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徐】与未来岳父交谈的正确方式 #欧拉亲子 #安娜苏 #空条徐伦 #空条承太郎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全是私设

单纯就是想看承太郎与安娜苏正儿八经的会面

夹带各种私心

 

说真的,安娜苏一直都觉得自己的替身使者挺不错的,每当他想拆点什么东西解解闷时都很方便。但此时此刻,看到他亲爱的女朋友的父亲站在自己面前,他恨不得当场希望自己的潜行者能够进化出倒退时间的能力。

 

昨晚他喝了个烂醉,因为从亲亲女友徐伦那里得知她的父亲并不欢迎他。虽然当时他嘴硬的回答“我才不在意他的看法”,但思前想后考虑了很多,连女友父亲强势介入导致他俩被迫成为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剧情都幻想出来了。

 

很多人初次见面时都对安娜苏的印象不怎么样,怎么看都像靠着脸去诱惑女人的变态连环杀手,徐伦也一度这么以为。虽然相处之后也认清了他是个无厘头的恋爱脑,但徐伦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因为这种事而买醉。

 

安娜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觉得很烦,所以喝酒,不知不觉喝多了就烂醉了。本来这不算什么事,只是当你满身酒气,一脸憔悴的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的是女朋友的父亲时,事情就大条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空条承太郎本人,之前以见照片以及听徐伦抱怨他为主。主要印象就是不太懂女人心、不顾家、甚至还有点暴躁。他顺着女友的心跟着骂过好几次这位未来岳父。

 

安娜苏确实天不怕地不怕,在真正见到空条承太郎本人之前他都不知道压力是什么东西。他唯一的紧张来源是徐伦今天为什么没给自己发消息。

 

门外,这个比自己还高,一脸严肃盯着他的男人,只是用眼睛打量他。两个人都没开口,安娜苏是怕一开口会泄露嘴里那不太好闻的酒气,加深好像本来就不怎么良好的印象。

 

第一句话是空条承太郎说的,“你就是徐伦的男朋友?”安娜苏点点头,赶紧做了自我介绍,还不忘给自己解释两句,“抱歉,我有点失眠。”仔细想想又觉得这个解释好像也不咋地,他闭嘴了,让了个位置,请未来岳父进来。

 

其实安娜苏觉得他最好别进来,屋子里喝剩下的易拉罐还没清理,浓郁的酒气也还没开窗通风。反正挺糟糕的。

 

安娜苏真的气死了,他平常真的很讲卫生,徐伦都没他讲究。偏偏邋遢了一天就撞上了这么重要的事。

 

空条承太郎确实对他第一印象很差,尤其是走进屋子里闻到那浓郁的酒味时,印象更加雪上加霜。同为男人,他觉得喝酒没什么,但嗜酒就有问题了,毕竟他自己年轻时还干过喝醉后暴打消防栓的事。

 

空条承太郎从来没考虑过女婿这个问题,因为不怎么陪伴徐伦,他印象里徐伦还是那个19岁的叛逆少女,这点和他一模一样。这几年不忙了,待在家的时间多了也最多就是觉得徐伦长高了。

 

所以女儿突然说想带男朋友回家时,他第一反应就是皱起眉毛问,“徐伦,你才多大?”徐伦翻了个白眼,“您自己不会计算吗?”然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其实主要是徐伦在争吵,空条承太郎不过是偶尔回几句,但总能成功的火上浇油。最终还是妻子出来调解。

 

调查安娜苏不是什么难事。虽然他的履历很干净,没干过什么不得了的坏事,但那个喜欢拆解东西的习惯还是让他有所担忧。毕竟这个男人怎么看都一副变态杀人狂的样子。他倒也不是质疑女儿的实力,但他担心徐伦脑子一热扎进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徐伦知道他这样评价安娜苏时笑得直不起腰,“拜托,你不如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看起来也像什么暴力狂。”承太郎当时确实很想狠揍女儿一顿,让她清醒清醒。

 

不过确实,知人知面不知心,光看着照片也无法断定什么事。所以他来了一个突击检查。

 

安娜苏知道东方人爱喝茶,但他家没有。只好端出了他自己最爱的咖啡。然后去浴室洗了把脸,镜子里的尊容让他想大声尖叫,胡子拉碴也就算了,眼睛里还有那么明显的红血丝,眼睛下还有因为没睡好带来的黑眼圈。整个人妥妥一副“完全赚不到钱,只能消极度日”的废物男人样。说实话,他要是父亲,也不想把女儿嫁给一个看起来这样的男人。

 

收拾好自己,安娜苏有些局促地坐在空条承太郎的对面。直到这种时候他才深刻意识到不在意岳父什么的都是假的,徐伦虽然每次都在他面前抱怨空条承太郎,但他还是一眼就能看出徐伦很在乎这个父亲。空条承太郎要是非不同意,保不齐徐伦真的会抛弃他。

 

“你和徐伦怎么认识的?”

 

这开场第一句话完全超出安娜苏的预期,所以他呆愣了一会儿。在看到未来岳父露出了有些不满的神色才赶紧开口,“是一场意外。我的钱包被人抢了,徐伦帮我抢回来了。我对她一见钟情,她那正道的光感染了我。”其实没有徐伦帮他也行,他完全有本事把钱包夺回来并狠虐那个窃贼一遍。

 

徐伦冲出来,把那个窃贼打趴下,而且潇洒地把钱包扔给他时,他觉得这女人酷毙了。

 

“……”这遇见的剧情也超出了空条承太郎的想象,他只觉得安娜苏这男人真的很弱鸡。不过倒是不用害怕徐伦会被他欺负。

 

“你和徐伦在一起多久了?”

“三年三个月三天。”

 

居然在一起这么久了,在此之前空条承太郎从没听过任何风声。三年前他确实还在外面奔波,和家里人联系的主要方式就是电话。而那时徐伦和他的关系异常紧张,听妻子说她还怂恿过几次他俩离婚。空条承太郎有意想和她聊两句,但每次都还没聊上他就有事不得不挂断电话,结果就是导致情况更加恶劣。

 

他那时完全没想过向妻子打听女儿的情感状况,因为他总觉得徐伦还是一个小孩子。他还是最近才知道原来妻子已经和安娜苏见过好几次了,“安娜苏是个好孩子。”虽然妻子是这么评价的,但空条承太郎觉得她完全有可能被脸给欺骗。

 

“你觉得你能给徐伦幸福吗?”想来想去,空条承太郎问了个老套问题,这还是他的岳父当初问他的问题。

 

安娜苏用“你在说什么废话”的表情回答他,“当然。我完全可以天天陪伴她,和她一起度过任何难关。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可能对徐伦放手。”

 

空条承太郎觉得有被中伤到。他甚至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徐伦才找了一个完全和自己相反的类型。

 

“顺带一提,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不会放弃的。”

 

这句话倒说的让空条承太郎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你好像误会了什么,我不打算妨碍你们。”他又不可能把徐伦一辈子都绑在身边,来看看也不过是想知道安娜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以他的阅历完全能看出他的内在。

 

虽然他不知道徐伦与安娜苏在一起了这么久,但他知道徐伦以前被渣男骗过。这事妻子还专门给他打过电话,虽然徐伦并不知情,但他特意赶回来了一趟,用时停揍了那个男人一顿,然后又风尘仆仆地赶了回去。由此他对徐伦的印象就是看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

 

有了空条承太郎的话,安娜苏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

 

他刚准备用“你的帽子真好看什么牌子的”为话题来打破一下这有点沉寂的氛围,手机响了。响的还是他给徐伦设置的专属铃声,手的反应比大脑还快,他马上就接了,还顺手点了一个外放。

 

“安娜苏,我那个臭老爸可能要去找你了,你小心点,他人超凶的。我听我妈说他可以一个打十个。”徐伦的声音一出来安娜苏就觉得事情麻烦了,刚想关掉外放又觉得有点掩耳盗铃,只好硬着头皮回答,“伯父应该不会这么不讲道理吧。”

 

徐伦显然不适应他这礼貌的语气,“安娜苏?你要是被绑架了就哼两声,怎么讲起话来娘了吧唧的。你之前骂我爸的时候可比我还溜……”

 

安娜苏一把挂断了电话。那头的徐伦一头雾水,只觉得安娜苏真是有胆了居然还敢挂她电话。于是锲而不舍的打回去,但那边也是锲而不舍地不断挂断。她完全不知道安娜苏因为她的言语,人身安全正处于一种极度危险的状态。她还怒气冲冲的发了语音给他,“你完了安娜苏!”

 

屋子里安静了大概两分钟,安娜苏只觉得眼前冒金星,他之前还一直觉得徐伦这种敢说的性格特别真实,现在看来,真诚也不一定在什么时候都是好的。

 

“那个……我之前也不太了解您,所以才口出不逊。”安娜苏其实极度不爽这种卑微的状态,他只想在徐伦面前卑微。但怎么说,有岳父的祝福徐伦会更高兴吧。

 

空条承太郎完全猜的到是什么状况,安娜苏没有把过错全推给徐伦,这一点他还是很满意的。“徐伦经常在你面前提起我?”

 

他问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是想听好话还是坏话?安娜苏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最终他选择了老老实实回答,反正空条承太郎这种人一眼就能看透他是不是在说谎,他又不擅长说谎这种事。

 

“是的。不过经常是在抱怨你,因为你不经常回家。虽然她可能没有告诉你,但最近你经常待在家里她可是很高兴的,连饭量都增大了。每次收到你寄来的礼物就要在我面前有意无意的炫耀一星期,她自己不承认,其实她很爱你。”说着说着安娜苏觉得自己像什么电视台的情感大师。他实在忍不住解开这对纠结父女的结,明明都爱着彼此,大方的说出来不行吗?

 

空条承太郎很少遇到这种直接的人,在谈论感情这种事上他一直觉得有些尴尬。这一点倒是完美的继承了东方人的含蓄。

 

他习惯性地压了压自己的帽檐,嘴上说的还是,“哼,这种事需要你说吗?”安娜苏只觉得心中一股无名火,怪不得徐伦会说他真的很会气人。

 

本以为这次不怎么完美的会面就此结束,没想到最后还是动了手。因为空条承太郎说想看看他的本事。

 

安娜苏被狠虐了一把。他万分笃定那个阴险的男人直接用了时停然后暴揍了自己一顿。打的还很有技巧,脸完好无损,身体也看不出什么伤痕,但全身就是很痛。他躺了两天才缓过神来。

 

后来跟徐伦解释也废了半天劲。

 

“我爸和你说了什么?”徐伦虽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安娜苏一眼就看穿了她其实在意的不得了。

 

“你爸说我是个好男人,把你交给我他很放心。我的实力也不俗,是难得可以与他不相上下的人才。他说你很优秀,而我也很优秀,我们俩很般配。”一顿话说下来安娜苏连气都不带喘。

 

徐伦被他逗笑了,“得了吧!你当我是傻子吗?我爸才不可能说这些话。我看你是被他狠揍了一顿吧!”

 

在安娜苏看来,这对父女各方面都很相似。尤其在爱对方这件事上,都是一样的笨拙。

 

两个人很随意的挑了一个日子,徐伦的家他去过很多次了,但还是第一次在空条承太郎也在家的情况下去做客。

 

有了先前的相处,安娜苏的心已经平静了很多。他照例对着空条夫人夸什么“您的新发型真好看”、“这条裙子真是太衬托您气质了”之类的,空条夫人被他哄的有些不好意思。旁边的空条承太郎冷哼一声,表示对他这种行为的不屑。

 

安娜苏本以为吃完饭后是四个人正正经经的商量一下什么时候订婚、结婚,领证的话说实话他也不介意明天就去。但这些事一件都没商谈成,变成了他莫名其妙和空条承太郎开始打游戏。

 

空条承太郎喜欢打游戏这种事在他看来也挺匪夷所思的,因为他听徐伦说他是一位博士,安娜苏以为他的兴趣爱好很沉闷,像什么待在书房一整天看书啊什么的。

 

徐伦也觉得很新奇,刚想坐下来观摩一下就被承太郎赶走了,“徐伦,去帮一帮你妈妈。”“切,该不会是玩的很烂吧。”徐伦嘟嘟嚷嚷的走了。

 

结果是安娜苏被虐的很惨,他心里极度不平衡,搞什么啊,学历高会打架也就算了,为什么游戏也玩的这么好?!

 

空条承太郎看起来心情很好,“上次打你觉得疼吗?”安娜苏只觉得他是在炫耀,“当然了!”

 

他的未来岳父对他的回答很满意。“其实那不是我的全部实力。如果你敢欺负徐伦的话,我可以让你感受一下全部的实力。”

 

“……”

 

END

【JOJO乙女】又是高中生们日常(内含DIO,和西撒)
啊?!”揉着头发惊坐起来,于是两人开始了每天必不可少吵架环节。          “烦死了,我怎么知道你在睡觉啊!”前面同学极不耐烦地回道。他好像一直不擅长和这个自己姓氏相同女孩...
夫妇】Dear # #jojo奇妙冒险
,过程比他想难受多了。   女儿出生是近几年最高兴事。他有些不知所措抱着这个小小婴儿,总觉得一不小心她就会被自己碰伤。   这个名字一定下来妻子就笑了,“也可以叫jojo,和...
你】勾搭小姑娘屑教授(part4.)
对父女。 “你,们怎么还没走……?”你瞪着眼睛看着他们。 完了,我刚才骂话不会全被听见了吧…… “啊,这家伙说要再等一会。”指了指在一旁抽烟。 “这么快就决定好了?”男人吐出一个烟圈...
你很机车诶● jojo乙女● ● jojo原女
地渐渐地消逝。青春期正是躁动时节,生理性征迅速发育心理不成熟让处于此时段少年少女成为了无数矛盾个体。他们幼稚天真却也不失成熟,在某些程度上来说,是一种颇为神秘存在。   我从来...
你】勾搭小姑娘屑教授
讲话,。” 博士向那个叫女孩走去,你站在原地,望着他背影。 “哗啦。”你低下头翻开那个人给你书,试图掩饰住逐渐变红脸颊。 part2. 哈,这个车厢也挤了吧。你拧着眉头被地铁里...
♀乙女】小女孩 ● jojo乙女向
绿色眼睛。 然后砰地一声,等你回过神了,一扭头看见了目瞪口呆和纳鲁西索·。   完了,这是社会性死亡。你安静放弃了思考,甚至淡定抹了抹因为舌吻不小心溢出水渍。 “如果是来向...
你】妈|智障
出来玩》   2. 你今天要去参加同学聚会。 为了防止你又像上次那样喝醉,这回博士跟你一起去了。 结果忙着帮你挡酒他和你都醉了。 (同学:好不容易有个机会灌君酒怎么会错过呢~) 但是...
【JOJO乙女】南极星空比家门前更好看吗(X你)●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X你 ooc乙女向   你凌晨三点爬起来发呆。空调定时暖气已经停了,你是被冻醒。   想喝啤酒。   想吃宵夜。   想。   最后那个,他前天就不...
【JOJO乙女】和他最后一根烟
坚信。 但你更相信作为家庭支柱男人,。 直到。 “发高烧了!!!”惊慌失措打着电话,在你女儿久久不能降烧时,你真正慌了神。 作为一个普通母亲。 而你爱人,在这一刻却完全不能...
你】吓他一下
一落地,你立马拨通了他电话号码。 “你好,这里是。” 电话那头传来他熟悉嗓音。 你憋着笑拿出曾经旧手机点开了里面录音。 “我现在离你二十公里远。” 手机里传出陌生男人阴沉声音。 那...
【JOJO乙女】当你给他们写三行情诗● 迪奥● dio● 茸茸● 乔鲁诺乔巴拿● 迪亚波罗●
原作者:Dio左激推海带   DIO//茸茸/迪亚波罗/    DIO    羸弱细指遮盖起蒙灰红宝石。  沉稳海水勾起温柔唇角。水鸟和蝙蝠嬉笑声打湿衣衫。  不算上停止时间,一年...
你】和他在一起日常
揩油。   “嘛,虽然不可爱了,但身材还是很……”   “警告。”     2.   “呐呐,你原地转个圈。”   你眨巴着眼睛仰头看他。   “啊?真是够了,这次又想做什么。”   嘴上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