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A Special Night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提问箱点梗~

 

“大大大大事不妙啦!”

 

椎名丹希抱着一团衣服气喘吁吁地跑进月桂餐厅,琥珀和HIMERU此时正坐在一起讨论演唱会的相关事宜。

 

“琥珀君!HIMERU君!不好啦!不好——”

 

“丹希来啦,”琥珀抬起头,朝丹希挥了挥手,“快过来坐,我和HIMERU今天点了好多东西,刚刚还在发愁吃不完怎么办呢。”

 

“琥珀君,请你不要诬陷HIMERU,当HIMERU来到这里时琥珀君早就把所有东西都点好了,而且HIMERU对HIMERU的饮食管理十分严格,HIMERU绝对不允许自己在晚上吃那么多高热量的食物。”

 

“科科科,因为我平时很忙,没什么时间来月桂餐厅吃饭,所以一有机会来到这里就想把新出的甜点全都品尝一遍。”

 

椎名丹希看着琥珀与HIMERU其乐融融地交谈,一边摇头一边大喊:“呜呜,琥珀君,HIMERU君,这次真的不是‘顽皮的孩童欺骗你们狼来了’的故事哦!这次是狼真的来了!”

 

“就在半个小时前,站在我身边的燐音君还是那副高大可恶的模样!但是当我转身把面条下进锅里时,燐音君突然‘哇啊’一声大叫,我扭过头,发现燐音君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孩子!你们看——呃啊?孩子呢?呜啊,孩子和燐音君的上衣都不见了!”

 

琥珀和HIMERU同时看了看对方,又同时看了看丹希,一齐摇头叹气。

 

琥珀说:“好啦丹希,你和燐音的玩笑适可而止吧,快过来跟我们一起吃东西。”

 

“呜呜,琥珀君,这真的不是玩笑啊!燐音君真的变成了小孩子啊!那个小孩子,小孩子去哪了......难道是我跑来的路上因为太饿所以晕倒在草丛里的时候溜走了?!”

 

“呜啊,大晚上他会跑去哪里?!千万不要出事啊!”

 

天城一彩盘腿坐在床上,跟躲在被子里的男孩大眼瞪小眼。

 

“你的衣柜里有合适我穿的衣服么?”

 

男孩问天城一彩,然后嘟起嘴吹飞斜在眼前的刘海。

 

“唔呣......我不太懂......你是......哥哥?”

 

“我可不是你哥哥,我只是一个可怜得没有衣服穿的小男孩,我现在需要你的关心与照顾。”

 

天城一彩盯着男孩,肯定地点点头。

 

“唔呣!我确定了!你就是哥哥!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模样我都能够一眼认出来!”

 

“笨~蛋!都说我不是你的哥哥了!你再~这么执着下去我就有点讨厌你了哦!”

 

男孩一边说一边左摇右晃,见天城一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过,才把头倒进他的怀里莞尔一笑:“好啦好啦,我骗你的,我就是你最聪明最帅气最无敌可爱的哥哥,弟弟同学现在可以去找衣服给我穿了吗?”

 

天城一彩弯下腰靠近怀里的那颗小脑袋,情绪仍然低落:“那哥哥还讨厌我吗?”

 

“啊——我都说是骗你的了!那些‘不是你哥哥啊’‘有点讨厌你哦’之类的话,都——是——骗——你——的——”

 

天城燐音抬起头,用自己的鼻子顶住天城一彩的鼻子。

 

“哼哼哼,弟弟同学现在有一只猪鼻子了。”

 

“哥哥同学现在也有一只猪鼻子了。”

 

“我才不要跟弟弟同学一起做小猪头!”

 

天城燐音说完立刻往后倒,天城一彩赶紧扑过去用手护住天城燐音的后脑勺,结果被天城燐音顺势搂住了脖子用力接吻。

 

两人都把对方亲得晕晕乎乎,最后天城燐音推开天城一彩的脸,喘着气问道。

 

“怎、怎么样?跟小男孩亲、亲亲,是什么感觉?”

 

“呼呼……我、我不知道......可能,还要,再跟哥哥,多亲几下,才能明白……”

 

天城一彩红着脸压住天城燐音准备继续亲,天城燐音却在这时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对不起,弟弟同学,我应该是冷着了。”

 

“不!是我对不起哥哥才对!我现在就去帮哥哥拿衣服!”

 

三分钟后,天城一彩把自己衣柜里所有的衣服都搬到床上。

 

“唔姆……我好像没有合适哥哥的衣服……嗯?哥哥?你在做什么?”

 

天城燐音钻进衣服堆里然后探出一个脑袋。

 

“我在筑巢。”

 

“……筑巢?”

 

“小笨蛋,怎么什么都不懂,跟你调情好累~嗯?这是什么?”

 

天城燐音抽出了一条头巾。

 

“这难道是我在故乡的……?”

 

天城燐音把目光转向天城一彩,天城一彩低头不说话。

 

天城燐音蓦地笑了。

 

“哦~这难道就是弟弟同学的秘密情趣用品……”

 

“不是!”

 

天城一彩说得斩钉截铁,脸色也更红。

 

天城燐音把头巾绑到自己额头上,然后往下拉,遮住一只眼睛。

 

“一彩,你看我这样像不像独眼海盗……”

 

“一彩!!不好了!!燐音前辈不见了!!”

 

日向突然推开门闯进来,看见一彩独自坐在床上,周围是散乱成一片的衣服。

 

日向愣了一下,又叫了一遍:“一彩!你能不能联系上你哥哥!我们现在到处都找不到他!”

 

“唔姆,不用找了!我知道哥哥在哪,他很快就会回来的!”

 

“这样啊……燐音前辈果然什么事都会告诉一彩呢!真是爱弟弟的好哥哥!”

 

“那我先出去了!一彩记得让燐音前辈给丹希打个电话!丹希现在可是自责得不行呢!”

 

日向一离开,天城燐音迅速从床底爬了出来。

 

天城一彩看见天城燐音发红的膝盖和手背,立刻把他圈进怀里从头到尾仔细检查:“哥哥,怎么回事?你刚刚撞到哪了?疼不疼?唔姆,哥哥膝盖都脱皮了!!”

 

天城燐音笑着戳了戳天城一彩的脸蛋:“喂喂,弟弟同学的表情也太恐怖了吧!我又不是断了一条腿——”

 

天城一彩突然用手拖起天城燐音的腿,在他的膝盖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亲亲就不痛了,”天城一彩说,“这是哥哥以前教我的。”

 

天城燐音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手,慢慢捂住自己发红的脸。

 

“笨蛋……我又没说自己痛……”

 

“丹希他们都在找哥哥呢。”

 

“不理他们,我今晚是属于你的,”天城燐音躺在天城一彩怀里,向天城一彩伸出自己的手,“反正我这个样子也不能被其他人看见。”

 

天城一彩低头吻住天城燐音的手背。

 

“只是今晚属于我吗?”

 

天城燐音轻哼了一声。

 

“允许你更贪心一点。”

 

天城一彩想了想,说道。

 

“那就一辈子吧。”

 

“才一辈子吗?”

 

天城燐音说。

 

“麻烦把下辈子也预定了吧。”

 

Fin. 

【快新】暗夜星辰 Night Star #k新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 #工藤新
什么?我总要偷个看看吧。” 寺井黄之助把这次要偷的的宝石的相关资料放在了台球桌上,份的介绍道:“铃木财阀这次展出的宝石有一个‘Night Star’,嗯,确实是非常漂亮。” “嗯……暗夜星辰...
】男朋友 # #偶像梦幻祭
by/ 爱伊啊伊呀   *哥弟暧昧 *很短( ˙˘˙ )   没人比天城音更懂爱。小心翼翼的爱、汹涌澎湃的爱、欲言又止的爱、口是心非的爱,不同的爱在不同的场合像枚小小的螺丝钉支撑...
】碎渣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心血来潮的短打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次 全篇潦草注意 (其实无差?)   事情发生在Crazy:B和ALKALOID的次联合巡演上。   舆论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
】关于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 #偶像梦幻祭 #天城音 #天城
脸纯然的问出这句话时,天城音只感觉自己的世界遭到了崩塌。   “啊,这……弟弟同学,你在说什么啊……?”天城音尴尬地笑,尝试支开话题。   “诶?打砲啊?因为我是个笨蛋,对这种东西甚不太...
】好想要场可以掩盖蝉鸣的大雨啊
,这次他往榨汁机里放了两个柠檬和张黑桃A。他仰首将混有扑克牌碎屑的柠檬汁饮而尽,面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出不同程度的痛苦。 趁天城音弯腰走进洗手间的间隙,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开始播报本周的天气预报...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是重发。 与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音成为了君主,而天城彩成为了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君即为圣,从出生...
】债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音 #ES2
by/ 淖涟a   是篇阅读理解()。 一些简单的剧情说明见最后/ 坑中坑中坑   ①   天城彩一共来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一个回暖的冬夜,雪已经停了好几天,那时天城音才经过夜的疲惫正要...
】猫的情趣
by/ 爱伊啊伊呀   *摸点19×24   天城音被天城彩推上了床。   “天城彩,你个小混蛋!”   “哥哥这是在调情吗?”   “放屁!”天城音努力表现出怒目圆睁的情态,但面色微醺的...
】爱称
,原来是天城家的小王子,”天城音捏住天城彩的脸,“小王子刚从哪个星球跑回来呀?”   “唔姆,我刚从学校回来哦,”天城彩回答,“对了哥哥!今天学校给我们布置了项作业!我需要哥哥来完成...
】Can You Hug Me?
......呃啊?!是谁站在门口,吓我跳!诶?这不是阿彩吗?阿彩怎么个人站在这里啊?”   “是音的弟弟天城彩......T恤上好像写了什么......Can you hug me?”   “这么...
】公报私仇
~”   樱河琥珀镇定自若,把手机摄像头直接怼到天城音脸上:“虽然有些抱歉,但是我已经获得你舍友的进出许可了。”   嗅到丝危险气息的天城音终于睁开了双眼。   “你在干嘛?”   “我在拍视频...
】隔空拥抱
by/ 爱伊啊伊呀   *来自提问箱的点梗 *结尾有点   “丹希。”   天城音走进丹希所在的宿舍,脸憔悴。   “你有没有什么有助于提神醒脑的饮料可以拿给咱喝?咱现在困得快要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