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Kiss me #佐樱 #春野樱 #宇智波佐助

sodasinei 2021-07-26

by/ 素桑

 

架空背景

概括来说就是战争时期的爱情

当然战争内容全是瞎编,请不要过于探究,基本都是爱情

这个梗写了三个版本,差点都要放弃了,但有些剧情实在不停在脑海回荡

写的无味,弃之可惜

希望你们能喜欢

 

和宇智波佐助吻别那晚她特别热情,虽然往常她也挺热情的。说实话,要不是时间来不及,她非要狠狠榨一榨佐助,让他行军路上颤抖着走。

 

好吧,都是开玩笑,现实情况往往是她下不来床。

 

春野樱当时感觉他们相吻了一个世纪,漫长到她逐渐呼吸跟不上,还真是不知道宇智波佐助也是个这么热情的人。一分开她就头抵着佐助的胸膛微微喘气。

 

“时间到了,我要走了。”佐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哑,胸腔的震动连带着春野樱全身泛起一丝酥麻。突然就色心大起,一把扯开他的领子,在他性感的锁骨处落下一个牙印。“再见!”她又整理好佐助的衣领,对着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

 

宇智波佐助的手拂过她的脸颊,那一瞬间想说点什么安慰安慰她,话到嘴边还是吐不出来,只好点点头,转身出门了。春野樱还颇感可惜,还以为能听见难得的情话。

 

她这回没有走到窗户边目送他的背景远去。现在说不上是什么心情。

 

开战了,宇智波佐助是指挥官,比起担忧他的安危,春野樱反倒是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战争会延续很长时间吗?这次能胜利吗?要是……佐助君有事的话我怎么办?

 

她脑海里翻涌起两人热吻前自己的问题。不确定;不一定,我会尽力;我若是死了,樱就找一个更加值得托付的家伙吧。

 

最后这句话惹怒了她,她狠狠地吻了上去,下唇还磕到了佐助的牙齿,现在用舌头舔舔还是疼的。而宇智波佐助的回应也异常热烈,他向来清清冷冷,即使是在床上也异常克制。

 

她找不到比佐助更好的家伙了。他要是没了自己就随心所欲地过一生。生老病死,没什么大不了的,春野樱这么安慰自己。但最终还是失眠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依然异常精神,虽然眼下挂着浓厚的黑眼圈,她靠化妆稍微遮掩了。

 

春野樱是一名医生,战争初见端倪的时候有来他们医院征过随行医生,春野樱本来是第一个抢着报名的,结果最终名单批下来却发现没有她的名字。立马就能联想到是怎么回事。

 

当晚她怒气冲冲地和佐助吵了一架。往常任何事他都顺应春野樱的心,但唯独这件事,他表现得格外得强硬,“不需要,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就行了。”春野樱心中当即立马涌现出一股委屈感,明明自己医术也是受过称赞的。

 

宇智波佐助瞥见她的眼眶都红了,泪花眼见都要掉下来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心直口快又说错话了。叹了一口气,妄图把话说得好听一点,“樱,你明明知道我只是担心。”

 

话已至此,还能说什么。春野樱本来想的是和佐助冷战三天以表示自己的不乐意,结果当晚面对佐助的美色诱惑就没崩住。

 

一个大帅哥用低沉的声音在你耳边叫你的名字,这换谁也扛不住吧。总之特别没骨气地将故事发展到了床上。那晚佐助可能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过于强硬,一改往日作风,温柔得让春野樱找不着北,一晚上光在欲海里遨游了,什么尊重不尊重的全都抛诸脑后。

 

回想起这事春野樱除了唾弃自己没骨气以后就是感慨佐助真是转移话题一把好手。

 

幸好今天坐诊没遇上什么疑难杂症,最近的手术安排也是后天,春野樱的睡眠不足暂时没有影响到工作。

 

虽说的确是战争开始了,但中心城区暂时没受到什么波及,大家该上班就上班,该上学就上学。和边境人民的水深火热形成异常鲜明的对比。

 

春野樱虽然很自豪于自己成为了一名医生,但作为社畜,还是时不时要抱怨工作真烦人。但这时候还得感谢院长让他们好好上班,这才像正常生活。要是兵荒马乱到不得不待在家里,她怕不是会疯,每天光是担心佐助的人身安全都够了。

 

万万没想到一语成谶,春野樱还没安生几天,这天纲手就来找她,“前线要求增援,还需要专业医生。”

 

其实她也是有拒绝的权力,纲手向来偏爱她,医学人才能多留是一个是一个。但和最开始一样,想都没想一口就答应了,因此还得到了休假。

 

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开始思考要是被佐助发现了会怎么样。说不定压根就碰不上面,被发现就发现了吧,她心底还是想去的。

 

春野樱跟着增援部队出发了,这几天的天气很不好,不是下暴雨就是阴天,导致前往战场的路也变得异常难走,遍地泥地导致速度减慢了很多。

 

一下车,春野樱压根没时间缓解晕车带来的不适,整个医疗营地比她想得惨的多。医生护士人手完全不够,呻吟声此起彼伏。春野樱和新来的其他医疗人员消完毒以后立马上阵。

 

因为是纲手的徒弟,再加上本人也惊才艳艳,春野樱还是有点名气的。她立马就开始了一堂取弹手术。

 

这还是春野樱第一次取弹,若不是实在是人手不足,她也不会咬着牙靠着理论知识就上了。而且子弹还卡在临近心脏的地方,再稍微进去一点点,这名士兵就没救了。

 

可能是出汗太多了,全身上下都黏黏糊糊的,协助的护士一直在给她擦汗。好在手术很成功,春野樱刚喘两口气就接受了下一个手术。

 

凌晨到达的,直到半夜才有时间休息。春野樱连手术服都没脱,直接摊在地上喘气,可能是因为神经高度紧绷,这几场手术下来只感觉格外的累。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下腹开始隐隐作痛,春野樱现在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也没什么心思去察觉一下自己的情况。

 

还是别的小护士提醒她,“春野医生,你好像来月经了。”春野樱这才猛地低头看自己的手术服,怪不得一直都觉得黏黏糊糊的,还以为是自己出汗太厉害了。

 

简直就是倒霉一整天,洗澡的地方也没多讲究,连热水都只能让给病人。不过春野樱不太担心这种事,可能佐助的体质都还没她好。说出来可能没什么人信,宇智波佐助这个冷脸帅哥每回换季必感冒,最好笑的有一次被春野樱拨撩后,碍于春野樱是在经期,只好跑去洗冷水澡,结果第二天就发烧了,被春野樱狠狠嘲笑了一通。

 

春野樱在彻查他身体以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估计是家族遗传,他的哥哥,鼬的身体也一直不怎么样。

 

洗澡的时候就差点睡过去,胡乱擦了擦,到了休息的地方立马倒头就睡。凌晨的时候还得换班,现在是有时间就抓紧赶紧睡。

 

怎么说都是医生,也有睡到半夜被吵起来赶去做手术的经历,凌晨被叫醒以后洗了把脸人立马就清醒了。交接完病人的信息,春野樱夹着病例本就去巡查了一圈。

 

其实春野樱和宇智波佐助都是和平年代长大的,一直到成年都普普通通,也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对于战争仅剩一个模糊的概念,只知道不仅要付出大代价而且结果往往很惨烈。

 

在佐助入伍五年以后时不时能听到一些骚乱的消息,春野樱总是不太相信战争真的会爆发,佐助总说她的想法过于天真。直到战争爆发民众才知道消息被隐瞒了很多,而且因为敌方是突袭,一时损失异常惨重。

 

所以在听到士兵们因为痛苦而发出呻吟,辗转反侧睡不着时,春野樱才真正感受到了不安。佐助说的没错,有时候她确实会把事情想的过于简单,即使是当上了医生见惯了生死也没改掉这个习惯。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轻声询问他们的情况,适当开一点止痛药让他们好好睡一觉。物资有限,条件简陋,几十人挤在一个大病房里这场景都足以让春野樱脸色发白。

 

她走出去透了口气,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稍微清醒点,好歹要有点志气,不能丢人。

 

有个士兵在战场上受到了刺激,多梦又浅眠,现在怎么都睡不着了,让春野樱陪他聊聊天。春野樱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床边,两人交谈的声音放得格外低。

 

他说自己不小心踩到了炸弹,同伴全没了,他没了一条腿算幸运的。从他嘴里春野樱得知前线战局并不好,敌方擅长使用各种阴谋诡计,把兵不厌诈体现得完完全全,“指挥官太年轻了,指挥方式太正直。”

 

“我听说他非常有才能,毕竟和平时代过太久了,能上阵的还不是年轻人。”春野樱小声地为佐助辩解。宇智波佐助确实很正直,在她的印象里他从来没撒过谎,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开心生气全都说得明明白白,从小到大都不考虑别人会不会尴尬这件事。

 

可是春野樱很喜欢他这点。

 

虽然时不时会被他气得半死,从来不想个什么善意的谎言安慰安慰她,纪念日不记得就直说,甚至还要补一句,“我觉得很麻烦。”好在春野樱在面对佐助时抗压能力直线而上,以后也不提这事了,他记得就开开心心过,不记得就自己欢欢喜喜给两人送礼物。

 

聊完他倒是心满意足慢慢睡了,换春野樱开始惴惴不安。佐助还没出现在这里就说明没受伤,也不对,按照她对佐助的了解,他可能只有等到缺胳膊断腿的时候才会想起这个世界上还有医生。

 

吃早饭的时候听到几个同行在聊八卦,人类真是什么时候都不能放弃八卦的心。“指挥官很帅呢,听说出身也很好,那么年轻,如果这场战能胜利,前途无量啊。”

 

真是走哪都能听到佐助的消息,这么长时间以来,面对这种状况,春野樱也算习惯了,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听他们各种或花痴或赞叹。

 

出身军事世家,上进又聪明,重点是脸也长得帅,他从小到大都是人群里发光的那一个。安排订婚宴的时候同事朋友都震惊的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那一天春野樱的手机被各路人马的信息不断轰炸。

 

完全不知道他俩什么情况的就问到底是怎么认识宇智波佐助的(幼儿园的床位挨在一起);知道他俩是青梅竹马的就问怎么和佐助走到一起的(锲而不舍,感天动地);还有各种号称她不够朋友,这么大的消息都不提前告诉他们;最多的还是祝福。

 

郎才女貌,谁不同意?

 

在营地的作息完全都是乱七八糟的,全是各种轮班,人手大量不足,送来的伤兵却只增不减。春野樱能累到呕吐,整个人不用上称都知道轻了不少。

 

来这里已经好几个月了,她还真的一直没见到宇智波佐助。在和各个士兵聊天当中得知局势在慢慢扭转,其实医生们也感觉到了,毕竟这几天伤兵的数量在减少。

 

但春野樱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不是说敌方统帅很阴险狡诈吗?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安慰自己是佐助的指挥发挥了作用,接下来的走势一定越来越好。

 

她刚这么想完,就听到一阵急促地敲门声,门被人直接打开了,“避难!后方部队被偷袭了!”这个消息像惊雷一样在医生们中间炸开,安谧地氛围一下子被打破,人们混乱到摸黑收拾。

 

春野樱的东西一直都在箱子里,现在只要一提就算收拾好了,她开了灯。看清了众人脸上惊慌的表情,有些年轻的护士已经是泪流满面。

 

这时候春野樱倒是冷静了下来,这时候那些伤兵更让人在意。他们也被惊醒了,现在三三两两互相搀扶着往外走。

 

“春野医生!请来帮忙核对一下人数。”

 

不远处传来了炮火声,人群一下子更加紊乱,春野樱被人连撞了三次,一边忍着怒气一边快速地扫过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脸。核对完发现没有那个断腿的士兵,这种情况下估计是被当做累赘抛下了。

 

“春野医生,赶紧走吧!”旁边一起核对的医生结束以后开始催促她。

 

春野樱却迈不开腿,这时候不应该圣母心发作吧?转头跑啊!她心里冒出朋友们常说的话,“小樱你的力气很大呢。”冲进去,把他背起来是不是来得及?记得他的个子并不高。

 

这么想着,春野樱拔腿冲向临时病房,不顾身后同伴的呼喊。

 

冲进病房就发现那名士兵在勉强在地上匍匐前进,因为混乱人群的冲撞,拐杖早就不知道出哪了。“春野医生,快跑啊!”他朝春野樱摆手。

 

开玩笑,都跑进来了还一个人逃什么逃,春野樱麻利地跑过去,把他背在身上,顺嘴还调侃了一句,“看样子你混得不怎么样嘛。”“特意为了我回来,难道你爱上我了吗?”他居然也有闲心调侃回去。

 

春野樱咬咬牙,怎么说也是男人,对她来说还是有点重,声音都轻了很多,“别多想,我可是已经有未婚夫了。”

 

在临近门口的时候,春野樱听见后方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宇智波佐助带着部队赶到的时候恰好看到这个医疗据点的坍塌,投掷的炸弹正好命中屋子的背面,临时建筑怎么可能承受得起这种重负。

 

现场过于混乱,宇智波佐助不得不提高音量指挥自己的队伍,分成三队,一队去迎击偷袭的敌人;一队去疏散人群,安排到其他据点;另一队则去坍塌的建筑里救人,因为听说有医生在里面,现在医生可以极度稀缺资源,能多留一个是一个。

 

宇智波佐助也猜到了他们会来这么一手,毕竟前线已经被自己逼到绝境,只能搞搞这种小动作指望能多拖一阵是一阵。

 

其实偷袭的人数不算很多,只是因为是夜晚突袭所以才能突破佐助设在后方保卫医疗据点的防线。所以歼灭的很快。

 

处理干净以后宇智波佐助才有时间关心一下别的事,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好好休息了,他本来睡眠就不怎么好,这段时间睡眠质量更是直线下滑。

 

现在在听损失报告,伤亡人数、损失金额争先恐后地涌进他的脑子里。“春野樱……”

 

“你说什么?”宇智波佐助打断了报告,他刚刚好像一瞬间听到了樱的名字?

 

“目前被埋的医生,名字是春野樱。”

 

春野樱万万没想到是这么个场景遇到宇智波佐助。她背着士兵,在坍塌发生之前一起缩到了墙壁角落,所以除了全身上下灌满了灰,也没受什么伤。推也推不动,只好干等着人来救,当然春野樱也不确定他们会不会回来救,只能指望一下大家还是需要自己的医术。

 

面前的石块被搬开,春野樱发现外面已经天黑了。他们被人救了出来。

 

一转头就看到了宇智波佐助冰冷的表情,上次看到他这幅表情还是自己连轴转了三天直接晕倒在他面前,在病床上醒过来的时候。他直接和她冷战了一星期,完全浪费了一个难得假期。

 

不过这次性质就更恶劣了,瞒着他跑到战场来,为了救一个伤兵险些丧命。春野樱估计佐助现在掐死她的心都有。

 

宇智波佐助确实想掐死她,其实在和春野樱正式交往之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情绪这么丰富的人。越长大母亲就越说他也太冷淡了,对什么都没感情。

 

但春野樱总是精准无误地撩起他的各种情绪。最开始知道是春野樱被埋的时候,他非常不顾形象并且带着怒气地和手下的士兵一起挖,吓得士兵们动作都麻利了很多。挖的时候生怕自己挖的是春野樱的尸体,他可从来没有设想过春野樱会先自己离去。踏上战场以来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发现她没事以后整个狠狠地松了一口气,她现在满面灰土,向来精心养护的粉发也乱糟糟的不成样子,她就用这幅不太能看的样子对着他傻笑,宇智波佐助一下子就气不起来了。

 

“……过来。”他主动张开了双臂,恰好他身上也不干净,两个人谁也没资格嫌弃谁。

 

两个人就在众人睽睽之下、一片废墟之上紧紧相拥。

 

但宇智波佐助还是那个原则分明的人,两个人收拾干净、向相关人员解释关系以后,春野樱还得私下老老实实对着宇智波佐助道歉,怎么说都不该害他为这种事分心。

 

不过年轻男女,发展着发展着,事情就往不可描述的地方发展。可是等春野樱摸到他背后的伤时局势一下子就逆转了,春野樱颇为粗暴地扯开佐助的衣服,强硬地要看佐助背后的伤。

 

一道显眼的伤痕横在佐助的背上,而且春野樱一看就知道他没有用心好好处理,眼见都有发炎的趋势。

 

总之情况变成了宇智波佐助别别扭扭地说对不起。但春野樱很不买账,“别乱动,我在给你上药。”

 

“你怎么总是乱来?”

 

宇智波佐助没话说,这句话是十几分钟之前他说出来训春野樱的,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反弹到自己身上。

 

这个夜晚以另一种印象深刻的方式结束了。春野樱还是老老实实让他搂着睡,人闻到熟悉的味道,总是更容易入睡。

 

医护人员缺少到即使春野樱被埋了也没有得到休息的资格,大清早她悄悄地爬起来去巡视病房。

 

很明显能感受到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这感觉真不舒服。宇智波佐助未婚妻这身份春野樱一直是能多瞒着就瞒着,这个光环完全大过了她本人的光环,除了这个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人情,她烦不胜烦。

 

昨天目睹两人相拥的士兵,今天看到她就紧张地敬礼,嘴里结结巴巴的喊“夫人”,估计心里还在回忆有没有乱发过什么脾气。春野樱还得一个一个微笑说:“还是叫我春野医生吧。”

 

昨天实在过于冲动了,没想到掩饰掩饰。谁让佐助那么主动的对她张开双臂啊?她可从来都不拒绝佐助的。

 

巡查完暂时没什么事,春野樱回到了办公室,交接的医生说有些资料还没核对完。

 

刚坐下来,就有一个吊着左手的士兵进来了。春野樱对他有印象,他的伤就是自己处理的,“是你啊,怎么了?手很痛吗?”春野樱立马走过去。

 

“啊……不是的不是的。”士兵摇摇头,脸慢慢就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后脑勺,“那个春野医生,这些话我不说出来实在心里不舒服。从接受你的治疗以后,你的身影一直浮现在我面前,我……我喜欢你!”

 

宇智波佐助一踏入办公室就撞见的是这一幕,陌生的男人对着他的未婚妻真情表白。

 

两人都注意到了宇智波佐助的出现,这让气氛一下子更加尴尬。春野樱本来已经想好了拒绝的话,但佐助的出现让她忍不住脸红,话也结巴了很多,“谢谢你!但是我已经有婚约……喜欢的人了!”

 

“我知道!只是我觉得我不说出来会后悔一辈子。希望你幸福,春野医生。”士兵却一改羞涩,说完后敬了个礼就走了。

 

宇智波佐助知道春野樱很受欢迎,纲手就爱说:“小樱可受欢迎了,你可得小心点,我们医院可是也有很多优秀青年的。”但撞见这种场景还是第一次。

 

宇智波佐助关上了门,春野樱一下子觉得温度升高了很多。“怎么了,佐助君?”

 

他的吻毫无预兆地落下来,佐助的唇有点干燥,考虑到他背后的伤,春野樱也不敢随意抚上他的后背。但他主动握住了春野樱的手。

 

这个吻和分别一夜是截然相反的画风,温柔得仿佛踩在棉花上。

 

是个浪漫的长吻。“我要走了。”才刚说完,门外就有人来催佐助,到时间了。

 

春野樱向他挥挥手,脸上还泛着红晕。现在的心情就明亮了很多,佐助昨晚就说很快就能结束,他胜券在握。所以春野樱面对这次的分别心情轻松了很多。

 

两个月后她再次见到了佐助,不过他一身是血被护送到医疗据点。

 

“春野医生!”水月带着一脸灰的喊她,把春野樱喊醒了,她跟着想进手术室,被另一个医生拒之门外,“您的状态不适合做手术。”她直接腿软到瘫坐在门外,被水月扶起来坐到了长椅上。

 

水月说这是对方穷途末路了,自己带着炸弹冲过来,佐助躲避了,“应该不算很危险。”水月这么安慰她。但春野樱听不太进去,现在是哭也哭不出来。

 

果然幻想都是美好的,她怎么可能会那么冷静。

 

好在水月猜的没错,佐助确实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是切除了被完全炸到的左臂。这点损伤在春野樱看来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什么都比丢了性命好。

 

战争基本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扫尾没有佐助在场指挥也可以。他可以安安心心在医院修养,最开始前几天春野樱天天抱怨他乱来,一旦自己回嘴,她就瘪着嘴一副要哭的样子。宇智波佐助没办法,只好天天听她抱怨自己,从这件事一直延伸到佐助的各种不体贴,过去的错误全部被翻出来一件件数落。

 

说到最后她也翻不出什么旧账了,只好说:“佐助君真会招蜂引蝶!”“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佐助忍不住反驳她。

 

春野樱白了他一眼,按摩的力度立马重了很多,佐助闷哼了一声。

 

“不过你真的不在意吗?”

“什么?”

 

宇智波佐助叹口气,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我可是缺了一整条手。”

 

春野樱毫不在意的反问,“难道佐助君会因为我缺了手就抛弃我吗?”

 

答案显而易见。

 

春野樱双手捧住佐助的脸,低头去吻他的双唇。

 

我对你的爱,至死不渝。

 

END

/短篇』我喜欢你(上) # # #同人 #火影忍者
原作者:渺渺   人物略ooc,摸鱼短打,不喜慎入 是失忆梗     “,对不起。”   的面容在泪眼朦胧中模糊起来,渐渐淡去。   你在为什么而道歉?   站在终结之谷里,内心...
/短篇』我喜欢你(下) # #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依旧是摸鱼短打系列 人物可能ooc,不喜慎入,失忆梗   发现自己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自己,无时无刻。   比如现在。   她看着躺在床上,面容安详的,没忍住,咽...
/短篇』梦醒时分 #火影忍者 # #同人
。   她是不一样的吗?   所有有关于她的细节在的脑海里都一清二楚。   大概因为是同伴吧。他这样告诉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依旧将当作同伴。   青春期真是别扭。     16岁的...
/短篇』真心话大冒险 #同人 #火影忍者 #
了我们,但井的存在也算是让十二小强名副其实了吧。   更难得的是,在前两天回到了木叶。   “小?”雏田摇了摇她。   回神,“到我了?嗯……真心话吧。”   她伸手,翻开真心话最...
/短篇』我们理应在一起 # #火影忍者 #同人
原作者:渺渺   又是一个ooc之作,不喜慎入。 是来自高三党的考前狂欢     00   众多周知,是个极度固执的女人。   比如在修行这件事上。   比如在喜欢这件事上...
/短篇』我爱你爱你 # #火影忍者同人 #
说的每一句晚安,都是表白。     01   距离回到木叶还有三十分钟。   距离看见她的初恋还有三十分钟。   小姐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正准备换衣服的时候,漩涡鸣人敲了敲她...
】燥热 # # #
开始没多久时,就隐隐有些抗拒夏日的到来。在此之前,他把自己的事一股脑告诉了,把两人之间这么多年的信息差补得完完整整。   极为体贴地察觉到他近几日不高涨的情绪,也想到他可能又是...
/短篇』alpha什么的果然都是混蛋! #abo # #火影忍者同人 #
嗅到的浓郁的带有沉香的的信息素,实在是心疼的紧。   “小,你还好吧?”   “我还好,师姐不用——担心我。”接过病历表,打了个哈欠。   “对了师姐,你是beta吧。”   “嗯...
】Trampoline(上) # # #
完辞职的事以后,已经有了未来的规划,“我打算去挪威,去拍几期关于虎鲸的视频。”   “你疯了?出事了怎么办?”山中井觉得突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对你影响就这么大...
】渡 # # #
:“叨扰了。”然后他就从中间穿过鸟居,一路远去。   一年以后我再次见到了他,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小姐。小姐刚踏入神社时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心悸,总感觉四周的空气一瞬间都沉寂了许多,最近的天气一直...
】Trampoline(中) # # #
。   默了,只好认认真真把的名字圈起来发给她:你读一读这个名字。   山中井直接给她打了电话,“那是?什么情况?你和他暗度陈仓了?”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问成功洗清了山中井的...
】捡到宝了 # # #
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吗?” “他们没有那么做的理由吧。” 虽然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这个人除了嘴笨面冷,大体上挑不出什么毛病,有些不甘心,“那要是,就是不让我们在一起呢?” “……每日拜访,让他们...