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Trampoline(下)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成功赶上520,正好把本篇当做送给宇智波夫妇的糖啦

本篇文中的专业知识均来自视频《如何正确与胖虎玩耍》 

关于挪威的内容均为我查找的资料,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欢迎大家指出!

祝大家早日收获自己的幸福

 

春野樱本来想着一下飞机拿好行李,赶紧录两段让大家看看特罗姆瑟长什么样。结果一出机场,端着相机的手忍不住颤抖,拍了几张糊的像用座机拍的。

 

好在春野樱的抗冻能力还算不错,在原地多跺了几下脚就算缓过来了。平常面对镜头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也能好好的在大街上自言自语。只是这一会儿旁边站的是宇智波佐助,况且他还算得上是自己的粉丝,春野樱倒有点不好意思了。刚刚在飞机上用手机录像都是偷偷摸摸,也没说什么话。

 

宇智波佐助拉着两个人的行李箱,正在给Dick打电话。春野樱乘此机会稍微走远一点,赶紧说了几句话介绍情况。

 

宇智波佐助一回头就发现春野樱人没了,机场这边人很多,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春野樱。她那头柔顺的粉发总是格外引人注目,脖子上还围着他的黑色大围巾,和她的风格有些格格不入。看到她举着镜头,宇智波佐助也识相的站在原地等她。

 

春野樱拍的很快,今天意外的流畅,没怎么卡壳,“抱歉!Dick怎么说?”

 

“他说开车来接我们。”

 

又是难熬的独处。换做是以前,春野樱巴不得过二人世界。现在她找不到什么好的话题,佐助可能习惯了沉默,但她可不习惯。下意识地往围巾里缩了缩,结果满鼻子佐助的气息。春野樱一张脸腾一下就红了。搞什么啊?弄得像怀春少女一样。她悄悄又把围巾往下拉了拉,好让自己的红脸降降温。

 

“怎么了?脸很红。”佐助直接伸手覆上了她的脸,不至于一下飞机就感冒吧?这个动作对于春野樱来说简直就是火上加油,她只感觉脸上温度越来越高,这一瞬间特罗姆瑟的寒风都不算什么了。刚想用“没什么”糊弄糊弄他,谁知道宇智波佐助轻笑一声,说:“这是在害羞?”

 

彻底没救了,春野樱觉得在她脸上煎个蛋都行,“别说了佐助君!”这话没什么气势,怎么听着都有股撒娇的意味。

 

Dick的出现解救了春野樱。Dick身形高大,不笑的时候看着还有点凶。眯着眼睛在机场找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时活像恐怖分子在挑选被害目标。但他一笑,立马就带着一丝憨厚,“你们好!”他的英语夹杂着一丝奇怪的口音,好在交流不成问题。

 

途中他说了很多,“你们有潜水证真是太好了。之前很多游客没有潜水证,只能在快艇上看着。不过特地看虎鲸的话还要看你们的运气啦,我们会花时间教你们相关知识,可能会有点严格。主要的问题是很冷,你们要多适应。”

 

这些春野樱在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零下几度坐着快艇,还要跳下冰冷的海水,怎么想都不是什么很轻松快乐的旅程。

 

关于潜水证,还是当初春野樱拉着宇智波佐助一起去考的。无论学什么,春野樱的理论知识都是格外扎实,但每每要上手的时候就不是那么顺畅了。而宇智波佐助恰恰相反,他对于理论知识并不是特别看重,但每次学什么实际操作起来都很容易上手,春野樱羡慕得牙痒痒。

 

“你们是情侣吗?另外两个是夫妻,我懂的,来挪威不管是潜泳还是看极光,都是难忘的旅程。”Dick说起话来噼里啪啦,春野樱连打断的机会都没有。两个人都没做什么解释,Dick就一直当他们是情侣了。

 

“今天的天气不好。我们会加紧时间,先教你们一点正确与虎鲸相处的知识。”

 

提起这个,春野樱才想起来问他,“您记得和他们提我要拍摄的事吗?”她倒是提前和团队打过招呼了,只要重点内容别透露干净都行,主要是另外两个同行的人是否介意。

 

Dick比了一个ok的手势,“完全没关系!他们说要去关注你。”这么一说,春野樱安心了不少。

 

因为旅游业的发展,特罗姆瑟这边有很多当地人把房间租赁出来小赚一笔。Dick则是直接包了一间小屋子。加上他们,人就全到齐了。另外那对夫妻是挪威人,只会说挪威语,还是靠Dick作为翻译。

 

一行人相互认识了一下,Dick立马就开始了小课堂。

 

遇到虎鲸,通常使用USEA的方法接近他们。(Undersea Soft Encounter Alliance 海中软相遇联盟)用柔和的方式接近不会打扰到他们,他们一旦回避也是柔和的回避。如果强硬地闯入鲸群的社会空间,他们会迅速调转方向,一起下潜后消失,一整天都无法再遇到他们。

 

对于他们四个潜水者来说,只需要听从他们的指挥做好准备:动作迅速、效率高、不要紧张。入水应该尽量做到温和。当然绝对不能直接朝他们冲过去,要与他们做好第一层交流。说到这个,Dick补充道:“不过情况很多,最好的方法是待着不动,看他们是否愿意和你进行交流。接下来我会教你们如何正确的融入他们。”

 

说实话宇智波佐助对这些兴致缺缺,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走神。这也是为什么他上学期间成绩平平常常,不管春野樱怎么帮他补课都于事无补。他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春野樱,她果然在认认真真听课,甚至在做笔记。正好还在录像,宇智波佐助顿时觉得自己现在睡觉都行。

 

不过还是要做做样子。他本以为在春野樱收到信件时就会发信息问他,结果她没有。去调查春野樱也是鬼迷心窍,就是想知道她过得怎么样,其实直接手机上问问就可以了,但他习惯了处于被动状态,拿到主动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好歹他也有良知,自我反省了一下这种调查行为是不是有点不尊重人。

 

想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关注她的频道,了解她的兴趣。本来是不打算以此干预她什么,但看到她说要去挪威拍虎鲸,宇智波佐助顺手查了一下相关信息。严重怀疑她到底想没想清楚。宇智波佐助的朋友漩涡鸣人是个潜水爱好者,他那么热血的一个人去过一次以后都表示行程很艰难。考虑到春野樱那不怎么会照顾自己的性子,宇智波佐助怎么说都放不太下心。

 

结果为了知道她找到哪个团队还是花钱查了一点消息。当然和他猜的也没什么错,第一次见面就没吃上饭,第二次见面还不知道保暖。

 

等宇智波佐助神游结束,授课也结束了。他们在商讨去吃什么,问到他有没有什么忌口的东西。春野樱顺口帮他说了,“不用担心,他非常好养活。”

 

宇智波佐助自己也点点头,这话不假。除了黏黏糊糊的纳豆和过分甜腻的甜点,其他的他都不怎么挑剔。

 

确定以后Dick拉着他们到了一家小餐馆,听他们相互熟悉的打招呼,看样子是常客。两个异国人自然把点菜权全权让了出来。在吃这件事,两个人达到了高度的一致,都不是很挑,能下嘴就行。

 

桌上多是海鲜,什么熏三文鱼、挪威虾,还有一道鲸鱼肉,虽说是合法捕捞,但春野樱有点下不去嘴。她还被挪威肉丸吓了一跳,Dick叫它“肉饼”,也没什么差,毕竟一个就有拳头大。甜点上的是山羊奶酪,宇智波佐助架不住他们的热情推荐,只好象征性地尝了两口。看他那神色春野樱就知道他不太喜欢。

 

宇智波佐助尝过维京啤酒后,制止了春野樱的倒酒行为,招呼服务员给她上了果汁。挪威夫妇看着他们笑着说了两句,Dick翻译说:“他们说你们谈恋爱谈得很可爱。”

 

虽然少女心犹在,但春野樱也不至于被别人暧昧一下关系就脸红。她脸红完完全全是因为宇智波佐助回了一句“谢谢。”她忍不住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男人,两人好巧不巧来了个对视。

 

摸不透,总是在她自认为已经很了解佐助时,他总会冒出一点不一样的惊喜。

 

除了春野樱,桌上每个人都喝到上头,就连佐助的脸都难得染上红晕,一身清冷的气质霎时带了点烟火气。Dick他们喝高兴了,满嘴的挪威语。开开心心抱团往前走,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插不上嘴,落后几步跟在他们后面。

 

到了晚上,温度就更低了。挪威的酒很烈,所以此刻他们似乎都不感到寒冷,只有春野樱可怜兮兮的缩着脖子,妄图减少与空气的接触面积。

 

她边走路边出神,突然感觉口袋里的手被什么热热的东西包裹住了。是宇智波佐助的手,他面上倒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耳尖的泛红却在暴露他的不自然。春野樱实在看他这样很别扭,好歹比自己高这么多,她用点力带着两人相交的手塞回了佐助的口袋里。

 

有点梦回学生时期的感觉。不过学生时期的宇智波佐助没有这么温油,他整个人就差在脸上写“直男”这个词,东方人对于情感的内敛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只有在两个人独处时才好意思做一些亲密的举动。现在能当街做出暖手这件事已经算很难得了。

 

其实春野樱的直觉告诉她,现在是个很好的时机,袒露心声的时机。说什么?我们复合吧!不,比起这个她还有个更在意的问题,为什么当初同意分手同意的那么干脆?对于宇智波佐助,她就是这么小心眼。算了,还是不问了,之后还有段时间要相处呢,暧昧总比尴尬好。

 

手上的触感与温热似乎一直没有消散,一直在暗暗提示春野樱刚刚他俩就是这么一路牵着回来的。现在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就忍不住害羞了。睡是肯定不能好好睡了,她老老实实剪片子。VLOG其实没拍到很多内容,她打算到时候把来回的旅程剪在一起,包括在这边吃到的美食。

 

忙碌能让她把多余的想法清扫在一边。把已有的素材处理完,已经很晚了。拿起手机打算定闹钟时发现佐助给她发了信息,让她早点睡。她立马心虚的关上灯。

 

在很多情况下,宇智波佐助都是她的定心丸。不管是当年去学潜泳还是今晚的安心睡眠。学潜泳完全是她心血来潮,真的下海了才发现自己有点隐藏的深海恐惧,当时全程抓着佐助的手不放,要不是没办法说话,恐怕这片海域都要响彻她的尖叫。好歹还是咬咬牙学下来了,主要是能抓住宇智波佐助,就会感觉踏实很多。

 

此时此刻也一样,他们在浅海域试水。春野樱下意识地抓着佐助不松手,完全不考虑什么逾矩不逾矩。她把相机交给了另一位工作人员,拜托他录一点,她实在腾不开手,就算拍了估计内容也是晃得让人头晕。

 

基本都没什么问题,主要就是适应寒冷。虽然有干衣潜水服,里面可以多加点保暖衣,但多穿了还得面临不方便行动这个问题。Dick让他们四个人自己试试怎样才比较合适。春野樱找不到两全的办法,要么冷得直打颤,要么动得特别费劲,超级消耗体力。

 

出海那天她还是选择了方便行动,主要目的不能忘。但宇智波佐助却是老妈子附身,非让春野樱多加两件衣服。

 

“不要无理取闹!你明明知道自己扛不住。”佐助皱着眉,死死拉着春野樱不让她上船。春野樱真是人生第一次觉得他很烦人,“到底是谁在无理取闹啊?佐助君,穿太厚我拍不了视频啊!”

 

“我帮你去拍。”他说的一脸认真。春野樱却并没有感到暖意,“不要看不起我。”狠心甩开他的手后上了快艇。宇智波佐助的脸色也暗沉了下来。

 

两个人交流用的是日语,Dick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争执什么。但还是看明白了两个人在闹矛盾,一向呱噪的他也觉得现在不是适合欢乐的时机。快艇上气氛沉重得像是一群人要去赴死。

 

春野樱的镜头也是对着海上的景色,拍着拍着她的心平静了不少。刚刚是真的突然一下被佐助那句话气到了。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关心自己,但她不喜欢佐助这种强硬的保护,自己也没那么弱不禁风。现在吹着冰冷的海风人也清醒了不少,完了,好不容易缓和一点的关系一下子重新坠入冰点。

 

“真幸运!第一次来就遇到了!”Dick一声大喊转移了春野樱的注意力。

 

她很清晰的看到了虎鲸的背鳍。立马将镜头对准虎鲸群。只有亲眼看到才能感受到海中顶级掠食者带来的震撼,不过以粉丝滤镜来看,虽然他们体型真的很庞大,但春野樱还是觉得他们很可爱。尤其是拍到了跃出水面的虎鲸宝宝,她恨不得立马跳下水。

 

“驾驶员的经验很丰富,他正在寻找虎鲸群里的‘控队者’。”因为这些是公开的知识,所以春野樱能将这些展示在视频中。她适时将镜头转向驾驶员,听Dick说他是渔民出身。

 

此次他们遇到的就是虎鲸比较典型的队形,就是一只成年雄鲸跟在队伍末端,这就是“控队者”。现在需要把船驶向鲸群后端四分之三的位置,然后与鲸群的社会空间的界限保持平行。

 

这些操作结束以后,Dick忍不住说:“天哪!他们愿意与我们保持平行同进!这是一个好兆头!”现在这个位置,已经能很清晰的看到海面之下的虎鲸了。春野樱趴在栏杆上压低身子,激动地调整镜头。她总算知道为什么井野去她偶像的演唱会会那么激动了。

 

“现在已经可以清楚看到虎鲸了,我们很幸运。”这时候也不管什么冷不冷了,光听她的语气都能明显听出雀跃感。宇智波佐助则是一直默默扯着她的衣角,防止她过于激动以至于一头栽进海水里。而春野樱因为过于激动并没有注意到。

 

“驾驶员保持行驶在界限上,往鲸群前段四分之三的落点开去。到了落点我们就可以下水了。”眼见差不多了,Dick在喊他们做好准备,春野樱将镜头转过来对着所有人扫了一圈,然后才放下。装备自己的脚蹼、面罩和通气管。然后等着Dick喊“下水”。

 

春野樱看着水面,开始感到紧张了,她转头看着宇智波佐助,寻思着要不和他道歉吧,好像不抓着他的手不行。“面罩歪了。”她还没说话,宇智波佐助倒是很自然的上手帮她调整面罩。两个人都包的严严实实,也只看得到对方的眼睛,这样好像羞耻感会下降很多。“谢谢……刚刚,抱歉,我不是故意发脾气的。”

 

“Go!”

 

他没回答什么,但是主动握住了她的手。春野樱明白他的意思,下水的时候心定了不少。她另一只手还拿着GoPro。

 

宇智波佐助抓着她也是帮助自己,他压根没听课,只记得什么“软相遇”,也只能学着春野樱的动作。

 

春野樱没有和挪威夫妇一样选择原地不动,她用了另一种方式,和虎鲸群同方向游行,用一些在课上学到的肢体语言试图和最近的雌性虎鲸交流。

 

很幸运的奏效了。这只雌性虎鲸,光看体型可能还没成年,它将身体转向一个方向,然后胸鳍竖着朝下,这意味着春野樱可以出现。可能因为还是小孩子,对于新鲜事物总归还是比较好奇的。它在邀请春野樱同游,因为不确定是不是也同意宇智波佐助,所以春野樱松了手,把佐助留在原地,自顾自快乐的和小虎鲸同游。

 

这只雌性小虎鲸正是贪玩的年纪,每次游着超过春野樱时,一旦发现她转身了,它也跟着转身,然后主动跟着樱。这是什么意思春野樱心里很清楚,什么深海恐惧症,现在都被她忘得干干净净,这代表着这只小虎鲸愿意让她来主导游戏!它似乎很喜欢春野樱,发出了嘤嘤嘤的叫声企图和樱交流,她被萌的恨不得当场学会虎鲸语。

 

所有人都玩的很开心,除了宇智波佐助。

 

在他不远处有只成年雄性虎鲸,关于虎鲸的性别他还是会判断的,背鳍长为雄,背鳍短为雌。待着也是待着,佐助凭着感觉与虎鲸群平行游动,他们也没拒绝。他也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被接受了,但能明显感到他们放慢了速度好让自己跟上。

 

四个人很幸运的遇上了一群友好的虎鲸。春野樱拍了个爽,她刚刚甚至伸手摸了一把这个陪她玩的小虎鲸,可惜的是隔着潜水衣不太清楚具体的触感。

 

虽然想继续这种快乐,但似乎到了他们进食的时候。虎鲸群开始发出叫声,春野樱被嘤嘤嘤声包围。围着樱的小虎鲸似乎还想玩,没有向其他虎鲸一样回到最开始的阵型,直到一只成年体的雌虎鲸出现,把它赶回了虎鲸群,那可能是它的母亲。他们不再逗留,很快就游得没影了。

 

一上快艇,就适时吹来一阵寒风,春野樱狠狠地抖了抖,但这并没有浇灭她的热情。“Dick你看到了吗?它超乖的!我还摸了它!”说着就举着GoPro要冲到Dick面前让他看录像,但被后一步上来的宇智波佐助拉住了,“先脱掉,擦擦水。”

 

这回她倒是乖乖听话了,处理完立马包的严严实实,现在倒是感觉到冷了。“我都看到了,你们都做的很好。不过佐助,你让我很惊喜啊,一开始我以为你什么都不知道,但你居然成功让虎鲸群对你开放社会结构,真是不可思议!”面对Dick夸张的称赞,宇智波佐助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含含糊糊过去了。

 

其实在水下也没待多久,但兴奋度一过,春野樱感觉到了异常的疲惫,再加上海风的吹拂,现在觉得头一阵一阵疼。下快艇的时候人就开始晕晕乎乎的,佐助看她眼圈和鼻头都在泛红,怀疑她可能要感冒了。催她赶紧回小屋子泡热水澡。

 

佐助猜的很准,一吃完晚饭春野樱立马就烧起来了,一张脸通红,但是唇色很是灰白,一副病恹恹的样子。Dick提前准备了感冒药,就是为了预防这种情况,让她吃了药以后就留佐助在房间里看着。

 

宇智波佐助大概也猜到了这种情况,春野樱压根就不会照顾自己,倒也不是什么故意当作精,以佐助的观察,就是她对自己超级自信。因为对身体健康很自信所以冷了就靠抖,发烧就硬抗。就算被骂以后会老老实实认错,但隔不了多久又会被打回原形。

 

出国发展这事他思考了很久,一方面是对于自己能否打拼出一番事业的怀疑,另一方面就是不放心春野樱一个人。当时他们已经同居了一年。还是春野樱信誓旦旦说:“放心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佐助君,我们都应该趁着年轻去打拼自己的事业。”

 

对于不能怎么陪她的事,佐助也一直觉得很亏欠。他的恋爱经验基本没有,已经算是尽了最大努力弥补春野樱了。她一直很体贴,几乎没怎么抱怨过也没闹过脾气。

 

所以她说分手那天,他真的全程走神,完全没怎么听客户在说什么。

 

为什么?他做错了什么吗?水月说是因为他不怎么陪她,所以她移情别恋了。前半句他承认,后半句可不赞同。

 

挽回当然想过,但想到她那么决绝,看样子是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宇智波佐助不喜欢被人纠缠,所以他自己也不会去干纠缠别人的事。春野樱一直尊重他的任何决定并给予支持,虽然心里不乐意,但他最后还是尊重了她的决定。

 

当然,这些想法要是被春野樱知道了,怕不是要气到鼻歪眼斜。宇智波佐助看着挺聪明的一个人,在感情上就一个劲犯浑。

 

春野樱是被热醒了,一醒过来就觉得特别难受,喉咙好像是发炎了,鼻子也堵着。重要的是好像是因为出了汗,身上黏腻腻的。一偏头就看到宇智波佐助以一个别扭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沙发太小了,他睡得并不安稳,眉头都是紧皱着的。

 

春野樱的动作轻了很多,帮佐助捻好被子才拿着衣服进了浴室。等她洗好出来,宇智波佐助已经醒了。“抱歉,把你吵醒了吗?”他摇摇头,问她,“感觉好点了吗?”

 

“好多了。”不过说话还是带着鼻音。她突然想到这次虎鲸之行好像就结束了,这过得也太快了吧,感觉还没怎么玩尽兴,但好像也不能拖着这个身体再下一次水……

 

“佐助君,去看极光吗?”她一把拉着准备回自己房间的宇智波佐助,一双碧眸亮晶晶的。她经常想一出是一出。“就在特罗姆斯郡旁边的芬马克郡!北角是最适宜看极光的地方,而2月份是最适宜的时间!”

 

那估计比特罗姆瑟更冷,宇智波佐助习惯性皱起眉头,“这次可能不行,你都感冒了。”春野樱松开手,脸上一副显而易见的不开心,“哦,没关系,我可以自己去。”

 

宇智波佐助能怎么办,忍着怒气答应了。

 

虽然Dick也不是很赞同春野樱的想法,但还是老老实实提供了旅游攻略。“确实很浪漫,樱你可以好好拍一拍。”

 

两个人买好了第二天的飞机,这次春野樱学聪明了,整个人裹得严严实实。这里是离北角最近的机场,有大巴拉人去北角看极光。最佳观看时间怎么也得从晚上6点开始,现在还早得很。两个人先找了家餐厅吃饭。

 

因为看不懂菜名也没有图片,两个人只能靠瞎猜,而且因为服务生不懂英语,沟通起来活像三个聋哑人。总之下完单也废了一番功夫。春野樱笑着说:“感觉很有意思,待会儿不知道会上什么东西呢!”佐助知道她很喜欢这种小惊喜的感觉。

 

结果有一半踩了雷,羊排很膻,而且不小心点到了臭鱼,两个人都是脸色一变,然后极其一致地找了纸巾包着吐出来。虽然踩了雷,但春野樱因为看到了佐助精彩的表情笑了半天。

 

大巴上人意外的多,两人上车上晚了,没座位只好站着。很多是情侣,外国友人总归热情一点,不管是往左看还是往右看,都有小情侣在亲亲。春野樱只好尴尬的看回面前的宇智波佐助,而且因为路程有点颠簸,他很自然地圈住了樱的腰。春野樱现在想的事却很煞风景,“怎么办穿的好多,佐助君会不会觉得我的腰很粗?”

 

最后干脆放弃了,整个人都直接扑在了佐助怀里,也亏他能站得稳稳当当。

 

宇智波佐助很让人安心,春野樱还是这么觉得。分手这一年她其实过得也不怎么样,做视频也是想让自己完全忙起来,因为睡不好。公司的破事,麻烦的同事关系,每一样在夜晚回想起来都让人无比烦躁。

 

其实佐助要是强硬一点,真的不陪她来,她可能也没什么胆子不做什么调查就一个人跑来看什么极光。那既是赌气,也是想看看她春野樱的小脾气对宇智波佐助来说还有没有效。事实是奏效了,佐助现在在大巴上护着她,待会儿他们会一起欣赏极光。

 

但真的看到的时候春野樱忍不住掉眼泪,拿着相机一边拍一边哭。心里越是念叨着不要哭不要哭,就越是觉得委屈。

 

人群气氛很欢乐,但春野樱似乎与他们格格不入。她又是感动于美景,又是把积攒了一年的压力狠狠地发泄出来了。

 

宇智波佐助没说什么,他向来不是会说情话的人。

 

他低头亲吻她的眼睛,这安抚却不起作用,看仗势她都要当场放声大哭了,但理智还在,知道不能太丢人。春野樱嘀嘀咕咕说了什么,虽然带着哭腔,但佐助还是听到了,她说:“佐助君是大笨蛋。”

 

再没情商,佐助也知道这时候该顺着她。但他并不是很想承认“笨蛋”这个称号。

 

绚丽的极光在他们的上空飘扬,缥缈的像梦境。她听见佐助对她说:“嫁给我吧。”

 

END

Trampoline(上) # # #
问题。   她也有反省是不是自己太矫情了。不过是上班碰上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问题,至于去质疑自己和的关系吗?   隔着屏幕,那些抱怨的话说不出口,因为屏幕那边的也看起来很疲惫,眼睛挂...
Trampoline(中) # # #
。   默了,只好认认真真把的名字圈起来发给她:你读一读这个名字。   山中井直接给她打了电话,“那是?什么情况?你和他暗度陈仓了?”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问成功洗清了山中井的...
/短篇』我喜欢你() # # #火影忍者 #同人
气,她换上睡衣,摒弃凝神,蹑手蹑脚走到榻前,尽量小幅度的躺。   身侧是她喜欢了十几年的。   感觉到床板凹陷下去,半睁开眼,看见那双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的薄荷绿的眸子,嘟囔两声...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吗?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她长得很像美琴。   就在全木叶都轰轰烈烈讨论和千岛立美恋爱并且同居的时候,一个人过生日的也依旧微笑着写我们应该在一起。   她用了整个少女时代追上他,眼里自始至终,只有他一...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
头。   那人带着满身的风尘走到她身边,在她身边停了几秒,微微侧过头与她耳语。   “好久不见。”   捂住耳朵,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披风,然后落座。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坐在了...
】燥热 # # #
没有遇到什么擅长用毒的敌人。   一睁眼就看见大汗淋漓地给自己做检查,她的查克拉一点点灌输进自己的身体,要是是冬天的话会让人觉得格外温暖。但在现在这种情况只觉得自己身体里有...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   :???   “你多大?”   “八岁。”将一套印有团扇的日式和服摆在她面前,“你先换一吧。”   “好的。”尚在震惊自己穿越了的拾起衣服,轻车熟路地走近家...
】渡 # # #
比埃。” “是吗?”她点点头,和先生一样并没有继续追问。难道现在阿玛比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已经变得如此知名了吗?   先生比她晚一步上来,看到我也只是点了点头。   和先生不同,...
】捡到宝了 # # #
理论知识掌握程度是全班第一以后,免不了私下请教过几次,之后又一起与鸣人组成小队,发展到现在也是顺理成章。   在他们还没正式确认关系之前,只敢在有陪伴的情况进入一族的领地,作为一个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