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Saved My Life #zr #杀戮天使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灵感来自sia的同名歌曲

大半夜突发的少女心灵感

非全原著,私设很多

文内三观、行为请勿当真

 

Zack一向对于他人的生死不太在意,毕竟他自己还时不时浑身上下缠满绷带去干着杀人拿钱的工作。什么尊重生命,他脑子里压根就没有这个概念。所以当他上天台收床单,看到一个妙龄少女坐在栏杆上,那样子像是下一秒就打算离开这个操蛋的世界的时候,他非常的无动于衷。

 

但下一秒他就猛然想到,她在这里吧唧摔成一团肉饼是不是会引来警察?要是让警察知道自己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会不会把他关起来进行调查?万一查到他就是最近令警方头大的连环蒙面杀手,那他不就玩完了。

 

Zack一瞬间清醒了,冲上去把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愣神还是看风景的少女扯下来,“喂,你要死我不拦你,能不能换个地方死?”看到少女的脸庞那一瞬间,Zack感到了深深的烦躁。虽说他是拿钱杀人,但也不代表他没要求,什么人都杀。他最爱杀一脸笑容或者一脸害怕的人,反正他们不高兴他就高兴了。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面无表情,眼神都是死的人。真令人反胃。

 

“……为什么?”一开口也是一股没生气的感觉。Zack皱皱眉,颇为不耐烦的甩甩手,“会妨碍到我!”少女显然不明白自己在这里自杀为什么会妨碍到他,但还是点了点头。

 

Zack以为解决了一个麻烦,谁知道这个麻烦跟小鸡找妈妈一样死死地跟着他。“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想惹上你这种麻烦的人。”

 

她想了想,又转身想往楼顶走。Zack一阵火大,他一把抓住少女的肩膀,被这个消瘦程度吓了一跳,感觉自己使使劲都能捏骨折。“行行行,给我滚进来。”

 

他们开始了奇妙的同居。Zack确实不是什么好心人,但他实在是一时没想到什么好的处理方法。不管怎么样都不该让这个人偶死在这里。他甚至还动了半夜把她解决然后抛尸的想法,但他违背不了自己的习惯,杀娃娃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小女孩。

 

她说自己叫Ray。别的就不愿意说了,Zack也没兴趣打听。家里多了一个人,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面积更加雪上加霜。Zack的东西堆得很杂,显得整个房间都很拥挤。他拥挤习惯了,但突然多了一个人就觉得很麻烦了。

 

幸好她还有自己动手清理杂物的本事。Zack睡了一觉,再醒过来整个屋子已经大变样了,让Zack产生了一种梦游走到了别人家的感觉。Ray正躺在沙发上休息。

 

挺好的,起码她还有点用处。

 

Zack其实是有正经工作的,干各种体力活。这种纯粹就是想干就去干两天,不想干就在家里躺尸。替人杀人这事确实很赚钱,而且Zack办事干净利落,有很多工作资源。但麻烦的是他还挑选被害人,被选中单纯就是命定的缘分。

 

所以Ray在他家住了整整一星期都没发现Zack还有第二身份。只是有点奇怪为什么他不出去工作还有钱花。从他那暴躁的举止,Ray简单的推断他可能是抢劫为生,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阻止自己在这里自杀。

 

Ray很快就推翻了自己的判断。她向来晚睡和浅眠,Zack睡眠质量比她不知道高多少,时常透过不怎么隔音的墙壁能听到他的鼾声。但今晚没有听到。可他看着不像是失眠也会安安静静的人。

 

大约是凌晨两点,Zack有了动静。虽然他本意可能是想轻手轻脚一点,但一出来就撞上了桌角,发出了不小的声响。

 

窸窸窣窣了半天,Ray听到了铁在地上划过的声音。她猛然想起收拾屋子时在一堆破纸箱子下发现的铁镰刀,看着像死神的镰刀。要不是她举不动,还想着就拿这把镰刀自尽算了。当她询问这是什么时,Zack说:“小屁孩不要管这么多好吗?”

 

Ray把那当成了Zack独特的收藏爱好。

 

他一关上门,Ray马上就起了身,小小地掀开一点窗帘,Zack穿着那百年不变的衣服,帮他收拾屋子时发现他买了好几件一模一样的。帽兜罩在头上,那把沉重的铁镰刀就这么架在肩膀上。他要去干什么?反正应该不是盗墓。

 

结果她一直都没睡着。一个人这么傻待着她就会觉得时间无比的漫长,那些并不美好的回忆不断翻涌而上。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愤怒与悲伤,正因为她的心已经成了一潭死水,所以才想着早点结束自己的生命。

 

爸爸一直都在殴打妈妈,妈妈则一直在辱骂她。从前的幸福快乐缥缈的像是她的梦。警察不给予任何的帮助。妈妈不停地对爸爸怒吼,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在指责对方时让Ray深切的领悟到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她值得期待的人。那么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活着就是为了去死。

 

她得出这个结论。

 

把这些回忆完Zack也还没回来。其实他们两个人虽然距离很近,但对对方一点都不了解。Ray顶多就知道他一点都不挑食,穿衣品味很糟糕,而且还不识字。被问烦了就开始咋咋呼呼,嚷嚷着要把她赶出去。可他还是没有。

 

Zack是好人吗?她没有资格下这个判断,因为她也不是什么好人。

 

Zack一进屋她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她马上就明白Zack大半夜去干什么了。她也不装睡了,坐起来直接吓了Zack一跳。“臭小鬼大半夜不睡觉干嘛?”屋子里没开灯,Ray不清楚Zack是个什么情况,“你去杀人了吗Zack?”

 

“是啊,怎么了?怕了?”Zack拎着镰刀进了浴室,本来还在思考怎么安安静静地处理镰刀以及衣服上的血迹,但被揭发了也就方便多了。

 

Ray起来,摸索着开了灯。看到Zack的衣服被血迹染黑,她皱了皱眉,“你受伤了吗Zack?”Zack的手一顿,转过身,让少女看到自己脸上缠着的绷带,其实这带着点恶作剧的心态,但少女冷静过头让他觉得很无聊。“不是我的血。”

 

把衣服粗鲁的一脱,也不管背后Ray还在死死盯着他。绷带缠满了他的全身,他预感Ray又要发问了,果然,只听见她问:“为什么你要在身上缠绷带呢?”Zack被她烦的不行,“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赶紧给我滚出去!”

 

这种事他压根就解释不清,缠着很有安全感,而且不容易被警察发现,所以就缠着了。

 

被拒之于浴室门外的Ray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问:“那可以请你杀了我吗?”里面只传来哗啦啦的水声,Zack没有回答她。Ray正打算再问一遍,Zack说话了,“我的出场费可是很高的。”

 

“那我有足够的钱就可以请你杀了我吗?”

 

Zack一把打开浴室的门,捏住烦得他脑神经痛的嘴。“你上辈子是鸟吗?天天叽叽喳喳的。听好了,你这种人,我最没兴趣杀。什么时候能像个活人笑一下我还可能有点兴趣。”

 

Ray的眼睛在往下瞄,Zack气急败坏地捂住她的眼,“你有毛病吗?我和你说话就不能老实听着?”

 

和Ray的相处简直就是上火每一天,她天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Zack被她那副样子堵的都快心肌梗塞了。

 

Zack从来没想过死这件事,因为没什么值得思考的。他现在活着也只是顺应这个现实,他不想自杀,也不想被别人杀。他不理解Ray为什么对死这么执着。虽然活着也没什么有趣的事,但死了估计也没什么有趣的事。

 

“Ray,你为什么想死?”在餐桌上吃饭时他问起了这个话题。Ray很快回答,“因为这个世界没有值得我期待的事了。”“难道上了天堂就会有吗?”Zack嚼着自己煮的豆子,要命,为什么会这么硬。

 

“我不能上天堂。我只能下地狱。”

“……”重点是这个吗?

 

Zack不能理解Ray的脑回路,对于任何不理解的事他都选择回避,懒得花心思去思考。

 

某天他突然想起她明明可以自杀的,干嘛非要求着自己杀了她。但一想到她洗的衣服那么干净,煮的豆子那么软烂,他就稍微有点犹豫了。算了,她不提这茬他也就懒得说了。

 

异性与异性相处就会发现很多问题,尤其是两个非正常异性。

 

Zack有天回家发现Ray躺在沙发上,那张脸,虽说平常也挺白的,但今天是连嘴都是惨白的。脸上还有细密的汗,整个人捂着肚子蜷缩着。Zack第一想法是她喝毒药了,在瞄到她裤子上有血时还想着什么毒药这么猛,让人下体流血。

 

直到拎着一袋卫生巾回来才知道女人会来月经这种东西。他看到Ray痛的直不起腰,又是吐又是泄的有点理解她为什么不想活了,每个月这么折腾一次确实很考验意志力。

 

Ray的不舒服意味着他的生活体验也不怎么舒服,重新吃回自己的饭怎么都觉得不适应,更别提拿给病号吃。他翻出自己屯的止痛药,每回受重伤都靠这东西扛过去,还是在一个认识的医生那里拿来的。而且好像也没什么副作用。

 

吃完药Ray就睡了,Zack善心大发地帮她扯了扯被子。指望Ray清醒以后能活蹦乱跳拯救一下他的胃。

 

Ray则是被迫学习到了很多医疗知识。Zack处理伤口一点都不上心,随便用水清洗后就拿绷带缠着。Ray很多次都觉得Zack估计还活不过自己。他活到现在纯靠血厚。

 

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很多,Ray每次帮他上药时他都大呼小叫地喊疼。真不知道这么多伤的疼他是怎么忍过来的。

 

Zack有学习的意愿,但在遇到Ray之前进展异常缓慢,他压根一个字都不认识,天天瞪着报纸电视机也瞪不出什么花来。学会写名字那个字也是歪歪斜斜的,但他本人颇为得意,“本大爷真是天才!”

 

写Ray的名字写的比他自己的名字还好。他说是因为Ray的名字更简单。

 

Ray每次觉得Zack是一个好人的时候,他总会带着一身的血腥回来,这让Ray不知所措。如果Zack是好人的话自己是不是也不算什么坏人呢?

 

“Zack,你是好人吗?”Ray当时正在洗他沾满鲜血的衣服。Zack摊在椅子上思考人生,听到这个问题嗤笑了一声,“你又发什么神经?你没看到那些血吗?”

 

说的也是。虽然Zack对她很好,让她住给她吃,但她也没办法忽略Zack对别人干的事。“我果然还是应该去死。”

 

夏天来了,屋子里热得Zack一阵烦躁。他搞不懂Ray为什么时隔这么久又提起这个这么令人不快的话题。他站起身,用手摁住Ray的脑袋,他本来想问你干嘛非得去死,住在这里你哪还不满意是吧?但又觉得挺难为情的。

 

Zack察觉到自己变得有些矫情了,他习惯了Ray在照顾他的生活,一旦Ray不在了,他很难再重新适应以前那混乱的生活。

 

“怎么了Zack?你这样摁着我很难洗。”Ray并不知道Zack在想什么,一开始她还以为Zack是要把她的头摁进水里。结果等了半天他也没什么动作。

 

“哼,你最好先别死,你还有用处。”Zack别别扭扭的开口。Ray的眼睛亮了亮,可惜Zack没能看到,不然要感慨她终于有点人样了。“你的意思是,我还有生存的价值吗?”“是啊是啊!”Zack撤回手,什么生存的价值,说的那么高大上。

 

Zack希望她活着,那她就先活着吧。

 

下这个决定没过两天,Zack就带着重伤回来。一向冷静的Ray也有些手足无措,他整个人像从血海里捞出来,喘着粗气,那把用的称手的铁镰刀也拿不动了,掉在地上发出哐啷一声。

 

他的肚子被开了一个大口,换做正常人早就没命了。Ray拿针的手都是颤抖的,此时的Zack已经失去了意识,她叫了他好几声都没回应。

 

“拜托了Zack,千万不要离开我。”她不停地说话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我答应你,在你让我去死之前我都好好活着。”

 

“我都听到了……你可别耍赖……”

 

Zack的声音很虚弱,但无疑给Ray打了一针定心剂。但他说完以后彻彻底底陷入了昏迷。Ray一整夜都守着他,期间他还开始发高烧,Ray来来回回给他换毛巾,擦汗。他昏迷了两三天,也不知道是不是Ray的错觉,总觉得他肉眼可见的消瘦下去了。光着急也没什么用,他们两个黑户又不可能上医院。

 

这两三天Ray也过得极其混乱,主要就是趴在Zack旁边守着,吃饭也是什么时候觉得饿了就随便做点什么解决,困了就闭眼,醒了就继续守着他。

 

Zack一醒过来就看到了Ray的脸,本来想问问她干什么了怎么瘦成这样,一出声发现自己嗓子干得快着火了。慢慢地喝了两口水才缓过来。

 

清醒以后他的恢复力大幅度上升,当天狂吃三碗饭,没过几天就又是能蹦能跳的,一点病弱样都没有。

 

拆绷带那天Zack仔仔细细看了看Ray缝的线,虽然有些歪扭但还像模像样的。他盯着Ray金黄色的头发,晃眼得和外面的阳光一样,“Ray,你之前的话我可都还记得,没我的允许,你可别随随便便去死了。”

 

“恩。”她抚上自己亲手缝的线。她不过是想找一个活下去的理由。Zack的存在成了她的理由,好与坏的探讨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两个人或许没有意识到,他们早已成为了对方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END

【英智中心】my life is beautiful #偶像梦幻祭 #天祥院英智
入狱当天,内心千疮百孔的女主角目送他在人群的簇拥下登上私人飞机,在快进入机舱的那刻他回首和女主角对视粲然一笑,阳光下的侧脸像是误落凡尘的天使一般恬静美好,女主角站在屋檐的阴影中缓缓落下两行眼泪—— “他...
【maremope】Save Our Soul #marenol #mopemope
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 ⁶SOS在英文里有两种解读,一种是拯救我们的船(Save Our Ship),一种是拯救我们的灵魂(Save Our Soul)。...
【詹莉】Lover #詹莉 #Jily
,哭着答应了他。 你就是我要相伴一生的爱人啊—— You're mymymymy,Lover. 我们可以让我们的好朋友住宿在客厅,这是我们所有的地方,由我们做主。我最焦虑疑惑的是,是不是...
【德哈】Love Story #德哈 #Drarry
眼睛,他又想起来了那一幕。接着是在禁林里。他当时站在那里,阵阵微风朝他吹来,非常凉快。 “I close my eyes and the flashback starts,I'm...
【hp乙女】Last Christmas #恋与hp #HP同人 #哈利·波特 #西弗勒斯·斯内普
提,奏出优美的乐章。   [Last Christmasl I gave you my heart   But the very next day, you gave it away   This...
更完美的, 持续练习。 --Sharathji
 you to go and learn. Without that devotion it is impossible to learn. Though my grandfather is not...
qqkongj(Pillow Thoughts II 075)
, 我的皮肤感觉很粗糙   As though my love for you was far too much. 好像我对你的爱太深了   Wherever this life takes us...
Once upon a Nightwish
years for which I’ve known it. Before my first listening to The Escapist, I was overwhelmed by negative...
没有它,你无法经历真正的瑜伽。
. Peoplelive a copy-and-paste life. There is no experience in that. They want to copysomeone else’s...
【纽蒂】six feet under #纽蒂 #newtina #神奇动物在哪里 #火蜥蜴夫妇
?真的甘心吗?真的不后悔吗? Retrace my lips,erase your touch,it's all too much for me.Blow away,like smoke in...
【德哈】Almost Lover #Drarry #德哈
,Of my life?”   哈利走出格里莫广场,幻影移形去马尔福庄园。他看见阿斯托利亚在门口,跑过去问她,“你们的家族联姻是什么样的?”阿斯托利亚只是带他进了德拉科的卧室。 “德拉科,这是你的...
【德哈】Tonight/in love/solitude #Drarry #德哈
这里……生活并不像我想的那么残酷,对吗? Take us to life,Bring me inside. 待会我有事,可惜现在我们的聊天就要结束了。不,是从一开始我拒绝你就结束了……还不是怪你那么说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