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野樱】绚烂(下)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春野樱个人,含一点佐樱元素

单纯就是想吹我的樱,各种亲妈滤镜

他人视角

 

003.

要说我近几年最高兴的事是什么,那就是生意肉眼可见的变好了。

 

我这家理发店从父辈算起也开了几十年了,也称得上老字号吧。只不过忍者时代开理发店真的很不吃香,我童年时代时常担忧是不是下一顿就没得吃了。

 

结果我还是走上了父亲的老路。耳濡目染,学别的也学不太会,只能硬着头皮接过这家不怎么盈利的店。

 

忍者们因为任务原因,女忍们一般选择好打理的发型,更没时间做什么养护,更甚者直接拿苦无修理。理发店根本就可有可无。

 

所以我对待每一个客人都非常用心,指望多留一个是一个。

 

春野樱第一次来店里的时候是跟着她妈妈一起来的,春野夫人想让我帮忙修一修春野樱额前的刘海,“这个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精神。”的确,那个刘海留的过长了,都快把眼睛遮住了。

 

她当时似乎并不想剪掉,她妈妈一开始还是好好的哄,后来不耐烦就直接把她摁在椅子上。从镜子中我看到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弄得我罪恶感还有点强烈,那一瞬间仿佛我手上拿的不是剪刀,而是砍头的大刀。

 

她小声的求我不要全剪光,只要在眼睛上面就好了。她妈妈的要求则是全部剪得干干净净。我还是顺从了小女孩的心愿。她碧绿色的眼睛真的很好看,藏起来怪可惜的。

 

后来她和井野成为了朋友,井野是我们店里的常客。之后她再来我们家的理发店就是跟着井野来的。井野向我介绍她,“她叫春野樱。”彼时的她用一根红缎带将头发拢起来,看起来清爽多了。

 

她和井野都选择开始留长发,也就没怎么来我们店里了。要来也是修剪一下碎发或者问问头发的保养方法。

 

那时候我还以为她俩不打算做忍者的,因为我几乎没怎么见过哪位女忍者留着漂漂亮亮的长发,要么是短发,要么就是毛糙的长发,怎么方便怎么来。

 

我有段时间很觊觎春野樱的长发,她来我店里洗头的时候我还蛊惑她,“真的不考虑把头发卖给我吗?”她养的真的很细心,那发质摸上去很好。加上又是漂亮的粉色,我很喜欢。还开出了一个不便宜的价格。

 

“不行!”她拒绝的很干脆,“这可是特地为我喜欢的男孩子留的。”

 

她那仗势,我还以为要直到把男生追到手再剪头发。谁知道下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参差不齐的短发,又是她和井野一起来的。两个人的神色都有点沉重。我看见春野樱的脸上还贴着创口贴。

 

我也没多问,我不太喜欢打探别人的私事。

 

那个短发一看就是苦无削的,边缘被切得和狗啃差不多,“修整齐的话要剪很短哦?要做点什么造型吗?”她摇摇头,眼眶都红了,“不用了,就修整齐就可以了。”确实挺可惜的,毕竟是养了这么久的头发。唉,还不如当初卖给我呢。

 

才隔没多久,井野也带着一头被苦无切过得头发来了。大多远我就听见她俩的斗嘴,什么“挺有一套嘛宽额头”“你也是,很舍得嘛井野猪”。我是真的好奇了,忍不住问两个人发生啥了,怎么纷纷留起了短发,难道是流行起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时尚趋势。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笑嘻嘻的对我说:“不告诉你!”

 

我儿子越长大越调皮,我老婆根本管不住他,所以每次他下课以后就会被扔到店里来。我长得五大三粗的,瞪着眼睛吼他两声他还是知道怕的。

 

有回春野樱来剪头发没挑好时间点,店里正忙着。我请她在旁边等一等,她前面都是一些男人修头发和胡子,还是挺快的。

 

我儿子就是这时候扒拉上人家的。非闹着要春野樱陪他玩,连我的吼声都不管用了。他又哭又闹,在地上用衣服帮我拖地。我恨不得一脚踩死他。

 

春野樱看不下去了,真陪他玩了起来。等我解决完前面客户,她连作业都教完了。这是什么活菩萨在世,我每次教这个小兔崽子做作业会要掉半条命,一是我自己文化水平也不怎么样,二是他根本不认真,教着教着很容易上火。所以我当天没收她的剪发钱。

 

井野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了,偶尔她出任务能在街上看到,看样子是又打算留长发了。春野樱倒是留起了短发,相对而言来的还是比较勤的。我推测她可能已经把那个男生追到手了。

 

我的生意相较于前几年好多了,我打算换个大点的店,再多招几个人。现在光靠我一个人已经有点忙不过来了。

 

换店这件事我折腾了很久,从选址看店再到重新装修,我不得不缩短一些开店时间,实在是太多事情要处理了。等搬到新店的时候春野樱还是第一个客户,她的头发已经到了肩膀,“哎呀老板,等你开门还真是不容易。”我有段时间没见她了,她长高了不少。跟我那个调皮儿子一样,抽条地长。

 

不过我的店没开多久,开战了。说实话作为平民百姓,我都不太知道这次的对手到底是谁。但我也没这个心思去管那些东西,开着大店遭遇这些东西真的很亏钱。我只好把店给让出去了,当做临时医院点。等战争结束以后我再开回以前那家小店好了,看样子我们家天生只适合小店。

 

井野和小樱好像都上战场了。毕竟是我的老客户,我还是挺担心她们的。说起来也不容易,两个人小姑娘在前线拼命。

 

好在我攒了不少积蓄,这让我们家暂时不开店也不至于吃不上饭。因为不上班,我大部分时间都拿来揍儿子、看报纸以及和邻居唠嗑。受战争的影响,最近电视的信号都不怎么样,只能看看报纸说前方战线怎么样。

 

想不到还能看到小樱的照片,说她发现了敌方间谍伪装的方式。我倒是没想到她这么厉害,我对她最深的印象还是一开始剪个头发都要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我留意到她头发都长到可以绑起来了。等战争结束再免费帮她剪剪吧。

 

隔壁大叔上战场的儿子最近因为负伤被送回来了。最近养好伤了也是没事和我们唠嗑,我们都围着他问战场上到底什么情况。他也不是什么第一线人员,只知道一些大概的事。比如这次的敌人很强,要是输了全人类都完了。他还提到我们木叶的忍者出了很大的力,我们就爱听这个,感觉怪有面子的。

 

“有个粉色头发的小姑娘,也是咱们木叶的,也算救了我一命了。要是没她,我的腿可能就没了。”

 

他一说我就知道是小樱。我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了不得。

 

战争倒也没我想的持续那么久。我又重新开起了我的小店。小樱来的时候还惊讶我怎么又开回去了,“还是小店开着轻松。”我儿子也差不多跟着我学手艺了,现在负责给客人洗头,看见小樱还是一口一个“姐姐”。

 

我儿子比我有天赋,脑子里有一堆新奇的发型想法。战后重建慢慢发展出了很多和以前不一样的东西,除了忍者,可选择的职业多了很多。这意味着我们的客户多了很多。而儿子的很好的跟上了新颖的潮流。我早早的把店交给他了,自己提前退休天天出门打牌。

 

在路边打牌总能碰见很多以前的客人,一天天过着也不怎么觉得日子过得很快。直到有天儿子下班回家告诉我他今天帮小樱的女儿剪了头发时,我才恍然看清了镜子里自己的白发。我无奈的笑笑,这大概也是一种传承吧。

 

004.

我一直很迫不及待的想自己经营裁缝店,我很自豪我们家店的历史。木叶村存在了多久,我们店就存在了多久。奶奶在我小时候很喜欢说木叶的发展史,其实从我们店里的裁缝发展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因为我们家是帮忙在衣服上绣家徽的。

 

虽然木叶村也不止独我们一家,但论起经验来还是我们更丰富。我们的标价也高一些。但找我们的总是一些大家族,比如宇智波、日向,这种家族不在乎那么几个钱。

 

在我看来,家徽的传承是一件很严肃也很光荣的事。就像我们家的门匾,虽然有些损坏了,但我舍不得换掉,这是我们家正宗的一种象征。

 

所以轮到我当家的时候,也完美的继承了那种仔细严谨的精神,每一个家徽都保证不会出错。每一个找上我们店的家徽我也都牢记于心。

 

除了宇智波、日向这样的大家族,偶尔也会有一些小家族找我们。有一些还是新兴的家族。我总归有些瞧不上他们,虽然母亲教育我应该一视同仁。但我总抱着一股强烈的自尊感,认为这种和历史悠久的大家族还是比不了。就像村里其他的裁缝店一定比不上我们家的店一样。

 

春野这个家族算得上有些异类了,因为我还见过我奶奶缝制这个家徽,也就是说还是有点历史的。但缝的并不多,日渐凋落的家族我也不是没见过。但像他们完全转变成了普通人倒还是更少见了。这类是我最鄙视的。不管怎么说,也不该忘记家族的荣光。

 

所有的家族里我最喜欢缝制的就是宇智波的家徽,他们在我眼里就是完美的传承了家族特质的大家族,也更像强大的忍者。

 

谁也没想到这个家族会一夜之间凋零,全族只剩下一个男孩。我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

 

世事无常,我不知道宇智波会一夜只剩一个人,也没猜到春野家唯一的女儿会去当忍者。她跟着她母亲来过几次,在我看来完全不像一个忍者的样子。

 

宇智波只剩的那个孩子也来过几次,我还是很欣赏他没有放弃家族的观念。所以钱收的少了一点。

 

但我后来又有点失望,因为宇智波那个孩子已经很久没来了,让我恍然产生一种宇智波已经彻底断绝的感觉。

 

倒是春野家的小姑娘越来越有点样子了,那多余的长发剪掉了,衣服也不像之前见到的几次干净。破碎的多也就意味着来这里的时候要多一点了。

 

我也没想到我有一天会得到春野家小姑娘的帮助。我已经上了点年纪了,虽然我不太想承认,因为长期的伏案工作,我的肩和腰的问题都比同龄人严重的多。给春野递衣服的时候我腰痛发作,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榻榻米上。我没时间在意这副失态样,我的腰一疼起来真的很要命。一开始还能靠点药撑着,现在吃多了药效已经不怎么样了。

 

很快,我的腰间传来一股暖意,疼痛一瞬间缓解了很多。

 

春野家的小姑娘还是一个医疗忍者。她皱着眉帮我疗伤,看样子是发现了我的腰问题一大堆。果然,她对我说:“婆婆,您的腰实在不合适工作了。”我摆摆手,“等我死了再说这件事吧。”提起这个,我的女儿儿子都对这家老店没什么兴趣,孙子辈的又还没出生。我是做不到看着店就这样关门的。

 

她也就不劝说我了,第二天给我送了几幅膏药,让我按时贴着按摩一下。虽然我有些怀疑她的技术,但还是尝试了一下。真的缓解了很多。我慢慢对她有些改观了。

 

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上年纪了,眼睛、手都没以前那么利索了,慢慢的,我推掉了一些不怎么知名家族的订单。而且制作速度已然慢了很多,但此前积累了很多老客户,他们都比较愿意支持我。我得以混口饭吃。也不是说我的女儿和儿子不养我,而是我不喜欢拿其他人的钱,就算是亲人也不行。我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过乞讨的日子。

 

但怎么也抵抗不过战争的影响。我被迫休息了很长一段时间。春野家的小姑娘早早把膏药单子给我了,我按着这个方子去抓药制作膏药,趁着这段时间也治了治我的腰伤。我还想多开几天店。

 

战后兴起了很多我搞不懂的东西,我只觉得街上吵了很多。

 

我听说有了一种机器可以快速的制作家徽,手工制作已经不怎么吃香了。我对此嗤之以鼻,他们懂什么,这一针一线下去是对家族历史的膜拜。

 

靠着大家族客户,我依然可以做着我喜欢的工作。但也的确订单少了很多。多出来的时间我就搬着椅子去门口坐着晒太阳。春野家的小姑娘倒是比我孩子还担心我这条老命,时不时就来给我诊断。“你变成了一个了不起的忍者了啊。”我对她感叹了一句,“坐在这里都能听见有人赞赏你,不过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我还觉得春野家真是没救了。”

 

她显然不太明白我的信念,只是出于尊敬没有对我反驳什么。我也不做过多解释,很多人都说我迂腐,我也习惯了。

 

年龄渐长,就越能看到一些神奇的事。比如多年未见的宇智波家徽居然还能让我动手缝制,我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的年轻男人。他和小时候的气质已经很不一样了。

 

我总觉得我没多长时间能活了,这几天老是梦到我的奶奶以及母亲,她们对我说着家族发展的故事,我总是听不腻,但现在已经没有人愿意听我讲了。

 

春野家的小姑娘拿着一件婴儿的衣服让我帮忙缝宇智波家徽的时候我愣住了,“你和那个宇智波……?”“是的。”她有些脸红,“是个可爱的女儿。”

 

可能也是命运的玩笑吧,一开始我最尊敬的宇智波竟然与我瞧不上眼的春野有了孩子,我不看好的春野变成了一个值得称赞的女忍者,而我以为要断绝的两个家族居然有了神奇的交集。就在我快要死的时候居然还能再缝制宇智波后代的家徽。看样子我的眼光是真的不怎么样嘛。

 

把衣服交给她时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想了想还是没多说什么。

 

只是说了一句,“希望你们幸福”。

 

END

绚烂(上)
什么像样的安慰她的漂亮话。我感觉说什么都用处不大。我倒是注意到留着一头很漂亮的长发,看样子是了狠功夫保养。   万万没想到一次再见到她时就变成了短发。当时店里很忙,刚看到她时我都不敢确认是不是...
『佐/短篇』我喜欢你() # #宇智波佐助 #火影忍者 #同人
了咽口水。   !你怎么就答应了!真当自己坐怀不乱柳惠吗?!   幽幽地叹口气,她匆匆洗了个澡,拿起睡衣的时候愣了愣。   女士睡衣,并不稀奇,但出现在宇智波宅的女士睡衣,却让多想了几分...
【佐】去看烟花吗? #佐 # #宇智波佐助
啊,怎么了?难道是什么纪念日吗?”   佐藤撑着巴,嘴角耷拉着,看上去非常的委屈,“七夕呀前辈,您不记得了吗?这可是我们第一个七夕,但是!我却不能调休!”确实将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大部分时候她只...
【佐】Trampoline() #佐 # #宇智波佐助
早日收获自己的幸福   本来想着一飞机拿好行李,赶紧录两段让大家看看特罗姆瑟长什么样。结果一出机场,端着相机的手忍不住颤抖,拍了几张糊的像用座机拍的。   好在的抗冻能力还算不错,在原地多...
【佐】重读(4)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现代|私设有 这章有点伪车车,车车会写的! 不要跌入人群,我会找不到你。 ——————— 佐助没有喝酒,他动作轻缓地把放到副驾,把安全带拉给她系好,摸到车座旁把...
【佐文】肆 # #晓 #all
原作者:敇   #火影忍者 #同人 #佐助 #   木葉使终都没有想到,一直用真心来供奉木葉的会跟晓狼狈为奸 就在前一个晚上,守卫在重型资料室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动静 打开门一看,黑暗的房间...
【火影佐】烟花祭上的重逢 #重生 #穿越 # #HE
冷漠的欧豆豆。 …… 烟花祭 “咦?今天是烟花祭?”小芽吹摆布着,先是穿上和服,然后被迫按在梳妆台前化妆,“哎呀,妈妈,我才五岁,不要化妆了吧。” 对于化妆不是很热衷,上辈子也只有在面对...
【佐文】花田 #佐助 #
原作者:敇   #佐 #火影忍者 #同人 #佐助 #   啊,不太会这样的,适合听周杰伦的花海听!周杰伦的 宇智波佐助在完成任务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花田,很大的面积,有许多漂亮的花 五彩缤纷...
【鸣文】苹果皮与告白 #
。”他挠头。   冷哼一声,掀了掀眼皮,头都没抬一,看着手中的苹果幽幽道:   “胳膊还想不想要了,乖乖放好。” “算了,反正我唠叨一百遍你也记不住,每次都答应的好好的,转眼就来医院串门,直接...
【佐】审神者 #
。”她皱了眉。   “我更喜欢,你叫我——撒旦。呵……”   黑色纹条顺着佐助掐着脖子的手蜿蜒攀爬,似要将他一同拖入深渊。   “或者说,那个让大天使长大人也执着的名字,。”   一字一句...
【佐】重读(1) #
,愣是聊到凌晨六点有了一点点睡意才肯回房间休息。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佐助浑身僵硬了,心尖泛起一阵酸。他想着可能不是她,但在听到鸣人那样描述她的发与碧眸,那样讲她的开心笑颜,他又知道...
SSN—(17)YOUTH #佐 #
by/ 阿琛琛琛琛琛   佐|七班 依旧是可爱点的梗,不过我也混了很多想写的梗进去 一章写点好玩的! ——————— “叩叩”的敲门声响起,七班正在上自习,双眸轱辘一转,看了看前面井的空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