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祭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近期部分微博段子合集

*无脑甜

 

1.

天城一彩趴在阳台上吸烟,烟头的火星让夜色变得更冷。

 

天城燐音走到天城一彩身旁,伸出手指掐住了他唇边的香烟。天城一彩从善如流地张开嘴,让天城燐音把香烟取走。

 

“成年不是让你学会抽烟的。”

 

天城燐音说道,沐浴露的香味从松垮的浴衣里钻出来,这对天城一彩起到了静心养神的功效。

 

“抱歉,今天有点心烦,以后尽量不抽了。”

 

天城一彩抓住扶手做了一个简单的拉伸,然后侧脸看向天城燐音,刘海轻轻遮住一只眼睛。

 

“什么事让你心烦?让我也抽一口。”

 

天城燐音晃了晃夹在指间的香烟,微微皱眉。

 

“没什么,我自己可以解决。”

 

天城一彩说。

 

天城燐音看了看天城一彩,静默几下,含住了香烟的一端:“还学会藏着掖着了。”

 

天城一彩平静地反驳:“哥,想让对方交心,自己也要拿出诚意来才行。”

 

天城燐音转身把香烟扔入垃圾桶上的烟灰缸里,叹了一口气:“知道了,以后我什么都会跟你说的。”

 

“把必要的事情告诉我就好,”天城一彩说,“就算不能解决也能一起烦恼,这不是很浪漫吗?”

 

“我还是喜欢正常一点的浪漫,”天城燐音说完,目光划过天城一彩身上的白色衬衫与躺在他臂弯里的西装外套,“要跟我一起跳舞吗?”

 

天城一彩披起外套,让天城燐音的左手轻扶自己的右肩:“无伴奏起舞?”

 

“我的歌声就是伴奏,听好了啊,第一首是《Crazy Roulette》……”

 

天城一彩微微一愣:“这首歌要怎么跳?”

 

“当然是怎么开心怎么跳,”天城燐音回答,“准备好了吗?”

 

天城一彩看着天城燐音把浴衣穿成一字露肩裙,终于忍俊不禁。

 

“嗯,准备好了。”

 

2.

周末的时候天城燐音和椎名丹希一同回到了那间曾经他们住过的小公寓。

 

“话说燐音君是要找什么东西来着?”椎名丹希推开门迈进尘封已久的公寓,不由得发出感叹,“哇!空气里都是熟悉的味道呢!真让人怀念——”

 

“等大量灰尘被你吸入肺部由此引发你刺激性咳嗽并让你感觉到喉咙干燥、胸痛与呼吸困难时,你就不会认为这一切值得怀念了。”

 

天城燐音把背包往沙发上一扔,径直走到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房间里开始翻箱倒柜。

 

“啊啊啊,燐音君能不能轻手轻脚一点啊!这里好歹是过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愿意收留我们两个的地方……燐音君!”

 

坐在床边的天城燐音突然向后倒去,手里的一沓废纸被他用力掷入上空。椎名丹希看着下落的纸张不断覆盖住天城燐音的脸与胸口,看着天城燐音躺在床上宛若朽木般毫无生气,忍不住担忧起来:“燐音君到底在找什么东西啊?”

 

“……我在很小的时候来到城市里听过一场演唱会,”天城燐音把遮在脸上的纸拿开,一束光线正巧透过窗户射进他的眼里,“当时我坐在体育馆外的一把长椅上,馆内观众的欢呼声、音乐声、还有演唱者的歌声全都传到了我的耳中。”

 

“其中有一个演唱者的歌声仿佛住进了我的身体,每当我辗转反侧痛苦难眠时,他的歌声就如催眠曲般出现在我的耳畔哄我入睡,在梦中我会看见火烧云,看见飞燕,还会看见一双蓝色的眼睛。”

 

丹希问:“所以这是你成为偶像的原因吗?”

 

天城燐音点了点头:“在与你相遇的前一天晚上,我打算在市中心的一个公园里过夜,接着我再一次听到了那个歌声,我追寻着逐渐微弱的歌声不停往前跑,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隐约看见一个少年的背影,周围的人争先恐后地向少年索要签名,那时我全身上下只有一包在垃圾桶里捡到的没有用完的纸巾,我抽出一张纸巾努力把它递给站在人群中心的少年。”

 

丹希追问:“后来呢?你有看见少年的脸吗?”

 

天城燐音摇了摇头:“早已饿得没有一点力气的我很快就被其他人给挤了出去,然后天空开始下大雨,几个保镖钻进人群中把少年护送进了轿车里。”

 

“人群逐渐散去,我踉踉跄跄走到少年刚刚站过的地方,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巾,发现纸巾上面竟然有字。”

 

丹希听完瞪大了双眼:“咦?是那个少年在纸巾上面写字了么?”

 

天城燐音想着当时的画面,忍俊不禁:“嗯,他在上面写了‘加油’。”

 

“我还以为他会给燐音君签名呢……所以燐音君刚刚是在找那张纸巾吗?”

 

“心血来潮想找找看,”天城燐音说,“果然还是被我弄丢了啊。”

 

“这样吗……不过,燐音君,你口中的那个少年到底是谁啊?他现在还在从事偶像活动吗?”

 

“我不知道,那几年我在各个偶像事务所里刨地三尺都没有把他找出来……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天城燐音叹了一口气。

 

“好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

 

天城一彩走在城市夜晚的街道上,想着几个小时前在公园里结束的演唱会。

 

“唔姆,光是给大家留言,都忘记签上自己的名字了,下次一定要记住!”

 

天城一彩握了握拳,又低下脑袋:“不过哥哥没有告诉过我会有人要求我把名字签到纸巾上呢,这次算我自作主张了。”

 

“呼呼呼——城市夜晚的风也好凉快啊!”

 

天城一彩抬头,不由自主哼起了故乡的歌。

 

“如果能在舞台上跟哥哥一起演唱故乡的歌就好了!”

 

迎着拂面的晚风,天城一彩带着歌声穿过两条街道和一个巷口。

 

与此同时,一个模样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蜷缩在小巷深处的垃圾桶旁,在听到若有若无的歌声后微微睁开了双眼。

 

“……”

 

“一彩……”

 

3.

“一彩。”

 

天城燐音反坐到天城一彩身旁的椅子上,双手扶住椅背:“你知道番茄酱有几种吃法吗?”

 

“唔姆?”天城一彩放下刀叉,低头想了想,“番茄酱可以涂在蛋包饭上,还可以,可以……”

 

“还可以做成番茄酱土豆丝、番茄酱虾、番茄酱排骨、番茄酱豆腐,”天城燐音歪了歪脑袋,单手支撑下巴,“番茄酱是不是很厉害?”

 

天城一彩点点头:“很厉害,光是听菜名就能感觉到它的美味了。”

 

“所以,番茄酱这么珍贵的食材,”天城燐音伸出手,抹去一粒黏在天城一彩嘴角的沾有番茄酱的米饭,“下次要提醒朋友不能浪费啊。”

 

天城一彩眨了眨眼睛,心领神会。

 

“没事的,哥哥,”他抓住天城燐音慢慢收回去的手,轻轻揉捏,“大家都对我很好,只是相处方式有些不一样而已。”

 

天城燐音看着天城一彩,问道:“那你最喜欢和谁相处?”

 

天城一彩看着天城燐音,把脸凑过去:“唔姆!如果这种时候我的回答不是‘哥哥’的话,哥哥肯定会立刻生气得走掉吧!”

 

“嗯哼,那你可以试一试——”

 

“哥哥等一下!”

 

天城一彩突然推开了近在咫尺的天城燐音:“我还没有拿纸巾擦嘴……”

 

“不用擦了。”

 

天城燐音捏住天城一彩的下巴,翘起身后的两条椅子腿。

 

“让咱也来品尝一下番茄酱的美味。”

 

4.

天城燐音与远处的天城一彩对视。

 

天城燐音把左手弯成半边爱心的形状然后放在左眼正前方。丹希对天城燐音的举动感到不解。

 

丹希:“燐音君,你在干嘛?”

 

燐音:“这样可以把弟弟同学看得更清楚。”

 

丹希:“……你以为你的手是望远镜吗?”

 

远处的天城一彩看见天城燐音的左手,兴奋地把右手弯成半边爱心的形状然后放在右眼正前方。蓝良对天城一彩的举动感到不解。

 

蓝良:“阿彩,你把你的手当成望远镜了吗?”

 

一彩:“我在跟哥哥对暗号。”

 

一彩:“爱的,暗号。”

 

5.

天城燐音在看天城一彩做鳗鱼饭。

 

“一彩……可爱宝。”

 

天城燐音忍不住说道。

 

“唔姆,可爱堡?”天城一彩把头转向天城燐音,面带疑惑,“哥哥,可爱堡是汉堡的一种吗?”

 

“啊呀,弟弟同学没有见过吗?”

 

天城燐音反问道,手指慢慢划过天城一彩的头发、眼睛、面颊、嘴唇。

 

“可爱宝就是用草莓、蓝莓、白奶油、玫瑰花……还有咱的爱做成的。”

 

天城一彩睁大眼睛:“这会不会太甜了?”

 

“是啊~”

 

天城燐音微微一笑,亲了亲天城一彩的耳朵。

 

“所以只有我能吃得下。”

 

6.

“我就不该认为他十六岁时是个单纯的小屁孩!”

 

穿着女仆装的天城燐音冲进丹希的厨房,大吼大叫:“你能相信吗?他竟然还记得我曾经爽约了他多少次!十二次!你能相信吗?!”

 

丹希看了一眼天城燐音:“你竟然爽约了一彩十二次!”

 

“那些是有原因的!!还有这不是重点!!”

 

天城燐音猛地拉开厨柜:“可恶,我要把他桌上的辣椒酱全部换成番茄酱……”

 

“番茄酱他也很爱吃,”丹希说,“你又跟一彩玩游戏输了啊?不过这次的款式我还挺喜欢,没想到你真的会穿上一整天。”

 

“如果我不穿他就会不停在我耳边念叨那十二次爽约然后说我不守信用将来难以为人母……混蛋!我怎么会成为母亲?!我又生不出小孩!”

 

天城燐音转头看向丹希:“以前我总担心他会不会被人欺负,现在我担心他以前是不是欺负了很多人。”

 

“他就是一个人精!聪明得要死!”

 

丹希回忆了一下和一彩相处的点点滴滴,忍不住感慨:“一彩真的好完美哦。”

 

“他当然完美!”天城燐音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么完美的人早就不该做我的影子,他就该做我的——”

 

天城燐音稍微停顿了一下,丹希觉得这是他害羞的表现。

 

“他就该做我的丈夫。”

 

天城燐音嘀咕了一句,同时也完成了手里的蛋包饭。

 

7.

丹希回到宿舍,看见天城一彩正准备往外走,便问他等会要去哪里。

 

天城一彩说:“我去舞蹈室训练。”

 

丹希说:“现在可是中午哦,一彩稍微睡一会再去吧。”

 

一彩摇摇头:“唔姆,我没有午睡的习惯。”

 

“啊——热死咱了!”

 

天城燐音突然推开门走进来往天城一彩床上一倒:“好热好热好热好热好热!”

 

天城一彩说:“哥哥,你走错房间了。”

 

天城燐音翻了一个身,用腿夹住天城一彩的被子:“错就错吧,别说话,让咱好好睡一会……”

 

“燐音君还是那么随心所欲啊。”

 

丹希把话说完便走进了洗手间,当他从洗手间里出来时,发现天城一彩不知什么时候从宿舍门口移到了天城燐音身旁,还把天城燐音的脑袋小心翼翼搂进自己怀里。

 

丹希问:“一彩,你不去舞蹈室训练了吗?”

 

“我想睡一个午觉。”

 

天城一彩摸摸天城燐音的脸和头发,忍住了亲上去的冲动。

 

“习惯……也是可以改变的。”

 

8.

天城燐音偷偷溜进学校里看天城一彩打比赛。他把自己隐藏在观众席中,单手支撑下巴,目光跟随少年在球场上高速移动,心想曾经被自己抱在怀里揉搓的小团子怎么一瞬间就长得那么大了。

 

男大不中留啰。

 

天城燐音叹了一口气。

 

比赛时间结束,双方没有分出胜负,裁判宣布接下来进行加时赛。

 

天城燐音看了看手表,想起了Crazy:B的训练。他起身正要离开,一个视线突然从球场上笔直地射过来,三分是恳求,七分是警告。

 

天城燐音坐回位置上,忍不住笑起来。

 

看来某人仍然是一个没断奶的小婴儿啊。

 

9.

天城一彩小时候喜欢收集天城燐音用过的东西,比如竹蜻蜓、发带、耳环、手镯,天城燐音离家出走后天城一彩就把这些东西要么煮要么砸要么砍要么烧直到把它们弄成细细的粉末或者糊状物然后全部吞进肚子里,五六年后的某天早晨天城一彩醒来肚子一阵绞痛于是他跪在床上干呕了一阵从喉咙里抠出一只竹蜻蜓,天城一彩想把这只竹蜻蜓拿去送给天城燐音结果当他走进ES大楼时看见天城燐音正跪在地上将一枚天城一彩丢失许久的耳环从喉咙里抠了出来。

 

天城一彩又走近几步,发现地面上除了耳环之外,还有几具昆虫的尸体。

 

10.

天城一彩训练完浑身是汗,天城燐音拿着一瓶冰水走到他身边。

 

天城燐音:“热不热?”

 

天城一彩:“热。”

 

天城燐音把冰水伸到天城一彩面前。

 

天城燐音:“可以给你靠一下。”

 

天城一彩点点头,闭上眼睛靠过去。

 

天城燐音:“……”

 

天城燐音:“唉……不是要你靠着我啊。”

 

天城燐音:“张嘴,喝水。 ​​​”

 

Fin.

【零薰】刀尖玫瑰 #零薰 #偶像梦幻 #朔间零 #羽风薰
知道小薰现在做偶像做的很好,但是最终有天总会从这个职位上离开,到那时候再去寻找就晚了。” “姐姐,结婚是人生的坟墓吧。” “扑哧”姐姐笑了,做出朔间一样的动作,轻轻摸着他的头。 “不是哦,只要是小薰...
】带哥记 #偶像梦幻2 #天城音 #天城
彩没有慌,侧卧在他身旁的天城音也神色自如。单凭刚才轻微的眼神来往和简短的言语交谈,便让他们毫无缘由地坚信,对方是自己的骨肉至亲。   过了一会,天城音合衣躺下,弟弟额头相触。   “昨天我去...
【ひめこは】因为是队友 #偶像梦幻 #露琥珀 #樱河琥珀 #HiMERU
月前,樱河琥珀在白鸟蓝良的指导下,下载了这个游戏。   这是ES广场研发的音乐游戏,叫做偶像梦幻,其中混合了抽卡机制,角色是ES广场的各位偶像们。   在樱河琥珀还没听说过的时候,这个游戏已经运营了...
】临时约会 #天城彩 #天城音 #偶像梦幻
音舒活完筋骨,准备斗志昂扬地走进柏青哥店大赢场。忽然,群浩浩荡荡走进附近公交车站的人捉住了他的目光。   定睛看,皆是统一的服装、手牌、海报横幅。不用三秒,天城音便迅速知道了这伙人的身份...
【ひめこは】云脚乱蹒跚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露琥珀
心里恰好想到的人重叠,HiMERU受惊一般地怔住,随即愤而离席。   他又次在天城音的交锋中落败。   天城音确实说中了。   可能是从去年的夏日典开始,可能是从去年春天的MDM开始,可能是...
【零薰】その居場所は #偶像梦幻
露出了梦幻一般的笑容。   “当然是我的队友薰君啦。”   夏目长大了嘴巴。多亏宗早有准备地往他嘴里塞了颗方糖才避免发出打扰到他人的尖叫。虽然接触寥寥无几,可是就算是他,从二年生的时候也已经知道了...
【cp零凛】恒温指南 15:00~16:00 #零凛 #朔间兄弟 #偶像梦幻
还是一如既往地举办起了和巧克力相关的梦幻,和去年他在校时一样,很多组合也都争相参加,朔间凛月目前依旧所属的新生的校内knights也不例外。   作为ob突然出现在校内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挂着...
【ひめこは】说谎的人要吞千根针 #偶像梦幻 #樱河琥珀 #HiMERU
原作者:相携卧白云   *HiMERU生贺(同时也是日本七夕贺文) *cp向和生贺要素五五开 *日本的钩童谣有“说谎的人要挨万次拳头,吞千根针”的说法,类似于中国的“钩上吊,百年不许变...
】君臣关系 #偶像梦幻 #天城彩 #天城
by/ 淖涟a   是重发。 主线独立。 个人xp产物,ooc有。   ① 天城音成为了君主,而天城彩成为了他的臣子。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在这落后而古板的氏族社会中,君即为圣,从出生...
ニキ】为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 #偶像梦幻 #尼 #天城音 #椎名丹希 #椎名ニキ #niki
的太阳穴。   他和椎名丹希已经停止偶像活动很长段时间了。   当偶像的那段时间,天城音无疑是兴奋的。他从小接触的东西都像是白开水,平常且枯燥,没有新意,他也没有任何自由去往白开水里增添味道...
ニキ】流浪的王 #偶像梦幻 #尼 #天城音 #椎名ニキ #椎名丹希
音转身拒绝了天城彩的拥抱,着椎名丹希迅速上了车。   “好了好了小蜜蜂们,要相信咱的技术——”提高了声调这么说着,天城音勾住副驾驶椎名丹希的脖子,“丹希最清楚了,对吧?”   后座的两人闭着眼睛...
】碎渣 #偶像梦幻 #天城彩 #天城
。   天城音从后面他的手臂,工作人员也跑上台来要带他去就医。   天城彩顿了顿,轻轻推开了工作人员,却牵起了天城音的手。   他重新举起麦克风,眼前已然失去了焦距。   【我,我的名字,叫做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