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铃】夏花 #岸边露伴 #杉本铃美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无替身设定

私设四岁年龄差

甜就完事了

 

虽然岸边露伴不想承认,但在他小的时候,的确很黏他的邻居姐姐杉本铃美,他爸妈带他回家,两家就那么一点点距离,他非要走两步一回头,带着哭腔喊,“铃美姐姐……”搞得像什么生死离别一样。

 

这种回忆对他来说是折磨,想起来就觉得又尴尬又忍不住脸红。好在杉本铃美是个很体贴的人,基本不拿小时候的事来嘲弄他。

 

他看着桌上的草稿,他有时会无意识的画一些人物随笔,既是练习,也是找灵感。但最近,他翻了翻之前的草稿,是不是有点画太多杉本铃美了?

 

他下意识从窗户看去,只看到宽敞的马路。成年以后他就从家里搬出来了,虽然和父母家隔得不是特别远,但也不能像小时候一样从窗户就能看到隔壁的漂亮姐姐在客厅干什么。

 

头疼。其实最近一个星期他都没怎么和铃美联系了。她正忙着准备她的拉丁舞演出。

 

一个月以前出门写生的时候,撞见了她和另一个陌生的男人说说笑笑。他不耐烦的皱皱眉,打量起铃美身边的男人,目测比他矮那么两三厘米,体型倒还不错,长相嘛,一般般。

 

呵,这男人不如我。

 

岸边露伴脑子里浮现出这个想法。随即又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陌生男人攀比?正在他想七想八的时候,铃美发现了他。“好久不见啊!小……”她立马觉得不太妥当,咽下差点就出口的词语,改了口,“露伴。”

 

“恩。”铃美叫的别扭,他答的也别扭。虽然他不喜欢听铃美喊他小露露,但“露伴”正儿八经从她嘴里冒出来听起来也怪怪的。

 

铃美很自然的向他介绍身边的男人,“这位是本堂,我的舞伴。”“噢,你好。”岸边露伴连眼睛都懒得放在他身上,拜托,谁对这种长相没什么看点的男人有兴趣啊?铃美习惯他这不冷不热的态度,但还是嘟囔的抱怨了两句,“真不可爱……”

 

然后招呼也不打就带着她的舞伴走了。

 

岸边露伴停了笔,三分钟以前还看着挺顺眼的风景画现在看来哪哪都是问题,他只能憋着一股气修改。越改越觉得难看,最后怒气冲冲地撕下团成一团往垃圾桶一抛,结果还没扔中。

 

沉寂了三秒钟,他还是老老实实站起来把纸团捡起来扔进垃圾桶。

 

最近可能是遇到了所谓的瓶颈期。所幸他的存稿还多的很。

 

平时他是没怎么发现,为什么这条街上会有这么多情侣?看着真倒胃口。

 

结果这个瓶颈期一直延续到现在,都一个月了。他也有些焦躁了。他可不想停刊。

 

拿起手机才发现半个小时以前铃美给他打了电话,不过手机静音他没能接通。他迅速拨了回去。“啊你好?”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他立马想到是那个本堂。岸边露伴的语气瞬间僵硬了很多,“我找杉本铃美。”

 

“抱歉,她换衣服去了。”

 

要你道哪门子歉。这句话他差点脱口而出,他忍住了。“要很久吗?”“可能……啊,来了。铃美,你的电话。”和人家熟吗?叫的这么亲密。岸边露伴不耐烦地转动手上的铅笔。

 

“抱歉啦露伴,新舞服刚拿到。”铃美熟悉的声音传过来,“我是想问你,愿不愿意来看看我的演出?就星期六晚上。”她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岸边露伴立马想起16岁时第一次去看玲美演出那不愉快的经历。他的理智在抗拒,不,他一点都不想看,蠢死了。“行啊。”反正只是想看她出丑。

 

“那约好了哦!”铃美的声音听起来很惊喜。

 

一结束通话岸边露伴就有些隐隐后悔。他不由想起16岁看的演出。演出前他去了后台找铃美,因为铃美特地拜托他来拍照。谁知道一进去就看到她的舞伴差点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铃美因为背对着他所以没发现。

 

岸边露伴将手里的相机砸向那个猥琐男人。结果两个人在后台大打出手。最后三个人都一起去了警察局。铃美第一次的正式演出就这样戏剧的错过了。

 

岸边露伴虽然觉得是挺可惜的,但他更加抗拒铃美继续学习拉丁舞,一开始抗拒还仅仅是因为小时候和铃美玩耍的时间因为她要练舞而少了很多。但他也没什么立场去劝阻铃美,因为他比谁都知道她有多爱舞蹈。岸边露伴从来不觉得自己说话直接,“说到底你不穿这种衣服就没这些事了,而且两个人的身体还贴的那么近……”“岸边露伴!”印象中,那是铃美第一次那么连名带姓的大声叫他。就算是他小时候淘气她也只是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再闹就不理他了。

 

岸边露伴住了嘴,因为他看到铃美眼睛里已经有泪水了,他开始思索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讨厌你这样说!”

 

说起来,差不多就是从那时候起两个人慢慢没以前那么亲密了。铃美之后也邀请过岸边露伴,但被他全部推掉了。久而久之就再也不邀请了。

 

其实岸边露伴这人别扭的很,但他从来不承认。嘴上说着不去不去,其实他也曾经偷偷摸摸去看过一次。因为觉得被发现了面子上会过不去,还特地戴了一个帽子。

 

在舞台上,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杉本铃美。和他从小到大的印象完全不一样,他印象里的铃美一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不管他干什么都能好脾气的包容他,明明也没有比自己大多少岁。

 

但那次他看到了一个热情洋溢的铃美,性感的舞裙赋予她一股独特的女性魅力,他这才发现玲美的身材很完美。只是他还是觉得和男舞伴贴在一起这画面看着很不爽。

 

但那晚他还是做了一个旖旎的春梦。醒过来后只能顶着一张大红脸去洗内裤,虽然理智告诉他这很正常,这是所有男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但脸上的燥热怎么也降不下来。导致之后看到铃美觉得更加别扭,这也是催促他赶紧独立出来的原因之一。

 

不回忆还好,一回忆就满脑子都是那个旖旎的春梦。岸边露伴好歹是个成熟男人了,没当初觉得那么羞耻。他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喝了两口水,企图平息一下。

 

结果还是靠画画来平息这躁动的心情。说真的,他以为自己这种无意识的画画会自动描绘出脑中的画面。虽然主角的确是同一个人,但内容正经多了。

 

是在舞台上看到的铃美。再次看到也只能感叹她所展现出来的那股肆意张扬的美。

 

岸边露伴觉得自己的画技果然很不错。

 

其实岸边露伴说要做个漫画家的时候他家里人死活不同意,无非就是日本漫画家太多了很难混出头,竞争压力也大,他的父母还是希望他能找一份安稳一点的工作。

 

闹得严重的时候他父亲直接一把火把他的草稿全烧了。至此岸边露伴铁了独立的心,他完全没有受到任何打击,反倒是越挫越勇,最终被发现了才华。

 

在追求梦想这一点上他和铃美倒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铃美的父母也不太喜欢女儿把拉丁舞当做正经职业,显然他们把这当做了脱衣舞娘的一种,当初让她学也只是练练体态和气质,哪知她会这么沉迷。

 

15岁的他和19岁的铃美惺惺相惜。好歹还是两个人,他经常会把自己的画藏在玲美家,还会询问铃美这个外行人的意见。虽然她不太能给出什么专业性的见解,但她的支持很大程度上给了岸边露伴动力。

 

铃美基本不在他面前表演,“感觉挺不好意思的。”她红着脸拒绝岸边露伴的要求。

 

还想着这种害羞的性格怎么上台表演,结果这不是很出色吗?

 

岸边露伴不自觉的拍了好几张照片,反正他就是有收集素材的习惯。不过看几遍都觉得她的舞伴真多余,给他的抓拍加大了难度。

 

总之今晚带她去吃饭吧,算是邀请自己的回礼。岸边露伴很自然的往后台走,一开门发现里面热闹的很。所有的人围成一个圈,他听见那个什么上堂还是下堂的大声喊着:“我喜欢你很久了铃美!请务必和我交往!”旁边看热闹的一阵起哄。

 

不是吧,真老土,还什么务必,不觉得说出来很高傲吗?岸边露伴觉得有些不耐烦。“那个……我……”铃美的声音在浪潮中显得有些微弱,但还是被岸边露伴给捕捉到了。反正铃美那个善良的傻子肯定是不知道怎么拒绝吧。

 

岸边露伴拨开面前的人墙,强势的闯入中心区,在一群人懵逼的情况下将铃美一把拉走。本堂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等……你干什么?”“你才是,对我的女朋友有什么企图吗?”岸边露伴没多想,反正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快方式。

 

脱离闹哄哄的人群,马上就能感受到夏夜的凉爽。

 

“谢谢你啦露伴。”铃美一张脸也是红扑扑的,舞服还没来得及换,只是临时披了一件外套。看这样子,也不太好带她去什么店里庆祝了。算了,送她回家吧。岸边露伴敲定了主意。

 

他还无察觉的拉着铃美的手,铃美看着两人紧握的手,张了张嘴,又说不出话来。怎么感觉,挺尴尬的……

 

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铃美愣住了。座位上放着一大束花,“这是?”

 

“送给你的,演出很成功。”

 

“谢谢。”铃美抱着花有些愣神,她总觉得岸边露伴在她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了另一个样子。

 

岸边露伴也看着玲美,因为她的反应和他想的不一样。以他的了解,铃美应该笑的傻兮兮的对他道谢,他明明记得她还挺喜欢这些五颜六色的花。

 

“本堂那边的话,我会替你解释的。”铃美找了个话头。但岸边露伴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这不是很好的解决方式吗?”

 

处理问题的方式倒是一直没怎么变。“我也不能一直拿你当挡箭牌啊,万一小露露以后有喜欢的女孩子或者有女孩子在喜欢你……”“别叫我小露露。”岸边露伴纠正玲美的口癖,他总觉得这个称呼让两个人的距离变得很遥远。“而且,我对其他女生没什么兴趣。而且说到底你不是特别不擅长这种事吗?”

 

“抱歉抱歉。”确实,铃美并不擅长处理这种问题。她总是过于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不希望别人失望,结果就是老是去做一些让自己不怎么开心的事。“我已经改正了!”她为自己辩解了两句。

 

岸边露伴发出来一声表示极度不信任的冷笑。大概两个月前她也是这么说的。

 

“你不高兴吗?”等待红绿灯的时候岸边露伴问她。

 

“诶?”

 

“让我假装你的男朋友你不高兴吗?”

 

对于这种问题铃美就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也不是……”“那不就行了。你不会不高兴那不就没问题了。”岸边露伴想不到这种问题有什么好为难的,相反他的心情还有点愉悦,就像新年第一天穿着新内裤一样愉悦。

 

这种假装的身份也没有扮演多久。岸边露伴花了一段时间考虑他和铃美的关系。他从来不考虑情情爱爱的问题,漫画中涉及必要的感情也不会做过多的描写,他最多的灵感来源可能就是康一和由花子的恋爱故事。

 

还是康一提起一句“你和铃美小姐的关系真好,是男女朋友吗?”他才恍然感悟了一下原来他和玲美在他人看来关系好到像男女朋友。

 

不过喜欢这种虚无缥缈的情感对他来说有点难以辨认,“你要怎么确认真的喜欢?”最后他还是去询问康一。康一认真的想了想,问他,“假如,铃美小姐和另外一个男人结婚了,你是什么感受?”什么破问题,他脑内完整的演绎了一下这种情况,连铃美穿的什么婚纱都想好了。但一贴合问题,“很烦。”

 

“你喜欢铃美小姐。”

 

岸边露伴觉得康一的定论下的有些莽断。虽然他的行为更莽撞。他直接打电话给在外地出差的铃美,“我们在一起吧。”

 

“啊?”这种突然没头没脑的话让铃美怀疑他是不是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岸边露伴斟酌了一下,换了一个顺耳一点的说辞。但那头沉默了很久,他开始追问,“不行吗?难道你不喜欢我?和我在一起你不开心吗?”

 

铃美的答复迟了三天,因为她说要时间考虑。和岸边露伴假交往的日子也没有很久,但正好那段时间铃美比较清闲,加上为了躲避父母的催婚,她很多时间窝在了岸边露伴家。开心是开心,因为感觉距离拉近了很多。但突然让她用恋人身份去面对,铃美觉得有些转换不过来。

 

“抱歉,我暂时没有这种想法。”

 

这对于岸边露伴来说是个意料之中的答复。

 

“我就知道。不过没关系。我已经准备好追你了。”

 

而且势在必得。

 

END

】兜圈● 岸边
!” 岸边闻言挑眉。 “你是怎么出现在我家附近的?” “不知道啊!”依然坐在台阶上,似乎没有任何要离开的意思。 “哼,你早就不该留在这里了不是吗?” “谁知道呢,大概一个人会很寂寞吧……” “哼...
让她降落● jojo乙女● 岸边● jojo原女
一辆出租车。     今天是岸边结婚的日子。   新娘很,是他的理想型,温柔可爱楚楚大方,她对我微笑,笑容真诚又灿烂,我更加确定了她会是喜欢的妻子。我微微颔首,挺直背走入会场,我说不出内心是...
【JOJO乙女】年少时的悸动 #岸边
,就像是岸边,也不会否认青春应该是美好的,哪怕是过去那个孤僻的怪人也不会。 这很蠢,岸边想到那双琥珀色的眸子,像是盛满阳光一样;想起那个转学生,纤细精致的,人偶一样的人,他还记得她认真注视...
乙女】不要任性(双向暗恋,包甜)● jojo乙女● 岸边
。     “呼…要不要歇一会。”     漫画家的体力似乎不太好。     岸边指了指那把木椅,那把木椅不知道受了多少风雨的侵蚀,真的还能坐得了人吗?我偏过头去看着这个梦的缔造者,我说不出拒绝的...
【jojo乙女】当你突然喊他全名 #同人 #男神x妳 #jojo的奇妙冒险 #乔鲁诺 #东方仗助 #承太郎 #岸边
,他担心自己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但是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问你。”   听到你的解释后他哈哈大笑,摆摆手告诉你会传达给承太郎的,你无奈的叹了口气,呀咧呀咧,自家男友什么时候才能变得直率一点啊?   岸边...
【jojo乙女】当你们玩pocky game的时候 #同人 #短篇 #男神x妳 #jojo的奇妙冒险 #东方仗助 #岸边 #dio
将你搂进怀里并加深了那个吻。   岸边:   老师今天明显哪里不太正常。   无奈地叹了口气,你放下了切菜的刀子然后朝着年轻的漫画家看过去,“那个,老师,您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乙女】疯子● jojo乙女● 岸边
了下来,整张脸柔和得不像话。   我看着他的睡颜有些出神。   岸边在我见过的人里最疯的一个,他身上于我而言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我甚至有一种我们应是一体的感觉。   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奇妙心情,我...
【jojo乙女】当你抱着他们的衣服睡着了 #同人 #男神x妳 #jojo的奇妙冒险 #东方仗助 #岸边
是的,明明真人就在这里的说。”   岸边:   作为岸边的助手兼女朋友,你在他家唯一可以做的工作就是做饭和发呆,毕竟是老师嘛,他从来没有真正需要助手。   有些无聊地坐在他身后,你觉得自己真...
【jojo乙女】当你洗完澡穿着他的衣服 #同人 #男神x妳 #jojo的奇妙冒险 #乔鲁诺 #岸边 #吉良吉影
原作者:肥宅大佬AKI   ✨ 乔鲁诺/吉良吉影/岸边 ✨ Y/N=your name ✨ 依旧是沙雕ooc小甜饼,有兴趣的话可以翻一翻其他作品嘛(⁎⁍̴̛ᴗ⁍̴̛⁎) 正文...
【仗♂♀】货不对版(一) #仗
”——   高中生们尊敬地把那位大人称为,美术部的岸边。   传闻中她肤白貌,体态纤细高挑,拥有一头海妖般的绿色卷发和大罐纯净无暇的钛白、柠檬黄,画技神乎其神,十六岁就开了个人画展,据说还在某...
jojo乙女岸边x你 3500+等着你光临!!● jojo同人● jojo乙女● 岸边
,“喂喂,这个路怎么感觉是往老师家去的?” 亿泰挠挠聪明的大脑袋,“是吗?应该不是吧,这边房子虽然少但还是有几家的。 东方仗助迟疑的点点头,好像也是哦。 才怪!!这明明就是老师家吧?!东方仗助和...
【蕉橘】旧门 #镜音双子 #蕉橘 #镜音 #镜音连 #vocaloid
起来十分凝重地七零八落肆意摆在空中,方才的湿度再度被的热浪吞没的一干二净。稍微有点寂寥的院子里空无一人,廊头浅黄色金属鸟笼中的金丝雀栖在横木上,默默用短小的喙梳理着占满湿气的羽毛,黑珍珠似的眼睛有一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