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燐】好想要一场可以掩盖蝉鸣的大雨啊

sodasinei 2021-07-26

by/ 爱伊啊伊呀

 

*同居后天城燐音要天城一彩找女朋友

*HE

 

天城燐音一走入住宅,就像侦探抵达犯罪现场一样不放过任何一处或许隐藏有线索的角落进行搜索和观察。

住宅是两室一厅的结构,里面除了放有必要的生活用品如沙发、电视和冰箱,天城燐音还在客厅的茶几上看到了一台全新的榨汁机和几副没有被拆开过的扑克牌。

“这些东西都是上一对租户留下来的,他们说如果未来的新租户愿意收下这份礼物,那将会是他们的荣幸。”

房东太太站在天城燐音身后温柔地解释。

“他们是一对很善良的租户,前几周刚走。”

天城燐音挪动了一下沙发,从一个在打扫中经常容易被忽视的角落里捡起了一盒安全套:“他们是一对夫妻吗?”

房东太太摇了摇头,给出天城燐音意料之外的答案:“他们是一对亲兄弟。”

明亮的晨光忽而照进阳台,但又在下一秒隐匿了踪迹。

天城燐音收回停留在阳台上许久的目光,耳边全是树叶被大风刮得沙沙作响的声音:“……让人有些不能理解。”

房东太太听到天城燐音这句话后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天城先生是不是无法接受亲兄弟之间……”

“啊,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

天城燐音把安全套扔进废纸篓,然后回头对房东太太微笑。

“我指的是在不把东西用完这一方面,让人有些不能理解。”

 

要求天城燐音与天城一彩同居的人是椎名丹希。

“燐音君,请允许我再申明一遍,我不是你安插在天城一彩身边的间谍,我也没有办法时时刻刻掌握他的一举一动!”

椎名丹希将咖啡与甜点打包好递给客人,接着对天城燐音龇牙咧嘴:“而且,让一个外人比你还了解你的亲弟弟,你不觉得羞愧吗?”

“你的废话也太多了,丹希,”天城燐音尝了一口加有气泡水的咖啡,感觉并不像别人所描述的那么难以下咽,“你要知道,我和一彩之间整整有四年的空白期,四年里就算一彩成长的大方向不会改变,但在其中的一些细节上一定会发生变化,哪怕这些变化微不足道。”

“比如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喜欢什么颜色、什么小动物,最喜欢的人是哥哥、还是姐姐……”

“最后一个就算了,地球人都知道天城一彩最喜欢的人是谁,而且这个答案亘古不变,”椎名丹希把两杯金桔柠檬放进粉色的纸袋里然后把它们推到天城燐音面前,“燐音君,我建议你和一彩同居一段时间,这样不仅可以让你对现在的一彩进行全方位了解,还能缩短你们彼此之间的距离,而且一彩似乎也在渴望你对他坦诚相待。”

“同居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对我和一彩来说是小题大做了。”

天城燐音拎起纸袋转身离开,推门而出的那一刻一对情侣正好与他擦肩而过,其中女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像盛夏里聒噪的蝉鸣。

“你知道吗?我哥听说我要和你结婚后哭得不成样子,我安慰他安慰了好久,最后还哄他说‘哥哥和爸爸和男朋友永远都是我最喜欢的人’……”

天城燐音看着饮品店外被晴空烈日笼罩着的世界,心情由平静转为烦躁,最终又转为平静。

“……啊。”

好想要一场可以掩盖蝉鸣的大雨啊。

 

天城一彩往天城燐音平时盛酒的玻璃杯里倒满了果汁,此时天城燐音拿着一副扑克牌坐到了天城一彩身边。

“赢者喝还是输者喝?”

天城燐音一边洗牌一边问。

天城一彩抽出一张纸巾擦拭自己沾上果汁的手指:“今天哥哥喝。”

“那我们玩游戏就没有意义了。”

天城一彩抓起扑克牌耐心地给它们排序:“那就赢者喝。”

“你就这么有信心我会赢吗?”

“我会让哥哥赢。”

天城燐音把整理好的扑克牌摊到地上,然后将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天城一彩探头去瞧天城燐音的牌面,忍不住感慨:“哥哥的牌好烂。”

“嗯,为了不为难你,我决定下一轮再认真玩,”天城燐音把杯子放下,舔了舔嘴唇,“竟然是柠檬苹果汁,我还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尝出一些奇奇怪怪的口味。”

浓云将太阳遮蔽后没有开灯的客厅在一瞬间变得昏暗无光。

天城一彩低头重新洗牌:“因为柠檬苹果汁具有解毒醒酒的功效。”

天城燐音听完天城一彩的话,开始用手指骨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杯面。

“……我昨晚没喝很多吧?”

“哥哥昨天说糊话了。”

天城一彩不断打乱手里的牌:“你要我找女朋友。”

——你要我找女朋友。

天城燐音突然觉得室内变得很热,窗外那阵将他和天城一彩团团包围的始料未及的蝉鸣就像一排火警警报器在尽心尽责地提醒人们“危险来临,请即刻撤离”。

然而天城一彩和他都没有选择逃跑。他们不仅是纵火犯,还是延续这场火灾的重要燃料。

“……有喜欢的女孩,然后和她在一起,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吗?”

天城燐音像一个没有职业素养的演员,拍戏时嘴里念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戏后就靠配音演员用富有感染力的嗓音支撑起他的全部演技,但此时此刻配音演员的声音却和天城燐音产生了极度的违和感。

天城一彩保持沉默。他把洗好的扑克牌装回盒子里,然后站了起来。

“不玩了吗?”天城燐音说,“我可以喝完接下来所有的果汁,不论输赢。”

天城一彩摇了摇头。

“我想回房间休息一会。”

天城一彩关上房门后,天城燐音又给自己榨了一杯果汁,这一次他往榨汁机里放了两个柠檬和一张黑桃A。他仰首将混有扑克牌碎屑的柠檬汁一饮而尽,面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呈现出不同程度的痛苦。

趁天城燐音弯腰走进洗手间的间隙,电视机里的主持人开始播报本周的天气预报。

“从本周起,我市将会迎来大面积强降雨,请各部门做好安全防范工作。”

 

“我有女朋友了。”

当天城一彩对天城燐音说出这句话时,天城燐音正在用扑克牌搭建一座金字塔。天城一彩的话音一落,天城燐音的金字塔也随之崩坍。

天城燐音慢慢转身看向天城一彩,天城一彩那双如蓝水晶般漂亮的眼睛完全失去了往昔的清透与光华,甚至比天城燐音的眼睛还要暗淡好几分。天城燐音知道天城一彩是装的,但他并没有打算揭穿。他陪天城一彩装,装作不明白这个滑稽游戏的起因,然后静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

……现在也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天城一彩一边说话一边脱下自己的上衣:“我等会要出去陪女朋友吃饭,今天的晚餐哥哥就一个人解决……嗯?哥哥?”

天城燐音走过去,猛然掀开天城一彩的手臂,在他肘弯处发现了一个醒目的红点。

“这是你女朋友亲的吗?”

天城燐音脱口而出。

天城一彩愣了愣,脸上随即浮现出愠色。

“这是我被虫子咬的!”

天城一彩用力挣脱天城燐音的禁锢,甩门离去。

窗外蝉鸣渐弱,几声闷雷预示着一场大雨即将倾盆而至。

天城燐音慢慢蹲到了地上。

“……我怎么就入戏了?”

 

“啊!我宣布气用气泡水和咖啡混合而成的饮料绝对是世界上最难喝的饮料!不可能有人喜欢的!”

“喂,话不能说得太绝,我哥哥就很喜欢喝这种饮料。”

“……你哥哥好奇怪。”

“管他奇不奇怪,他喜欢喝我就买给他喝,他喝得开心就行。”

“你说得有道理。”

天城燐音坐在一家饮品店里听着身旁的两个女孩你一言我一语,目光未曾离开过坐在对面书店里埋头学习的天城一彩。

天城一彩还在尝试解决问题的时候,天城燐音早已拥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只是周围的蝉鸣太响,只是天城一彩的声音太弱,让他始终没有让答案变得更加清晰。

现在,他如愿获得了两败俱伤的结局,时间也给予了他再往前迈出一步的勇气。

天城燐音撑开一把伞,在滂沱大雨中坚定不移地走向对面的书店。

一彩,我把自己推向你了。

此刻的世界无比安静,因此——

请让我听见,你的声音。

二十分钟后,天城一彩和天城燐音肩并肩离开书店,天城燐音的嘴唇不知被谁咬得红肿。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一起抬头望天。

如今,眼前的风雨再飘摇,也都与他们无关了。

 

Fin.

】它
彩是多么可怜,天城音心想。湛蓝眼珠里明明可以看见更广阔天空,彩却别无选择地把目光全部投向了他,这注视就是十几年,十几年别人可以淌过多少条河、爬过多少座山、在多少次暴风雨中遇见多少个港湾...
】淡色拉格与苦水玫瑰 #偶像梦幻祭
音说完,目光划过天城彩身上白色衬衫与躺在他臂弯里西装外套,“跟我一起跳舞吗?”   天城彩披起外套,让天城左手轻扶自己右肩:“无伴奏起舞?”   “我歌声就是伴奏,听,第一...
【仗乙女】夏●东方仗助乙女● jojo原女● JOJO奇妙冒险
原作者:猫箱   杀夫人妻你x警官仗助故事,第一人称书信体,近3k发完 不接受道德指责。纯情小仗就是搞心机人妻!     致东方警官: 展信佳。 抱歉写下这封冒昧信,情况实在特殊,除了这种...
】你到底有几个弟弟
后仍然兴致高昂小鸭子。   “哥哥!”   天城音眼疾手快地接住了天城彩。   “都说过了没把头发和脚弄干不上咱!”他把天城脑袋按进毛巾里,“下次咱可不会那么温柔地对你了!听到没有...
[诸伏景光x你]每天都和你在一起● 名侦探柯南乙女向● 警校组
脖子上痒痒引得你有些发颤。 可以……吗? 诶……嗯……     11:00 诸伏景光将你紧紧抱在怀中吻了下你额头。看着在打瞌睡你轻轻摸了摸你头发。 晚安。     每天都和你过...
【时甚】下了大雨 #咒術回戰 #时甚
雨顺着屋檐砸在外面,雨水跳进了孔时雨家里,根烟可以从头到尾再遍,孔时雨倚靠着房间墙壁,他双指夹着那根烟,吐出口烟雾来。   “今天,下了大雨。”...
】Can You Hug Me?
望着大雨,忽然说:“彩,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经常在雨里玩游戏吗?”   天城彩当然还记得,那时自己趴在天城背上,头顶撑着片巨大芭蕉叶,两人在雨里奔跑,比谁都自由。   “玩吗?咱先说...
【咒乙】五次狗卷棘告白,次他成功了(下) #咒术回战乙女向
给你办退学了诶——” 这都快两个月了,才起来吗?狗卷棘咬牙切齿。一定是故意吧,无良教师看出自己学生心思想恶作剧什么。生活不易,狗卷叹气。   “,没关系五条老师!不用为此自责,我可以自己...
】关于心情 #天城兄弟
,蓝良你能听听看,帮我我到底哪里不对劲吗?」 「?啦!你也不这么贬低自己……」   「其实在这几个月跟你们住在一起,朋友间相互帮忙、聊天,是我从来没有过。因为以前在村里,我常常跟大家...
】宝宝、小可爱、我甜心
起来让人很难不怀疑这是被刻意捏造出来。   琥珀也就是在这瞬间恍然大悟,他看着匆匆离开黑衣人,欲言又止,吐槽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天!琥珀!!是隐藏徽章和立牌!!呜呜呜大神太厉害了...
】碎渣 #偶像梦幻祭 #天城彩 #天城
,市里间仍有不少关于天城负面传闻。   既是事实,天城音也没怎么掩盖自己过去犯下罪孽,可天城彩却并不这么。   血肉同脉,君仕同心,他还没有强大到能轻易改变别人想法,他现在能做...
【火影乙女】……● 旗木卡卡西● 漩涡人● 宇智波佐助
。” 你使劲拍打身后人,人也不躲,就只是一边笑一边和你道歉。 你接过人手里冰棒,咬了口。 “果然,只有冰棒还不够……” “嗯……” 他,突然把还没吃完冰棒交给你。 “螺旋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