好了喔! 彩:哥哥!! 音:嘘!弟弟君,应该马上就抱过来才、嗯!嘛! 彩:哥哥,呜呜呜!!好吧,我等哥哥结束,再从厕所...
】叫不醒的哥哥
看了好一会,然后嘟起嘴,着天城音的睫毛“呼呼”地吹气,就好像在吹小簇毛绒绒的蒲公英。等天城彩玩够了,才点点挪开天城音搭在自己腰间的手,起身去穿衣服。平时都是天城音在他身边帮助他把衣服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