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宁】我的妻子很不听话 #花宁 #柚木普 #八寻宁宁 #地缚少年花子君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相关篇:我的老师好像是变态

莫名其妙写了很长

!剧情并不精彩,可能存在一些小问题,欢迎大家指出

 

柚木普刚改完试卷,取下自己的眼镜,捏了捏鼻梁,长舒一口气。带高三压力可真大,不过还是比班主任好一点。想起仓井茜那副样子他就觉得自己舒服多了。

 

看了一眼时间,今天又拖得有点晚了。其实他也可以把试卷带回家改,但他一直觉得回家就不想碰工作上的事了。工作哪有自己的妻子香。

 

手上的钻戒闪了闪。他是在上一年和宁宁结婚的,领完证当天就买了一堆糖分给自己的学生,一天下来全校都知道地理老师柚木普结婚了。仓井茜吐槽他有必要戴个这么亮眼的戒指来上班吗?确实,两人差不多时间结婚,相对比而言仓井茜低调的多。

 

“你妻子不允许就不允许,别酸我。”柚木普毫不犹豫的戳破仓井茜的小心思。他其实羡慕的很,也恨不得四处炫耀自己的妻子,要是可以,他铁定要戴一个更大的钻戒,闪瞎所有人的眼。但是葵考虑到他班主任的身份,让他别像一个花蝴蝶一样摆弄这些没用的东西。

 

正好宁宁打了电话过来,催他回家吃饭。

 

宁宁的手艺很好,结婚以后柚木普的脸肉眼可见的圆润了很多。

 

“我回来了。”

 

柚木普没有立马听到自家妻子的声音,他有些奇怪。走到卧室才发现她在和小闺蜜葵打电话。“诶真的吗?太好了!我明天就去看看,谢谢你啦葵。”她看到了柚木普,毫不吝啬的展开一张笑脸,好吧,他有点被治愈了。

 

她挂了电话,非常热情地扑到柚木普的怀里,“欢迎你回家!葵刚刚跟我说找到合适的店了,我明天想去看看。”“好,但是明天是星期四……”柚木普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她,结婚到现在,因为自己变成了高三的老师,什么事都不是很有时间陪她。

 

“没关系。”他真的太喜欢宁宁的体贴了,她推着柚木普往餐厅走,“吃饭啦柚木老师,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饭期间宁宁也一直在碎碎念,询问他装修风格到底怎么样才比较好,说不上是询问,实际上只是她在自问自答。

 

宁宁说的是她的花店。学生时代本来为了培养自己的女子力而想走园艺,发展发展的偏了。长大以后宁宁痛定思痛,决定开始学习插花培养一下自己的情操,学着学着慢慢的爱上了花。然后萌生了一个开花店的想法。

 

和柚木普仔细商量了一下,虽然柚木普很支持她的想法,但宁宁首先考虑的更加实际——钱。两个人刚刚开始过日子,宁宁没有去上班,偶尔两人的父母会帮助一下小两口,所以如果实在不行宁宁也只能放弃这个想法,老老实实去找安稳的工作。

 

所以一开始她只是简单的拜托周围的朋友看看有没有性价比高的店铺出租,隔了挺久的,她都快放弃了,直到今天突然接到了葵的电话。

 

柚木普并没有自家妻子顾虑的那么多。但他也不得不感谢葵,宁宁一旦心情好就会特别的主动。往日里那些害羞都会被她抛诸脑后。作为男人来说,妻子能主动自然是好事,能够最大程度上挑起他的欲望。

 

柚木普不贪欲,除非妻子一直勾引他还不自知。

 

星期四他比往日起的早一些,只觉得一阵疲惫,昨晚真的折腾太晚了,完全忘了今天早上第一堂就是他的课。他也不能指望宁宁能爬起来给自己做温暖的早餐以及充满爱意的午餐,今天两餐只能靠面包度过的残酷事实让他有些痛苦。

 

早上的第一堂课不管是上什么都很难调动起大家的兴致。柚木普敲了敲黑板,试图引起大家的注意,他的视线在下面扫了一圈,一眼就瞄到了昏昏欲睡的七濑,“七濑,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被叫到名字的女生完全没有反应,还是她的同桌推了她一把,她才霍然站起来,满脸问号的看着他。全班哄堂大笑,瞌睡的气氛算是驱逐了一些。

 

“好好听课七濑同学。”他打发七濑坐下去,反正大家都稍微清醒了一点。

 

午休时间他凄凉的坐在办公室啃炒面面包,仓井茜终于有了得意的机会,有意无意的在柚木普面前摆弄着自己的餐盒,“天呐,小葵的手艺真是太好了!我真是太幸福了!”甚至还要在柚木普面前夸张的赞美葵的精湛手艺。

 

真幼稚。柚木普翻了个白眼。拿出手机询问宁宁店铺看的怎么样。她回的很快,是一个“赞”的表情,说是已经谈妥了。然后发了一张自拍给他,她正和葵坐在某家小店里吃饭。柚木普看到了很精致的食物,越发显得他的炒面面包有些寒酸。

 

他拍了一张自己已经啃了一半的炒面面包给她看。宁宁立马表示了自己的心疼与歉意,还答应他晚上做好甜甜圈补偿他。柚木普满意了。

 

不管是宁宁和柚木普的朋友,还是周围的邻居,一旦问起来一定会回答,“啊柚木家?他们两个很恩爱呢。”在家庭经营这一点上两个人都很满意。宁宁虽然在学生时代与柚木普相识的时候被他吐槽过恋爱脑,但真正成家以后宁宁的恋爱脑转变成了踏实(虽然还是会时不时沉迷于哪个偶像的颜值)。宁宁有着一个很难得的优点,坦诚。一旦她对柚木普的什么行为不满她一定会提出来然后问清楚,不给两人产生矛盾的任何机会。

 

本来柚木普没觉得这是什么非常特别的优点。其实他也没怎么和女孩子仔细相处过,学生时代就谈过一次恋爱,还一举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经常听到仓井茜来询问他,他自己做了什么什么事,然后葵生气了,然后问柚木普,葵为什么会生气。说实话,他怎么可能知道,他还觉得仓井茜没做错什么,是葵在无理取闹。

 

他和学生聊得来,经常会有男生来向他抱怨自己完全搞不懂女朋友在想什么,经常动不动就生气,问她也不会回答。

 

听得多了柚木普才恍然发现他和宁宁之间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他看宁宁是可爱,宁宁不管做什么他都觉得带着一股孩子的纯真。仓井茜有次听到他这样描述后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听起来真的很像变态发言。”柚木普也笑,这样的确听起来很怪,他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

 

而且宁宁也确实不会无理取闹,柚木普觉得宁宁最不听话的时候是她生理期痛的死去活来还非要吃冰淇淋。而他如果有什么事做得让宁宁不满意了,她一定会立即提出来。所以几乎不存在“我不懂她到底在气什么”这个问题。

 

柚木普则是经常会冒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例如周末拉着宁宁去山上看星星,给她科普宇宙知识,带着她去了解自己喜爱的领域,他自己也会尝试去了解宁宁感兴趣的东西。他记不住各种节日纪念日,但一定会随机给妻子送礼物,为生活增加一些不一样的惊喜。总结就是,两个人简直就是绝配。

 

柚木普从来没想象过现在两个人如果吵架是什么样子。也不是没吵过架,学生时代两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差不多天天拌嘴,拌嘴拌上头了还会真的吵一架。现在柚木普回忆起来,那个时候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吃醋,因为宁宁真的太缺心眼了,根本没发现他喜欢她,还天天在他耳边念叨谁谁谁帅,他不气谁气。

 

在宁宁花店装修进入尾声的那段时间,柚木普发现宁宁经常一脸纠结的看着他。“怎么了?是花店有什么问题吗?”他一开口问,宁宁马上就会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担心我开不好。”虽然感觉怪怪的,但柚木普没有去深究,按照宁宁的性子,真有什么事她一定会直说。他捏了捏宁宁的脸,“怕什么,我又不是养不起你。”

 

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失算了。今天是花店开店的日子。柚木普下午没课,他在上午的课结束以后用了比往日快了好几倍的速度处理教导主任土笼安排下来的各科任务。等他处理完,发现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和宁宁吃午饭的计划泡汤,他决定定个蛋糕,晚上和宁宁一起庆祝一下。

 

只是等他开车到了店门口时,意外的发现店居然关门了。他拨通了宁宁的手机,也是处于关机状态,他只觉得眉心狠狠一跳。那一瞬间连宁宁欠债跑路的想法他都冒出来了。向旁边的店家询问才知道她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

 

但是去了哪个医院就不知道了。柚木普只能一遍一遍打宁宁的电话。无果后,他拨通了葵的电话,葵接的倒是很快。

 

“抱歉,宁宁的电话忘在店里了。我们在XXX医院,宁宁已经在检查了。”

 

柚木普到医院的时候宁宁已经抽完了血,在等结果。看到柚木普出现的时候她看起来有点慌乱,“今天怎么这么早?”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柚木普皱着眉,他这时候察觉到了宁宁可能在瞒他什么事。“没……”

 

“柚木宁宁!”

 

宁宁的解释被打断,护士在叫她,让她去拿结果。

 

柚木普想了很多种可能性,但唯独没想到怀孕这件事上去。所以当医生建议宁宁去做一个B超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没转过弯来,“所以这是怀孕了?”他不敢置信地再问了一遍。医生对于这种情况也很熟练,“是的,已经有好几周了。孕吐是正常现象……”柚木普只能直愣愣地坐在凳子上听医生讲述注意事项。

 

等拿到B超结果时候他仔仔细细的看,他是真的看不懂。但还是用手机拍了下来,毕竟这太有纪念意义了。

 

相较于他的欣喜,宁宁像是一幅做错事然后被抓的纠结表情。葵已经偷偷告诉过他宁宁早就知道自己怀孕了。等他高兴完,脑子冷静下来了才开始审问自家老婆,“解释解释吧,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怕你不让我开花店了。”宁宁说出来的原因让他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想起来了,确实不该让她去工作。刚刚医生怎么说的来着?前三个月易滑胎,不应操劳。

 

宁宁确实完美的预测了柚木普的想法,他现在确实想让宁宁把花店关了。先安稳的过几个月再说。这时候宁宁又想的和他不一样了,她向柚木普解释这个店铺的租金、装修费用以及这个店铺的抢手程度,还是因为葵帮了户主一个忙才被她抢到了。

 

柚木普完全不能理解,这种时候小心一点没什么坏处吧?店没了再找一个就行了。而宁宁看到的是花费的钱全部都要打水漂了。两个人用自己的想法去怀揣对方的意思,所以说了半天根本没有人想退步。柚木普觉得宁宁胡闹,宁宁觉得柚木普太过小心。眼看就要爆发结婚以来的第一次争吵,柚木普做了退步,让宁宁晚点开门,早点开门,一周多休息两天。宁宁也同意了。

 

但柚木普还是满腹怨气,以前他还听女同事抱怨自己怀孕了丈夫一点都不关心自己,他现在感觉他完全和宁宁对换了身份,他比较像怀孕了不被重视的那一个。本来还想教育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宁宁,土笼一通电话把他叫回学校,地理成绩突破新低,让他赶紧回来讲完试卷。

 

雪上加霜。柚木普第一次严肃的上课,没跟学生开任何玩笑。上课的气氛也紧张了不少,连一向嗜睡的七濑在这堂课都不敢有什么小动作。

 

虽然选择了妥协,但两人时不时会为这事产生一点摩擦。每次柚木普都忍不住想狠狠批判她一顿,但看到她吐得昏头暗地眼尾泛红又忍不住一阵心疼,骂是肯定骂不下去了。他只能用比平日更加冷淡的行为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仓井茜毫不在意他俩的问题,“反正迟早你们又是甜甜蜜蜜。”他甚至还拜托柚木普在三点的时候把葵带进来,海鸥学园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平时除了校服只认证件。而三点他又不得不去开班主任会议。“拜托你了。”

 

柚木普之前就听说了这个事,宁宁说的。她本来打算这次和葵一起回母校看望老师。结果两人处于一个冷战阶段,宁宁耍起了小脾气,直接不来了。带葵进来后葵嘲笑他们两个人都快做父母了还像小孩子一样。“宁宁一点都不理解我的心情。”柚木普抱怨着。“你放心啦,宁宁肯定有分寸的,妈妈的爱难道会比爸爸少吗?”葵的安慰好歹让他松了一点气。

 

只是等他绕道到花店发现宁宁今天居然晚了这么多关门的时候他又破功了,两人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争论。柚木普本想一把将她拉走,但考虑到她的孕妇身份,下手又轻了很多,“关门关门,下次再犯我不会原谅你了。”

 

宁宁的孕吐情况减缓了很多,柚木普也就没绷的那么紧了。但宁宁显然瘦了不少,这让准爸爸柚木普又是一阵焦躁。再加上班上的成绩不怎么好看,连续好几周他上课的表情都不太好看了。找学生谈话也会不小心说重了话,说哭了好几个女生。

 

有段时间还被七濑挑刺各种语法错误,他差点烦到当场要和七濑打一架。但后来发现七濑的成绩还提高了,不由得怀疑这是七濑保持注意力的一种方式,也就放任她抬杠。直到找她谈话,想鼓励她一下,结果她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临走前还瞪了他一眼,他才后知后觉的想到可能七濑只是单纯的讨厌他。

 

柚木普时不时会打电话查岗,看宁宁有没有老实的关门回家休息。

 

即使宁宁怀孕期进入第四个月他还是没有特别放松,一旦宁宁想延长时间,他不会做任何退步,强调这是最好的安排。

 

正如仓井茜所说,两人其实过了那段紧张的日子就又恢复了从前的状态。

 

这一天柚木普提前完成了试卷出题,在楼梯口给宁宁打完电话后,让她在店里等着,正好开车带她一起回家。万万没想到到了店门口能听见自家学生那么爆炸性的发言。学生在我妻子面前说我是个渣男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他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七濑的脑洞,笑看她因羞耻而满脸通红。但他还是要感谢七濑,她这一出戏给小夫妻提供了一天的笑料。

 

日子一天天在过,柚木普还是忙的两头转。他过生日的时候,学生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能有什么愿望,他先是说:“希望你们都能考上理想的大学。”然后才认真在他们面前说:“希望你们的师母能多听听我的话,安全健康的生下我们的第一个孩子。”

普宁丈夫粘人 # #柚木 # #少年花子
by/ 素桑   还真就成一个系列了,相关篇:妻子听话 因为主要事件在柚木那篇已经交代差不多了,所以视角主要放在了别的故事上,希望大家喜欢~ 全篇都是糖   有时候会回想起她和...
】碎片 # #柚木 #少年花子
摇醒,“?”嘴上喊倒是温柔,手上动作像是要让把中午吃全吐出来。   “你干什么啊花子!”大嗓门照例引来了一波关注。只能忍着火气,一手压住头,放低了音量,“花子你知...
」不见人间● 少年花子柚木● BG● 花子
这么多次,你一次也出来。 “是自作多情了……对不起。” “再见,花子。”再见,阿。 谢谢你给美梦。 这一次,离开了天台,脚步很快,快得毫不犹豫。 像是害怕多待一秒就会改变主意。 可是...
)以月色吻你(OOC,花子×)● 少年花子柚木● 同人● BG● 小甜饼
,打扰了!你们知道花子去哪里了吗?重要事情在寻找他!” 蹲下身拦住了蹦蹦跳跳勿怪,从衣兜里掏出糖果递到它们眼前,双手合十,忐忑等待着回复。 勿怪心满意足接过糖果,接二连三...
普宁老师好像是变态 # #柚木 #
是看错人了,还把那个场景拍了下来,然后放大,仔仔细细研究了一下以后确认了这就是柚木老师。   同桌和柚木老师妻子漂亮,双腿也漂亮。又想起了学姐脚踝,虽然对不起学姐,但好像那...
甜品公司七夕预售商品:小甜饼 #少年花子 #同人文 #光
冲着花子喊:“你如果对前辈做什么不好事情可饶了你!” “才会呢你快出去!” 花子飘到门前“啪——”一声把门关上并上了锁。 “花子……?” 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 花子把...
】萤光 # #
紧张还是柚木真没什么值得说出口优点,她支支吾吾,脸红颤抖柚木怀疑她是是心脏病发作。   可能是受到了仓井茜和赤根葵影响,两人总是黏黏糊糊。成为灵这么久了,小本本也看了,更别提...
乙女 』当你怀孕了 ……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柚木司 #柚木 #源光 #源辉
了还知道……”花子红着脸压了压帽子,不过你能给他生个孩子他还是开心   柚木司   能在柚木司胡闹之后下得了床,你就觉得是万幸中万幸了   这个小鬼,每次都能让你两三天下了床,你觉得自己都...
乙女』一起睡觉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柚木司 #柚木
感觉目前坑里没有人写过诶 源氏兄弟感觉自己写非常ooc就先写了   柚木花子)   “诶?少女难道真打算和睡在一起吗?”   幽灵般少年在你身边飘来飘去,望着你夹着枕头和睡袋...
乙女 』姐妹们茶话会 #HZ #少年花子乙女向
你吓了一大跳   “都说了要○○叫或阿司了”他捏着你脸   “今天怎么没来扫厕所呢,原来是在这里呢,害得好担心”接着声音从后面传出   花子飘到身边,从后面环抱着搂住“扫...
乙女 』属于你和他幸福 #少年花子乙女向 #柚木司 #柚木 #源光 #源辉 #HZ✨
by/ 叫什么清酒叫春药得了   这里龄九\清酒 回来了有人还记得吗qwq OOC 太久没写了手好生练练手 开始正文!   柚木   是一个害羞男孩子呢,记得刚刚认识他时是在放学路上,你...
乙女』当你要开学了 +考试复习 #少年花子乙女向 #HZ✨ #柚木司 #柚木 #源光 #源辉
  柚木   ☆知道你明天要回到学校后他开心,毕竟身为灵他是不能离开厕所   ☆你知道是,你在家这些时间里他每天都想你   ☆在你进入学校之后他会立马到操场去找你,或者直接把你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