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情窦初开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校园纯爱

*双胞胎设定

*乱写一通,不要认真琢磨

 

很多人都羡慕天城一彩在十七岁时却没有十七岁该有的烦恼,当天城一彩问他们十七岁应该烦恼什么时,那些人便会不约而同地大喊:“当然是谈恋爱啦!不过一彩君是不会懂的啦!因为一彩君只喜欢学习!”

 

天城一彩不以为然,他觉得就算他不谈恋爱,生活也会塞给他很多烦恼,比如尽管他刚刚在办公室里跟老师据理力争老师也不了肯通过他们社团的表演申请,还比如……

 

“天城燐音!”

 

天城一彩猛然抬头,看见对面走廊上站着一对男女,男生的脸被横在天城一彩视线正前方的樱花树枝挡住了一半,只有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在距离天城一彩十几米之外的夕阳下闪动着完整的光彩。

 

“燐音!因为你,我男朋友已经好几天没跟我一起吃晚饭了!”

 

“啊啊,对不起,等表演结束后我一定补偿你和你男朋友......”

 

天城燐音的声音比平时低,也比平时温柔,以至于天城一彩没有听清楚他到底对女生说了什么。天城一彩情不自禁往天城燐音的方向走去,略显急促的步伐又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天城一彩同学,请稍等一下!”

 

就在天城一彩回眸的一瞬间,一道目光穿过樱花树,比天城一彩更快一步看见了站在他身后的女同学。

 

“一彩同学,请问你现在有空吗?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抱歉,我现在要去参加社团活动,你可以去办公室找班主任帮你解答,他今天会在学校待到六点半。”

 

天城一彩说完话,再次把目光投向对面的走廊,却发现天城燐音早已不在原地。

 

“社长!!为什么我们不能参加表演?!是我们平时训练得不够努力吗?!”

 

天城一彩一走进训练室,跆拳道社的社员们便如潮水般向他涌来,叠罗汉似的把他压在了最下面。

 

“唔姆,因为你们这学期每一个人都违反了学校规章制度,所以为了惩罚你们,校领导驳回了我们社团的表演申请,还说如果我们不好好反省就将我们的社团解散。”

 

天城一彩说完,社员们便开始鬼哭狼嚎。

 

“社长!!你再求求老师吧!!不然我苦练了七七四十九天的胸口碎大石就付之东流了!!”

 

“社长!!还有我的凿壁偷光术!!”

 

“呜呜呜呜呜社长呜呜呜呜呜……”

 

“生物老师告诉过我们,男性体内含水量要比女性体内含水量高出约百分之五,”天城一彩说,“因此只要你们多哭一点,压在我身上的重量就会减轻一些,为了让我尽快摆脱现在的困境,请你们不要吝啬自己的眼泪,把它全部释放出来吧。”

 

“社长!!这个笑话太冷了!!”

 

社员们异口同声地大喊。

 

天城一彩好不容易安抚完伤心欲绝的社员,正要坐下休息,一个默默站在门口看起来要比他年长的男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天城一彩见过这个男子,是经常主持周一晨会的学长。

 

“你好,”天城一彩向学长点点头,礼貌地询问道,“请问你是来找人的吗?”

 

学长看着天城一彩,莞尔一笑,眼角下的两颗泪痣让人过目不忘。

 

“你好,我叫风早巽。”

 

学长的声音摇响了挂在他头顶上方的风铃。

 

“我是来找你的。”

 

“……来找我?”

 

天城一彩将被风吹乱的碎发绕至耳后,在风早巽平静的陈述下瞪大了双眼。

 

天城一彩晚上七点才回到家。

 

“一彩,今天怎么回来那么晚呀?”

 

天城一彩关上门,看见母亲端着一锅汤从厨房里走出来,连忙放下书包跑过去帮忙:“妈妈,这个我来拿,你小心别被烫着了。”

 

“妈~谈恋爱的人哪里舍得回家啊~”

 

熟悉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像一条狐狸尾巴钻入天城一彩的耳朵轻轻掏挠。

 

“妈妈,厨房的抽油烟机你打开了吗?”

 

天城一彩忍住打喷嚏的冲动,问道。

 

“当然打开了。”

 

天城燐音走出厨房,将胯顶到门上,然后晃了晃手里的锅铲:“你刚刚没听见抽油烟机工作时发出的隆隆声吗?笨~蛋弟弟同学。”

 

“妈妈,我们家的抽油烟机应该是坏了,”天城一彩两步上前与天城燐音相贴,一边把手绕到天城燐音背后替他重新系好围裙,一边抬眸紧紧盯住他的双眼,“不然抽油烟机发出的声音怎么会盖不住厨房里蚊子的嗡嗡叫?”

 

天城燐音感觉自己的腰被围裙勒得死死的,只能强颜欢笑道:“妈,弟弟同学偷吃我豆腐。”

 

“妈妈,哥哥同学造谣我谈恋爱。”

 

“妈,弟弟同学有五个绯闻女友。”

 

“妈妈,哥哥同学把校花的男朋友抢了。”

 

“妈!你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儿子竟然知道我们学校的校花!他肯定对校花心怀不轨!”

 

“我知道校花是因为别人都在传你抢了校花的男朋友!”

 

“哦,原来你在意的是校花的男朋友。”

 

“我在意的是你!”

 

“不想吃饭的同学请继续讲话。”

 

母亲看着她的两个宝贝儿子,笑眯眯地说道。

 

天城燐音和天城一彩同时瞪了对方一眼,一个转身回到厨房,一个转身回到卧室。

 

三分钟后,客厅里再次响起两人的声音。

 

“妈!天城一彩把我的围裙打成死结了!”

 

“妈妈!天城燐音又把我的作业拿去抄了!”

 

天城母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宝贝们,你们能不能消停一会......”

 

天城一彩坐到饭桌前,看到碗里被装满了各种各样自己爱吃的菜。

 

“谢谢妈妈,我开动了!”

 

天城一彩说道,扑鼻的饭菜香让他有些飘飘欲仙。

 

“不用谢,宝宝,”天城燐音用牙齿咬住筷头,忍俊不禁,“这是妈妈应该做的。”

 

“......”

 

“弟弟同学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菜是我为你夹的,你不乐意就别吃......”天城燐音见天城一彩真的有放下碗筷的趋势,立即拔高了音量,“你不乐意吃我就强行喂你吃了哦!”

 

天城母亲见状赶紧转移了话题:“那个,我听说学校最近正在举办什么艺术节,两位同学都有积极参与吗?”

 

天城一彩愣了愣,说:“妈妈,我......”

 

“妈妈!”天城燐音高高举起一只手,“我们街舞社在艺术节晚会上会有舞蹈表演哦!你一定要来看!”

 

“燐音宝贝,我很想看你的演出,但那一天我要上班,”母亲把目光转向天城一彩,“那我的一彩宝贝呢?”

 

“妈,弟弟同学已经没办法参加表演了哦......”

 

“诗社的社长邀请我与他们一同表演诗朗诵,”天城一彩夹起一块糖醋排骨塞进天城燐音的嘴里,“然后我答应了。”

 

“哈?”天城燐音把排骨吐进碗里,皱起眉头,“诗社社长?那个风早巽?他为什么要邀请你?”

 

“风早学长说我在高二年级里人气最高,如果我参加诗朗诵表演,高二年级的同学很大几率会把手中的票投给我们,这样我们的节目就是校园艺术节里人气最高的节目了。”

 

“人气最高?谁说你人气最高的?这种理由你也信?”

 

“不然呢?难道你觉得是因为风早学长喜欢我吗?”天城一彩一边说话一边埋头吃饭,没有去看天城燐音的眼睛,“唔呣,除了风早学长,再加你刚刚说的那五个绯闻女友,足够证明我人气高了吧?”

 

天城燐音一时语塞。他重新把排骨夹起来放进嘴里,一嚼就嚼了十多分钟。

 

晚上十一点半,天城一彩听到有人对着他的房门轻轻敲打了三下。他推开门,看见天城燐音穿着睡衣出现在他眼前,毛巾下是半干不干的头发。

 

“我的吹风机突然坏了,”天城燐音说,“可以借你房间的吹风机用一下吗?”

 

“等一下,我去厕所帮你拿,”天城一彩转身走到浴室门口,突然又回头看向天城燐音,“你为什么不进来?”

 

“你没有允许我进去。”

 

“可是你经常在未经我许可的情况下随意进出我的房间。”

 

“......我以后不会了。”

 

天城一彩觉得此时此刻的天城燐音很不正常。他蹲下来抱住膝盖,把天城燐音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

 

“......哥哥,请进。”

 

“打扰了。”

 

天城一彩从浴室里走出来,看见天城燐音用手撑住床垫坐在他的床头轻轻摇晃双脚。

 

天城燐音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没有五个绯闻女友,她们只是经常来找你问问题而已……但是其中有一个女生肯定很喜欢你。”

 

天城一彩来到天城燐音面前,半弯下腰,双手按住天城燐音头顶的毛巾慢慢揉搓:“为什么?”

 

“笨~蛋,她不喜欢你怎么会一下课就从一楼跑上三楼来找你问问题哦!”天城燐音盘腿而坐,然后倾身,凑近天城一彩,“你是不是要说‘没准她是热爱运动呢’?”

 

“不是。”

 

天城一彩说。

 

“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天城燐音愣了愣,低头“哦”了一声。

 

“哥哥,”天城一彩放下毛巾,挡住天城燐音的眼睛,“你最近有些奇怪。”

 

“总是跟我吵架,说反话,动不动就说我喜欢谁,动不动就说我谈恋爱。”

 

天城燐音小声嘟囔:“你不也一样。”

 

天城一彩掀开毛巾,一点点露出天城燐音的双眼。他想起了古代中国式婚礼,新郎会坐在床边,亲手揭开蒙住新娘的红盖头。

 

不知道为什么,天城一彩的双手突然间抖了一下。

 

“……一彩。”

 

“嗯?”

 

天城燐音往前挪,不断缩小与天城一彩之间的距离,他的脸在天城一彩眼前不断放大。天城一彩没有回避,哪怕他知道如果天城燐音继续贴近他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什么不闭上眼睛?”

 

天城燐音问天城一彩。

 

“你要对我做什么?”

 

天城一彩反问天城燐音,心情七上八下。

 

“一彩?燐音在你的房间里吗?”

 

母亲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天城燐音和天城一彩闻声,迅速拉开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天城燐音跳下床,绕开天城一彩走到门边。

 

“我回去了。”

 

天城燐音说。

 

“还有一件事,我没有抢校花的男朋友,她男朋友只是我们街舞社的成员,最近被我抓去训练了而已。”

 

“晚安。”

 

天城一彩盯着天城燐音关门时留给他的背影沉默不语。他先是坐在床垫微微凹陷的地方发呆,然后打开没有借出去的吹风机,让头发在空中自在地飘扬。

 

表演如期而至,天城一彩在完成诗社最后一次彩排后被学生会的人拉去校门口维持秩序。

 

“啊啊,今晚前来我们学校观看晚会的人真是出乎意料的多啊!那个,阿彩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们部门人手不够,学生会也不会强行把你们其他部门拉过来帮忙的!”

 

白鸟蓝良双手合十,不住地对天城一彩道歉。

 

天城一彩说:“唔姆,没关系,部门之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而且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要做……”

 

身后如炸弹爆炸般的欢呼声中止了白鸟蓝良和天城一彩的对话。天城一彩没有回眸,他知道被女生簇拥而过的那个像星星一样耀眼的人是谁。

 

自从那晚在房间里奇怪的试探以后,他和那个人就在有意无意地躲着对方。别说正常的对话了,连直视那个人的眼睛天城一彩都无法做到。

 

可是越不想见他,就越想见他,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天城一彩烦躁不安。他站在校门口核验每一个进校的人的身份信息,有些心不在焉。

 

这个时候天城燐音在干什么?他还在练舞室进行彩排吗?或者已经准备后场了?不,他们街舞社的表演一般都会是压轴,毕竟这是学生们最期待的节目。

 

天城一彩,不要去想他,不要去想他,想想诗社,想想你等会的表演。

 

《理智与爱情》,为什么我在朗诵的时候,总是把少女多丽达幻想成天城燐音?天城燐音眼中的缱绻,天城燐音温柔的微笑……我是不是生病了?

 

天城燐音,天城燐音,天城燐音……

 

“前面那位家长!请等一下!您还没有出示您的入场证!”

 

天城一彩循声而望,看见某个学生会的成员正着急地朝某位脖子上没戴入场证的家长大声呼喊。天城一彩迅速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那位家长身边抓住了他的手臂:“这位家长您好,没有配戴入场证是不能进入我们学校的……”

 

天城一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瞪大眼睛,看见被他抓住手臂的男人扭过头,目光凶狠,露出口袋的刀背在阳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

 

锋利的刀尖朝他刺来,天城一彩全凭本能躲闪,他觉得自己相当冷静,又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在这极端危险的时刻,天城一彩想起了父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天城一彩,今年你八岁了,别人还可以把你看成小孩,但你要把自己看成巨人,因为只有把自己看成巨人,你才能保护你妈妈,保护天城燐音。”

 

“大家不要慌!大家不要慌!受伤的人在哪里?!校医快过来!”

 

当天城一彩终于听得见周遭的嘈杂声时,他已经和几个警卫一同把男人制伏到了地上。他站起来,摇晃了一下,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天城一彩!!天城一彩!!你在哪里!!”

 

天城一彩猛然转身,用力张开双臂把飞奔而来的天城燐音揽入怀中。他觉得他的躯体已不受自己的大脑控制,他的所有行动都围绕天城燐音而展开,他就像一台收到语音指令后立刻做出相应行为的机器人,而天城燐音是他语音的提供者,是他唯一的主人。

 

“天城一彩!你没事吧?!你没伤着吧?!你不能有事啊……”

 

“天城一彩……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有事……”

 

天城燐音紧紧抱住天城一彩,眼睛红得吓人。天城一彩想,天城燐音的身体里是不是积攒了很多泪水,不然靠在他肩上的这副躯体怎么会那么沉重,那么疲惫。

 

“哥哥,你……”天城一彩的目光不由自主向下,当他看见天城燐音小腿上那道触目惊心的血痕时,瞬间汗毛竖起:“天城燐音!你怎么受伤了?!”

 

“我没事,只是从舞台上跳下来时不小心踩进了树丛里然后被小树枝划了一下。一彩,你要不要紧?精神状况还好吗?”

 

“你这哪里是划了一下?!你的小腿都还在流血啊!我现在就背你去校医室!”

 

天城燐音抓住天城一彩还想说什么,几个医生急匆匆走过来对天城燐音说“伤者不要乱动”,天城燐音大喊“我不是伤者,我弟弟才是,你们快帮我看看我弟弟,快帮我看看他怎么样了”。

 

天城一彩看了看天城燐音和天城燐音身后的晚霞,又看了看天城燐音和天城燐音头顶的桃花,缄默不语。

 

他没见过这么美的晚霞,也没见过这么美的樱花。

 

但他还是觉得天城燐音最美。

 

“哥,我们回家吧。”

 

天城一彩牵住天城燐音的手,朝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回到家的两人都精疲力尽。

 

“饿了吗?”

 

天城燐音问。

 

天城一彩摇摇头,说他想先去洗澡,还嘱咐天城燐音记得给受伤的小腿再上一次药。

 

当天城一彩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时,发现天城燐音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自己床上,受伤的那条腿被塞进了被子里。

 

天城一彩静静地看了天城燐音好一会,然后爬上床,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上次忘记告诉你了,”天城一彩说,“我允许你随意进出我的房间。”

 

天城燐音把天城一彩的手放到自己胸口:“你还有什么忘记告诉我的吗?”

 

天城一彩听完,深吸一口气,把脸埋进天城燐音的颈窝:“有。”

 

天城燐音转身,用手在天城一彩左边胸口画了一支箭,天城一彩就势拉过他的手,在他掌心里画上两颗同时被箭击穿的爱心。

 

两人相视一笑,四月的第一场雨也姗姗而来。

 

今夜谁都会好眠。

 

Fin. 

】猫的情趣
by/ 爱伊啊伊呀   *摸点19×24   天城音被天城彩推上了床。   “天城彩,你个小混蛋!”   “哥哥这是在调情吗?”   “放屁!”天城音努力表现出怒目圆睁的情态,但面色微醺的...
】爱称
,原来是天城家的小王子,”天城音捏住天城彩的脸,“小王子刚从哪个星球跑回来呀?”   “唔姆,我刚从学校回来哦,”天城彩回答,“对了哥哥!今天学校给我们布置了项作业!我需要哥哥来完成...
】Can You Hug Me?
......呃啊?!是谁站在门口,吓我跳!诶?这不是阿彩吗?阿彩怎么个人站在这里啊?”   “是音的弟弟天城彩......T恤上好像写了什么......Can you hug me?”   “这么...
】公报私仇
~”   樱河琥珀镇定自若,把手机摄像头直接怼到天城音脸上:“虽然有些抱歉,但是我已经获得你舍友的进出许可了。”   嗅到丝危险气息的天城音终于睁开了双眼。   “你在干嘛?”   “我在拍视频...
】隔空拥抱
by/ 爱伊啊伊呀   *来自提问箱的点梗 *结尾有点   “丹希。”   天城音走进丹希所在的宿舍,脸憔悴。   “你有没有什么有助于提神醒脑的饮料可以拿给咱喝?咱现在困得快要死掉了...
】Happy Lunch Time
彩的目光与心。天城彩戴上蓝牙耳机,把手机横放在正前方,向天城音发出了视频通话的邀请。三秒过后,天城音的脸出现在了天城彩的手机屏幕上,与天城彩的手机锁屏壁纸完美重合。   “看见我了吗?弟弟...
】Who is your baby?
开心吗?要不要一起玩游戏呀★”   天城音环顾四周,除了丹希在一旁饿得奄奄一息,其余两人都面朝他正襟危坐,缄默不语。   “啊呀,”天城音拉过张凳子坐下,笑容逐渐消失,“看来今天的游戏是玩不成了...
】Sunset
束束金色的光辉刺穿,就像副被万剑攻破的铠甲,金色的光辉是从勇士胸前迸溅而出的血。   “音!音!别待在上面啦!赶紧下来吧!被老师抓到的话我们又要受罚啦!”   天城音不想下去。   “丹希...
】[cp]关于木头弟弟!
彩:呼姆! 音:弟弟君还是小宝宝呢~这个时间就打呵欠,要不要哥哥哄你睡呢? 彩:唔姆?不早了喔,现在已经比在村子时的就寝时间更晚了一些! 音:嘛!虽是这么说,不过咱已经养成不这么早睡啰!如果...
】心怀鬼胎
by/ 爱伊啊伊呀   *兄弟俩事后促膝长谈   “阿彩。”   蓝良抱着几瓶饮料返回练习室。   “我刚刚碰见音前辈了。”   天城彩甩去发尖的汗珠,眼睛像亮晶晶的星星:“唔呣,蓝良见到哥哥了...
】叫不醒的哥哥
by/ 爱伊啊伊呀   *小彩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天城音只有抱着天城彩才能安稳入睡。戴着镣铐行走的生活让他越来越不是自己,没有彩陪伴的夜晚,他闭上眼睛,就会在噩梦中被各种各样的人...
】男朋友 # #偶像梦幻祭
by/ 爱伊啊伊呀   *哥弟暧昧 *很短( ˙˘˙ )   没人比天城音更懂爱。小心翼翼的爱、汹涌澎湃的爱、欲言又止的爱、口是心非的爱,不同的爱在不同的场合像枚小小的螺丝钉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