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艾】你是天使吗 #艾比 #安迷修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姑且当做童话故事吧

看新一集有感而发

内容均为私设

 

冬天对于安迷修来说格外难熬,身上的诅咒之印也不知道对冬天有什么执念,一旦天气冷了就隐隐疼起来,简直和老人家的风湿没什么区别。

 

由于暂时找不到什么好的保暖方式,安迷修只好多缠几层绷带,指望能多保暖一点就多保暖一点。

 

其实他冬天格外的怠惰,但一想到有人还生活在水生火热中他又咬咬牙忍了。他现在正前往玳瑁村,那边的村民拜托他去森林里消灭邪恶的魔女和她的跟班。

 

安迷修在接到诉求的时候稍微多思考了一点,他并不愿意对女人出手,但考虑到魔女她作恶多端,他也是可以暂且不把她当女人看的。而且总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招牌,他发出去的口号可是有求必应,用最后的骑士的称号执行正义。到目前为止,都是好评满满。

 

干这种活一方面是因为安迷修心中有着他人难以理解的正义感,另一方面是因为他需要他人的“暖意”来压制体内的诅咒之力。提起这点,安迷修自己也没想到,暖意是这么难收集的东西,明明自己工作完成的那么完美,人们虽然嘴上说着感谢感谢,但从没有接收到多少暖意这一点来看,他们其实还有不满的地方。

 

不满什么呢?如果真的感觉不满为什么不说呢?安迷修想不明白,但他仍然努力遵顺心中的正义之感。

 

他从未来过玳瑁村,这个村子名声也不怎么大。地点也很偏僻,安迷修迷路了整整一个星期才找到地方。期间他的手疼到差点抬不起来,到村长家烤烤火才稍微感觉好一点。

 

“非常感谢您的到来,骑士。”村长脸上表情很虔诚,但安迷修没能从她身上接收到暖意。不过他向来会安慰自己,她愿意称自己为“骑士”就已经很好了。

 

从村长口中他了解到了更多关于森林中魔女的事迹。她拥有不详的红发与红眸,经常在夜晚从别人家里把小女孩掳走。有些人在森林中见过被掳走的小女孩,但她们都围着魔女打转,“想必是魔女在给她们洗脑,打算培养新的魔女。”她身边的跟班是她的弟弟,“有人亲眼目睹他的双手能变化像野兽一样。”

 

“除了掳走村子里的女孩,魔女还干了别的什么事吗?”安迷修只是照例询问一句,但是一看到村长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光是掳走别人的孩子这一点就已经很十恶不赦了,他在想什么。

 

“您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是个好天气,可以方便您出发。”村长把他带到房间后就离开了。

 

安迷修躺在冰冷的床上,虽然身体很疲惫,但他觉得很难入睡。尤其是手一阵一阵的疼痛,他太久没接收到暖意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就要在这个冬天死去了。

 

死这个话题一直离安迷修都不远,这是他们这一族背负的命运。他们拥有强大的实力,但先祖为了获得这强大的实力,跟魔鬼做了交易,所以世世代代才背负着这个诅咒。

 

他的师傅,也就是他的叔父,在三十多岁就去世了,被诅咒彻底吞噬,失去了自我,还是安迷修拿着剑一边落泪一边将其斩杀。他的师傅说过,“安迷修,别对人类报以希望。明明只是向他人释放暖意,这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我们家族的凋零是对人类最大的嘲讽。”当时的师傅已经病到起不来床,他已经彻彻底底对人类失望了,甚至对于自己人类的身份都感到厌恶。家族成员相互的暖意不起任何效果,安迷修只能痛苦的看着师傅一步一步走向深渊。

 

但安迷修不想放弃,如果有自己这样心怀正义的人存在,那么世界上应该还有自己的同伴。

 

他没睡多久,一旦睡着了也还是噩梦缠身。起床以后看到窗外的阳光稍微感觉心情好了一点。

 

整顿好以后,他拿着村长给的地图进了森林。这片森林很大而且地形很复杂,连玳瑁村本地人进去都时不时会迷路。

 

有了地图,安迷修就感觉好多了,但冬季给他带来了别的麻烦,因为下雪的原因,整片森林都是白茫茫一片,完全分不清哪里是哪里。地图有没有突然就变得无所谓了,安迷修只好随心瞎走。

 

结果就是彻底迷失在这片白色雪原。安迷修都快觉得自己可能不是死于诅咒而是死于寒冷。满身高超武艺在这时候压根不起任何作用,安迷修冷到都快没知觉了,在不小心摔了一跤以后彻底爬不起来了。

 

虽然想过这个冬季可能要死了,但也没想到是这么个死法,饶是一向厚脸皮的安迷修这时候也稍微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不过一睁眼倒是没看到师傅,而是一片陌生的石壁。他呆愣了几秒,才确认自己还奇迹般的活着。而且身上暖烘烘的,还不知道从哪里接收到了暖意,连咒印都老实了很多。

 

安迷修立马起身,他面前是正在燃烧的火堆,他的大背包一副被人翻过的样子扔在一边,好像点火用的火柴就是他自己带的……他拿过自己的包,翻了翻就发现自己带的便携食物少了一半。

 

好吧,就当做谢礼了。

 

他现在身处于山洞之中,所以到底是谁救了他?森林中邪恶的魔女吗?安迷修自己都忍不住嘲笑这荒唐的想法,要是魔女遇到了他,恐怕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吧。

 

不管怎么说,外面天也黑了,安迷修干脆就在这个山洞里休息了。因为诅咒被安抚了,他今晚睡得很舒服,难得一夜无梦睡到天亮。醒过来以后觉得精神饱满了很多。

 

但走出山洞看到外面的光景时,安迷修以为自己做了什么白日梦。

 

他明明记得失去意识那一刻看到的还是皑皑白雪,起码摔在上面的时候不怎么疼但脸确实感受到了寒冷。但谁能告诉他现在这一片绿油油是什么情况吗?

 

难不成他是真的死了?现在这里是天堂?

 

“他醒了!”他听见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一偏头发现是一群身穿白色衣服的少女们。安迷修的脸立马就涨红了,“你们是天使吗?”少女们愣了一下,随机哄堂大笑,“艾比姐姐!他的脑子好像冻坏了!”

 

“别管那个臭男人了。”在看到艾比的一瞬间安迷修就知道自己还没死,红发红眸,不详的魔女。

 

他抽出自己的剑,“你就是邪恶的魔女?”魔女还没说话,她身边的少女按耐不住了,“你怎么回事?艾比姐姐好心好意救你,你居然拿剑对着她!”

 

这番指责的确让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了,恩将仇报这事也确实违背他的道义。

 

艾比上下扫视他,满不在乎地双手叉腰,“没事你就赶紧走吧,往东边走就能出去了。想杀我,你还差了点本事。”

 

“别啊老姐,这人放出去是个隐患,不如我们现在就……哎呦!”艾比狠狠拍了一下埃米的脑袋,打断了他邪恶想法的滋生。

 

安迷修决定留下来,虽然他被一群人追着骂不要脸整整一上午,但他依然锲而不舍地赖在这里。他想知道魔女到底是怎么回事,而且怎么说还是要报恩的。

 

他天天跟着艾比,艾比被他折腾烦了就指使自己弟弟吓唬他。安迷修确定了埃米双手确实能变化成野兽,但最常用来外出打猎或者给被子拍灰。

 

“你看到的都是我的魔法。”艾比有一根魔法杖,她向安迷修展示魔法时一脸的洋洋得意。埃米偷偷告诉他其实没有魔法杖也可以,她只是喜欢有魔法杖的感觉,因为这样比较像魔法少女。

 

“那你真的是魔女吗?”安迷修问她。艾比当时正在给摔伤的女孩疗伤,“会魔法的女人就叫魔女的话,那我就是魔女。”

 

她是与众不同的魔女。起码在安迷修的观察中他从未见过她施展过什么类似像催眠的咒语,她的魔法最多是用来治愈,最大的消耗就是保持这片净土。“我要保持这里一直像春天一样舒适,而且整个空间外面有防护罩,外人很难进来。”

 

这里的时间流逝似乎和外面不太一样,安迷修不能准确判断自己在这里到底待了多久。但他确实和所有人都混熟了,时不时就参与各种家务活,成功与少女们打成一片。

 

从少女们口中得知,她们在原生家庭过得并不好。“爸爸会打我。”“我要伺候所有人。”“他们想把我卖掉换钱,我偷偷跑出来的。”基本都是这样的情况。

 

也还有“所有人都去世了,只剩我一个人。”

 

森林里的魔女是个好人。安迷修下了这个判断。“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呢?我觉得人与人之间只要沟通清楚,很多矛盾都可以解决的。”

 

艾比在她的小屋子里熬制药水,她从一个星期以前就开始了。“安迷修,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傻?”有的,他的师傅。艾比哼了一声,“他们坚信我给所有人下了魔咒,所以女孩子都听我的话。女孩子的家长们也不会愿意承认自己做过的事,就让他们误解吧,反正也不影响我什么。”

 

对于不同的物种,人类总是抱有敌意。在此之前,安迷修也没见过魔女,但这个世界既然有他这样备受诅咒折磨的人存在,有魔女存在也不是什么怪事。

 

在这里安迷修生活的很开心,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非常感谢你们这一段时间的照料,我要离开了。”

 

艾比没有拦他,而是塞给他一瓶药水,“你身上有瘴气,发作的时候喝这个能好一点。不过这个只能压制,你最好别乱用你的力量,不然只能死得更快!”

 

拿着药水的愣住了,不仅仅是因为这瓶药,还因为他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暖意,比他这么多年接收过的总数还多。这股暖意钻入他的身体,他只觉得眼眶一热。但强压下了这股泪意,在师傅去世以后他就发过誓,再也不掉眼泪了。“您的恩情……”

 

“别说了别说了!”艾比捂住耳朵,“我最讨厌说这些了!真令人尴尬!”

 

安迷修还是握住她的手单膝下跪,亲吻了她的手背。“有事请找我,在下万死不辞。”艾比一张脸通红,而安迷修的耳尖也在泛红。

 

不管怎么样,他最后还是走了。一出秘境就发现雪已经消融了,他竟然在里面不知不觉度过了一个冬天。

 

只是安迷修没想到誓言这么快就要灵验了,他远远看见村民拿着火把进了森林。他们一个个义愤填膺,誓要烧死邪恶的魔女。

 

见到安迷修的时候村长很惊讶,“是你啊骑士,我们以为你已经被魔女谋害了。”“非常感谢您的担忧,但是关于魔女的事你们似乎了解得有些不准确……”安迷修的话被愤怒的人群打断了。

 

“他已经被魔女洗脑了!”

“别听他的!他是叛徒!”

 

艾比说的没错,人与人不可能做到完全的谅解。所以安迷修选择抽出象征身份的剑,挡在前往秘境的路上。就把这当做报恩吧。

 

村民武艺不高,但他们人多。安迷修没有办法下死手,所以打起来格外的吃力。当火在他身后轰然起势时,安迷修毫不犹豫地冲进火中,把人群的欢呼声抛诸脑后。

 

安迷修,别对人类报以希望。

 

师傅的话此刻回响在他的脑海中,他忍不住掉眼泪。

 

“艾比!!!”

 

可能是火势过大,炙烤到他出现幻觉。他似乎看到艾比飞上了天空,她身后的天使之翼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所以你是天使吗?”

“有翅膀会飞就叫天使的话,我就是天使。”艾比不忍耐地喂药,动作都粗暴了很多。

 

艾比施了魔法,大雨把火浇灭了。而安迷修再次醒过来看到的是熟悉的石壁。

 

“村民呢?”

 

艾比耸耸肩,“看到我的翅膀后就跪下来叫我天使。不过也好,省的以后再来找麻烦。”艾比也没想到这事这么好解决,要是早知道的话,早就跑到玳瑁村去展示一下自己的翅膀了。

 

养伤期间安迷修开始思考人生哲学,所以说那些村民是坏人吗?好像也说不上,只是在他们的角度来看,艾比存在掳走孩子的可能性。人的好坏可能不是那么简单能判断的事。

 

“在下还能回来吗?”

 

“随便你!”

 

这样就很好了,起码他有了一个能休息的港湾。他果然还是不太赞同师傅的看法,人活着,总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

 

END

 

有个没写进去的梗,给安迷修的药中有一味成分是艾比翅膀上的羽毛。拔羽毛没什么影响,就是有点疼,因为艾比怕疼,所以一边拔一边痛骂安迷修。

【凹凸世界乙女向】用ta最爱的饮品做了一坨史莱姆 #男神× #雷狮 #格瑞 #莉洁 #
。”   “不会生气哦。可以,一起?”   “想要亲呢……”   “上帝告诉我,很喜欢这个玩具。那么,就请畅快地玩吧。”   . “本小姐的奶茶?!不,我没有生气,只很惊讶。”   “哈...
【凹凸乙女向】一起去吃火锅? #凹凸世界 #莉洁 #凯莉 # #二皇姐
洁正注视着的眸子,有些尴尬。 莉洁不以为意,拉着的手就准备出门。 “莉洁?圣山家不禁止……” “神说过,我最重要的。”   ★   “快走啦!埃米不在家,我们去吃火锅!” 看着正拉...
凹凸乙女 说走就走的旅行 ● 凹凸世界乙女向● 雷狮● 嘉德罗斯● 格瑞●
瞪小眼,皆一阵苦笑。   “好巧啊,埃米先生。”   率先打了个招呼,然后目光望向的方向。   “你们怎么也在……”   “我姐说想来旅游就拽着我来了……你们呢?”   回忆了...
凹凸乙女 当失恋时 ● 凹凸世界乙女向● 嘉德罗斯● 雷狮● 格瑞●
笑一笑然后回应:   “我没事。”   红肿的眼睛和低哑的声音无不暴露出这个谎言撒的有多失败,但选择完完全全忽视这一点,沉浸在为自己编制的梦境里。   于是从埃米和的口中从旁...
【凹凸世界乙女向】受伤之后的他 #男神× #嘉德罗斯 #雷狮 #帕洛斯 #格瑞 #
找他。 因为悄咪咪跟说,这次受伤因为去解救了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挺正常的啊,对吧? 关键这个女孩子,的死对头。 全大赛都晓得的,看到她接近就连金都回来告诉的那种:) 哦豁...
【凹凸世界乙女向】他们对于小皮筋的印象 #男神× #嘉德罗斯 #格瑞 # #雷狮 #银爵
。 [想想到了什么] “不过,最后的骑士,只佩戴小姐一人的小皮筋~” ——《怎么突然讲情话,还有那个小波浪……总感觉又给说了些什么呢。》   雷狮. 哼,女人就麻烦。 [但还...
凹凸世界 刀子 ● 嘉德罗斯● 雷狮● 格瑞● ● 凹凸世界乙女向
,需要帮助?”   “请小心一点。”   “最后的骑士,为您而来。”   他真一个温柔的让人想哭的人啊。   希望可以被他救一次,哪怕要把自己陷于险境。   好羡慕呀,能被搭救...
凹凸乙女 所谓独处 ● 凹凸世界乙女向● 雷狮● 格瑞● 嘉德罗斯●
,紫色的眸子里溢满了的身影。   ——记住了,凯莉。   虽然一直会去帮助人的骑士,但也希望能有和独处的机会。   可是小姐一直拉着米跟在他和身后,美名其曰监督他是否对...
凹凸乙女 第一印象 ● 凹凸世界乙女向● ● 雷狮● 嘉德罗斯● 格瑞● 苏州
这种地方到处救人了。不过也蛮好的,很值得让人尊重的骑士呢。”   和埃米听的不很懂,但也知道心里印象不错。   “不过他有时候让我很生气。”顿了顿,接着又不高兴的说道。   “因为救...
【凹凸世界乙女向】母亲节快乐! #男神× #嘉德罗斯 #雷狮 #格瑞 # #金
。” ——《虽然后来还是把的购物车全部清空了。》   金. 说实话嫁给了金并且生下了一个闺女之后,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和一个女孩的母亲,更像两个孩子的妈妈:) 不过该履行的...
【凹凸乙女】要来一场偶遇? #凹凸世界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 #男神×
狮(并不)。   ★(古代场景) 江南的雨总缠绵,且一旦开始就好像怀春少女的心思一样连绵不绝。 坐在茶楼靠窗的位置,品了品面前还飘起缈缈热气的香茗,准备取出随身携带的琵琶即兴发挥一下。 戴着...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他哥哥 #嘉德罗斯 #格瑞 #雷狮 #★微黑
抱起,然后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珍宝应该被锁在箱子里。     『』      也不算是很大的问题,盯着手里拿着的粉色纸张陷入沉思:情书?小小姐收到的?哪个臭男生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