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它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看电影时获得的灵感

*全文4.5k,ooc严重

*内含人物死亡

 

1.

天城燐音盯着天城一彩的后背看了一整晚,一整晚他都在读取跟天城一彩有关的记忆。直到窗外的晨曦拨开薄雾唤醒万物生长,天城燐音仍沉浸在童年中那个与天城一彩单独相处的黑夜,感受天城一彩用小小的双手紧紧缠绕住自己时所带来的温暖。天城燐音对天城一彩的存在心怀感激,同时也对天城一彩的成长心生愧意。

 

曾经的一彩是多么可怜啊,天城燐音心想。湛蓝的眼珠里明明可以看见更广阔的天空,一彩却别无选择地把目光全部投向了他,这一注视就是十几年,十几年别人可以淌过多少条河、爬过多少座山、在多少次暴风雨中遇见多少个港湾。

 

因此,当天城一彩想要重新飞回天城燐音的身边时,天城燐音毫不犹豫地选择用双手托起天城一彩并将他用力掷往高空。天城一彩应该向上飞,去触摸穹顶的壁画,去触摸穹顶之外的云和月。

 

天城一彩飞出去了,无数根与他人紧密相连的丝线交错纵横在一起形成了他的保护罩,他拥有更多的爱和更多的依靠,他变得越来越幸福......那天城燐音是不是就变得越来越可有可无。

 

“唔呣......哥哥?”

 

从睡梦中苏醒的天城一彩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连人带被地滚进了天城燐音的怀里:“早安......”

 

“早上好弟弟同学,啊呀?怎么又把眼睛闭上了?赖床可不是你的风格哦。”

 

天城燐音注视着天城一彩,眼睛忍不住微笑。天城一彩一定是对他施展了什么魔法,不然他怎么会一看见天城一彩,心就化为了一座彩虹音乐喷泉,在炎炎烈日下喷射出无穷无尽的欢乐。

 

天城一彩喃喃:“嗯......就再睡一会......反正......哥哥......会给我......做早餐......”

 

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做早餐了?弟弟同学不要自作主张好不好?

 

听着天城一彩逐渐平稳的呼吸声,天城燐音没敢说话。他隔空亲了亲天城一彩的脸蛋,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准备走到厨房里去执行天城一彩赋予他的“使命”。

 

2.

在天城燐音煎焦了锅里的第二枚鸡蛋后,他决定把“如何试探天城一彩是否喜欢自己”这件事暂时抛置脑后。

 

是什么时候察觉到自己对天城一彩萌生出了亲情以外的情感呢?也许是看着别人与天城一彩亲密拥抱时心底油然而生的那股醋意,也许是不小心瞥见天城一彩光滑的背部时突如其来的口干舌燥,也许是天城一彩不加掩饰地向自己展现爱意时莫名其妙环绕在身体周围的怅然和寂寞。

 

这一刻天城燐音觉得自己被幸运女神眷顾过了头,却也觉得自己被幸运女神狠狠地捉弄了一番。他喜欢爱上天城一彩的感觉,但面对天城一彩那份可以宣告于阳光之下的情感,天城燐音难以露出真正的笑脸。

 

“......啊,又把鸡蛋煎焦了。”

 

就在此时,天城燐音接到一个陌生来电,电话另一头的人询问天城燐音是否在家,一会需要他下楼签收一个礼物。

 

天城燐音听完后略微一愣:“抱歉,你们应该打错电话了,我最近没有在网上购买任何东西。”

 

“我没有打错电话,这是一位先生买给您的礼物。”

 

“一位先生?”天城燐音抬头,把目光转向某扇紧闭的房门,“......谢谢你,如果到了请你再给我打一次电话。”

 

天城燐音挂上电话后迅速离开家走到小区门口,他在岗亭伞下等了五分钟,终于看到一辆装载着几束鲜花的电动车朝这里驶来。车上有玫瑰花、向日葵、蓝色妖姬、还有鲜嫩多水的绿叶,它们在金色的阳光与透明的雨丝中向天城燐音招展笑容,叫醒了天城燐音被天城一彩温柔触摸时的怦然心动。

 

这些都是一彩送给我的吗?

 

一彩,你是否允许我对你抱有浪漫而又畸形的爱?

 

天城燐音走出岗亭伞,在太阳雨的笼罩下朝眼前绮丽的景象张开双手、轰然倒地。

 

“先生!先生你怎么样了?!先生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他好像没有呼吸了!”

 

“他不需要呼吸。”

 

天城燐音闻声睁开双眼,看见了散落一地的红玫瑰,还有一双被擦得锃亮的黑皮鞋。

 

“不用叫救护车了,你们人类的医疗技术是救不了他的。”

 

身穿一袭西装的天城一彩走到天城燐音身边,将他打横抱起。

 

“哥哥的右手都被沸水烫伤了......是你的痛楚接收器失灵了吗?”

 

“对不起,我错误预估了你的‘死亡’时间,让你走得如此狼狈。”

 

“哥哥,你说什么?你说你想要车上的鲜花?”

 

“我想你已经没有必要得到它们了。”

 

“鲜花这种漂亮的玩具,从来就不是为了取悦人造人而存在的。”

 

3.

天城一彩把天城燐音抱到床上后,用指纹打开了放在衣橱里的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一本日记本。他翻开日记本中夹有书签的那一页,把剩下的故事一口气读完:

 

x年x月x日 晴

最近和哥哥一起看了一部电影,叫《人工智能》,看完后我问哥哥,现在市面上的人工智能是否真的会产生人类的情感,哥哥说他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一天现实里的人工智能也能像电影中的机器男孩一样去“爱”与渴望“被爱”,那一定十分有趣。

 

x年x月x日 晴

哥哥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同居,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做什么我都乐意,不过哥哥听到我的回复后好像并不是很开心,这是为什么呢……

 

x年x月x日 晴

时隔多年终于又和哥哥睡在了同一张床上,我为此兴奋得直到天亮才睡着,被哥哥叫醒后还忍不住滚到了哥哥的怀里撒娇,哥哥笑着说:“赖床可不是好孩子哦。”我说:“反正哥哥会给我做早餐。”

话一说完我就睡过去了,也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离开了房间去厨房里给我煎鸡蛋。

 

x年x月x日 晴

哥哥说过几天要送给我一个礼物,我好期待,丹希听说这件事后说了一句:“别是什么戒指啊,一彩可没到结婚年龄呢。”

我问丹希这是什么意思,丹希突然捂住嘴显得十分慌张,唔姆,好奇怪。

 

x年x月x日 晴

我没想到哥哥会送我一个机器人,它看起来完全就是人类的模样,哥哥说这个情人机器人是他在二手市场买的,不过已经不能使用了,我问他什么是情人机器人,情人机器人会不会拥有人类的情感,哥哥笑着说:“嗯,做这种工作的机器人没准真的会爱上人类呢。”

这种工作?这种工作是指什么工作?哥哥没有告诉我。

哼,哥哥不告诉我,我就自己用手机查……可是我不擅长使用手机啊。

 

x年x月x日 晴

我和哥哥一有空就在家里研究那台情人机器人,哥哥见我有走火入魔的趋势,便敲了敲我的脑袋叫我不要本末倒置,我跟哥哥说不喜欢学习新东西的偶像就不是优秀的偶像,哥哥听完,笑而不语。

……哥哥真好看啊。

 

x年x月x日 大雨

哥哥在舞台上晕倒了。送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哥哥是患上了一种极其罕见的遗传病,然而现在的医疗技术还无法治疗这种疾病。我愣住了,然后我听到哥哥说:“当年母亲就是因为这个病去世的吧。”

……哥哥,要死了?

 

x年x月x日 小雨

医生说这种病静养一段时间没准会有好转的可能,于是我带着哥哥到一个僻静的小镇上养病,小镇里的居住条件虽然没有城里的好,但我和哥哥都不介意,只要我俩在一起去哪都不是问题,临走前哥哥让我带上了情人机器人,说以后就靠这个打发时间了。

我说:“我可以带哥哥到小镇各个地方玩。”

哥哥笑着问:“说天天推着轮椅走来走去不累么?”

当然不累,只要哥哥开心,我做什么都不累。

 

x年x月x日 小雨

哥哥的记性越来越差,我担心他有一天会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得,哥哥见我哭了,笑着捧起我的脸说:“一彩,别哭,就算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我也一定不会忘记你的名字,还有你。”

 

x年x月x日 阴

Alkaloid那边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我立即回去解决,但是我放心不下哥哥,哥哥让我不用心,他现在都可下床进行正常活动了,而且镇上其他人也会照看他,没准他还没有回来我都已经回到ES大楼找我了。

唔姆,我希望哥哥能快点好起来!

 

x年x月x日 大雨

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为什么我的面前会出现两个哥哥,但是我知道其中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没有谁可以取代真正的哥哥,哥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

 

x年x月x日 大雨

那个情人机器人,不仅长得像哥哥,连声音、行为和思考方式都跟哥哥相差无几!我问哥哥为什么要把机器人改造成他的模样,哥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说;“一彩,我已经走不动了,等我死后,你就把机器人带回城里。Crazy:B不久后将举行出道以来最盛大的演唱会,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让之前所有的努力空亏一篑,我也不想让支持我们的粉丝失望……这是我临死前最后的愿望。”

不……我不接受……我不要哥哥死!

 

x年x月x日 大雨

我求求你,不要让哥哥离开我,我求求你,不要让哥哥离开我,我求求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x年x月x日 阴

哥哥已经离开我有一年了。因为哥哥的离开,我一蹶不振了一段时间,大家很忙,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照顾我,除了哥哥留下的那个机器人。在Crazy:B的演唱会上,我阻止了机器人的登台,它不是哥哥,它不应该站在属于哥哥的位置上,我不能让它欺骗喜欢哥哥的粉丝!

我在后台像失去理智的疯子一样大吵大闹,我没想到它竟然走过来张开双臂拥抱了我,对我说:“没关系,我听弟弟同学的,只要你能够冷静下来。”

然后我愤怒地推开了它。我才不是它的弟弟,就算我的哥哥,天城燐音死了,谁也不可以取代他。后来我把自己关在了和哥哥曾经同居过的小公寓里,那个机器人寸步不离地陪在我身边,按哥哥的要求,在演唱会完成后我必须要把它销毁,但是,当我看见它那张跟哥哥一模一样的脸,我就没办法下手……有一天晚上我坐在床头,它靠在我身旁为我制作了很多很多个竹蜻蜓,我盯着他看了好久,然后问他,如果我也想陪哥哥一起去死该怎么办?它抬起头与我对视,说弟弟同学在想什么呢,我就在你身边啊,不要总是把“死”挂在嘴边了。接着我和它一同沉默,直到我躺下要关灯睡觉时,它才又说了一句:“我不是已经把你放飞了么?”

我不是已经把你放飞了么?听到这句话的我一瞬间号啕大哭。

我明白,我的世界早就已经不是围绕哥哥而转的了。

 

x年x月x日 晴

我把它改变回了原来的样貌,尽管它是一个机器人,我也希望它做一个属于自己的机器人。它摸着自己原来的发色,竟然笑眯眯地对我说:“就算把我的样貌改变,我也是弟弟同学的哥哥。”

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执着……我爱的根本就不是你啊。

 

x年x月x日 晴

接下来一个月Alkaloid要在全国开巡回演唱会,也在这时,我发现它开始在行动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失误,我想它的寿命即将走到尽头。

 

x年x月x日 晴

机器人……真的会懂“爱”吗?它们也需要被“爱”吗?

哥哥,这到底是你无意之举,还是你有意为之……

 

x年x月x日 晴

我在朋友们的帮助下研发出了一个机器人,这个机器人将陪伴情人机器人直到最后,我喜欢它能代替我给予情人机器人想要的“爱”。

 

x年x月x日 晴

哥哥,你看到了吗,我已经飞得比谁都高了。

我会一直、一直、一直飞下去。

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自己。

 

4.

“天城一彩”合上日记本,躺到了“天城燐音”的身边。

“序号001‘天城一彩’机器人任务完成,请求开启自动销毁……”

“我知道你不是天城一彩。”

“天城燐音”突然对“天城一彩”咧开嘴角,漆黑色的眼睛里出现了光。

“世界上没有谁能取代真正的天城一彩,天城一彩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

“真遗憾啊……有些话,只能永远烂在心底了。”

“天城燐音”收敛笑容,猛然将自己的脑袋折到一边,狂风撞击窗户发出的巨响掩盖了它死亡前最后一声叹息。

“天城一彩”沉默地看着“天城燐音”,放弃了在它嘴唇上留下深沉的一吻。

 

Fin.

】Happy Lunch Time
的蛋包饭,没有番茄酱的陪衬,更没有蔬菜和水果创意般地点缀,可见某人应该是在时间分外紧迫的情况下把酝酿已久的“给弟弟同学制作便当”的想法变为了现实。   尽管这份蛋包饭没有任何亮点,但仍然俘获了天城...
】Who is your baby?
开心吗?要不要一起玩游戏呀★”   天城音环顾四周,除了丹希在一旁饿得奄奄一息,其余两人都面朝他正襟危坐,缄默不语。   “啊呀,”天城音拉过张凳子坐下,笑容逐渐消失,“看来今天的游戏是玩不成了...
】草莓布丁
猫要把的孩子转移到其他地方?”   天城彩问道。   天城音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   “如果有人经常去打扰小猫,母猫会觉得这里对小猫不安全,因此要把它们藏到别的地方。”   “唔姆……看来是我的...
】你到底有几个好弟弟
迅速增长的播放量无疑将带上了热搜。   “彩,你有没有把牙刷带过来……”天城音光着上身走出浴室,立马发现天城彩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怎么了?你在手机里看见了什么?”   “没什么,”天城彩...
对耳环
by/ 爱伊啊伊呀   *11×17的校园无脑恋爱文   天城音抓到天城彩在家打耳洞。当他推开门闯入房间时,天城彩已经用穿耳器在左耳下方摁进了枚带着塑料钻石的耳钉。   “天城彩!你在干...
】碎渣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心血来潮的短打 是糖!是糖!是糖!重要的事说三次 全篇潦草注意 (其实无差?)   事情发生在Crazy:B和ALKALOID的次联合巡演上。   舆论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
】临时约会 #天城彩 #天城音 #偶像梦幻祭
为工作东奔西跑,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好日子,他却要戴上帽子墨镜大口罩,像见不得光的吸血鬼一样小心翼翼出街游逛。   要求天城音这样做的无疑是七种茨。自从天城音殴打名男性私生饭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祭
争先恐后地向少年索要签名,那时我全身上下只有包在垃圾桶里捡到的没有用完的纸巾,我抽出张纸巾努力把递给站在人群中心的少年。”   丹希追问:“后来呢?你有看见少年的脸吗?”   天城音摇了摇头...
】情窦初开
表演申请,还比如……   “天城音!”   天城彩猛然抬头,看见对面走廊上站着对男女,男生的脸被横在天城彩视线正前方的樱花树枝挡住了一半,只有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在距离天城彩十几米之外的夕阳下...
】带哥记 #偶像梦幻祭2 #天城音 #天城
一样可爱彩搂着天城音说呜呜呜哥哥前几天也说过同样的话;然后两人用书房里的电脑把天城彩所有演唱会表演视频都放了遍;接着天城彩带天城音出门,他们走过超市,走过糕点店,走过公园的广场,走过鲜花...
】猫的情趣
by/ 爱伊啊伊呀   *摸点19×24   天城音被天城彩推上了床。   “天城彩,你个小混蛋!”   “哥哥这是在调情吗?”   “放屁!”天城音努力表现出怒目圆睁的情态,但面色微醺的...
】爱称
,原来是天城家的小王子,”天城音捏住天城彩的脸,“小王子刚从哪个星球跑回来呀?”   “唔姆,我刚从学校回来哦,”天城彩回答,“对了哥哥!今天学校给我们布置了项作业!我需要哥哥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